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的故事

公司要求带家属参加晚会,我让梦颖好好打扮下,公司要颁奖,还有我的份,得奖的家属可不能丢人,我让她穿上我给她买的黑色丝袜,上身穿了条米色到膝盖上方的连衣裙,质料很薄很得

母子的真爱,一切禁忌抛开

我们家只有我跟妈妈。妈妈跟爸爸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婚。半年前,我鼓足勇气问她为什么,妈妈说,她宁肯今后独身终生,也不愿意再进入一场缺乏爱情的婚姻。我趁机对妈妈表白说,

北海道遇良家

以前都是我看见别人出去耍的时候,遇到风骚的妹妹,都感叹别人怎么那么好的运气,想不到我也有这么好的运气,还是一个初入道的小妹,现将精彩经历和各位狼友分享。并提供唯一经验

被强上的女战士

老人躺在床上,附近牧场人刚刚离开,他们有的叫他胡里奥大叔,有的叫他胡里奥爷爷他们是来给他送行的,也许明天,也许还有一个星期,他就会死去,癌症已经在他体内扩散,脑癌,肝

双头龙

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息,房间正中的大床上更是一片混乱,床柱上垂下的白色帷幔被扯得七零八落,床单上更是一片狼藉。

艾尼有气无力地陷在柔软的床褥中,白嫩的皮

笑傲神雕

天近拂晓,寒气在林中弥漫。

陶醉在情欲中的黄蓉慢慢清醒过来。

股间又感觉到了硬硬的阳具,硕大的龟头正在股沟探头探脑。

这淫贼倒好本事,黄蓉脸红红的想:这麽快

多啦A梦的道具

有一天,大雄又哭哭啼啼的去找多啦A梦。

多啦A梦,快给我一个可以不会睡觉的道具。

你要那个做什麽?

我的作业一个都还没写,所以你快给我一个不会睡觉的道具,那我

我和我妈的那些事儿

这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傍晚,一家三口正坐一起吃晚餐。

我举起饭碗狼吞虎咽的往嘴里送饭,斜着眼望了望爸,问:「爸,还要饭么?不要的话我全要了」爸把碗里的一扫干净,放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