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少妇

宾馆艳遇之少妇服务

我就是一个司机,与其他司机不同的事,我是某城市一机关单位一把手的专属司机,所以到哪儿都吃香的喝辣的,领导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再说下个人的外貌条件,本人身高175cm,零件长17.5

夜半偷情

我家住在沈阳市大东区东面的一个小区,这里还是一片平房,现在沈阳的平房已经不多见了,我家的这片平房应该算是沈阳最后几个棚户区之一。听人说这里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也该快动迁了

风流之人妻苏颜

一、初见为了贯彻政府服务基层的“先进”思想理念,医院让我到这南方的小卫生所来代职两年。

窝着一肚子火,小弟骂骂咧咧的来到了这座山海相望的港口城市,不过看到这座城市

与少妇偷情

那是在2010年的秋天,我21岁,人长的比较帅气。在一家商场里开了间服装店,因为我人缘好,和周围的几家档口老板的关系都比较好,大家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她也是一家女装店的老板

嫂嫂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干冰三人组喂,快点!今天是冰冰老师的课啊,知道了啊,看你猴急的!她是你打飞机对像嘛!我一直都在想像着冰冰老师粉红微翘的薄薄小嘴含着我鸡巴的感觉就你那忍耐力啊,估计冰

老板娘丰满的肉体

这天。阿健到黄玉燕的店里帮她干活,忙完活时,老板娘已在厨房内忙碌清洗碗盘,背向着厨房门口的她,却不知阿健摄手摄脚先悄悄的溜到前头店面去,把店门轻轻拉好关闭,上了锁才走

人妻由被骚扰到侵犯

可以说,办公室性骚扰就像是一张令人紧张、恐惧的网,它时时刻刻笼罩着当今的职业女性,小慧的遭遇就是其中的佐证之一。当你为了生存,为了每月的房费、水电费,甚至为了孩子和父

公公媳妇之间的肉搏战

一袋烟的功夫,孙老头终于背着苏岚赶到了木屋的所在,由于年久失修,这件木屋破败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顶很黏实,挡雨倒是没有问题,苏岚踮着脚尖找了地,身上满是水痕,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