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妈妈李晓婕

秋日的中午,阳光明亮而不酷热。李晓婕骑着电动单车轻快地行驶在去学校的路上,迎面吹来阵阵清风,撩起了她的长发,此时她的心情,就像这秋日的晴空一样轻松而愉快。

李晓婕今年四十一岁,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年级部副主任。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明眸皓齿,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好,心态年轻,所以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学校里的男老师们私下里把她评为全校“第一性感女神”。曾经有一个刚分配来的大学生,以为李晓婕还是个未婚女子,差点为她堕入情网呢。

李晓婕不仅举止端庄优雅,还非常时尚,任何的普通女装,穿在她身上,都会立刻变得高端时尚有品位,学校里的女老师有很多,其中也不乏美女,但是论起服饰的搭配,全都不知不觉的跟李晓婕靠拢,可以说,李晓婕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引领了整个学校的时尚新潮流呢。

长得漂亮,衣着时尚,能歌善舞,性格开朗等等这些词语并不能代表李晓婕的全部,她在工作上的表现也是非常优秀的。就是因为教学上的突出成绩,她才在几个月前被提拔为学校年级部副主任。

此时的李晓婕,可以说迎来了工作上的黄金时期:领导看重,同事羡慕,学生拥护,处处春风得意,顺风顺水。然而在风光的外表之下,她的内心深处却埋藏着一块心病,一想起来就会隐隐作痛。

这块心病就是她的独生儿子小雨。

小雨今年十七岁,从小就因为过度溺爱而暴躁自私,无法无天。小雨进入青春期以后,李晓婕意识到了自己早期的失误,对儿子开始严加管教,怎奈此时的小雨早就成了一匹脱缰野马,对妈妈的教诲不但不听,还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一言不合就摔门而出,整天整夜的泡在网吧里不回家。一个优秀的中学老师,却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李晓婕也真的是无奈了。

半个月以前,校长找李晓婕谈心,给她安排了一项新的工作。

原来,有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因为身体原因,歇了长假。而这个班,又是全校最有名的“问题班”“捣蛋班”,所有的老师一提起来就头疼,避之唯恐不及。校长找李晓婕谈话的意思,就是希望她能够以大局为重,抽出一部分精力来,兼任这个班的班主任。

李晓婕一听,当时头就大了。不过,看着校长满怀期待的目光,她还是答应了。她明白校长的意思,学校就是想借助她优秀的教学能力,给这个烂班带来起色。促使她答应代理班主任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的独生儿子小雨也在这个班里。

刚一接手这个班的时候,李晓婕就发现,要想管理好这一群十七八岁的脱缰野马,实在是太难了。尤其是王强、马跃还有王小冰和李卫,这四个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团伙了,平时在班里欺负女同学,跟老师们捣乱出难题,一想起这几个大神李晓婕的头就开始大。跟他们几个比起来,儿子小雨到显得是个乖孩子了。

经过一番细心观察,李晓婕跟王强马跃等四人,分别进行了一次长谈。苦口婆心,鼓励外加激励,推心置腹的跟四个人用心来交流。

努力没有白费,四个捣蛋鬼的表现明显好转了,虽然成绩没有长进,但是课堂纪律有了很大好转。为此,校长专门在会议上点名对李晓婕提出了表扬。

但是,李晓婕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绩,她准备下午到学校以后,跟四个捣蛋鬼里边学习成绩较好一点的王小冰座谈一次,想通过他,带动其他几个学生,共同把成绩搞上去。

李晓婕的办公室原本在教学楼三楼,自从兼任了班主任以后,她就主动把办公桌搬到了二楼的综合办公室。这时候时间尚早,很多学生还没有到校,她准备先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一下教案。来到桌前,一眼就发现桌上有一封邮件,收件人正是她的名字:李晓婕。

她也没有多想,随手就撕开了封口,里边是几张照片,定睛一看,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血全涌到了脸上,身子一软,几乎没有摔倒……

跟李晓婕同一个办公室的吴征老师,一看她脸色不正常,关切地问道:李姐,没事吧?

李晓婕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动声色的把信封放进抽屉里,锁上。然后淡淡一笑回复吴老师:没事,昨晚睡的少,有些不舒服。

整个下午,李晓婕都心思不宁,脑子里反复播放着照片上的画面,一遍遍的在心里筛选衡量:到底是谁寄来的这些照片?

照片上的画面不堪入目,令人脸红心跳,但是,最令她无法接受的是,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李晓婕自己!

可是,她自问,自己这些年来作风正派,从来没有在肉体上背叛过丈夫,照片上的自己,明显就是p上去的,是把另一个女人的淫荡照片,经过p图修改,换成了她李晓婕的头像。

这个寄照片的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李晓婕苦苦思索,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寄照片的人,是认识她的,是她的熟人!

第二天是星期三,李晓婕下午刚到学校,赫然发现办公桌上又有一封寄给她的邮件,与昨天收到的那一封一模一样!

她内心一阵狂跳。这时办公室里恰好没人,她飞快地把邮寄收进抽屉里,然后虚脱一般地在桌边坐下,紧张的脸色都发白了。

镇静一下心神,李晓婕决定把邮件拆开,怕什么,大不了还是那种污秽的照片而已……

她把邮件取出来,手有些发抖。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档案袋式的硬质纸袋,撕开封口,里边果然又是两张照片。

这次的照片与昨天不同。没有p上她李晓婕的头像,照片上最醒目的,是一根粗壮挺拔油光发亮的肉柱,基部是密集浓黑的一片。

不知怎么的,李晓婕竟然被这血脉贲张的巨物震撼到了,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这……这是真的?……这这也太大了吧……

李晓婕今年已经四十一岁,结婚已经将近二十年,儿子小雨也已经十七岁了。丈夫是某机关的中层干部,为人老成本分,性格内向,做事认真。夫妻感情虽然说不上多么浪漫多么激情,但是也互敬互爱,平静而又安宁。

如果说这种安宁的家庭氛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缺少一份新鲜活力了。丈夫老朱过于古板,缺少情趣,两人的两性生活多年来一直平淡如水。李晓婕虽然觉得总有那么一丝遗憾,但是,看到丈夫憨厚的面孔和儿子日渐成熟帅气的身影,那一丝遗憾就立刻被涌上心头的幸福温馨的家庭气氛淹没了。

丈夫忠诚体贴,儿子英俊帅气,夫妻工作稳定,家庭气氛和谐——一个女人拥有这样一个家,应该知足了,至于那两性生活上的一丝遗憾,又算的了什么?能当饭吃啊?或许,每一个家庭都是这个样子的吧……

傍晚回到家里,丈夫老朱正在厨房做饭。李晓婕犹豫着想把收到照片的事告诉他,却终于什么也没有说。一是因为丈夫心眼窄,怕他知道了以后成了心病,二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结婚二十年,两人之间说话一直中规中矩,就是在性生活当中,都从来没有提到过某些敏感的字眼。太羞人了,照片上的那赤裸裸的巨物 ,怎么说的出口?

草草吃了点东西,邻居来叫老朱去打牌。李晓婕没心情看电视,洗了澡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梦中听见门响,丈夫回来了。李晓婕也懒得睁眼。不一会,老朱脱衣上了床,掀开了她的被子。凭感觉,她知道丈夫想跟她做那种事。

她继续闭了眼不动。
丈夫在她身上摸索了几下,就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李晓婕感觉到那根硬硬的东西顶到了她大腿根部。
忽然之间,李晓婕脑子里浮现出了照片上那根傲然挺立的巨柱,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切,就好像暗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盏灯,一股逼人的骚气令她几乎窒息。
她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丈夫勃起的肉棒,刹时间,脑海里亮起的那盏灯熄灭了……
……照片上的那巨柱,不会是真的吧……不然,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丈夫在她身上蠕动的时候,李晓婕脑子里竟然在做着谁大谁小、是真是假的比较……

丈夫结束了战斗,很快响起了鼾声,而李晓婕却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李晓婕浑身困乏,正好上午没她的课,她就想再多睡一会。正在半睡半醒之间,电话响了,是闺蜜文慧打来的,约她一块去逛街买衣服。

李晓婕想起来了,前几天她和文慧去一家女装专卖,看上了一套米色的西装套裙,因为当时带的钱不够多,就先交了部分定金,约定过几天去取。

强打精神起来,洗漱完毕,与文慧会合以后,姐妹两人先去女装店里取衣服。
那件米色西装套裙,就好像是专为晓婕量身定做的一样,穿上以后,配上肉色长筒丝袜,乳白色高跟鞋,那份气质,那种风韵,令在场的顾客和店员们连连赞叹。晓婕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众星捧月的女神,容光焕发,忧郁的心情一下子一扫而空了。

交完钱以后,晓婕就想把这身套裙脱下来让店员打包,文慧死活不依,说这衣服买来就是为了穿的,干嘛还要包起来?说着就把晓婕原来的那身衣服塞进袋子里,然后推着她出了门。

姐俩在门店林立的大街上转悠到了中午,晓婕想回家吃午饭,文慧不肯 ,硬拉着她去吃米线,说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
李晓婕给家里先打了电话,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了。文慧在一旁笑她太“宅”了,是典型的良家妇女。

吃完米线,两人又去逛了一家新开业的商场。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与文慧分手以后,晓婕打了个出租,直接去学校上班。
晓婕自己对这身衣服也极其满意。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正是学生们陆续返校的时候,一路上不断的有学生跟她打招呼,有两个年轻女教师还特意把她拦住,围着她打量夸赞了半天,夸她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简直就是“美翻”了。

走进教学大楼的时候,在楼道里迎面遇到了副校长周子强,老远就夸张的大声说道:呦呵,晓婕这身衣服可真漂亮,女神范啊!

晓婕微笑着点头致谢。高跟鞋咯噔咯噔的一直走到自己所在的办公室门口。时间还早,同屋的老师们一个都没在。忽然,李晓婕一下子呆住了,一上午的好心情瞬间降温到了冰点——
她看到了自己桌上,又放着一个熟悉的邮件信封!

李晓婕霎那间手脚冰凉,呆立了足有一分多钟,这才把心一横,过去把信封拿了起来。

手指在发抖,一连撕了好几下,才把封口撕开,然而,从微微张开的封口里,并没有看见照片!

怎么是空的?不可能啊,晓婕下意识地把纸袋倒过来抖了两下,有两件白乎乎软哄哄的东西掉了出来,掉到了她的脚边。

晓婕下意识地低下头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登时脑子里轰地一声,忍不住“啊”的低叫了一声……

在她脚下的那两件小东西,竟然是两个避孕套!而且还是已经使用过的,每个套子里,都有一大滩黏糊糊乳白色的液体……

李晓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收到的第三个邮件,竟然是灌装了精液的避孕套!

就在李晓婕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门一响,同屋办公的年轻女教师刘玉洁走了进来。

李晓婕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让刘玉洁看见地上的东西,不然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时迟那时快,晓婕一俯身,一把将地上的两个避孕套抓了起来,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直接放进了西装上衣的口袋里……

刘玉洁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靓丽而又时尚,性格开朗,爱说爱笑。进门看见站在桌前一身新衣的李晓婕,立刻孩子一般大叫一声:“哇噻!李姐,你这衣服是新买的吧,好漂亮啊!”说着跳过来抓住她胳膊,一边上下打量,一边连珠炮般的追问:“什么牌子的? 在哪买的? 多少钱啊?……”

李晓婕尴尬的站在原地,含糊地回答着,心里却在暗暗叫苦:刚才她抓起那两个避孕套的时候,里边的精液已经有一部分流了出来,现在她手心里和手指上,粘乎乎滑溜溜的,像弄了一手浆糊,别扭极了。想找点东西擦一下,可刘玉洁此时正抓住她的胳膊左看右看,因此只能轻轻把手握成拳头,不让她发现有什么异常,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时候,又有两人前后脚走进屋来。一个是三十五岁的谢红芳谢老师,一个是五十来岁的马秀敏马老师,都是同屋办公的同事。两人不约而同地走过来,围着李晓婕上下打量品评。一个夸衣服的面料好、款式新,一个夸李晓婕身材好气质佳,跟这身衣服特别搭配。

李晓婕尴尬的要死,被她们三人围着,一时不能脱身,只能勉强的微笑着,应和着几位同事的夸奖赞美,生怕被她们发现了自己手心里的秘密,窘迫的脸上都冒汗了……

原以为三个人再评论几句就会去各自办公,不料刘玉洁忽然说道:“哎,红芳姐,你和李姐身材差不多,这衣服你穿上肯定也特别合适!要不让李姐脱下来你试试?”

李晓婕吓了一跳,还没来的及说话,谢红芳已经笑着接口说道:“好啊好啊,试试就试试,就怕我穿上没有李姐穿上好看呢……”

马秀敏老师是几个人中的老大姐,此时也跟着说道:“你们俩呀,谁也别谦虚,都有气质,穿上都好看。”

李晓婕心里暗暗叫苦,嘴上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都上班了,在这脱衣服,不合适吧……”

刘玉洁爽快地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里边不还有一件衬衣了吗?是不是舍不得呀,嘻嘻……”说着伸手去帮她解上衣纽扣。

此刻的李晓婕,紧张尴尬到了极点。本来在女同事之间,彼此试穿一下对方的新衣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可是此刻却与平时不同,因为她的上衣口袋里,装着两个使用过的避孕套,而她的右手手心里,粘乎乎滑溜溜的精液还没有来得及擦掉……

就在李晓婕无比尴尬、万分纠结的时候,谢红芳已经解开了上衣,搭在了椅子靠背上,旁边的老大姐马老师也笑盈盈地看着她,而刘玉洁也已经解开了她的第一粒纽扣……

李晓婕知道,此时此刻,是说什么也不能拒绝了……

她把心一横,机械地任由刘玉洁帮她把上衣脱了下来,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心里却在紧张地祈祷,祈祷谢红芳穿上以后,不要下意识地去掏口袋,那样她的秘密就不会泄露,今天的一切就只是一场虚惊……

谢红芳也是一位爱打扮的气质美女,接过刘玉洁递过来的衣服穿上以后,轻盈地原地转了一圈,笑吟吟地问道:“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刘玉洁连连鼓掌,夸道:“好看!好看!跟李姐穿上一样漂亮!”

这时候,同屋办公的吴征老师一步跨进门来。他是这屋里的两位男老师之一,今年二十八岁,戴一副眼镜,还没有结婚,一直暗中喜欢刘玉洁。一进门就笑着说道:“怎么这么热闹啊?……哟,红芳姐,这衣服可真漂亮啊,新买的啊……”

谢红芳答道:“哪啊,是李姐买的,我先替她试试。”

吴征围着红芳转了一圈,在她身前站定,手托着下巴,说道:“嗯,真不错!要说李姐这审美的眼光,可真是没得比啦…………咦?……”说到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光直勾勾地盯着那身衣服的下摆:“……怎么湿了一片?口袋里装的什么啊?……”

一听此言,在场几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到那件上衣的右侧口袋部位,只见那地方不知何时,已经湿了鸡蛋大小的一片,而且这片湿痕似乎正在不易察觉的慢慢扩大……

李晓婕脑子里轰地一声,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一片湿痕,正是装在口袋里的避孕套中的精液流出来弄湿的……李晓婕刚才虽然及时地把避孕套放进了口袋里,但是匆忙之间她却没有想到,精液既然可以糊在她手上,自然也可以流出来浸湿了她的新衣服……

谢红芳处在几人中间,在众目睽睽之下,周身很不自然。她下意识地伸手去口袋里掏了一下,手指触到的是一团软软的东西,随手就掏了出来……

几个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右手上,只见她雪白的五指指尖上,捏着的竟是两只软塌塌的避孕套,其中一只还是口朝下的,此刻正有一股粘乎乎的液体淋淋漓漓地洒落下来……

在众人的无比惊诧之中,红芳啊地叫了一声,蛇咬了一般猛地一抖手,将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

那只精液没有漏出的避孕套,斜着飞到了右边的一张办公桌上,随着“啪”地一声轻响,里边的精液因为这一摔之力,都从开口部位喷溅了出来,喷到水杯上,溅到课本上,大部分则是粘乎乎的喷洒在了桌面上……

而那只精液流出了一多半的避孕套,则笔直地向前飞去。此时刘玉洁正和吴征站在谢红芳对面,那只避孕套不偏不倚,“啪”地一下,正甩在刘玉洁胸前,粘乎乎地就贴在了那里……

刘玉洁今天穿的是一件低胸蕾丝边上衣,那只避孕套正好开口朝下,一半贴在她白嫩的胸前肌肤上,一半粘在蕾丝边缘上,此刻从那开口里,仍有一缕粘滑的液体流淌出来,流到蕾丝上,再透过蕾丝纹理渗进去,浸湿了里边的乳罩……

刘玉洁“啊”地惊叫一声,火烫一般地伸手在胸前乱抓,然后气急败坏地将那个软乎乎滑溜溜的东西摔在了地上。但是,她胸前肌肤以及衣衫已经被浸湿了一片。刚想用手去擦,却发现手指上也粘上了那种粘乎乎的液体……她恶心地张着手指,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来擦拭,又急又气,几乎都要哭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秋日的中午,阳光明亮而不酷热。李晓婕骑着电动单车轻快地行驶在去学校的路上,迎面吹来阵阵清风,撩起了她的长发,此时她的心情,就像这秋日的晴空一样轻松而愉快。

李晓婕今年四十一岁,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年级部副主任。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明眸皓齿,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好,心态年轻,所以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学校里的男老师们私下里把她评为全校“第一性感女神”。曾经有一个刚分配来的大学生,以为李晓婕还是个未婚女子,差点为她堕入情网呢。

李晓婕不仅举止端庄优雅,还非常时尚,任何的普通女装,穿在她身上,都会立刻变得高端时尚有品位,学校里的女老师有很多,其中也不乏美女,但是论起服饰的搭配,全都不知不觉的跟李晓婕靠拢,可以说,李晓婕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引领了整个学校的时尚新潮流呢。

长得漂亮,衣着时尚,能歌善舞,性格开朗等等这些词语并不能代表李晓婕的全部,她在工作上的表现也是非常优秀的。就是因为教学上的突出成绩,她才在几个月前被提拔为学校年级部副主任。

此时的李晓婕,可以说迎来了工作上的黄金时期:领导看重,同事羡慕,学生拥护,处处春风得意,顺风顺水。然而在风光的外表之下,她的内心深处却埋藏着一块心病,一想起来就会隐隐作痛。

这块心病就是她的独生儿子小雨。

小雨今年十七岁,从小就因为过度溺爱而暴躁自私,无法无天。小雨进入青春期以后,李晓婕意识到了自己早期的失误,对儿子开始严加管教,怎奈此时的小雨早就成了一匹脱缰野马,对妈妈的教诲不但不听,还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一言不合就摔门而出,整天整夜的泡在网吧里不回家。一个优秀的中学老师,却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李晓婕也真的是无奈了。

半个月以前,校长找李晓婕谈心,给她安排了一项新的工作。

原来,有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因为身体原因,歇了长假。而这个班,又是全校最有名的“问题班”“捣蛋班”,所有的老师一提起来就头疼,避之唯恐不及。校长找李晓婕谈话的意思,就是希望她能够以大局为重,抽出一部分精力来,兼任这个班的班主任。

李晓婕一听,当时头就大了。不过,看着校长满怀期待的目光,她还是答应了。她明白校长的意思,学校就是想借助她优秀的教学能力,给这个烂班带来起色。促使她答应代理班主任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的独生儿子小雨也在这个班里。

刚一接手这个班的时候,李晓婕就发现,要想管理好这一群十七八岁的脱缰野马,实在是太难了。尤其是王强、马跃还有王小冰和李卫,这四个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团伙了,平时在班里欺负女同学,跟老师们捣乱出难题,一想起这几个大神李晓婕的头就开始大。跟他们几个比起来,儿子小雨到显得是个乖孩子了。

经过一番细心观察,李晓婕跟王强马跃等四人,分别进行了一次长谈。苦口婆心,鼓励外加激励,推心置腹的跟四个人用心来交流。

努力没有白费,四个捣蛋鬼的表现明显好转了,虽然成绩没有长进,但是课堂纪律有了很大好转。为此,校长专门在会议上点名对李晓婕提出了表扬。

但是,李晓婕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绩,她准备下午到学校以后,跟四个捣蛋鬼里边学习成绩较好一点的王小冰座谈一次,想通过他,带动其他几个学生,共同把成绩搞上去。

李晓婕的办公室原本在教学楼三楼,自从兼任了班主任以后,她就主动把办公桌搬到了二楼的综合办公室。这时候时间尚早,很多学生还没有到校,她准备先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一下教案。来到桌前,一眼就发现桌上有一封邮件,收件人正是她的名字:李晓婕。

她也没有多想,随手就撕开了封口,里边是几张照片,定睛一看,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血全涌到了脸上,身子一软,几乎没有摔倒……

跟李晓婕同一个办公室的吴征老师,一看她脸色不正常,关切地问道:李姐,没事吧?

李晓婕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动声色的把信封放进抽屉里,锁上。然后淡淡一笑回复吴老师:没事,昨晚睡的少,有些不舒服。

整个下午,李晓婕都心思不宁,脑子里反复播放着照片上的画面,一遍遍的在心里筛选衡量:到底是谁寄来的这些照片?

照片上的画面不堪入目,令人脸红心跳,但是,最令她无法接受的是,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李晓婕自己!

可是,她自问,自己这些年来作风正派,从来没有在肉体上背叛过丈夫,照片上的自己,明显就是p上去的,是把另一个女人的淫荡照片,经过p图修改,换成了她李晓婕的头像。

这个寄照片的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李晓婕苦苦思索,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寄照片的人,是认识她的,是她的熟人!

第二天是星期三,李晓婕下午刚到学校,赫然发现办公桌上又有一封寄给她的邮件,与昨天收到的那一封一模一样!

她内心一阵狂跳。这时办公室里恰好没人,她飞快地把邮寄收进抽屉里,然后虚脱一般地在桌边坐下,紧张的脸色都发白了。

镇静一下心神,李晓婕决定把邮件拆开,怕什么,大不了还是那种污秽的照片而已……

她把邮件取出来,手有些发抖。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档案袋式的硬质纸袋,撕开封口,里边果然又是两张照片。

这次的照片与昨天不同。没有p上她李晓婕的头像,照片上最醒目的,是一根粗壮挺拔油光发亮的肉柱,基部是密集浓黑的一片。

不知怎么的,李晓婕竟然被这血脉贲张的巨物震撼到了,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这……这是真的?……这这也太大了吧……

李晓婕今年已经四十一岁,结婚已经将近二十年,儿子小雨也已经十七岁了。丈夫是某机关的中层干部,为人老成本分,性格内向,做事认真。夫妻感情虽然说不上多么浪漫多么激情,但是也互敬互爱,平静而又安宁。

如果说这种安宁的家庭氛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缺少一份新鲜活力了。丈夫老朱过于古板,缺少情趣,两人的两性生活多年来一直平淡如水。李晓婕虽然觉得总有那么一丝遗憾,但是,看到丈夫憨厚的面孔和儿子日渐成熟帅气的身影,那一丝遗憾就立刻被涌上心头的幸福温馨的家庭气氛淹没了。

丈夫忠诚体贴,儿子英俊帅气,夫妻工作稳定,家庭气氛和谐——一个女人拥有这样一个家,应该知足了,至于那两性生活上的一丝遗憾,又算的了什么?能当饭吃啊?或许,每一个家庭都是这个样子的吧……

傍晚回到家里,丈夫老朱正在厨房做饭。李晓婕犹豫着想把收到照片的事告诉他,却终于什么也没有说。一是因为丈夫心眼窄,怕他知道了以后成了心病,二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结婚二十年,两人之间说话一直中规中矩,就是在性生活当中,都从来没有提到过某些敏感的字眼。太羞人了,照片上的那赤裸裸的巨物 ,怎么说的出口?

草草吃了点东西,邻居来叫老朱去打牌。李晓婕没心情看电视,洗了澡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梦中听见门响,丈夫回来了。李晓婕也懒得睁眼。不一会,老朱脱衣上了床,掀开了她的被子。凭感觉,她知道丈夫想跟她做那种事。

她继续闭了眼不动。
丈夫在她身上摸索了几下,就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李晓婕感觉到那根硬硬的东西顶到了她大腿根部。
忽然之间,李晓婕脑子里浮现出了照片上那根傲然挺立的巨柱,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切,就好像暗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盏灯,一股逼人的骚气令她几乎窒息。
她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丈夫勃起的肉棒,刹时间,脑海里亮起的那盏灯熄灭了……
……照片上的那巨柱,不会是真的吧……不然,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丈夫在她身上蠕动的时候,李晓婕脑子里竟然在做着谁大谁小、是真是假的比较……

丈夫结束了战斗,很快响起了鼾声,而李晓婕却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李晓婕浑身困乏,正好上午没她的课,她就想再多睡一会。正在半睡半醒之间,电话响了,是闺蜜文慧打来的,约她一块去逛街买衣服。

李晓婕想起来了,前几天她和文慧去一家女装专卖,看上了一套米色的西装套裙,因为当时带的钱不够多,就先交了部分定金,约定过几天去取。

强打精神起来,洗漱完毕,与文慧会合以后,姐妹两人先去女装店里取衣服。
那件米色西装套裙,就好像是专为晓婕量身定做的一样,穿上以后,配上肉色长筒丝袜,乳白色高跟鞋,那份气质,那种风韵,令在场的顾客和店员们连连赞叹。晓婕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众星捧月的女神,容光焕发,忧郁的心情一下子一扫而空了。

交完钱以后,晓婕就想把这身套裙脱下来让店员打包,文慧死活不依,说这衣服买来就是为了穿的,干嘛还要包起来?说着就把晓婕原来的那身衣服塞进袋子里,然后推着她出了门。

姐俩在门店林立的大街上转悠到了中午,晓婕想回家吃午饭,文慧不肯 ,硬拉着她去吃米线,说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
李晓婕给家里先打了电话,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了。文慧在一旁笑她太“宅”了,是典型的良家妇女。

吃完米线,两人又去逛了一家新开业的商场。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与文慧分手以后,晓婕打了个出租,直接去学校上班。
晓婕自己对这身衣服也极其满意。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正是学生们陆续返校的时候,一路上不断的有学生跟她打招呼,有两个年轻女教师还特意把她拦住,围着她打量夸赞了半天,夸她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简直就是“美翻”了。

走进教学大楼的时候,在楼道里迎面遇到了副校长周子强,老远就夸张的大声说道:呦呵,晓婕这身衣服可真漂亮,女神范啊!

晓婕微笑着点头致谢。高跟鞋咯噔咯噔的一直走到自己所在的办公室门口。时间还早,同屋的老师们一个都没在。忽然,李晓婕一下子呆住了,一上午的好心情瞬间降温到了冰点——
她看到了自己桌上,又放着一个熟悉的邮件信封!

李晓婕霎那间手脚冰凉,呆立了足有一分多钟,这才把心一横,过去把信封拿了起来。

手指在发抖,一连撕了好几下,才把封口撕开,然而,从微微张开的封口里,并没有看见照片!

怎么是空的?不可能啊,晓婕下意识地把纸袋倒过来抖了两下,有两件白乎乎软哄哄的东西掉了出来,掉到了她的脚边。

晓婕下意识地低下头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登时脑子里轰地一声,忍不住“啊”的低叫了一声……

在她脚下的那两件小东西,竟然是两个避孕套!而且还是已经使用过的,每个套子里,都有一大滩黏糊糊乳白色的液体……

李晓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收到的第三个邮件,竟然是灌装了精液的避孕套!

就在李晓婕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门一响,同屋办公的年轻女教师刘玉洁走了进来。

李晓婕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让刘玉洁看见地上的东西,不然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时迟那时快,晓婕一俯身,一把将地上的两个避孕套抓了起来,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直接放进了西装上衣的口袋里……

刘玉洁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靓丽而又时尚,性格开朗,爱说爱笑。进门看见站在桌前一身新衣的李晓婕,立刻孩子一般大叫一声:“哇噻!李姐,你这衣服是新买的吧,好漂亮啊!”说着跳过来抓住她胳膊,一边上下打量,一边连珠炮般的追问:“什么牌子的? 在哪买的? 多少钱啊?……”

李晓婕尴尬的站在原地,含糊地回答着,心里却在暗暗叫苦:刚才她抓起那两个避孕套的时候,里边的精液已经有一部分流了出来,现在她手心里和手指上,粘乎乎滑溜溜的,像弄了一手浆糊,别扭极了。想找点东西擦一下,可刘玉洁此时正抓住她的胳膊左看右看,因此只能轻轻把手握成拳头,不让她发现有什么异常,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时候,又有两人前后脚走进屋来。一个是三十五岁的谢红芳谢老师,一个是五十来岁的马秀敏马老师,都是同屋办公的同事。两人不约而同地走过来,围着李晓婕上下打量品评。一个夸衣服的面料好、款式新,一个夸李晓婕身材好气质佳,跟这身衣服特别搭配。

李晓婕尴尬的要死,被她们三人围着,一时不能脱身,只能勉强的微笑着,应和着几位同事的夸奖赞美,生怕被她们发现了自己手心里的秘密,窘迫的脸上都冒汗了……

原以为三个人再评论几句就会去各自办公,不料刘玉洁忽然说道:“哎,红芳姐,你和李姐身材差不多,这衣服你穿上肯定也特别合适!要不让李姐脱下来你试试?”

李晓婕吓了一跳,还没来的及说话,谢红芳已经笑着接口说道:“好啊好啊,试试就试试,就怕我穿上没有李姐穿上好看呢……”

马秀敏老师是几个人中的老大姐,此时也跟着说道:“你们俩呀,谁也别谦虚,都有气质,穿上都好看。”

李晓婕心里暗暗叫苦,嘴上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都上班了,在这脱衣服,不合适吧……”

刘玉洁爽快地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里边不还有一件衬衣了吗?是不是舍不得呀,嘻嘻……”说着伸手去帮她解上衣纽扣。

此刻的李晓婕,紧张尴尬到了极点。本来在女同事之间,彼此试穿一下对方的新衣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可是此刻却与平时不同,因为她的上衣口袋里,装着两个使用过的避孕套,而她的右手手心里,粘乎乎滑溜溜的精液还没有来得及擦掉……

就在李晓婕无比尴尬、万分纠结的时候,谢红芳已经解开了上衣,搭在了椅子靠背上,旁边的老大姐马老师也笑盈盈地看着她,而刘玉洁也已经解开了她的第一粒纽扣……

李晓婕知道,此时此刻,是说什么也不能拒绝了……

她把心一横,机械地任由刘玉洁帮她把上衣脱了下来,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心里却在紧张地祈祷,祈祷谢红芳穿上以后,不要下意识地去掏口袋,那样她的秘密就不会泄露,今天的一切就只是一场虚惊……

谢红芳也是一位爱打扮的气质美女,接过刘玉洁递过来的衣服穿上以后,轻盈地原地转了一圈,笑吟吟地问道:“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刘玉洁连连鼓掌,夸道:“好看!好看!跟李姐穿上一样漂亮!”

这时候,同屋办公的吴征老师一步跨进门来。他是这屋里的两位男老师之一,今年二十八岁,戴一副眼镜,还没有结婚,一直暗中喜欢刘玉洁。一进门就笑着说道:“怎么这么热闹啊?……哟,红芳姐,这衣服可真漂亮啊,新买的啊……”

谢红芳答道:“哪啊,是李姐买的,我先替她试试。”

吴征围着红芳转了一圈,在她身前站定,手托着下巴,说道:“嗯,真不错!要说李姐这审美的眼光,可真是没得比啦…………咦?……”说到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光直勾勾地盯着那身衣服的下摆:“……怎么湿了一片?口袋里装的什么啊?……”

一听此言,在场几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到那件上衣的右侧口袋部位,只见那地方不知何时,已经湿了鸡蛋大小的一片,而且这片湿痕似乎正在不易察觉的慢慢扩大……

李晓婕脑子里轰地一声,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一片湿痕,正是装在口袋里的避孕套中的精液流出来弄湿的……李晓婕刚才虽然及时地把避孕套放进了口袋里,但是匆忙之间她却没有想到,精液既然可以糊在她手上,自然也可以流出来浸湿了她的新衣服……

谢红芳处在几人中间,在众目睽睽之下,周身很不自然。她下意识地伸手去口袋里掏了一下,手指触到的是一团软软的东西,随手就掏了出来……

几个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右手上,只见她雪白的五指指尖上,捏着的竟是两只软塌塌的避孕套,其中一只还是口朝下的,此刻正有一股粘乎乎的液体淋淋漓漓地洒落下来……

在众人的无比惊诧之中,红芳啊地叫了一声,蛇咬了一般猛地一抖手,将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

那只精液没有漏出的避孕套,斜着飞到了右边的一张办公桌上,随着“啪”地一声轻响,里边的精液因为这一摔之力,都从开口部位喷溅了出来,喷到水杯上,溅到课本上,大部分则是粘乎乎的喷洒在了桌面上……

而那只精液流出了一多半的避孕套,则笔直地向前飞去。此时刘玉洁正和吴征站在谢红芳对面,那只避孕套不偏不倚,“啪”地一下,正甩在刘玉洁胸前,粘乎乎地就贴在了那里……

刘玉洁今天穿的是一件低胸蕾丝边上衣,那只避孕套正好开口朝下,一半贴在她白嫩的胸前肌肤上,一半粘在蕾丝边缘上,此刻从那开口里,仍有一缕粘滑的液体流淌出来,流到蕾丝上,再透过蕾丝纹理渗进去,浸湿了里边的乳罩……

刘玉洁“啊”地惊叫一声,火烫一般地伸手在胸前乱抓,然后气急败坏地将那个软乎乎滑溜溜的东西摔在了地上。但是,她胸前肌肤以及衣衫已经被浸湿了一片。刚想用手去擦,却发现手指上也粘上了那种粘乎乎的液体……她恶心地张着手指,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来擦拭,又急又气,几乎都要哭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