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小姨子的阴谋

我的小姨子今年30岁,第一次婚姻由于结婚后查出她因身体原因不能生孩子,没维系多久。第二次结婚后没多久,老公就调到外地工作,长期分居两地,不久就又另有新欢,一最多回来一两

我的目标就是我姐姐

我姊姊叫谢文华,大我两岁,今年刚要升高一,人长的很漂亮,那个时候高中还有发禁,姊姊索性把头发剪的像男生,看起来很俏丽。

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

自私的母亲

我妈妈是小学教师,父亲是公司职员。

我妈妈是那种喜怒无常、性格古怪的女人。我觉得她贪婪,自私,冷漠,所以在我读书的时候同她的关系并不算太好。她不好的时候难以忍受,

夺走我童贞的黑丝熟女

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骤然升高的温度,让姑娘们纷纷脱掉裤子额换上了裙子。

但又未到盛夏,所以丝袜是必不可少。

面对这满园子的春色,丝足控的我表示压力很大用在x

奸淫女家教大学生

我叫石臻善,和 10A 女会考状元的同名同性,自问成绩还可以会考有 8A,但相貌就真的不比她差。但不像她有有钱医生老豆,并借下大笔大学学生贷款,在我念科技大学 BBA Year 1 的时候,便

极品人妻的堕落

“恭喜你啊,天豪,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陈天豪刚进市政府办公楼,市政府办公室刘主任就把他叫进自己的办公室,满脸笑容的把陈天豪的大学成人本科录取通知书交给了他。

强奸槟榔西施还破处

深夜,我和搭档小陈照例开警车巡逻。我,42岁,升不上主管的秃头中年警官,有着啤酒肚。小陈,34岁,壮硕的身材,脸有戾色。我们不但是公事上的搭档,在渔色喜好上也是哥俩好。尤其

小妮子在巴士被夺贞

这天是星期二的凌晨,拖着疲乏身躯的我缓缓地步上公车,躺卧在上层最尾的一排睡觉,因为没有人可以骚扰到我。不过这也是多余的,直到上高速公路前最后一个站也没有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