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女薛春芳

「啊……啊……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快……再来几下狠的……受不了……啊啊啊啊……」随着淫荡的喊声,薛春芳的小穴又一次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从阴道壁和男人粗大的鸡巴间喷射

舅母的骚穴

有些事情你可以忘记,而有些事情它会永远在你的记忆里,就象你的第一次。

我家乡把妻子的兄弟称做“舅老倌”,把他们的老婆称做“舅母子”。网上有许多与姨子乱伦的文章,但

做爱不是在床上

面对着老公长期的一个不变而熟习的面孔,一点点的表情变化我都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干什么,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再就是一种像是义务式床弟生活,有时是他想作我不想,有时是我想他不

淫宴之夜

翠茜无力的看着杂乱的厨房,一堆吃剩的南瓜酱底下垫着旧报纸,水槽里叠满脏碗盘。

宾跟捷克陪着他们父亲待在庭院里乘凉,身为母亲的她再一次被迫成为便宜的临时清洁工。

人妻的淫照

下午的课刚开始。神琦卓也一个人留在照相社团的房间里看拍好的相片年轻女人抱着大树。赤裸的匀称胴体在阳光下发出亮丽的光泽。

“好像…….缺少什么。”卓也把照片放在

淫乱聚会

凌晨两点,烈回到他甜蜜的小窝。寒冷的空气还残留在他的脸颊和双臂上,疲惫感布满着他的身躯,就算如此,他脸上还是挂着丝丝的笑容。

(他们应该还没睡吧?)

今天,刚好

激情燃烧的母子岁月

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习惯了长期在烈日暴晒下工作,皮肤黝黑,样貌粗犷。

在单位他是工作的模范,但在家里却时常酗酒,脾气时会变得很坏。

一喝醉他就会莫名的发火

暴力虐待 错爱SM

这注定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因为文文的眼泪已经化成满天的雨滴。

全身赤裸的少女倒吊在天花下,身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面前的曾经是文文最爱的人,仍然不肯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