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錮的變裝性奴

(一)

幽暗的燈光下,一根碩大的肉棒被緊緊地粘在桌上,只留出脹得發紫的龜頭暴露在外。我看著自己的陽具遭到如此酷刑,可又無可奈何。雙手被反綁吊在天花板上,吊得很高,

辦公室的凌虐

「嗚‧‧‧你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放過我‧‧‧」電話裡心怡無助的哭泣著。

「妳別說這麼難聽嘛,小蕩婦,我也只是想讓別人分享欣賞看看,堂堂一個教授的老婆,和大公司的企劃管

那天深夜,我被歹徒強暴征服

已是深夜兩時多,窗外銀月高掛,我在一盞孤燈下與模擬試題博鬥著,為了高考,我已經不知過了多少天早起晚睡的生活。頭部隱隱作痛,腦子一陣昏漲,但我很清楚只要再捱過這幾晚就可

網友小靜的台北激情行

小靜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妹妹,當初講好了,我們只當上床的朋友,不要有太多的情感糾葛。

第一次見面是她從高雄上來台北找我。

我們之前都只在MSN上聊天,從沒有見過彼

我心色色,朋友的老婆太誘惑

志威和我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於工作的關系有機會見過他老婆──窦豆。志威是個木讷型的人,居然會娶到那麽漂亮的老婆!窦豆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活潑好動,身材有著白里透

工作上的人妻豔遇

我爸是裝潢工,有一天我跟我爸去一家MOTEL工作。那天我爸叫我幫忙是是做完之後,我在一旁的樹蔭下休息,正好看到老闆娘打掃房間經過。

那時我還以為是工讀生,後來才知

一個女人精彩刺激的高潮!

走!找個地方醒酒。

隨便我喝完最後一杯已經很醉了!

我們上了一間桑那浴,我以爲這是專門給男士來的,現在才知道有很多女的也會來。我不想再掃她的興,隻有進去了,脫光

被老公出賣的老婆

(一)

和我的丈夫旅遊時租的一輛破吉普在回住宿地的半路上拋錨,等修理完畢已經是夜裡十一點多了。丈夫望著那間破舊的汽車修理鋪外沒有月光的漆黑夜空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