成都的记忆碎片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學就讀軟件工程專業。大學期間,我一個人住在成都西門蜀漢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遠在美國工作,我一個人孤單地在這個城市裏讀大學,單身、百無聊賴,每天渾渾噩噩。

成都是一個適合我這樣的懶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認我在私生活上很懶惰,很少洗衣服,家裏也不收拾,我自己是不會幹活的,收拾來收拾去家裏還是亂糟糟的。我很少有朋友,唯一的一個朋友說我住的像豬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開始反省,我也承認,我已經23歲了,我有必要讓自己幹淨一下,很有必要。

一天周五下午上公共課,實在沒什麽聽的了,我隨意地看翻著《成都商報》,非常偶然地看到了一則廣告,其實也沒什麽,就是簡單的家政服務廣告,我的心一動,我仔細地看了廣告,下課之後就給這家名爲「暖心」的中介所打了電話,他們的接線小姐很熱情,仔細地介紹了他們的服務,之後就要求我到他們那裏看看再說。

下午沒什麽事情,我就按照地址去了他們的公司,其實也不能說是公司,就是在青龍街新城市廣場電梯公寓樓裏的一家中介所。接待我的是個40歲出頭的中年婦女,長得有點兒豐滿,穿著職業套裝,臉上的皮膚好像是因爲做了很多皮膚護理的緣故顯得白白嫩嫩嫩的。她很熱情,倒茶招呼我坐下後便上下仔細地打量了我很久,問我是不是以前找過這樣的中介,我說沒有,有仔細地詢問了我的個人情況,之後就把我領到裏邊的一個小屋子。

屋子很小,裏邊有張沙發,有張桌子。我們進去的時候裏邊還有個人,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個子不高,染成棕色的頭發在腦後系著,當時給我的印象是她的皮膚好像是很白,樣子長的雖說不是很漂亮,但卻有種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氣質。

那個女人見我們進來就起身出去,和拎我進來的女人打招呼說,羅姐我走了啊。那個叫羅姐的說你在外邊等我一會,我一會就完了,完了我還找你有事呢。說完那個女人站起來就緩緩向外走出去了,磨砂面料的褲子把她的屁股繃得緊緊地,這樣裏面內褲的痕迹相當清晰,我有點失態地盯著她走路時候擺動的渾圓的屁股。那個叫羅姐的人笑了起來,說:“弟娃兒你可別把眼珠子看掉下來!”我也覺得不好意思了,就坐下和她談事。

羅姐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神秘地笑,我問了她一些問題,她都做了解答,最後說價格的時候,她說要是象給你這樣的單身收拾房間和洗衣服什麽的,這樣大約要400塊,我覺得非常合適,價格很低。

羅姐神秘地笑笑說要是加別的就要多加錢了。我不明白,問她,她反而嗔怪地反問我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有點迷糊,說真的不知道,她想了下,說其他的就是除了給你做工之外還可以這個,說著把左手全個圈,用右手的食指做向裏插的動作。

啊!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的!我猛地想起了前段時間在網絡上看新聞說深圳那邊有這樣的中介,原來在我的身邊也有這樣的呀!我心裏不知道是什麽弦動了一下,整個人開始興奮起來!

那女人看我眼睛放光,就跟著說我們這裏有好多的保姆呢!有年輕漂亮的,還會做家務,保證你滿意!價錢也公道,一般的400,要是還陪睡覺的話我們這裏加收300,剩下的你去和保姆談。我連忙問那要多少錢呢?羅姐說一般的話一個月全天工的話起碼要1500。我算了下,全下來要2200左右,這隻是老爸老媽給我的零花錢的一個零頭而已,我當即點點頭,說可以。

羅姐見我買了單,非常高興,說那你要不要現在看看人呢?現在定嗎?我說可以,她馬上從抽屜裏拿出來一個本子給我看,上邊有很多人的資料,都是做家政服務的,配有照片和簡介。

我看了一下,沒什麽太滿意的,羅姐就介紹一個叫黃娟的,說她是廣安那邊兒的,才出來幹不長時間,年輕漂亮還能幹。我看了看照片,還可以,但總覺得缺點什麽。羅姐給我看了很多我就是沒有看中的,最後羅姐把本子一推,說弟娃兒你說你想要什麽樣的你就說姐姐幫你找!

我咽了下唾沫,說:“羅姐,你能不能給我找個像剛才那個姐姐那種的?”羅姐一聽就笑了,說:我還當你多難伺候呢!鬧了半天是不喜歡小姑娘呀!你倒早和我說呀!怎麽?喜歡熟女啊?我點頭表示承認。

羅姐不懷好意地笑了,說弟娃兒你真會耍,是不是小女娃兒耍夠了想換哈口味?沒問題!姐姐絕對給你安排好!那你看這中介費……我二話沒說掏出500塊塞到她手裏,她一見這錢就樂了,忙塞了起來,說弟娃兒你是不是相中了剛才出去的那個呀?我點點頭。羅姐又壞笑了一下,說弟娃兒你可真識貨!她剛剛掉的主!

我問她什麽叫掉主,羅姐說就是才被人包完,原先雇她的是個老頭,雇了好幾個月,但現在那老頭被兒子接到重慶去了,所以她才閑下來,也正在找活呢!羅姐說那我就給你召喚進來介紹介紹,隨後就出去了。過了幾分鍾,羅姐把哪個女人帶進來,很熱情地給我們介紹,說這弟娃兒姓曹,這是小孫,你們談談,我先出去一下。之後就給我個眼色就帶上門出去了。

那個叫小孫的保姆倒是大方,拉著我坐在沙發上,和我挨的很近,先是仔細地打量了我一會,之後就撲哧一下笑了,我倒是糊塗了,問她笑什麽,她笑過了之後說剛才聽羅姐說有個小帥哥要包她,一看還真帥呀。我也笑了,小孫笑著說你別不好意思呀,我大你,往後你就叫我孫姐就行了。之後就問我叫什麽名字什麽工作在那裏住和什麽人之類的,一邊說一邊就用肉乎乎的胳膊搭在我的肩頭上。

我們聊了一會,那個叫羅姐的就敲門進來了,問我行不行,我說行。羅姐就說那就這麽定了,小孫你又有新主道了,這小帥哥不錯吧?談價錢了嗎?小孫說還沒呢,問我出多少,我說你說好了,她想了想說那就兩千吧,我說行。羅姐高興地說好,這不就成了嗎!辦手續吧!

之後,就是簽什麽傭工合同之類的東西,很煩瑣,但羅姐背後和我說這很重要,要不保姆把你東西卷跑了你不來找我呀?我想也是。

我看了孫姐的身份證,名字是孫平莉,65年生人,地址是成都北郊的一個街道。

辦完了手續羅姐說妥了!什麽時候開始用工呢?我試探著說今天晚上?羅姐笑了,說看你急的!孫姐卻說今天恐怕不行,今天我兒子過生日我得去他奶奶家看他,明天吧。我說孫姐你還有兒子呢呀?她說有啊!才7歲,在他姥姥家,我離婚之後歸他爸了。羅姐說那就這麽定了,你們互相留個電話聯系,明天上崗。第二章 初嘗味道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的很晚,快十點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接聽的時候那邊是個很好聽的女聲,原來是孫姐,問我在不在家什麽時候來上班,我一聽就很興奮,說你馬上就來啊,我在家等你。她問了地址就挂了電話。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門鈴響了,我打開門,來的是孫姐,她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短袖襯衫,露著一截雪白的脖子;下身是條緊身的淺藍色牛仔短褲,整個打扮把她的身材曲線顯現的毫無遺漏!我仔細地看了看她的臉,那是一個成熟女人豐腴雪白的臉孔,笑的時候有個淺淺的酒窩,頭發在腦後绾成了一個發髻,頭發一絲不苟,更加的顯現出她成熟女人所特有的美感和成熟的氣質。

她見我一直傻呵呵地看她,就笑著嗔怪說看你呀看什麽呀好像見著鬼了呀?還不幫我拿東西呀!我才看見她手裏還拎著一大一小兩個包。我連忙拎進屋子。孫姐進了屋四周看了看驚訝地說弟娃兒你自己住這麽大的房子呀?我說是呀,我爸爸媽媽去年給我買的,我就自己住了,孫姐直到坐在沙發上還在驚訝呢。

後來孫姐說看你的房子這個亂呀!真要有個女人好好收拾一下呀!說完就要開始幹活,我說別著急呀先歇歇的,孫姐滿臉輕松地說沒事兒小活!她又到我房間看了下,之後給我寫了個單子,說你照這個上邊寫的買,之後我給你收拾,這就去,我在家幹活。

我也不好推辭,反正這個貨色是在我的手裏了,我急的是什麽呢?

一個小時之後,我回來的時候非常驚訝地發現,我的家簡直是大變樣了,收拾得非常的幹淨,很利索,還有種淡淡的香氣。孫姐接過我買的窗簾床單什麽的東西又開始布置了一下,之後一切都好了。我注意到孫姐已經把我的衣服洗好了在陽台上晾著呢!

孫姐黑色襯衣下鼓鼓的大乳房一起一伏、襯衣比較透,隱隱約約看得見裏面是豹紋胸罩,我已經開始有了生理反應。孫姐這個時候看我又看她就不好意思地抱住了肩膀笑著說:“你在看我的啥子喃?小騷雞公。”

我走過去從後邊抱住了她,哦!她身上的肉香哦!我笑著說:“我就是騷爆爆的雞公,喜歡砂老母雞了,咋子了嘛?想不想我砂你嘛?”孫姐用手握著我的手說:“你說你個小弟娃兒,幹嗎要找我這麽大的呀?”我說:“我就喜歡你這種成熟的姐姐,我昨天在那兒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昨天就想喊你過來幫我清理屋子了,然後再幫我清理一下我身上想清潔的器官。”她撲哧下笑了,像個羞澀的小姑娘。

我這個時候聞到了她發間傳來的幽香,是那樣的醉人!我的下身隔著短褲正頂在她豐滿的大屁股上,我熱熱的大陰莖正頂在她的屁股溝上!她的屁股好軟好熱,真是性感!我的手開始向上摸,直接從她襯衣下伸進去,直接的摸她胸前的豐乳。

孫姐戴著個沒有棉托的乳罩,她的乳房非常的大,軟乎乎的,手感真是好!我興奮地揉摸她的大乳房,我真的從來沒有摸過像孫姐這樣成熟女人的大乳房,這手感和我在浏覽日本熟女網站時候所性幻想的熟女的手感一樣!

我都快暈了,親了下她的耳垂,說:“孫姐,我想了你身上這對寶貝一個晚上了,我有點兒口渴,我要吃你的奶”!說著我攬著孫姐腰的手開始撩開她的襯衣,從肚子上遊了進去。孫姐這個時候已經喘著粗氣了,我知道是興奮,我下面已經挺到180度了,緊緊頂在她的屁股溝上。孫姐知趣地扭著臀迎合著我的頂擦。我的手沿著她風韻的肚皮伸到了胸罩下面,沒想胸罩這麽合身,胸罩下面嚴絲合縫,擡不上去。這個時候她說了一句讓我興奮的話:“親愛的弟娃兒,幫姐姐從後頭解開”,一個女人發騷的最高境界我相信不在于她的肢體擺動得有多誘人,而在于她的話語能把你的情緒挑釁到哪種程度。我聽了這話,把手伸到她背後,好不猶豫地從後面解開了她的胸罩,終于我的手可以直接觸碰到她的雙峰了,中間不會再有什麽隔著了,我興奮得手已經戰戰兢兢了,一發狠,雙手從後面一起從衣服下頭伸了上去,我考,老天竟然賜予了一個已經結過婚生過娃兒的女保姆這麽一對絕世好乳,傳說中的木瓜乳竟然被我遇到了,何謂木瓜乳,就是形狀像木瓜,有點吊但是又很圓潤挺拔,我感覺她的奶子稍微晃動了下,就用手指頭撚住她乳頭開始轉動,我感覺孫姐的乳頭就已經開始隨著我手指的撥弄、轉動開始硬了。她的身體在發抖,因爲乳頭是女人很敏感的區域,相信乳頭硬了大家都明白代表什麽,她隻剩下用不斷發抖的身體和不斷左右扭擺的屁股來發洩她現在的欲火。此時我全是的熱度絲毫不亞于她,她的兩個木瓜奶子在我手中握著把玩,下身不斷被她的屁股摩擦,我感覺下面要射了,已經流了點水出來了。

這時候,孫姐把被我解開的豹紋乳罩脫掉,從襯衣下擺拉出來然後反手套在我的脖頸上,然後反手摸著我的臉,笑嘻嘻地說:“小騷雞公,拿去打手沖嘛,射在姐姐乳罩上面。”她的手又從前邊伸過來,準確地隔著褲子抓住了我膨脹的大陰莖!孫姐嘻嘻笑著說:“乖弟娃兒,你反應好大哦!姐姐也口渴了,想吃你的這個。”我真是非常的興奮,因爲我從來沒有聽別的女人這樣說這樣的字眼兒!就連我以前的女友也沒有說過。

她這樣年齡的女人真是直接呀!“孫姐,我待會兒要從後頭進,我的陰莖大不大?”我在她的耳邊問,她一邊揉捏一邊說:“大哦!就像家裏面過年做的香腸一樣。”我抱過她親她,隻親了幾下她就笑著躲開了說不習慣。我就又捏她的屁股,她也摸我。我問她:“你喜歡不喜歡我的大陰莖?”她說:“喜歡得很”。我問她爲什麽喜歡,她笑著說:“大香腸插進來,進進出出肏著舒服、過瘾”。

我興奮地問她:“孫姐你想不想過瘾嘛?”她有點喘地說:“想!那弟娃你想不想吃姐姐的奶嘛?”“我就是要你喂我奶吃”說著我就擁著她進了臥室,孫姐坐在床沿上,帶著一種很特別的笑容看著我。我靠著她坐下,隻見她的大胸脯鼓鼓的,一起、一伏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我就依在孫姐身邊,右手攬住她的腰,左手去摸她的大乳房。孫姐咯咯地笑,問我摸著什麽感覺,我說我也說不出,反正很好。孫姐說不行了我都老了呀,都三十多了,你才多大呀?喜歡姐姐嗎?我看著她,一邊隔著衣服揉她乳房一邊喘著氣激動地說:“我就喜歡你們這種年齡的成熟的女人”。

她高興地親了我一下,就開始自己解襯衣,隨著扣子的一顆顆打開,她豐滿肥碩的大乳房就彈了出來,我興奮地把她放倒仰臥在床上。她兩顆大大的深紫色的奶頭高高挺立著,已經硬的不行了。

我一邊用手指撥弄、拈轉兩個大奶頭,一邊親她的臉和耳朵,她笑嘻嘻地說:“呀……癢呀……”孫姐喘息著:“乖弟娃兒,不是想我喂你奶得嘛?嘬我奶頭、嘬它……”我就含著她的乳頭,連吸帶裹,她手在我的下身摸我的陰莖。孫姐熟練地解開我的腰帶把手從我的褲子邊上伸進去,抓住了我的大陰莖,孫姐笑著說:“你看你都硬成這樣了,想肏我不?”我嗯了一下。孫姐揉了一會我的陰莖就說:“乖乖弟娃兒,你好會嘬哦!姐姐下頭妹妹哭慘了,好了夠了,來肏我嘛!”說完,孫姐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脫光了往床上一躺,把兩條白白嫩嫩的大腿盡量地叉開,她的陰部完全地顯現出來了!

我真是興奮死了:一見傾心的美女就這樣地叉開大腿讓我看她的麻屄這還是第一次!真是騷死了!

我還沒有興奮到立刻就幹的程度,我壓制住興奮趴在她兩腿間仔細地看她的麻屄,她的大陰唇非常的厚,而小陰唇又有點長是黑褐色的,麻屄顯得又大又長,陰阜很肥地高聳著,上邊有一小叢的陰毛,不是很多。我扒開她的麻屄時發現她的陰道口已經張開了,透明的液體慢慢地從她那裏流出來。

她著急地看著我,問我:“小先人你研究夠了沒有?”我又用手揉著她的陰蒂,她渾身的肌肉開始緊繃起來,整個身體上的白肉顫抖著,扭身子說:“姐姐麻屄好舒服啊,妹妹哭得好兇啊,快來……快點上來肏姐姐。”

我用手扶著火熱堅硬的陰莖,拿龜頭對準她那條濕潤的肉縫,還沒等我插進去她已經猛地一挺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陰莖吸到她陰道裏。這個是我所沒有想到的。我馬上感覺到一股親切的溫暖和濕滑由龜頭傳到會陰尾骨,然後從整個脊柱直透大腦。

一插進去我才發現她的陰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緊得多,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後的濕潤的苔藓上。

孫姐大叫:“舒服死了!對,就這兒……插這兒……對……深一點”。隨著我的抽插她的淫水開始泛出,咕唧咕唧地響著。我感覺到我的卵蛋在一下下地拍擊著她的狹長的陰部,非常的妥帖,還有肉和肉的粘合著的拍擊聲,叭叭作響,這種淫糜的聲音最直接的刺激著我的感官,讓我似乎開始沈迷在某種不知名的快感中,就好像我在雲端裏漂浮。

她哼哼著,粉白的臉上浮現著一種騷媚妖娆的表情,半閉的眼睛朦胧著,性感的嘴巴微微張開著呻吟,那種呻吟在我看來就像是天籁之音,仿佛從遙遠的宇宙深處傳來……

在上下的搖動中,她問我:“怎麽樣姐姐的身子幹起來舒服嗎?”我說:“你的麻屄好深,好像是幹不到底”。她笑著說:“還肏不到底呢你都把我快捅穿了,都快插到人家子宮裏啦”!

我把她的兩條大白腿更大幅度地分開,繼續埋頭苦幹,越幹我越覺得她的陰道開始松了起來,滑滑的水開始越來越多,多得簡直好像是在流淌,我感覺我的下體已經和她的下體完全地被她的水弄濕了。她的麻屄越幹越松,越幹越深,陰莖和陰道之間的水呱唧呱唧地響。她的功夫非常好,陰道好像是會抽動,一會松一會又猛地緊起來,她擡起屁股用她的陰道深處研磨我的龜頭,動作溫柔又娴熟。

我哪裏能頂得住她這麽的回應!在她淫蕩的呻吟和叫喊中,我的會陰一陣抽動,龜頭一麻,渾身抖了起來,從尾骨到脊椎一起緊縮,攢了好長時間的精液瘋狂地地射了出來,我頂著她的陰道把我的精液完全地射進了她的深處。我感覺到我的後背酸麻酸麻的,感覺很疲憊但又感覺到一種軟綿綿的,無比的舒服。

我得說,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激烈和暢快地和一個女人這樣的做愛,我在她身上體驗到了什麽是毫無遮攔的暢快,甚至是極度淫蕩的性快感,這可能就是成熟女性和混沌未開的小姑娘的最顯著區別。我以前的女友從來就他媽的沒有給老子舔過,以前怎麽說也不幹,就是幹上了還扭捏地裝麻屄,感覺就像是奸屍一樣,毫無快感!我肏!

我們一起躺在床上喘氣,我看了看鍾,時間過了整整一個半小時。

休息了一會,孫姐說弟娃兒你給我拿點紙巾來,姐姐流了好多。我拿來紙巾,孫姐就開始擦陰戶,擦完了又給我擦陰莖。孫姐說看不出來呀你還真能幹呢!肏得好舒服。

我就這樣子開始了和孫姐的同居生活,這是我以前所從沒有經曆過和想像過的,但它真實地發生了,真實的就像這個巨大而複雜的城市,令人歡欣,令人頹廢。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學就讀軟件工程專業。大學期間,我一個人住在成都西門蜀漢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遠在美國工作,我一個人孤單地在這個城市裏讀大學,單身、百無聊賴,每天渾渾噩噩。

成都是一個適合我這樣的懶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認我在私生活上很懶惰,很少洗衣服,家裏也不收拾,我自己是不會幹活的,收拾來收拾去家裏還是亂糟糟的。我很少有朋友,唯一的一個朋友說我住的像豬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開始反省,我也承認,我已經23歲了,我有必要讓自己幹淨一下,很有必要。

一天周五下午上公共課,實在沒什麽聽的了,我隨意地看翻著《成都商報》,非常偶然地看到了一則廣告,其實也沒什麽,就是簡單的家政服務廣告,我的心一動,我仔細地看了廣告,下課之後就給這家名爲「暖心」的中介所打了電話,他們的接線小姐很熱情,仔細地介紹了他們的服務,之後就要求我到他們那裏看看再說。

下午沒什麽事情,我就按照地址去了他們的公司,其實也不能說是公司,就是在青龍街新城市廣場電梯公寓樓裏的一家中介所。接待我的是個40歲出頭的中年婦女,長得有點兒豐滿,穿著職業套裝,臉上的皮膚好像是因爲做了很多皮膚護理的緣故顯得白白嫩嫩嫩的。她很熱情,倒茶招呼我坐下後便上下仔細地打量了我很久,問我是不是以前找過這樣的中介,我說沒有,有仔細地詢問了我的個人情況,之後就把我領到裏邊的一個小屋子。

屋子很小,裏邊有張沙發,有張桌子。我們進去的時候裏邊還有個人,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個子不高,染成棕色的頭發在腦後系著,當時給我的印象是她的皮膚好像是很白,樣子長的雖說不是很漂亮,但卻有種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氣質。

那個女人見我們進來就起身出去,和拎我進來的女人打招呼說,羅姐我走了啊。那個叫羅姐的說你在外邊等我一會,我一會就完了,完了我還找你有事呢。說完那個女人站起來就緩緩向外走出去了,磨砂面料的褲子把她的屁股繃得緊緊地,這樣裏面內褲的痕迹相當清晰,我有點失態地盯著她走路時候擺動的渾圓的屁股。那個叫羅姐的人笑了起來,說:“弟娃兒你可別把眼珠子看掉下來!”我也覺得不好意思了,就坐下和她談事。

羅姐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神秘地笑,我問了她一些問題,她都做了解答,最後說價格的時候,她說要是象給你這樣的單身收拾房間和洗衣服什麽的,這樣大約要400塊,我覺得非常合適,價格很低。

羅姐神秘地笑笑說要是加別的就要多加錢了。我不明白,問她,她反而嗔怪地反問我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有點迷糊,說真的不知道,她想了下,說其他的就是除了給你做工之外還可以這個,說著把左手全個圈,用右手的食指做向裏插的動作。

啊!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的!我猛地想起了前段時間在網絡上看新聞說深圳那邊有這樣的中介,原來在我的身邊也有這樣的呀!我心裏不知道是什麽弦動了一下,整個人開始興奮起來!

那女人看我眼睛放光,就跟著說我們這裏有好多的保姆呢!有年輕漂亮的,還會做家務,保證你滿意!價錢也公道,一般的400,要是還陪睡覺的話我們這裏加收300,剩下的你去和保姆談。我連忙問那要多少錢呢?羅姐說一般的話一個月全天工的話起碼要1500。我算了下,全下來要2200左右,這隻是老爸老媽給我的零花錢的一個零頭而已,我當即點點頭,說可以。

羅姐見我買了單,非常高興,說那你要不要現在看看人呢?現在定嗎?我說可以,她馬上從抽屜裏拿出來一個本子給我看,上邊有很多人的資料,都是做家政服務的,配有照片和簡介。

我看了一下,沒什麽太滿意的,羅姐就介紹一個叫黃娟的,說她是廣安那邊兒的,才出來幹不長時間,年輕漂亮還能幹。我看了看照片,還可以,但總覺得缺點什麽。羅姐給我看了很多我就是沒有看中的,最後羅姐把本子一推,說弟娃兒你說你想要什麽樣的你就說姐姐幫你找!

我咽了下唾沫,說:“羅姐,你能不能給我找個像剛才那個姐姐那種的?”羅姐一聽就笑了,說:我還當你多難伺候呢!鬧了半天是不喜歡小姑娘呀!你倒早和我說呀!怎麽?喜歡熟女啊?我點頭表示承認。

羅姐不懷好意地笑了,說弟娃兒你真會耍,是不是小女娃兒耍夠了想換哈口味?沒問題!姐姐絕對給你安排好!那你看這中介費……我二話沒說掏出500塊塞到她手裏,她一見這錢就樂了,忙塞了起來,說弟娃兒你是不是相中了剛才出去的那個呀?我點點頭。羅姐又壞笑了一下,說弟娃兒你可真識貨!她剛剛掉的主!

我問她什麽叫掉主,羅姐說就是才被人包完,原先雇她的是個老頭,雇了好幾個月,但現在那老頭被兒子接到重慶去了,所以她才閑下來,也正在找活呢!羅姐說那我就給你召喚進來介紹介紹,隨後就出去了。過了幾分鍾,羅姐把哪個女人帶進來,很熱情地給我們介紹,說這弟娃兒姓曹,這是小孫,你們談談,我先出去一下。之後就給我個眼色就帶上門出去了。

那個叫小孫的保姆倒是大方,拉著我坐在沙發上,和我挨的很近,先是仔細地打量了我一會,之後就撲哧一下笑了,我倒是糊塗了,問她笑什麽,她笑過了之後說剛才聽羅姐說有個小帥哥要包她,一看還真帥呀。我也笑了,小孫笑著說你別不好意思呀,我大你,往後你就叫我孫姐就行了。之後就問我叫什麽名字什麽工作在那裏住和什麽人之類的,一邊說一邊就用肉乎乎的胳膊搭在我的肩頭上。

我們聊了一會,那個叫羅姐的就敲門進來了,問我行不行,我說行。羅姐就說那就這麽定了,小孫你又有新主道了,這小帥哥不錯吧?談價錢了嗎?小孫說還沒呢,問我出多少,我說你說好了,她想了想說那就兩千吧,我說行。羅姐高興地說好,這不就成了嗎!辦手續吧!

之後,就是簽什麽傭工合同之類的東西,很煩瑣,但羅姐背後和我說這很重要,要不保姆把你東西卷跑了你不來找我呀?我想也是。

我看了孫姐的身份證,名字是孫平莉,65年生人,地址是成都北郊的一個街道。

辦完了手續羅姐說妥了!什麽時候開始用工呢?我試探著說今天晚上?羅姐笑了,說看你急的!孫姐卻說今天恐怕不行,今天我兒子過生日我得去他奶奶家看他,明天吧。我說孫姐你還有兒子呢呀?她說有啊!才7歲,在他姥姥家,我離婚之後歸他爸了。羅姐說那就這麽定了,你們互相留個電話聯系,明天上崗。第二章 初嘗味道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的很晚,快十點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接聽的時候那邊是個很好聽的女聲,原來是孫姐,問我在不在家什麽時候來上班,我一聽就很興奮,說你馬上就來啊,我在家等你。她問了地址就挂了電話。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門鈴響了,我打開門,來的是孫姐,她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短袖襯衫,露著一截雪白的脖子;下身是條緊身的淺藍色牛仔短褲,整個打扮把她的身材曲線顯現的毫無遺漏!我仔細地看了看她的臉,那是一個成熟女人豐腴雪白的臉孔,笑的時候有個淺淺的酒窩,頭發在腦後绾成了一個發髻,頭發一絲不苟,更加的顯現出她成熟女人所特有的美感和成熟的氣質。

她見我一直傻呵呵地看她,就笑著嗔怪說看你呀看什麽呀好像見著鬼了呀?還不幫我拿東西呀!我才看見她手裏還拎著一大一小兩個包。我連忙拎進屋子。孫姐進了屋四周看了看驚訝地說弟娃兒你自己住這麽大的房子呀?我說是呀,我爸爸媽媽去年給我買的,我就自己住了,孫姐直到坐在沙發上還在驚訝呢。

後來孫姐說看你的房子這個亂呀!真要有個女人好好收拾一下呀!說完就要開始幹活,我說別著急呀先歇歇的,孫姐滿臉輕松地說沒事兒小活!她又到我房間看了下,之後給我寫了個單子,說你照這個上邊寫的買,之後我給你收拾,這就去,我在家幹活。

我也不好推辭,反正這個貨色是在我的手裏了,我急的是什麽呢?

一個小時之後,我回來的時候非常驚訝地發現,我的家簡直是大變樣了,收拾得非常的幹淨,很利索,還有種淡淡的香氣。孫姐接過我買的窗簾床單什麽的東西又開始布置了一下,之後一切都好了。我注意到孫姐已經把我的衣服洗好了在陽台上晾著呢!

孫姐黑色襯衣下鼓鼓的大乳房一起一伏、襯衣比較透,隱隱約約看得見裏面是豹紋胸罩,我已經開始有了生理反應。孫姐這個時候看我又看她就不好意思地抱住了肩膀笑著說:“你在看我的啥子喃?小騷雞公。”

我走過去從後邊抱住了她,哦!她身上的肉香哦!我笑著說:“我就是騷爆爆的雞公,喜歡砂老母雞了,咋子了嘛?想不想我砂你嘛?”孫姐用手握著我的手說:“你說你個小弟娃兒,幹嗎要找我這麽大的呀?”我說:“我就喜歡你這種成熟的姐姐,我昨天在那兒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昨天就想喊你過來幫我清理屋子了,然後再幫我清理一下我身上想清潔的器官。”她撲哧下笑了,像個羞澀的小姑娘。

我這個時候聞到了她發間傳來的幽香,是那樣的醉人!我的下身隔著短褲正頂在她豐滿的大屁股上,我熱熱的大陰莖正頂在她的屁股溝上!她的屁股好軟好熱,真是性感!我的手開始向上摸,直接從她襯衣下伸進去,直接的摸她胸前的豐乳。

孫姐戴著個沒有棉托的乳罩,她的乳房非常的大,軟乎乎的,手感真是好!我興奮地揉摸她的大乳房,我真的從來沒有摸過像孫姐這樣成熟女人的大乳房,這手感和我在浏覽日本熟女網站時候所性幻想的熟女的手感一樣!

我都快暈了,親了下她的耳垂,說:“孫姐,我想了你身上這對寶貝一個晚上了,我有點兒口渴,我要吃你的奶”!說著我攬著孫姐腰的手開始撩開她的襯衣,從肚子上遊了進去。孫姐這個時候已經喘著粗氣了,我知道是興奮,我下面已經挺到180度了,緊緊頂在她的屁股溝上。孫姐知趣地扭著臀迎合著我的頂擦。我的手沿著她風韻的肚皮伸到了胸罩下面,沒想胸罩這麽合身,胸罩下面嚴絲合縫,擡不上去。這個時候她說了一句讓我興奮的話:“親愛的弟娃兒,幫姐姐從後頭解開”,一個女人發騷的最高境界我相信不在于她的肢體擺動得有多誘人,而在于她的話語能把你的情緒挑釁到哪種程度。我聽了這話,把手伸到她背後,好不猶豫地從後面解開了她的胸罩,終于我的手可以直接觸碰到她的雙峰了,中間不會再有什麽隔著了,我興奮得手已經戰戰兢兢了,一發狠,雙手從後面一起從衣服下頭伸了上去,我考,老天竟然賜予了一個已經結過婚生過娃兒的女保姆這麽一對絕世好乳,傳說中的木瓜乳竟然被我遇到了,何謂木瓜乳,就是形狀像木瓜,有點吊但是又很圓潤挺拔,我感覺她的奶子稍微晃動了下,就用手指頭撚住她乳頭開始轉動,我感覺孫姐的乳頭就已經開始隨著我手指的撥弄、轉動開始硬了。她的身體在發抖,因爲乳頭是女人很敏感的區域,相信乳頭硬了大家都明白代表什麽,她隻剩下用不斷發抖的身體和不斷左右扭擺的屁股來發洩她現在的欲火。此時我全是的熱度絲毫不亞于她,她的兩個木瓜奶子在我手中握著把玩,下身不斷被她的屁股摩擦,我感覺下面要射了,已經流了點水出來了。

這時候,孫姐把被我解開的豹紋乳罩脫掉,從襯衣下擺拉出來然後反手套在我的脖頸上,然後反手摸著我的臉,笑嘻嘻地說:“小騷雞公,拿去打手沖嘛,射在姐姐乳罩上面。”她的手又從前邊伸過來,準確地隔著褲子抓住了我膨脹的大陰莖!孫姐嘻嘻笑著說:“乖弟娃兒,你反應好大哦!姐姐也口渴了,想吃你的這個。”我真是非常的興奮,因爲我從來沒有聽別的女人這樣說這樣的字眼兒!就連我以前的女友也沒有說過。

她這樣年齡的女人真是直接呀!“孫姐,我待會兒要從後頭進,我的陰莖大不大?”我在她的耳邊問,她一邊揉捏一邊說:“大哦!就像家裏面過年做的香腸一樣。”我抱過她親她,隻親了幾下她就笑著躲開了說不習慣。我就又捏她的屁股,她也摸我。我問她:“你喜歡不喜歡我的大陰莖?”她說:“喜歡得很”。我問她爲什麽喜歡,她笑著說:“大香腸插進來,進進出出肏著舒服、過瘾”。

我興奮地問她:“孫姐你想不想過瘾嘛?”她有點喘地說:“想!那弟娃你想不想吃姐姐的奶嘛?”“我就是要你喂我奶吃”說著我就擁著她進了臥室,孫姐坐在床沿上,帶著一種很特別的笑容看著我。我靠著她坐下,隻見她的大胸脯鼓鼓的,一起、一伏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我就依在孫姐身邊,右手攬住她的腰,左手去摸她的大乳房。孫姐咯咯地笑,問我摸著什麽感覺,我說我也說不出,反正很好。孫姐說不行了我都老了呀,都三十多了,你才多大呀?喜歡姐姐嗎?我看著她,一邊隔著衣服揉她乳房一邊喘著氣激動地說:“我就喜歡你們這種年齡的成熟的女人”。

她高興地親了我一下,就開始自己解襯衣,隨著扣子的一顆顆打開,她豐滿肥碩的大乳房就彈了出來,我興奮地把她放倒仰臥在床上。她兩顆大大的深紫色的奶頭高高挺立著,已經硬的不行了。

我一邊用手指撥弄、拈轉兩個大奶頭,一邊親她的臉和耳朵,她笑嘻嘻地說:“呀……癢呀……”孫姐喘息著:“乖弟娃兒,不是想我喂你奶得嘛?嘬我奶頭、嘬它……”我就含著她的乳頭,連吸帶裹,她手在我的下身摸我的陰莖。孫姐熟練地解開我的腰帶把手從我的褲子邊上伸進去,抓住了我的大陰莖,孫姐笑著說:“你看你都硬成這樣了,想肏我不?”我嗯了一下。孫姐揉了一會我的陰莖就說:“乖乖弟娃兒,你好會嘬哦!姐姐下頭妹妹哭慘了,好了夠了,來肏我嘛!”說完,孫姐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脫光了往床上一躺,把兩條白白嫩嫩的大腿盡量地叉開,她的陰部完全地顯現出來了!

我真是興奮死了:一見傾心的美女就這樣地叉開大腿讓我看她的麻屄這還是第一次!真是騷死了!

我還沒有興奮到立刻就幹的程度,我壓制住興奮趴在她兩腿間仔細地看她的麻屄,她的大陰唇非常的厚,而小陰唇又有點長是黑褐色的,麻屄顯得又大又長,陰阜很肥地高聳著,上邊有一小叢的陰毛,不是很多。我扒開她的麻屄時發現她的陰道口已經張開了,透明的液體慢慢地從她那裏流出來。

她著急地看著我,問我:“小先人你研究夠了沒有?”我又用手揉著她的陰蒂,她渾身的肌肉開始緊繃起來,整個身體上的白肉顫抖著,扭身子說:“姐姐麻屄好舒服啊,妹妹哭得好兇啊,快來……快點上來肏姐姐。”

我用手扶著火熱堅硬的陰莖,拿龜頭對準她那條濕潤的肉縫,還沒等我插進去她已經猛地一挺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陰莖吸到她陰道裏。這個是我所沒有想到的。我馬上感覺到一股親切的溫暖和濕滑由龜頭傳到會陰尾骨,然後從整個脊柱直透大腦。

一插進去我才發現她的陰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緊得多,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後的濕潤的苔藓上。

孫姐大叫:“舒服死了!對,就這兒……插這兒……對……深一點”。隨著我的抽插她的淫水開始泛出,咕唧咕唧地響著。我感覺到我的卵蛋在一下下地拍擊著她的狹長的陰部,非常的妥帖,還有肉和肉的粘合著的拍擊聲,叭叭作響,這種淫糜的聲音最直接的刺激著我的感官,讓我似乎開始沈迷在某種不知名的快感中,就好像我在雲端裏漂浮。

她哼哼著,粉白的臉上浮現著一種騷媚妖娆的表情,半閉的眼睛朦胧著,性感的嘴巴微微張開著呻吟,那種呻吟在我看來就像是天籁之音,仿佛從遙遠的宇宙深處傳來……

在上下的搖動中,她問我:“怎麽樣姐姐的身子幹起來舒服嗎?”我說:“你的麻屄好深,好像是幹不到底”。她笑著說:“還肏不到底呢你都把我快捅穿了,都快插到人家子宮裏啦”!

我把她的兩條大白腿更大幅度地分開,繼續埋頭苦幹,越幹我越覺得她的陰道開始松了起來,滑滑的水開始越來越多,多得簡直好像是在流淌,我感覺我的下體已經和她的下體完全地被她的水弄濕了。她的麻屄越幹越松,越幹越深,陰莖和陰道之間的水呱唧呱唧地響。她的功夫非常好,陰道好像是會抽動,一會松一會又猛地緊起來,她擡起屁股用她的陰道深處研磨我的龜頭,動作溫柔又娴熟。

我哪裏能頂得住她這麽的回應!在她淫蕩的呻吟和叫喊中,我的會陰一陣抽動,龜頭一麻,渾身抖了起來,從尾骨到脊椎一起緊縮,攢了好長時間的精液瘋狂地地射了出來,我頂著她的陰道把我的精液完全地射進了她的深處。我感覺到我的後背酸麻酸麻的,感覺很疲憊但又感覺到一種軟綿綿的,無比的舒服。

我得說,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激烈和暢快地和一個女人這樣的做愛,我在她身上體驗到了什麽是毫無遮攔的暢快,甚至是極度淫蕩的性快感,這可能就是成熟女性和混沌未開的小姑娘的最顯著區別。我以前的女友從來就他媽的沒有給老子舔過,以前怎麽說也不幹,就是幹上了還扭捏地裝麻屄,感覺就像是奸屍一樣,毫無快感!我肏!

我們一起躺在床上喘氣,我看了看鍾,時間過了整整一個半小時。

休息了一會,孫姐說弟娃兒你給我拿點紙巾來,姐姐流了好多。我拿來紙巾,孫姐就開始擦陰戶,擦完了又給我擦陰莖。孫姐說看不出來呀你還真能幹呢!肏得好舒服。

我就這樣子開始了和孫姐的同居生活,這是我以前所從沒有經曆過和想像過的,但它真實地發生了,真實的就像這個巨大而複雜的城市,令人歡欣,令人頹廢。

喜欢就顶一下!!!
1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