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妻是这样炼成的

一睡梦中的第一次3P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不过有那么一句话叫七年之痒。

而我们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彼此做爱就好像左手握右手一样没有了那种激情。

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

久旷的少妇被朋友乘虚而入

老公出差到美国已半年了。

无聊地看着电视上半夜的HBO长片,突然,电话响了,竟然是小杨打来的。

“啊,你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来。”

“哦!菁菁,对不起,你还没睡吧

姐姐饿很久了

“那么,我出门啰,晓夜你帮我好好照顾小和~”

小和的妈妈说道。

小和是一位12岁的男孩子,脸蛋清秀可爱,也许打扮成女孩子会是一个可爱的小萝莉,晓夜则是附近的女大学生

天真的女大生

“姐,赶快来帮我看一下我的英文作业啦!”

“等一下,我把头发吹好就过去。”

小弟又再催我帮他看作业了,最近他几乎每两天就要交一份英文翻译作业,还好我的英文不错,

飛機上結識了一位年約19歲的空姐

9月份俺从香港坐飞机前往北京旅游,在飞机上结识了一位年约19岁的空姐。

我和她也因为聊的来~而且一件如故~能算得上是朋友,这妹子的相貌和身材都是顶级货。

在飞机上谈好

和小女孩及她的妈妈

《 第一篇 》
少年时代的一些事憋在心里很久了,现在终于决心说出来了,再次走进十多年前的记忆当中。

我16岁时住在西部的一座大城市,母亲在市委机关工作,父亲是军人,常

含羞忍辱的女佣

“呜呜¨¨我死了,你可怎么活呀?我可怜的孩子。”美芬望着熟睡中的儿子,心如刀割。

“嫂子,你可千万不能寻短见呀!呜呜¨¨我们家这是怎么了呀?”雅琦哭哭啼啼地劝美芬。

舞蹈老师的妈妈

我家住在青田郊區的一幢洋房裏,有一個大花園和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爸爸是商社的總經理,媽媽原本不用外出做事也有很豐富的物質生活,但生性好動的她還是繼續開了一家有氧舞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