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父女

我身边的女人之火车软卧一夜激情

 

那还是06年的6月下旬,我从宜昌回北京。

以前每次从宜昌回北京的时候,都是到汉口转车,虽然麻烦一点儿,但是可以减少在火车上的4个小时。

这一次小周觉得

女儿和父亲

有天,放晚学后,我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下身穿着白色的短裙,怀里抱着一摞书,走出教室,准备回家。由于是夏天,而这个时候是我们学校给予学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时候,借着朦胧的月

宝贝儿还想大棒棒吗

「恩,好香啊!宝贝儿都烧了些什麽菜啊?」李兆明不知道为什麽心情顿时轻鬆愉悦起来。

自行脱掉球鞋,脚步略微不稳地走近宝贝儿。

(恩,是爹地!他叫我什麽?真是好羞啊

女儿就是被爸爸用的

放学了,我回到家里,刚进入客厅,就听见爸爸的卧室里传出淫叫声,而且还不止一个女人。

爸爸的卧室的门关着,我悄悄走过去把门推开一条缝,于美丽那个贱女人和她的女儿都来

女婿王青,岳母李云英

浓重的铁门紧锁着,锁着满院的春光,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岳母李云英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聚精会神的吮咂着女婿的鸡巴。
大女儿陈艳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不时

爸,再射我就怀孕了

13岁时父母离婚,她与妹妹都跟着母亲过,但嘉嘉很想念父亲。

母亲从离婚后,对她一直非常敌视,常说是因为对她的管教方式,与父亲起冲突,二人才会离婚。

所以嘉嘉自小

宝贝别忍着叫出来

“请一年A班的甄欣,听到广播后马上赶到校长室……通知再播送一遍,请一年A班的甄欣,听到广播后马上赶到校长室……”这条广播天天都会播送几次,也许有人会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原

宝贝……腿张开……乖

婷婷回到家门口,已经半夜2点钟了,她见到客厅还亮着灯光,就知道父亲没有睡觉,一定在等我回家。

婷婷心裡很不安,因为她和爸爸约好了,11点钟以前回家,陪爹地庆祝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