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妹妹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好多天都没看见太阳了,又冷又湿。

于是无聊的时候只能在网上晃荡。

那日在163找寻猎物,一个下午都没有收获。

去过0531的都知道,那里已经成为一个

洗头房浪姐儿

现在的洗头房越来越多,如果都是做正规生意,肯定是血本无归。用黑道上的话来说就是:没有点邪活哪能赚钱呢?北京的洗头房在全国来说是最舍得花钱装修的,一般的老百姓工薪族都望

女教師爽死我

吕安妮现三十三岁,于年前嫁为人妻,研究所是全校一致公认的校花,面貌姣好、三围均匀,生得肌肤雪白、美艳媚人,她毕业后在一私立高中任教,是全校最美丽的老师,浑身散发出成熟

淫荡大嫂

我刚刚退伍,还没有找到工作,因为台北的机会比较多,所以就先到大哥家里暂住,希望可以尽快地找到工作,然后可以搬出去住。

大哥足足大我二十岁,而这个大嫂则是她的第二任

意外艳福

我的初恋原本是很美好的,可惜当年自己总是把持不定,每当看见漂亮的女子便想结识一番,最后终于给初恋情人发现,虽然她已经给了我很多次机会,可惜自己没有好好珍惜,最后自己实

咖啡被人下春药

又是周末,一个同事结婚,中午去参加婚礼,我穿着白色的西服套装、及膝短裙、白色高跟鞋,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痒眼,同事们纷纷敬酒,虽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错,还是有点多了,离开

姐姐书包里的避孕套

自从我发现姐姐的书包里有避孕套的秘密之后,我就开始打她的主意。

我姐姐晓棠,那年18岁,刚刚上大学,长得像海棠花一样艳丽迷人。她从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我时常在浴

狂乱一家人

白灼靠在计程车背垫上,丁毅云慢慢闭上了双眼,然后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好像要把那十几个小时火车的疲劳,在计程车上就解决掉。因为回家以后,他可没那个耐心,也没那个能耐忍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