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性爱

夜半偷情

我家住在沈阳市大东区东面的一个小区,这里还是一片平房,现在沈阳的平房已经不多见了,我家的这片平房应该算是沈阳最后几个棚户区之一。听人说这里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也该快动迁了

一家五女侍一夫

我叫玲君.20岁.不知道算未婚还是已婚!家中老么.上面有三个姐姐.大姐嘉君23岁.二姐美君22岁.三姐玉君21岁.我们一家四千金是村里的焦点.因为个个都是美人.大姐很早婚.20岁就

同学的巨乳熟母是妓女

身为一个单身的鲁蛇阿宅,我解决性欲的方法除了撸管打手枪外就是找妓女解决,因为收入不高,月薪只有22K,所以一般我都是去豆干厝,缺点是时间只有短短的20分钟,而且小姐常常年纪

被老公的学生操了

电话铃声响起来,我连忙将电话筒拿起,唯恐太过迟接电话的话,对方会立刻挂断“喂喂……觉得如何?呀,明白了,你是第一次玩这种电话游戏的吗?”

从听筒的那一边传来一把男

我家的二姨子

参加工作两年多了,由于工作繁忙,我已经快三个年头没回老家看看了。今年春节刚过,父母就催我回老家去看望那里的亲人,给大伙拜年。我的老家在一个风景秀美的南方小山村,在那里

嫂嫂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干冰三人组喂,快点!今天是冰冰老师的课啊,知道了啊,看你猴急的!她是你打飞机对像嘛!我一直都在想像着冰冰老师粉红微翘的薄薄小嘴含着我鸡巴的感觉就你那忍耐力啊,估计冰

老板娘丰满的肉体

这天。阿健到黄玉燕的店里帮她干活,忙完活时,老板娘已在厨房内忙碌清洗碗盘,背向着厨房门口的她,却不知阿健摄手摄脚先悄悄的溜到前头店面去,把店门轻轻拉好关闭,上了锁才走

我在台北时的淘气母亲

当我还在看着新抓好的高清叶问前传的时候,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后,掉下桌下的垃圾桶里,我暗骂了声“干!”,赶紧拿出来接话,看看是谁打扰我的休息时间,结果电话拿头传来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