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淫女

聖誕平安夜的狂野性派對

我把姣婆慧那41吋的雪白修長的雙腿擱在我的雙肩上,然後有節奏的插抽她多毛的陰穴。「啊!‥‥‥」

被我抽插著陰道的姣婆慧忽然問我︰「劉金發!這個聖誕節你怎樣過?啊!‥‥

輪姦小淫女

我的爸爸是個很是個很色的人,他玩弄過很多的女孩子。有的是利用職權強奸公司的女人,有時候去到三陪的地方花上幾百發洩一次就是我,他的親女兒也是他的性交對象(雖然我很喜歡這

我給嫂子接種

我認識嫂子還是在堂哥的婚禮,因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對堂哥要結婚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在結婚前父母通知我來參加婚禮時才知道的。婚禮時看到了她,人長得很不錯,應該屬

舞廳獵到的尤物

記得那是三年前一個初秋的下午。天氣還很熱,和朋友們酒後,大家分手了,但是聚餐中新色界的主題卻仍在我的大腦中翻轉。舞廳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混雜、低級的場所,那裡又會有什麼

妈妈的答案

自从有一次打扫家里,从妈妈的床下扫出一只电动阳具及一本裸照相片本后,心中就一直存疑是否妈妈对爸爸不忠,尤其当爸爸出国时,妈妈晚上常独自一人外出,有好几次我在电动阳具上

师师之欢乐骑行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距离从老家回来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月了,冬天已经过去,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里,我那因为父母意外到来,而沉寂已久的心再次蠢蠢欲动。

这天傍晚,从学校回来

我的老婆

我跟妻子认识不到一年就结婚,妻子小玲天生保守、害羞,就连新婚之夜也不让我开灯,连呻吟的声音也不敢大声。

我是一家外商公司的经理,小玲是标准的家庭主妇,,空闲的时候

爸爸 别逗了

不知不觉暑假到了,我和爸爸的发生不正当关系也已经快两个月了。

这期间只要有机会,我们便会疯狂的做爱。

由于爸爸喜欢在我的小穴里射精,还不戴套,怕我出意外,所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