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qk3p

女儿的小菊蕾

去年夏天女儿她母亲和我正式签订了离婚合同,我也正式开始了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庆幸的是法院把女儿判给了我,这样一个人在家里也不会觉得太孤单。

女儿很懂事,从来不会和

与女儿游戏中的暧昧到突破了那层关系

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家庭。一家三口,我在一个大公司的仓储系统内工作,而我老婆是一个医院护士。一个女儿今年十八正在读高中。我今年也已经四十多奔五十的人了,一家的生活还算稳定

相亲时大姨子诱惑干她

老婆和我认识后,第一次去她家并不是去老婆的家里,而是去了老婆已婚姐姐的家(后来老婆偷偷的告诉我,原来是让她姐过过眼,觉得我合适,才让我去她家,晕……)。当时和老婆认识

真实的 早晨的艳遇

故事是发生在某一天早上

我叫小毛,21岁,就读屏东美XXXX院,在屏东内埔租了一间透天雅房在4楼也就是顶楼,大家都知道雅房没有浴室,浴室是共用的,然后那一层楼只有我一间房间

和网络老公做爱

31岁,结婚3年了,我老公很能赚钱,也很忙。我经常是两三个星期能见到他一次,没说几句话,他就又匆匆的走了。我在一所中学教书,不是很忙,平时没有课的时候就备备课,上上网

残虐俱乐部

残虐俱乐部是两年两年前建立的,当然这名字并不确切,曾经被命名为色情王国,但10几对会员都称为残虐俱乐部。

组织、参与者都很富有,他们把市郊的一所古屋变成他们的乐园。

借种给迷人的嫂子

我父亲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结婚,堂哥阿伟今年32,前几年就在县城开了个门市铺,手头比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讨了个千里挑一的媳妇,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纤

原来强奸不是男人的专利

周五晚上,由于业务的需要,我都会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见面,这个习惯持续已经有三个多月,当初我是在一位从事保险的业务员,邀请出席的。

燕翎今年二十五岁,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