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

我叫凯莉,我们是第七代移民美国的黑人后裔,我与丈夫一起住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区,我是一所高中学校的老师,具体是哪个学校的,当然不能告诉你们了~我老公叫库什,他在投资的金融

变身淫荡小秘书之路

除夕夜家家户户都团聚在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而我从小就特别讨厌这种家庭团聚的日子,在我出生不久后就被丢在孤儿院门口,从那天起我就被收容到这家孤儿院里生活,我的父母只留下

性虐研究所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不久,正愁找不到工作。一天收到一个精密机械研究所全奖招女研究生,钱还特多,于是报了名。不久就收到面试通知。那研究所的人事部特周到,还特意通知说面试所在

纪才女落难

这天项少龙受李园之约,来到李园的住处和他见面。

“李先生,请问你今天约在下来所谓何事?”

“嗯,我想和董先生你谈谈赵王的事。”化妆成“董马痴”的项少龙心中一喜,

难忘的一段陌生的性爱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单位组织去上海学习,晚上正好要留在那个城市一个晚上,终于可以见到聊了半年多的网友了。

她叫雨,32岁了,比我大三岁。从半年来的聊天过程中,我知

被大鸡巴滋润的日本学生和妈妈

第一章★试药(上)

又到了每日的下午5点,日落黄昏,随着叮铃铃的铃声,日本樱田中学放学了。

放学后的校园变得空荡,少有人在,原本嘈杂、人来人往的学校变得安静起来

与良家香儿的点滴过往

(一)第一次居然是在咖啡厅!

去年8月下旬,因对原工作原岗位不太满意,和公司领导兼老表打了个申请,调回了老家县城的专案。

刚入岗后,人事不熟兼新人低调,很是老实

教美妇玩电脑

美柔就住在阿森家对面,已经是个30多岁的妇人,也已经有两个儿子了,虽然长得并不出众,但因为美柔的老公长年不在家的原因吧?让阿森觉得她有怨妇的味道,一直有一股冲动想跟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