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服務員雪兒

「林科,林科!」一陣叫聲將我從睡夢中吵醒,我睜開朦朧的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我屬下的科員張正(假名),他滿臉關切的問:「林科,你感覺怎麼樣?」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昨晚

美少女情難自禁

重生為女孩、誕生在不同家庭的我,被爸媽取了個十分常見通俗的女孩名。不過前世裡我認識一位美麗性感的長腿姐姐、她也叫這名字,所以我雖然在心裡吐槽爸媽取名太隨意了,但其實卻

被守衛蹂躪的女學生

靠!怎麼會事。我立刻想到了傳達室,他會不會帶她到傳達室?幸好,傳達室位於建築這一面的中間部分,等他們出了門,我立刻躡手躡腳的轉移到傳達室窗下,窗戶開著,當然有窗簾,我

真假妻子

明朝萬曆年間,徽州府休寧縣蓀田鄉有個姓姚的人家,生了一個女兒,名叫滴珠,年紀才十六歲,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

父母兩人都健在,家中又很有錢,對滴珠非常寶貝,嬌養

催眠小姨子

我小姨子名叫李莉,我老婆24歲,小姨子比我老婆小2歲,現在是22歲。

我和老婆是開服裝店的,小姨子算是幫忙,天天在店裡,她的老公長期在外面的公司上班,很長時間才回來一次,

妻子換小姨

這是我與妻子最喜歡的回憶,也是最美、最刺激的一次性愛,請不要見笑!我的妻子小莉是個男人見了就想操的女人,有過很多的男人勾引她,想操她。我妻子本人也非常想讓任何一個或多

老婆竟然幫助我上了她的女同學

結婚快十年了,隨著孩子的一天天長大,和老婆的激情已是越來越少了,特別是性生活更是少之又少,有次我們做愛完之後,就開始探討這個問題,最後我的結論是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了,

偷上鄰居的老婆

暑假到了,天氣也漸漸的熱了起來。

三十歲的劉紅,獨自一人在家,丈夫出差,她沒事,回到娘家。

我就在她娘家的隔壁。

我早就對她有想法了,很想***她,這次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