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做爱

熟睡中的妹妹性騷擾,最後射進去

「哥哥。」

「幹嘛?」

「這場可以不用再看下去了吧。」玲玲的頭靠在哥哥右肩上,懶洋洋地說著:「阿森納上半場就二比零了,贏定了嘛。」

「不一定。」

哥哥右

從綠帽到淫妻

回家,終於回家了,剛下飛機,就有一種莫名的解脫感。這次的工作實在是太累了,出差了整整兩個月,而且是外派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廣西,可算是把我累著了。

收拾了這一身皮囊,

我與女友的第一次 真實

那是在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也是個下著雨的晚上。那天已經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區的家里,平時她一個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給我機會嘛)因爲雨很大,我們都沒帶

淫蕩的家庭主婦

提前下班後的婷婷跟平常一樣回到公婆家去吃晚餐,利用這短短的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和小孩相聚,吃完飯後哄小孩入睡後婷婷離開公婆家回到她和先生所居住的家,打開門後漆黑的房子讓婷

泳池的淫事

深夜十二點,我剛剛洗完澡,只穿了純白的大件襯衫,半躺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聽著輕松的爵士樂,眼睛注視著遠方高架橋上的車流,由左而右移動著,一個接著一個,斷斷續續地。……

紀念和端莊友妻的浪漫情色

家馨,友妻,膚白高鼻,明眸绛唇,端莊冷豔,有點冰山美人的味道,在我們這幫她老公的朋友面前常常不苟言笑。

盡管我和她已經很熟了,可是她有時見了我連招呼都不打,搞得我

好玩不過是別人的太太(我的同學)

某天我們在大街上邂逅。我一眼就認出了她,她還是那樣驚人的美麗隨後的一個月裡,我經常邀她出來玩,有時也到我家。我們都已是成人,當然知道感情是怎麼一回事,也知道只存在於我

丈夫不在時的樂趣

愉快地渡完蜜月,我發現自己現在已經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生活了!作為過埠新娘,香港還算是個好地方,每天早上起來幫丈夫做好早飯、等他上班後,我就可以到處去品味這顆美麗的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