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厕所玩强奸

中学厕所玩强奸或许由于我手上有其裸照的缘故,思敏并没有报警,不过我一向小心,再在家中静养个多星期,才再继续我的奸猎之旅。

今次我改在一些主要的街道守候,街上行人不少,可惜却没有合我心意的猎物,时间已是晚上十一时,我正想放弃时,却发现眼前有一条熟悉的人影,我慌忙从后追踪,惟恐浪费了这最后良机。

前面的不正是李孝慈吗?她是我以往学校的高材生,更是闻名的校花,我和她不同班,但早已听过她的艳名,我自中五被赶出校至今已两年没见,想不到她长得更丰满美艳。

她剪了一头爽朗的短发,身材明显丰满不少,上围怎看也有35D,肉臂结实,修长的大腿富线条美,拥有一身微古铜色的肌肤,再看脸容,瓜子脸,唇红齿白,长长的睫毛,是一个绝顶美女。

其实以孝慈的条件,一定不缺裙下之臣,但却一直无人问津,原因是她自恃美女,又是高材生,眼高于顶,不但看不起全校的男生,更经常对我们呼呼喝喝,所以至今仍没有男友。

看来老天待我不簿,待会我一定要好好奸虐这只猎物,改变她高傲的性格。

孝慈越走越快,难道已发现我对她不怀好意,我随即打消念头,只见孝慈急急走进公厕内,原来她是便急。

这所公厕地方阔大,内里清洁而光线充足,平日很受女性欢迎,但在深夜十一时当然人影不见,我看清周围镶境,便跟随走进女厕内。

我先把女厕的门锁好,以防止再有人闯入,再细心观察环境,内里只得靠墙一格的门是关上,我可爱的孝慈一定就在里面。

我静静地走到她的邻格,轻关上门,踏着厕板在厕格顶偷窥,只见孝慈正忙于用纸巾抹着厕板,还未开始解决,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已拿出相机,静待她的表演。

看来孝慈已经满意,她转身揭开裙子,拉下纯白少女内裤,便坐在厕板上,随即水声向起,我则疯狂拍照。

孝慈的阴毛柔软而细密,围绕在两片阴唇边,我把她的阴部看得清清楚楚,鸡巴也忍不住硬直起来,水声完了,我缩回厕格,免得被她发现,整个排尿过程被我拍下。

孝慈还毫不知觉,她整理好裙子,便走出厕格,来到洗手盘边洗手,我推开门,迅速走到她身后以刀指着她,孝慈从镜中看到被陌生男子威迫,眼中闪出害怕的神色。

“你是谁?想干什么?”孝慈强装镇定。

“我是色魔。

想干什么?当然是干你这小美人。”

我打趣回答。

我将孝慈按在洗手盘上,以下身紧压着她的屁股。

“你叫什么名字,多少岁?”我故意问。

“李孝慈,17岁。”

“三围数字呢?”“35D-24-36”,她回答着。

我对旧校的女生制服自然相当熟识,手轻易的解开她的上衣。

孝慈穿了一件少女型半件头内衣,简直浪费了她的美好身段,我撕破她的内衣,孝慈那坚挺的双峰便完全裸露出来。

我一边一只紧握她的乳房,手指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嘴巴吸啜她的耳珠、舌头舔动她的颈项,孝慈从未与男性有过身体接触,正值发情期的她很快便快感如潮。

“很爽吗?”我问孝慈,“你放心,对着你这种美女,我至少要干五、六次才满足。”

说完右手已离开她的右乳,从后揭起她的校裙,扯下她的内裤,收进袋中,手已在孝慈的阴部抚弄起来。

手指插入阴道内玩弄她的阴核,孝慈随即娇喘连连,阴道更流出大量透明的爱液。

其实孝慈的身体已经成熟,早应给人好好享受,却在充正经,今天就由我替你开苞破瓜。

我将孝慈推倒地上,拿出女厕的水喉便向她不停冲射,水柱集中在她的乳房和阴部,直至她纯白的校服湿透至透明为止。

我喝令孝慈脱去剩余的衣服,全裸的跪在我面前,我自己则脱掉裤,拿出早已硬直的鸡巴,命孝慈含进嘴内。

孝慈哪敢不从,张开樱桃小嘴将我的阴茎慢慢含着,孝慈全无经验,我一面指导她何时应用舌尖轻舔,何时应吸入喉咙深处,一面享受着触电般的快感,很快便在她的嘴内爆浆射精,我命孝慈全数喝下,一边想着下一步如何奸虐她。

为免夜长梦多,我决定先破处为妙,我将孝慈拖回洗手盘边,喝令她双手紧握洗手盘,我要以“老汉推车”一式将她就地正法。

我下身紧压她的屁股,双手一边一只大力的抓着孝慈的美乳,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只靠孝慈的双手支撑着,一部份鸡巴插进阴道内,待炮台装好便即时行刑。

我倒数:“五,四,三,二,一!”随即全力衡插,第一下竟不能轰穿处女膜。

我将阴茎抽后吋许,命令孝慈从镜中好好欣赏破处的一刻,便集中全身之力,由鸡巴狠狠轰下,强大的冲力先轰破处女膜,再将整根阴茎插进阴道尽头,直抵子宫,孝慈更被我插得撞向洗手盘。

突如期来的失贞,令孝慈痛得死去活来,我则抓着她的乳房借势不断抽插,口中打数:“五,十,二十,五十,一百……”只干得百余下,孝慈便忍不住呻吟起来,始终身为女性根本无法忍耐这种快感,就算被强暴也是一样,看着孝慈一边痛苦叫喊,一边喜极呻吟的表情,我更越干越卖力。

到了三百下左右,我便对孝慈说:“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

便一边抽插,一边倒数:由三百至二百,由一百至五十,最后十下,更是雷霆一击,每一下也顶到她的子宫尽头。

“我要你一生体内也带有我的精液。”

说完便将大量的精液尽数泄进孝慈的子宫深处,足足维持了五分钟,直至把整条阴道填满。

但去势仍丝毫不减,我怎能浪费我的宝贵精浆!便从孝慈的阴户中抽出鸡巴,硬生生插进她的菊门口,只痛得孝慈整个弹起,但我随即紧紧压着她,直至把孝慈的屁道也填满,我的射精才告结束。

我观察着孝慈,只见她的阴户因挨受了我六百多下的抽插而红肿,下体及肛门口仍流着血,处女血丝及爱液遍地都是,而孝慈则神智不清的站着,睁大眼、微张小嘴,仍接受不到事情的发生,我怎么会去理会她是否神智清醒,跟随便把孝慈推倒地上。

“我要乳交啊,大美人。”

我对孝慈说。

跟着便以她坚挺的乳房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35D果然不同凡向,我很快便作出第三次的射精,精液全数射在孝慈巨大的乳房上,奶白的一大片厚厚的涂在她的乳房上。

孝慈已回过气来,我随即对她说:“我答应你要干你五次的,现在还有两次呢?”我坐在孝慈刚才坐过的厕格上,要孝慈用她幼嫩的手替我手淫,孝慈十指包围着我的阴茎,像电磨般磨擦抚弄我的鸡巴,连串快感令我很快便把精液泄射在她的玉掌上,我命令她伸出舌头将手上的精液舔干,自己则让鸡巴好好回气休息。

是最后一击了,我对孝慈说:“就试试我自创的面奸。”

我一手抓着孝慈的短发,紧按她跪在地上,另一手抓着自已的阴茎,往她面上不停磨擦,孝慈已被我奸弄得身心破损,毫无反抗之力,只懂得本能地扭转面容,我却不停以她高挺的鼻子、柔软的面颊磨擦着,其实感觉比起乳交差得多,不过能近距离看着美女抵抗面上阴茎磨擦的痛苦表情,却令我的奸虐心得到很大的满足。

是离开的时候了,我对孝慈说:“刚才你小解的精彩过程已全被我拍下,若不想你学校的学生看到你的肉照的话,你就乖乖的别报警。”

孝慈慌忙点头答允。

我手上有这厉害皇牌,也不怕她玩什么花样,说完便故意对着孝慈的鼻尖,作第五次的射精,奶白的精浆布满孝慈的脸上,看来她还透过鼻子吸入少许,痛苦地跪倒地上咳着,而我则心满意足地慢慢离开…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