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母子

百货公司的乱伦

我跟妈妈是自己开车去,当然这样在车上可以偷吃妈妈豆腐也不会有人看到,当妈妈坐在副驾驶座时,我会叫她把裙子拉高,让我偷瞄美丽的大腿,但是妈妈总是在停红绿灯的时候让我看一

妹妹哥哥给你检查身体

床上换上了新床单,新床单的正中央,也就是我屁股要坐的地方铺上了塑胶纸,甚至于在塑胶纸的上面再铺上触感很好,即使是沾上血也洗得掉的浴巾。

旁边的桌上摆着一瓶玫瑰花,

被神棍迷奸的母女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点喔,我会去帮你求的,bye-bye!”

小真说完挂上电话,就又马上打电话去她妈妈上班的地方。

原来是志明在营区站晚上卫兵时,都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

失憶之後的母親

我是一個性幻想者,這一點從出生到現在一直沒變過。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就喜歡發瘋般的想像著如何和女人接近,那是讓我現在都非常感到吃驚的事情。
隨著年齡的增長,伴隨著瘋狂的

舞蹈老师的妈妈

我家住在青田郊區的一幢洋房裏,有一個大花園和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爸爸是商社的總經理,媽媽原本不用外出做事也有很豐富的物質生活,但生性好動的她還是繼續開了一家有氧舞蹈社

要命的邻居

我始终觉得隔壁那对母子很怪异,这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隔壁姓刘,一个月前搬来这个社区。在乡下地方通常无大事,但只要是鸡毛蒜皮的新闻通常都会从小道消息变成嗑牙聊

把妈妈搞怀孕

早晨秦莹卿悠然醒来,睁开惺忪睡眼一看钟已是七点三十了。
她纤纤玉手立一轻推伏压在自己身体上犹酣睡的秦俊凡道:小凡,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

母子俩急忙翻身而起,匆

啊…啊…不要…夹死了

我弓着身,双手撑着墙壁,身后的男人扶住我的要,不断地将他的粗大在我的花穴内抽插。

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这个是妹妹的专属铃声。我心底一惊,花穴开始更快速的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