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时的淫乱经验

我考不上大学,就只好去当兵,在当兵那段苦闷时间里,我曾作过一些荒唐事:我是在近市区某军种的一级单位担任文书的职务,本单位的阿兵哥,非富即贵,大多是家里透过关系搞进来的,因此长官也管不动,又怕被我们捅篓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任我们胡来,只要早晚点名在营就可以。

因此每晚10点后就寝时,也是我们外出荒唐时。

有次大鸟他女朋友从台中上来,约晚上10:30在台北火车站见,大鸟找我一起去,想晚上到PUB跳舞。

开我的车到台北车站时,就看到个长发辣妹在那等。

大鸟马子叫Amy,约165cm,Amy长的有够正了,乌黑的长发,又白又细的脸,穿着一件紧身白衬衫,她的胸部很丰满,上衣又好紧,好贴身,将她胸部的曲线展露无遗,尤其衬衫前的扣子,只扣到胸口,让她的胸部隐约乍现,若从侧面的角度,则可以看到她一大片白晰的乳房与白色蕾丝罩杯边缘。

衬衫下摆的扣子也没扣,露出白晰的小腹和可爱的小肚脐眼,她下半身穿的是黑色紧身低腰的AB裤,裤裆很短,看不出内裤的痕迹,她臀部好翘,浑圆的曲线好美,搭上一双白色高跟露趾凉鞋,实在令人流鼻血。

一上车Amy就说她好累,今天不想去PUB,想到她朋友Tinna家,就开车到中和,途中我们买了2瓶玫瑰红和半打啤酒和一些卤味。

一到Tinna家,Amy就去上洗手间。

Tinna住家是间套房,只有浴室及卧室,我在卧室里都可清楚听到Amy“哗啦啦”的尿尿声。

Tinna穿件无袖紧身韵律衣,Tinna较高约170cm,且更苗条,四肢更为纤细修长,但胸部丰满程度不输给Amy,且长的很甜美,脸蛋很小,头发削的薄薄短短。

如果说Amy是艳丽成熟美,则Tinna则是清纯知性美。

Amy她上完厕所后,出来拿了衣服,就拉着Tinna进去一起洗了,洗了好一会儿,大鸟问她们在干嘛,原来是互相帮忙洗头,还叫我们不可偷看,她们嘻嘻哈哈了好久,Amy和Tinna才裹着大浴巾出来。

她们身上仅用一条大浴巾包住,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口上的两个饱满的乳房好像要跳出来似的,走起路来抖跳不已,她们各自坐在床上,搔弄着头发,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毕露,令人看了晕眩,我的血液不禁加速流动。

大鸟帮Amy用吹风机整理那湿答答的长发,而Tinna那头短发毛巾擦一擦也就差不多干了,大鸟一付色眯眯的,边帮Amy吹头发,一边动起手脚,当着我们的面,调戏起Amy。

一回捏捏肩膀,一回摸摸奶奶,逗着Amy又笑又叫,后来更把Amy她的浴巾扯下来丢到一旁去,害我跟Tinna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却也只是笑着在一旁看。

Amy忙检起大毛巾围住身子,边笑骂大鸟色急。

后来Amy提议玩朴克牌,大家就决定玩大老二,说着我们就坐在床上玩了起来,电视正在播港片,我们边玩边喝酒,后来啤酒都灌完就喝玫瑰红加冰块,Tinna说她当兵的男友还有半瓶XO,也拿了出来,大鸟就提议最输的喝XO,Amy也附议,Tinna也没意见。

慢慢的随着输赢次数的增加,Tinna和Amy灌了最多XO,虽然又加冰块又加葡萄汁,但酒精浓度还是比玫瑰红和啤酒重,两个女孩子都喝的脸红醺醺的,更是漂亮。

可能是酒精的关系,我发现Amy和Tinna围在身上的浴巾,愈来愈宽松,而玩牌而盘坐的Tinna,她的浴巾下摆已在无意间掀到大腿根了,而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里面那私密的地方了。

虽然重点部位已在视线之内,这样还不能满足我,又不敢太明目张胆,就只能趁Amy和Tinna换姿势时,偷瞄一下,当Amy或Tinna弯腰在洗牌时,胸前深深的乳沟,总令我心跳加速,随着她们嘻笑的言语,那对饱满的奶子不乖的开始抛动起来。

我都很清楚的隔着浴巾看到她的整个胸部和奶头在那边微微晃动。

不一会儿,玩着玩着,Amy开始耍赖起来,她将Tinna的一张红桃2抢走,Tinna心有不甘地伸手要抢牌,结果两个女人就嘻笑扭打在一起,但由于剧烈动作的关系,她们身上的浴巾就滑了下来,露出那那雪白的酥胸和那因身体的动作而颤动的乳房,Amy转而一边轻轻抚摸Tinna她的背,一边为她轻轻按摩。

边说:“Tinna你累不累我帮你按摩好吗”说着Tinna便趴在床上,裸着白皙背部,任Amy按摩抚摸她细腻的肌肤,这时大鸟见状,就上前从Amy背后爱抚及亲吻她,Amy和Tinna都越来越兴奋,情况有点诡异,但我仍在旁观看着,只是胯下早已膨胀硬挺。

过了大约几分钟,Tinna她似乎已十分放松,于是Amy轻轻将Tinna她转过身来,双手抚摸着Tinna她的丰满的胸部及圆润的身体,Tinna她原本不太好意思,但大概是因为Amy的抚摸很舒服,加上酒精的催化,令她也兴奋起来,并伸手抚摸起Amy,接着Amy与Tinna开始亲吻与抚摸彼此全身,大鸟伸手揉着Amy的奶子,并亲吻Amy的蜜穴,此时Tinna躺在床上,Amy跪伏在Tinna的身上,大鸟跪在Amy背后,我看着受不了也上前去,伸手摸向Tinna的湿漉漉的蜜穴,并爱抚起她白晰饱满的胸部。

她有些害羞但并没有抗拒,于是我便俯身亲吻Tinna她的胸部及红唇,我的双手与嘴肆意的在Tinna与Amy身上游移,管她谁是谁的女朋友,我全都要上。

大鸟掏出他的家伙,凶狠狠的就往Amy浑翘的臀部后插入,粗暴的干了起来,Amy她双眉深锁,两眼迷离,嘟着小嘴,扭抳着娇躯,香汗淋漓,口中呻吟着:“嗯……嗯……哼……呀……干死我呀……”Amy她跪伏在床上,Tinna还在吸吮着Amy饱满的乳房,我也在她身上乱摸,Amy正淫荡的发浪叫着:“用力干我……我好想要……嗯……我要……”此时我的血液喷张,又听Amy嗯哼的浪叫,裤档内的家伙更加硬了起来,我拉着Tinna的脚,将她的臀部移至另一边,握住自己的家伙,将Tinna她的双脚张开,然后用力顶了几下,硬是塞进去Tinna她的桃花蜜穴里,好紧好滑,只觉一阵湿热,我用双手捉住Tinna她纤细的脚踝,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雨般的狂抽猛插。

Tinna初时是紧闭双眼挺着小腹任我抽插,渐渐Tinna脸红眼湿,白晢酥胸急剧地起伏着,同时我也感觉到她的阴道在剧烈地收缩,Tinna她不自觉的用双手环抱着我的颈子。

“啊……嗯……好粗啊……”一阵阵连串的娇细呻吟声,令我更加兴奋,我问道:“Tinna,你觉得怎样呢”Tinna望了我一眼,说道:“好舒服,你快继续干我啊”我听了她的话,便更落力地狂抽猛插。

Tinna终于发出淫声浪叫:“嗯……用力啊……我好舒服啊……快用力……嗯……哼……”Tinna她双颊泛红,头儿猛烈地摇动着,双手紧抱着我,全身剧烈地抽搐着。

Tinna这时已经如痴如醉,她祇知道把我搂得紧紧,她的下体拼命向我迎凑,她阴道的痉挛抽搐在加速我的兴奋,不一会我就射在她子宫的深处。

事情发展至今已超过我们的想像,但没有人想要就此打住,Tinna搂着我两颊红醺醺的问我说:“这会不会很淫荡我根本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沉默无语,而Amy和大鸟也裸着身子躺在一边,看着Amy惹火的身材,我的色心又起,在大鸟的默许之下,我又拿出自己的家伙,将Amy的小嘴转向我的阳具,硬是塞了进去,另一手还不断的抚摸Amy她白嫩的奶子。

Amy口交技术有够棒,不一会又让我屹立不摇,我一手把玩着Amy这种长发美女的乳房,一边看她口交时那种媚态与淫荡的表情,真是一大享受。

Amy不像Tinna那么矜持,作爱时放的开,一付淫荡女子的身段与熟练的动作,令男人都拒绝不了。

此时大鸟也趴在Tinna的身上玩弄吸吮起她那对奶子,Tinna挣扎的拒绝大鸟,说她好累想休息一下,大鸟只好又回头找Amy。

我要Amy跪在床上,从Amy的背后看她的屁股,浅红色的阴唇微微分开,露出湿润的溪沟,大阴唇红红的隆起,而且还看到有包皮包围的阴核,我用手指在阴核上揉搓,阴核又逐渐膨胀,从薄薄的包皮中露出肉头。

我把Amy的阴唇向左?k分开,伸入食指一次又一次的用食指插入肉洞里,从Amy的嘴里,不时的发出甜美的哼声同时扭动屁股,Amy纤细手指几乎要陷入枕头里,听着像Amy这种成熟的美女,发出淫靡的声音,同时性感的扭动雪白的屁股,将及腰的头发披散在肩头上,仰起下额紧紧闭上眼睛,绉起妖艳的眉毛,从微微张开的嘴露出雪白美丽的牙齿,大鸟忍不住的将他软趴趴的工具,塞入Amy那焰红的嘴唇里,让Amy再次展现她那绝佳的口交功夫。

这时我已受不了,一边摸她的奶头,一边把老二对准了位置,然后一挺腰就插了进去,Amy她“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我用力的插了进去后停了一下,弯腰低头的伏在她耳旁轻声的说:“我要干你啊”Amy她背对着我,我在她后面抽插,我一边干她,她一边帮大鸟吹喇叭。

她似乎沉醉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Amy的臀部不自觉的高高翘起,我抓紧她的腰用力的前后抽送,每次向后抽出的时候,都用阴茎带出一些淫水,从Amy的大腿内侧徐徐地流下,Amy不断的娇喘着并扭动诱人的身躯,我试着用手指沾满Amy蜜穴里分泌的爱液,慢慢在Amy漂亮的菊花蕾里轻轻抠弄,用食指挤进那狭窄紧缩的小屁眼里,感觉那里的紧缩的压力房间里散发着Amy阴唇内咸腥的味道,加上她喔喔的哼声,一种淫秽的感觉的不断散开,Amy她的反应随着我的挑逗也更激烈起来,乱舞的长发、颤动的肩胛与摇晃的臀部,对男人而言是很诱惑的,大鸟那根直抽插着Amy她的小嘴,她用舌头含舔着这个直硬弹性的肉棒,Amy脸上散乱的头发披着,Amy努力吸吮大鸟下面的那根,从龟头舔到阴茎根,再抓弄着大鸟的阴囊。

真没想到我会和别人一起干他的女人,而且如此赤裸裸地和自己的好友共享一个女子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