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哥哥

夜半Pub失身

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盈慧說她還想和我去一個地方瘋狂一下,我不置可否,她就當作我同意,拉我一起上計程車,到台北一家知名的DiscoPub去。

一進到裡面我們就被震耳欲聾

送貨上門的少女調教

初秋傍晚,一位背著大雙肩背包的少女氣喘籲籲地走在X市南山公園的小徑上。

最近天氣轉冷,公園裏沒有了夏日來來往往避暑的人群,上山的林中小路更是顯得冷清。

但少女仿

離島豔旅

 

小莊是旅行社的領隊,人長得不帥,但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也給他帶來不少好處。

這天,副總把他找去說:“莊文宏,下禮拜文×大學畢業旅行的 裏島行程由你和許弘良負責,OK

馬子送給我的一夜情

天氣的原因,向來強壯如牛(呵呵,其實有好幾個女人說我在床上像小老虎)的我突然感冒了,便也沒有性趣再上QQ去勾女了,辦公室又沒有多少事情,那就索性再曬曬以前的風流韻事吧。

禁錮(01-03)

我叫吳昊,現今17歲,讀高二,我老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了仙界,從小就跟著老爹過日子的我,學會了做飯,洗衣,收拾家裏的各種殘局。老爹喜歡喝酒,經常喝完了就爛醉在沙發上,

瓦斯工擄獲美麗的情婦

初春的傍晚,天氣還有些微涼,人們都穿著不算薄的衣服,可是在路旁搬著瓦斯桶的良信卻赤著上身,揮汗如雨的工作著。

這是家開在市郊的瓦斯行,老闆是個三十出頭的男人,手下

水貨怡欣的告白

我忘不了那一晚的激情!

那一晚,我與大伯公公酒足飯飽後,大伯突然從背後解開我胸罩的扣子,這件半罩杯細肩帶的胸罩立刻離開我的身上,我還來不及掩飾彈出的肥乳時,公公已

灌醉哥哥強姦嫂子

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因為有事去了哥哥家裡。同時去的還有很多的親友。哥哥家裡很大的但是去的人太多了有十三個,我們都是好久沒有到哥哥家去的了。

對了說一下他不是我的親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