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姐变成我的二老婆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

我和吴姨的生活

周杰冒着大雨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今天是妈妈五十五岁的生日,早上就来了电话说她晚上等儿子一起回来吃饭。本来周杰今天晚上公司有个聚会,但为了给妈妈过生日就推辞掉了。

朋友女友在我家过夜

今年大学刚毕业,正在等兵单,于是和朋友计划到东部去玩,我们总共四个人,我和阿明还有我们的女友。

先形容我朋友他们好了,阿明和他“朋友女友在我家过夜”,家里的人说他

领人薪水,睡人女儿—靖文

那一年,我26岁,刚退伍的我釉黑粗壮,183公分的身高,从前念大学时,还是篮球队的中锋,不是我自夸,从小到大我就相当有女人缘,大学时期交过的女朋友不下十个,退伍后的我原本在

那一夜我和女朋友的同学开房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

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绝对是她不对。

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该去哪?我刚毕业,上宾馆太贵了,想想自己太冲

美艳女教师被棍棒教育降伏了

呂安妮現三十三歲,於年前嫁為人妻,研究所是全校一致公認的校花,面貌姣好、三圍均勻,生得肌膚雪白、美艷媚人,她畢業後在一私立高中任教,是全校最美麗的老師,渾身散發出成熟

我与胸部又软又大的妹妹过圣诞夜

我妹可丽很黏我,她只小我一岁。从小爸妈简直把我们当作双胞胎兄弟,因为一直到十岁为止我们连洗澡都在一起。而在我十六岁之前,家族旅行的时候我总是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虽然我们

卖身的男导游

总算把游客们都安顿了下来,今天一下午和小张带着众游客看了场小日本的色情演出,神经绷了整个下午。

小张提议去酒吧放松放松。

这也正是我所想的。

提上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