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暑假打工被硬上

这个暑假,糖糖不打算回家了,她找了三份家教的工作,上午一份,下午一份,晚上一份,虽然累,但收入很可观,然而,她不知道,一双淫亵的眼睛,早已盯上了她。一天晚上,糖糖从学生家回到宿舍,顾不得关门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其实平时学校里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然而今天却不一样了。就在糖糖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一声响声,睁眼一看,门被关上了,宿舍里多了一个人,瘦瘦高高地,一脸的坏相。糖糖认识他,他就是她们学校附近人人皆知的混混,外号皮条。“你怎么进来的!”

糖糖心里一紧,心想他来准没好事。“门没关,我就进来了呗!”

说着,嬉皮笑脸地走近糖糖。“你出去,要不然我就喊人了!”

说着,糖糖从床上坐起来,正要下床,皮条抢先一步,抓住糖糖的双肩,将她按在床上。“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来人呐——”

“叫吧,大声地叫吧,没人听得见,这么大的学校里,也就你跟我两个人了,嘿……”

说着,皮条一把抓起糖糖的衣领,用力向两边一扯,只听“哗啦”

一声,糖糖衬衣上的六粒纽扣被齐刷刷地扯掉,少女雪白如玉的肌肤,一下字暴露了出来。“呀——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流氓!”

糖糖一边羞愤的骂着,一边用双手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让他得逞。然而,在一只饿急了的狼面前,少女柔弱的身体是无法进行有效的抵抗的,在扯开少女的衬衣后,皮条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将糖糖的衬衣撕碎,并从她身上扯了下来。少女如玉的娇躯,在色狼的淫威下颤抖着。糖糖的身体的确很美,肌肤白嫩如雪,身材窈窕匀称,再加上如花般美丽的容貌和丰满高耸的酥胸,不愧是学校的校花,难怪皮条对她垂涎已久。皮条在取得了初步的战果后,迅速地扑向了下一个目标。他抓住糖糖的裙子便往下拉。“呀——不要——求求你——不要哇——”

糖糖也明白不可能会有人来救她了,只能在尽量反抗的同时,苦苦地哀求他能够放过自己,尽管她清楚,在一只色狼面前,她的哀求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她感到无助和无奈,泪水已在不经意间涌出了眼眶。色狼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一顿美餐,尤其是像糖糖这样貌若天仙的姑娘。糖糖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裙子,希望尽量保护自己。但是她正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力量在流失,抓住裙子的双手越来越酸,双腿虽然努力地乱蹬,却始终无法蹬开皮条强壮的身体,恐惧和羞辱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

终于,裙子从她酸软的手中被挣脱出去,并被迅速地剥离了她的身体,远远的扔到了床下。少女白嫩的娇躯已基本呈现在色狼眼前,糖糖娇柔的玉体紧紧地缩成一团,双手抱在胸前,嘤嘤地哭泣着。经过一轮激烈的搏斗,皮条也有点累了,他没有马上发动进攻,而是喘了口气,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和长裤。现在,少女的身上只剩下一副胸罩和一条内裤而已,皮条坐在糖糖的腿上,任凭身下的少女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他的控制。片刻之后,他抓住少女已酸软的双手,将它们从少女的胸前拿开,并用力地塞进了少女的身下,顺便从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糖糖虽被强力地压制着,却仍然不愿放弃抵抗,在他解开了自己的胸罩并拉下了肩带后,少女艰难的从身下抽出双手,紧紧地护在胸前,坚决不让他轻易地扯掉自己的胸罩。“啪——”

在皮条用力地扯了几次都未能将糖糖的胸罩扯下来后,恼羞成怒的他,甩手给了糖糖一记响亮的耳光。少女雪白的脸上霎时一片红印,糖糖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生疼的脸,然而这却给了皮条最好的机会。他趁机一把下了糖糖的胸罩,扔得远远的。“呀——”

糖糖一声惊叫,双手慌忙捂住自己已经毫无保护的乳房。然而,已经迟了,皮条一把抓住糖糖的双手,用力地将它们从糖糖的胸前移开,紧紧地按在床上。少女雪白丰满的乳房暴露出来。“呜……”

糖糖羞辱地哭泣着,无奈地扭动着少女的娇躯。少女的乳房白嫩圆润,丰满、瓷实而又富有弹性,随着少女急促的呼吸和轻声的哭泣而上下起伏、滚动、颤抖着。高耸的玉乳顶端,两粒娇红、鲜嫩的小乳头,如同两粒熟透的红樱桃,又两颗鲜艳的红宝石般傲立在乳房上,构成一对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少女的乳房。他低下身,将头埋在糖糖饱满的双乳间,尽情地嗅闻着少女温柔的体香,并在少女圆润的乳房上肆意地亲吻着,舔舐着,从下至上,四处乱吻,乱舔,直到将一粒鲜嫩的乳头含入口中,贪婪地吮吸起来,像要从中间吸出奶一样。糖糖羞得满脸通红。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触碰她圣洁的乳房,少女在极其娇羞的同时,又感到一种酥软,尤其是当皮条吮吸她的乳头时,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她娇嫩的乳头传来,并迅速在全身扩散开来。“嗯……”

少女一声娇羞的轻吟,心理的防线出现了一丝的松动,反抗的力量也开始减弱,心里矛盾而混乱,是反抗到底还是放弃抵抗?反抗到底,终究恐怕也逃不过被强暴的命运;放弃抵抗吗,可是自己毕竟是个19岁的姑娘,少女的贞操比什么都要珍贵呀!犹豫间,糖糖不由得已失去了反抗的力量。皮条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变化,身下原本剧烈反抗的女体渐渐温顺了起来,他大胆地松开了糖糖的双手,将自己的双手按在少女高耸的酥胸上,肆意地抚摸、揉搓起来。“恩……不要……别……别摸我……的……乳房……不要……”

少女娇羞地轻吟着,然而双手却没有坚决的护住自己的乳房,而是软弱无力地腿挡着皮条强壮的身体,当然,那是毫无用处的。看着糖糖若有若无的抵抗,皮条决定彻底解除她的武装。他的嘴松开少女的乳头,改由手指不停地揉弄,他的嘴则一直向上亲去,胸部、颈部、脸上都留下了他的唇印,他还在努力地捕捉糖糖红润的朱唇。糖糖尽力地晃动着头部,不让他轻易得逞,毕竟那是自己的初吻啊,对一个少女来说,那是仅次于贞操的。皮条索性用双手抓住糖糖的头,不让她乱动,然后对准糖糖的红唇,准确的吻了上去。窒息,几乎是窒息,那一刻,糖糖几乎不会呼吸了,她傻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夺走了她初吻的男人,不知如何是好。皮条一边吻着糖糖的朱唇,两只手却已悄悄地移到了糖糖柔软的腰间,抓住了糖糖的内裤,并开始往下拉。这时,糖糖才猛然惊醒,慌忙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内裤,并努力地摆脱了皮条的双唇。“不——不要——不可以——”

糖糖哭道,她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软弱,并告诉自己不能一错再错,即使被强暴也决不能屈服,要尽全力保卫自己的贞操。皮条也感觉到了这一突然的变化,他决定加快速度,让身下的这个女孩屈服,他加大力量拉扯少女的内裤,而糖糖也死死的抓住内裤,任凭怎样都不松手。但皮条毕竟经验老道,被他强暴过的女孩不下三十人,僵持一段时间后,他松开手,插进糖糖紧合的两腿间,隔着内裤便要揉弄少女的阴唇。“啊——不要——”

糖糖慌忙伸出一只手去阻挡,却显然无法阻挡,皮条的手已经隔着内裤触到了少女娇嫩的阴唇,少女只好又伸出另一只手去阻挡,而这正中了他的下怀。皮条迅速抓住糖糖已失去保护的内裤,用力地往下扯,糖糖再想抓住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内裤被扯了下来,一下子就拉到了腿间,少女的下体一下子暴露出来。“不——呜……”

糖糖一边慌忙用双手掩住自己已暴露的下体,一边悲哀地哭泣着,皮条则乘机将她的内裤彻底褪出,扔得老远。经过一番挣扎和抵抗,糖糖终于被剥去了最后的遮羞布,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瘫倒在床上,将少女娇美的胴体,毫无保留、毫无遮掩地暴露在色狼的眼前。窈窕匀称的娇躯,雪白的肌肤,高耸圆润的双乳,粉嫩的胳臂和修长的双腿,少女被扒光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强烈地刺激着皮条高涨的性欲。

但是,他仍不满足,因为糖糖仍然死死的保护着自己最重要的部位,尽管她已筋疲力尽,全身的力量所剩无几,却仍是不肯轻易就范。皮条不慌不忙地将糖糖的双腿从身下放出,双手抓住少女的双腿,用力地向两边分开。尽管糖糖用尽全力,却仍然无法阻止他将自己合拢的双腿强行地打开,并盘在他的身体间,令她想合拢也无法再合拢了。皮条再近一步,双手抓住糖糖掩住下体的双手,只是稍稍用力,守护阴户的屏障便被解除了,糖糖的双手被压制在床上了。糖糖的下体,少女那最神秘,最隐蔽,最羞耻的部位终于毫无保留,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一只色狼眼前。“呜……不——不要——”

少女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哀鸣。皮条的双眼立刻被吸住了,他直钩钩地盯着少女一丝不挂的下体,观赏着少女最致命的部位。在少女白嫩的双腿之间,一小撮乌黑柔软的阴毛下,少女娇嫩的玉门清晰地暴露着,两片娇嫩的阴唇平直地向内夹着,尽管双腿被分开,但少女那两片柔嫩的阴唇仍然如含羞草一般紧合着,将处女最后的秘密遮盖起来——这是典型的处女阴户。皮条阅女无数,当然一看就知道,他心中一顿狂喜,“真是一顿不可多得的美餐!”

想着,他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一只手按在少女娇柔的的阴户上,开始肆意地揉弄起少女娇柔的阴唇。“啊——不——不要——不要摸我那里——不要——呜……”

少女最敏感的私处被触到,糖糖身体猛地一颤,她一边不住地哀求,一边尽力地扭动着自己赤裸的娇躯,希望能摆脱他的魔爪,然而,尽管她用尽了全力,仍然摆脱不了他的控制,少女的私处更是被他肆意地玩弄,在他一阵又一阵地揉弄下,糖糖感到下体一阵痒痒麻麻地感觉,极度的羞辱使体内残余的一点力量被迅速地流失,抵抗的意志也彻底崩溃了。“已经这样了,再抵抗又有什么用!”

其实,每当糖糖被扒掉一件衣物的时候,她的抵抗意志就会随着力量的减弱和身体的暴露而削弱:当内裤被扯掉,全身被扒光后,一丝不挂地少女就已经丧失了反抗的勇气,只是出于本能,在尽力维护着少女的贞操。现在,她终于彻底绝望了,当少女隐秘的私处被色狼肆意地揉弄时,少女的芳心破碎了继而彻底放弃了抵抗,全身酸软地瘫倒在床上,任人玩弄。皮条见糖糖已彻底放弃了抵抗,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便放心地松开她的手,将另一只手按在少女圣洁的乳房上,肆意地乱摸,两处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同时被袭,糖糖不由得双手掩面,发出阵阵娇吟。“啊……别这样……呜……不要……不要这样……呜……求求你……不要这样摸我……好羞……呜……好难过……我还从来没有被人摸过呢……别……恩……别摸了……羞……羞死我了……”

不断涌出的泪水,顺着少女清秀的脸庞滑下,将头下的一大片枕头浸湿。望着身下苦苦哀求的一丝不挂的少女白嫩的胴体,皮条的性欲无比的高涨,他就喜欢强暴少女,因为这样可以看到少女们痛苦的表情,而这让他无比地兴奋。他的手已不满足于只在糖糖的阴户上揉弄了,他甚至暂时放弃了对少女乳房的进攻,转而将两只手同时攻击少女的下体。他将糖糖的双腿分得老开,双手分别按住少女两片娇嫩紧合的阴唇,在少女不断的哀求声中,轻轻地剥开,终于露处了藏在阴唇下的,少女最后的秘密——红嫩的阴户掩盖中的,少女粉红色的,鲜嫩的小穴。皮条兴奋得几乎要叫起来,他伸出舌头,急巴巴地去舔舐少女娇嫩而敏感的下体,并不断地揉弄少女娇嫩的的阴蒂。“啊——不——不要——”

糖糖所能做的似乎只有哀求和哭泣,看着色狼将自己少女最隐秘的私处肆意地玩弄,她却再没有力气去反抗,甚至连扭动以下赤裸的娇躯都已经无比的吃力。皮条望着身下一丝不挂,掩面而泣的糖糖,少女绝美的裸体在他的淫威下颤栗着,又羞又怕的样子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急忙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亮出了自己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黝黑的大肉棒顶端是暗红的、硕大的龟头,丝丝的黏液就龟头染得又光又亮,甚是吓人。

糖糖吓得闭上眼睛,不敢看。很快,她便感到有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顶在了自己娇嫩的玉门前,她知道,色狼已经将他肮脏的阳具对准了自己处女纯洁的花房,少女的贞操即将失去,糖糖慌忙扭动起下体,使自己的阴部在色狼的巨枪前晃来晃去,不让他轻易得手。皮条显然更加老练,他不慌不忙地用一只手按在糖糖平滑的小腹上,用力地向床上压。糖糖立即感到一阵腹痛,不得不停止了扭动,乖乖地、温顺地躺在床上,并将双腿大大的张开,无奈地迎接色狼凶狠的大鸡巴。

稳住糖糖后,皮条用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让硕大的龟头在少女紧合的两片阴唇之间上下地滑动,很快找准了洞口,他的龟头用力地挤开少女两片娇嫩的阴唇,开始向少女的宝库挺进。一瞬间,糖糖感到下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撑开了,一根粗大的硬物正拚命地往自己的阴道里钻,一股发胀的感觉渐渐地弥漫了少女的下体。“啊……恩……不……不要……呜……不要插进去……呜……胀……好胀人……恩……不要……别搞我……呜……我还是处女……请不要破了我的身子……求求你……求求你了……”

糖糖绝望地哀求着,尽管她清楚,这没有任何作用,但只要贞操一刻没有失去,她就要继续哀求下去。皮条的龟头刚钻进少女狭窄的玉门,立即被四周密实的嫩肉紧紧地包围,像被一只温柔的小手握住一般,一阵快乐的电波直冲脑门。“我就是要破了你的处女身,我最喜欢给处女开苞了,嗯,还真紧呐!”

尽管糖糖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抵抗,但少女的阴道异常的紧窄,即将破身的恐惧和紧张又使得阴道急剧地**条的龟头每前进一步都异常的困难,但是被阴道四周密实的嫩肉紧紧包围的的龟头,却让皮条显得更加舒服,进一步增强了他的性欲,促使他不断的将龟头向少女的小穴中延伸。“啊……不要插了……胀……好胀啊……”

“什么胀啊!”

“下面……胀……求求你……别再插了……”

“告诉我哪里胀,我就不插你了!”

“下面……嗳……你怎么还插呀!”

“你没说下面哪里,说——”

说着又将自己的大鸡巴向少女的嫩穴中顶了一点。“哎呀……阴部……阴部胀……你还在往里插……”

“什么阴部,我听不懂,说粗的!”

进而又顶进一点。糖糖的脸上羞 得通红,她明白皮条想让他说什么,可是少女的矜持让她迟迟开不了口。“说不说你——”

皮条的大鸡巴又钻进了一点。“啊唷……我说……是……屄……我的屄……我的屄胀……我的屄好胀……你快点拔出去吧……求求你了……呜……”

糖糖为了最后一丝希望,含着莫大的羞辱说完一段下流的话后,早已是泣不成声。“怕胀,好啊,那我就让你痛怎么样。”

说完,他的龟头已经顶在了糖糖处女的标记——处女膜上。“啊……你……不守信用……呜……”

在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后,仍然无法换回自己的贞操,糖糖感到无比的悲哀。皮条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总攻,他先将龟头稍稍后退了一点,又立即用力将其推了回去,从向少女的处女膜。“啊——啊——”

糖糖感到下体突然一阵疼痛,处女膜虽没有应声而破,但被皮条粗壮的大鸡巴用力地压迫着,发出阵阵疼痛。“啊……痛……不要……快抽出去……你弄得我好痛……啊……我受不了了……不要……不要搞我了……你那东西太大……会搞死我的……呜……不要……呜……救命啊……谁来救我呀……呜……”

糖糖悲哀地哭喊着,她的下体越来越痛,可怜的处女膜被不断的压迫,已经到了极限。终于,处女膜承受不住压力了,从中部率先被色狼凶狠的龟头撕裂,继而整个处女膜被猛兽般冲入的大鸡巴撕得粉碎。“啊——”

糖糖感到下体一阵撕裂般地疼痛,如同一只钢锥插入了她的下体,由于极度的痛苦,少女的脸已变了型,剧烈的疼痛使她已经没有了语言,只能不断大叫和哭泣。皮条终于如愿以偿地冲破了糖糖的处女膜,夺取了少女宝贵的贞操。他感到无比的满足,剩下的就是好好的享受少女如玉般美丽胴体。他粗长的肉棒借助破处时流出的鲜血的润滑,用力一推,便整根插入少女紧窄的小穴内。“啊——”

糖糖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地惨叫,从未开启过的阴道被突然闯入的巨大阳具塞地满满地,又痛又胀。豆大的冷汗从身体的各个部位渗出,湿透了身下的一大片床单。失去贞操的巨大悲痛令糖糖痛不欲生,少女刚刚绽放青春之花便被色狼无情地糟蹋了。稍稍停顿了一下,皮条巨大的阳具便开始了抽插,虽然速度不快,但每当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余时,都令少女感到无比的痛楚。“啊……呜…….不要……不要动啊……好痛啊……别乱动……呜……”

皮条轻轻抽插几次后,便开始了重击,他缓缓地抽出鸡巴,然后又重重地、猛烈地推回去,每次都将龟头重重地撞击少女的花心,令少女又是阵阵娇吟。“啊……哎呀……痛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啊……呜……轻点……轻点呀……求求你……你已经占有了我……不要再折磨我……啊……别让我太痛苦……啊……痛死我了……呜……”

然而,皮条似乎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只是一味地乱冲,满足着自己的兽欲,他的动作逐渐加快,丝毫不在乎刚刚开苞的少女是否承受得住他这样凶猛的抽插。“啊……啊……啊……不……啊……不要……啊……别这么用力……啊……呜……恩……不要这么快呀……哎呀……好痛…..啊……呜……”

糖糖在他猛烈的抽插下,痛苦地呻吟着,哭喊着,不断地向他求饶,而这一切,皮条都充耳不闻,只顾着自己猛烈地抽插,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少女的下体也越来越痛,哭喊得越发惨了。而皮条显然越干越兴奋。“喔——好屄——小妞,你的屄真紧,干得哥哥爽死了,爽,爽,喔——喔——喔——”

膨胀到极点的巨大阳具,如同一头疯狂的巨兽,在少女矜持的花房中肆意地掠夺着,践踏着。“啊……不要……啊……啊……轻一点……啊……慢点……啊……啊……痛死我了……不要……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受不了了……呜………”

“喔——喔——呀——轻了哪里过瘾,哈哈……越重越过瘾……舒服——小妹妹,你的屄太好了,干得哥哥爽死了,嗨——嗨——嗨——啊——要来了,哈……准备迎接哥哥的精液吧,我可爱的小妹妹,哈哈……”

“不——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不要——求求你——不能射在里面——那样我会怀孕的——不要——不可以——啊——”

糖糖哀号着,她只想保住最后的低线,她的头部不停地摇晃着。而这一点点小小的请求,皮条也不会答应她,他一边大叫着,一边使出浑身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猛烈地冲击着少女的玉洞,使少女的下体感到一阵阵剧烈地痛楚。终于,在一阵剧烈地抽插之后,皮条马眼一松,大量白浊的精液从龟头喷涌而出,滚烫的精液直冲糖糖敏感的花心,少女被烫得浑身发软,第一时间获得了他射精的信息。“啊————呜……”

糖糖发出绝望地哀号,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双手掩面,嘤嘤地哭泣着,两行清泪不断涌出。皮条在用力地挤出了体内最后一滴精液后,才依依不舍地抽出已疲软的鸡巴,睡到一边去了。糖糖被撑开了近半个小时的阴唇,终于又合拢了,依然如处女一样紧夹着。但精液很快流了出来,混合着处女鲜血的精液呈粉红色,不断流出,流到洁白的床单上,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提醒着糖糖,自己刚刚被这个男人夺走了少女的贞操,已不再是处女之身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