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qk3p

高考那年,我吸允着兄弟的妈妈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家长会,班主任在做最后的动员。

到了这个时候,谁能考上什幺级别的大学基本已经敲定…在教室门外,家长们三五成群的聊着自己孩子报考的大学,眼神中有羡慕

我淫荡的老婆—蓉蓉

蓉蓉和我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她和两个室友同住在一间公寓里,其中一个室友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他名叫阿福,是他给我机会认识蓉蓉的,我和她交往一年后,我向她求婚,她同意了。<

姊与弟

(第一章)

「唔┅┅嗯啊┅┅」

男孩躺在床上,像礼品般让杜凯芳品尝他的那话儿。

「如何呀?芳┅┅我弟弟的鸡巴很粗壮吧?射了那么多,还是一样坚挺。」

杨敛

母子吟

(一)

我沿着阶梯拾级而上,轻轻推开了通往天台的安全门。

尽管我开门的动作已经尽量放轻,可是就在我转动门把瞬间,那根已有些年头,却未曾保养的金属门栓,还是不配合

看到老婆被上司干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老婆正在洗澡。

我轻轻的把门关上,来到了卧室里。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的心情,我只是就那么在床上坐着。

抬起头,看着镜

春药的苦果

一、春药的诱惑(上)

我和女友是高中兼大学同学,交往那么多年,双方家里早已经同意了。由于我和女友的工作单位都在朝阳区,而我们的父母家都在海淀,无论住谁家都不方便,

老婆和小姨子的阴谋

我的小姨子今年30岁,第一次婚姻由于结婚后查出她因身体原因不能生孩子,没维系多久。第二次结婚后没多久,老公就调到外地工作,长期分居两地,不久就又另有新欢,一最多回来一两

我的目标就是我姐姐

我姊姊叫谢文华,大我两岁,今年刚要升高一,人长的很漂亮,那个时候高中还有发禁,姊姊索性把头发剪的像男生,看起来很俏丽。

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