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奶奶

成都的記憶碎片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學就讀軟件工程專業。大學期間,我一個人住在成都西門蜀漢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遠在美國工作,我一個人孤單地在這個城市裏讀大學,單

墮胎麻藥未退 爸爸又強插進來

我是小愛,今年十八歲,我沒有交過男朋友,也沒有談過戀愛,但我不是處女,還拿過三次小孩,但我不是自願獻出貞操、也不是自願懷孕、墮胎的。我心裡最大的痛,是讓我失去貞操、讓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記得讀中學的時候,我因為遷家而轉讀到這一所新學校,認識了隔離位元的同學林富成,亦因此與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這班「益友」都是喝玩樂,無心向學之流。

我們在這個年紀對

爸爸的小寶貝

「我做錯了甚麼?」奈奈子哭泣著,志朗溫柔的摟著她,試著去安慰她。

「為甚麼她們會這樣對待我呢?不只是我們班上,其它的班級也是一樣。那個歷史老師還叫我騷貨,警告我別

女友看病

可憐的我在中學時候的補習老師是個男的,是個讀醫科的大學生,爸爸媽媽叫我要有禮貌,所以我到現大學畢業出來做事,在還是沒改口,一直叫他做曾大哥。

所謂異性相吸,同性相

第一次換妻

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夏末,在老公再三要求下,我終於同意他要求交換的請求,不為別的,只為他是我的老公,更何況我受不了他一有機會就提交換的事,事實上我心理防線早被他磨跨了。

高級迷幻劑

今天天氣可真不錯呀!

理奇懶洋洋的曬著日頭,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那裡面裝著他最珍視的物品──高效迷幻劑。

他希望在這次難得的假期裡能夠找到一

你淫我蕩

楊雪是一所中學啲語文老師。今年35歲。她啲丈夫張賓是軍人。是海南啲一個小島上啲駐島官兵。由於丈夫經年駐扎在海島。一年也很少能回來幾次。為了能經常啝他團聚。楊雪帶著他們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