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媳妇

尤物媳妇

田海的卧房很大,空调开着,室内很暖和,中间摆了一张大床。进入浴室,静君把门关上,才发现这门没有小锁,想起公公刚才的举动,她有点又羞又怕,又有点……老公走了几个月,很久

王丽娟与公公

结婚后,生活就想平常人家一般渡过。可王丽娟心中、肉体上越来越在回味过去的做情人时的感受。

心中的平衡终于在婚后的第三个月被打破。把淫荡变成一种享受,一种生命的寻求

被凌辱的黄蓉

等黄蓉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密室里,赤裸着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张石床上。自己刚刚还在指挥宋军在襄阳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么忽觉浑身酸软,然后便昏了过去,等到她醒

被神棍迷奸的母女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点喔,我会去帮你求的,bye-bye!”

小真说完挂上电话,就又马上打电话去她妈妈上班的地方。

原来是志明在营区站晚上卫兵时,都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

四姨姐变成我的二老婆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

女婿王青,岳母李云英

浓重的铁门紧锁着,锁着满院的春光,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岳母李云英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聚精会神的吮咂着女婿的鸡巴。
大女儿陈艳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不时

邻居家的阿姨

晚上,上了一会网看看时间都一点多了,躺下刚要进入梦乡,忽然,一阵鬼哭狼嚎把我吵醒了。
声音从隔壁传来,不用说又是旁边老冯打老婆了,这个王八蛋三天两头把家里弄的人哭鬼

女儿被继父操—诗瑀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啊。

四十七岁的我在一家电子工厂当操作员,每天没日没日没夜的加班,我丝毫没有抱怨,我觉得自己过得相当满足,工作稳定、老公对自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