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秘书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命运的重逢

海滨城市的夏天真的是让我痛苦不堪,阳光暴晒加上闷热潮湿,好在有大海一家热情的照顾,雅萍毕竟是大小姐出身,这样清贫的生活她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学业为重在说毕竟是亲生女儿,

偷窥女员工迷奸

在网上我认识了一位桂林的女孩叫阿琴,说实话我有点爱上她了,在QQ上,她叫我过去,我连夜开车去了桂林。

到了桂林已经早上6点了,我找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接着我给她打了手机

36D的风骚OL

“铃…铃…铃……”

得快点起床,今天是面试的日子,该穿些什么好呢?穿个套装给人好的印象吧!

我叫莉莉,今年二十二岁,刚从大学商学院毕业,今天要去应征商业秘书的工

挤奶女工

二十七岁的少妇禹莎是个新婚不到半年的美娇娘,她原本是在一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但在几个月嫁给了与她相恋两年的工程师梅盛,照理说她们两人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

白领性奴的秘密生活

我老婆小梅三十多岁,长得如花似玉,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样子。

她是一家台资大企业的公关部经理,总是应酬外面的人。

这天晚上她又打扮得花枝招展准备出去。

与人妻一起除夕倒数

“嗨,美欣,怎么会是你的?”我看着那个被一班同事团团围着的美女,不能置信的叫了出来。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说今日下午不用上班,刚想跑到接待处,看看可不可以再约那

吃了冷艳的人妻

星期一午后的饭店里,客人不多。零零星星的散坐在中庭的玻璃屋里,走道和四周的边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绿意盎然的盆栽。由屋外穿过树透射下来的阳光,充满了恬适的气氛。

上了邻居少妇

熟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我深知这个道理,但是还有另外一句话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常在窝边走,哪会不吃草,道理都是人说的,怎么说都绕得回来,不是吗?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