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岳父

家中两个极品人妻

我没有想到做为孤家寡人的我,在妻子过世一年之后,我的床上突然再度出现了两个女人,轮流尽着妻子的义务,使得我的性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且着两个女人不是别人,一个是我的

岳母身上的精液

1.岳母的内裤

在网上看了这多有关和岳母做爱的文章,我也不由得注意起自己的岳母来。

我岳母大概47、8 岁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两年下岗在家。岳母除了脸上有一些皱纹

我和我的美熟妇情人

我的第一个女人

年初,退伍却没分配的我,在本市一家企业的生活社区找了份停车场值夜的活儿,工资不高,12小时,加上车也不多,主要是巡逻。

时间长了,就留意到一个少

把內褲還我嘛

我的妻子生了个胖娃娃,岳母和小姨子来探望,一进家门,忽然眼前一亮,一位20左右岁,满头长发,身穿白色短裙的女孩提了一大袋的礼物,面目清秀,未施粉黛,一副女大学生的神采,

小姨子人工受精记

我叫阿康,别人也习惯呼我康仔,今年33岁。

到年底整整结婚10年,老婆与我同年,孩子刚上小学,家庭温馨,其乐融融。

小姨子小我们6岁,今年27了,年龄稍稍差距大一些,过

淫虐白衣天使

第一章 痛苦的休息室

“啊!”

每月例行的医疗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坐在角落带着白色护士帽的藤塬奈美忽然低唿了一声。

“怎么了?奈美姐?你怎么脸色那么差?”

四姨姐变成我的二老婆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

女婿王青,岳母李云英

浓重的铁门紧锁着,锁着满院的春光,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岳母李云英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聚精会神的吮咂着女婿的鸡巴。
大女儿陈艳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不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