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男男

撞见处长夫人偷情

入夜,陈凯坐在酒吧中,酒吧对他来说是陌生的,里面是晃动带各色色彩的灯光,让众人在这舞池里尽情的堕落。而进入酒吧不过是一位好奇而已。当然,他并不是向刚出校门的年轻人那样

痴女日常之租房篇

我叫许贝,26岁,研究生毕业一年,因为个人原因,不想离家太近上班,于是我参加各种考试,考上了隔壁县的单位,单位恰好在县里的铁路附近。

由于没有住的地方,只好租房住

援交妹

我今年23岁,住在一个月仅8000元的套房里,我在网路聊天室里叫做双 儿,平常白天大部分都呆在家中,除了有对象要与我做接触才出门,我喜欢买保养 品与衣服,所以援到的CO

马车夫之恋

一,洋教授

台北市的华灯初上,依然车如流水马如龙,忠孝东路某大厦顶层的政商联谊社,KTV包厢内,正声色交喧,酒红灯绿,男男女女喧笑嘻闹,我搂紧了小徐,他用机车把我送至

错乱的欲望

2007年,F市,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经济发达,房价高企,集中了全国各地的精英。

在这个城市里,拥有世界各大知名的奢饰品店,各个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各式为富豪与成功人士设

游泳池的暴露

一个人的人生,命运是由自已来掌握和主导的,而我呢?却在为自已导演着一幕悲伤屈辱的人生,一个转折点过后,便忘记了过去所有的理想与现实,很多人都说,把自已内心真实的一面表

我和妈妈示范性交

这是我中学五年级时发生的事,那年6月,会考完了,在校内也闲着,一天,陈老师问我可以帮忙一下教导学弟吗?我当然说没问题,因为陈老师是本校第一的美女,虽然已婚,但还是美貌

善良的妻子

我叫王晓兰,今年二十八岁,已经与丈夫结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双腿修长,胸前一对双峰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我和老公的两人生活一直过得很快乐,我们两个都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