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爸爸

我的丝袜母奴

我的名字叫做周杰,今年14岁,市三中的学生。我的爸爸是房地产公司的销售经理。妈妈是第三中的音乐老师,我的家境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应该是比较好的了。按道理来说,在这样一个家

少年的欲望之教师妈妈

房间里的灯没有开,唯有我眼前的电脑散发着幽幽的萤光,我紧盯着眼前的电脑画面,一只手伸到胯下,快速套弄着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肉棒,节奏随着耳机里传来的女人呻吟声和男人喘

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人生路途上谁都会有工作不顺遂的时候,在我30岁那一年我碰上了人生的大低潮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的工作极不如意.后来透过一位朋友的母亲引荐下,我在中部某一家区域医院做看护.除了受

花儿一样的‘妈妈’

妈妈喜欢清晨一起床,就会到阳台上去悉心照料她的栽花。

这可是一个绝好的窥母良机,喜欢睡懒觉的我,天刚濛濛亮就起来了。

一会,就传来了妈妈开阳台门的声音,妈妈到阳

被蹂躏的极度体验

我叫丁舒韩,曾经是一个矜持可爱的女孩子。

在我高二的时候,家里惹上了黑社会,纠缠不清。

那个小头目对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偿。

结果我惨遭强暴后还被迫做了他

迷奸我可爱的妹妹

 

本人是91年3月出生的,而妹妹是92年5月出生。

父亲在家乡是村政府的公务员,原本工资很微薄。

后来被迫接手一个效益很差的乡镇企业,结果经过父亲的努力

欲淫巧奸

上身赤裸,只穿一件内裤,单手手臂靠在曲起的右腿上,半躺半坐在房间坐垫的方其,背靠墙壁,侧转脸让电风扇吹散闷热,舒适地不禁低头一点一点地打起瞌睡。

另一边,趴在床上

丈夫与情人

爸爸,老公,和我。谁是我的丈夫?谁是我的情人?

老公打工,住的远。基本一个月才见一次。

我也工作,为方便,搬到爸爸家里住。

爸爸的套间只有一张床。爸爸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