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姐妹

喷乳的寡妇

这天,阿铃没有时间,我和她的几个姐妹到阿秀的家里吃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谈天说地,很开心的……  因为大家常这样吃饭,所以大家都已经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一样了。

可是

交换性伴侣的聚会

我和太太去参加一个交换性伴侣的聚会,这次聚会是在朋友的一间别墅进行,到场的有邓夫妇、李夫妇和杨夫妇。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玩过了。

我和太太阿娇因为交通阻塞迟到了

我好色的助理惠珊

我的行政助理惠珊是个稍有福态,不苟言笑的四十出头的熟女,身高五尺七吋,三围36C,28,38.当时聘用她是因为当董事长小舅子的姐姐再三的坚持;因为她不愿意在我的身旁经常跟随着一

被凌辱的黄蓉

等黄蓉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密室里,赤裸着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张石床上。自己刚刚还在指挥宋军在襄阳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么忽觉浑身酸软,然后便昏了过去,等到她醒

征服大学女生宿舍

大学生活对于每个人来说又甜蜜也有苦涩,不过我的大学生活是甜蜜的,因为大四毕业那年有了4个女人的陪伴。

记得上大学前三年,我是在孤独中度过的。

没有女朋友的花前月

上了36F的亲姊姊

她仅比我大了一岁,年龄相当,有许多共同语言,所以我们俩无话不谈,加上大姐对我关怀体贴,慈祥如母,所以她在我面前也没什么忌讳。

不知是否别有用心呢,大姐经常穿着睡衣

要命的邻居

我始终觉得隔壁那对母子很怪异,这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隔壁姓刘,一个月前搬来这个社区。在乡下地方通常无大事,但只要是鸡毛蒜皮的新闻通常都会从小道消息变成嗑牙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