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强奸不是男人的专利

周五晚上,由于业务的需要,我都会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见面,这个习惯持续已经有三个多月,当初我是在一位从事保险的业务员,邀请出席的。

燕翎今年二十五岁,原本在她父亲公司担任会计,一年多前父亲生意失败,家中值钱东西都变卖光了,正好可还清债务,她的会计没得做了,在朋友引荐下,进入保险公司。

我们的认识也很偶然,那天我正在南京东路复兴南路口的肯德基和朋友用餐,这女孩上下楼梯两三次,而且每次都对我投以异样眼光,当她看我第三次的时候,我跟朋友说:“她要为看我付出代价!”我起身跟她换了一张名片,当天傍晚,我就拨了一通电话邀约她,他因此成为我的客户。

她们成立一个行销人员的联谊会,我受到她的邀请参加,藉以结识更多从事销售工作的人员,也交换行销上的心得!再过两天就是七夕情人节,当天的PUB气氛相当热络,大家也无心在业务进修上的讨论,聊聊彼此的感情生活,有的人幸运、有的人美满、总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酒酣耳热以及热门音乐的催化下,彼此的辛酸情感也不断涌现!我并不习惯这样的环境,见到有些成员,告假而归,我原也准备离开,燕翎希望留下,因为她都是搭我的便车,只好舍命陪“美女”,我重新调整座位,靠到进门落地窗边,这样我可以方便看到电视墙的MTV,也方便她们自由进出,剩下的伙伴,几乎青一色都是女孩了。

我这时候才清楚的看到,邻近几桌打扮入时的女生,和五六个老外饮酒取乐,下场热舞,酒杯交晃,相互挑逗,各取所需。

燕翎、巧玟、丽欣、莉茹早已下场和一些年轻小子,摇头摆臀去了,而且愈跳愈加挑逗,巧玟、丽欣甚至只剩下上半身的小可爱,皎洁光滑的腰和骨感的香肩都被汗水的浸润,显露出年轻女子的娇艳动人模样,我惊异眼前的景况,心想这几位女孩,平常都是正襟危座的模样,却也有火辣热情的另一面。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确有点困了,但难得燕翎玩得那么起劲,不好意思扫她的兴,突然,有一位我并不认识的女孩大喇喇的坐在我的面前。

“为什么不下去玩玩?”“喔!我喜欢欣赏…”我耸耸肩说。

“请我喝杯海尼根吧!”“好啊!”我虽对这无理的女孩弄得有点气,但为展现男子的绅风度,还是微笑答说。

她立刻向柜台招手,很快的就送上来两杯海尼根,我有点为难说:“我不喝酒的!”她立刻答话说:“陪我喝一杯吧!给我个面子!”我不好坚持说不,笑笑的付钱给小妹,顺便藉故上洗手间,让涨红的脸寻一个出处!我回座时,看到这女孩穿了一件细肩带衬衣、热裤,露出内在丁字裤的细线,果然是年轻有活力的生命,我坐下来,她对我一笑并将酒杯推的更加靠近我,示意我喝。

我端起来和她碰一下酒杯,然后饮下,虽有透心的凉,但啤酒那苦涩的味道却让我难忍。

“干了吧!”她说。

只见她早已喝的酒杯空虚。

我不好失礼,明知这一杯下肚,我就算挂定了,气从喉头涌了出来,一阵恶心。

“看来你真不会喝酒!她们倒没有欺骗我!谢谢你给我一个这么大的面子!”然后见她一付得意样。

她长的还算标致,短而挑染的头发,细眉尖挺的鼻子,精小的薄唇和浅浅的酒窝。

我的心跳在逐渐加速,身体愈来愈热,头昏沈的厉害,我虽然酒量不好,但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愈想挣扎的醒着,就愈加难受……。

我在迷糊中,不再听到吵杂的音乐声,感觉自己好像躺在舒服的床上,身体的燠热仍在,昏沈的状况似乎好了一些,但仍然无法睁开眼睛,依稀感觉身体是裸着的,盖着床单,但下半身却凉凉的,有女子说话声,她们似乎正瞧着我的裸体,不只一人,真怪,作梦乎?“千惠,你不要这样!你叫我怎么面对我的朋友?”我听到燕翎的声音,她像是在向别人祈求,而且跟我有关,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行!我们就想尝尝这个在你眼中神圣的男人,到底有多神圣!哼!”这个声音,是要我请她一杯啤酒的女孩的声音,这好像并不是梦,这个房间好像充满人,而且隐约感觉这是个阴谋,跟我和燕翎都有关。

突然间,有人揭开了原本盖在我身上的床单,这下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真的是一丝不挂,而且双手、双脚被绑覆着,不能动弹,这一惊非同小可,出了一身冷汗,“哈哈哈!就是这个男人,改变我在我家的地位,他凭什么?”那个女孩说,“妹,姐拜托你!这跟他无关!是他给姐重新的生命!”燕翎说。

“对,就是因为他,让你成为父母亲眼中的救世女,哼,让我从此在父母亲的眼中失宠,他们觉得你变得又乖又能干,我不服气,凭什么是你!我书念的比你好,从小就比你更受到关爱,就是他让你去上个什么课,而让你有今天的成就!不行!我要毁了你,我更要毁了他!”我约略知道事情的始末了,看来这是一个家庭的难题,而我被牵涉在里面。

“姐!我今天就要彻底的毁了他,让你痛苦,你给我好好的看着!”我感觉到身体周边有唏唏窣窣的脚步声,随即有热洒在身上,眼前热热红红的,应该是灯光,我想?“千惠,你这样对待人家,真不怕受到…姐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你要姐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不要伤害他…”“好啊,那你跟他做爱,就在这里!”“这…这不行啦…他又不见得喜欢我,更何况我们只是朋友,他更是我的…我的老师…这绝不可以!”“好啊,那你就等着看,我们当然不会杀了他,更不会害他,我们只是让他爽一下,哈哈哈!”我听得出这笑的背后,展现极强的恶毒想法,燕翎再没有了声音,只有呜呜的哭泣声,想来她的嘴被堵住了,然后,我感觉到我的阴茎被抓了起来,胸部被摸着,而且不只一个人,许多人在我身上摸着。

阴茎一阵湿热,有人用嘴含着我的阴茎,搓弄我的睾丸,我奋力张开眼睛,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坏了,虽然我刚刚隐约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都不如亲眼所见来的恐怖,一个偌大房间,有两盏摄影灯,还有两台摄影机,四名一丝不挂的裸女在我身边,或亲或摸得搓弄我的身体,燕翎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堵住,眼睛垂泪,闭着,似乎不想看到发生在她眼前的这一幕。

“哈,你醒了!更好,就让你好好享受。”

千惠说。

我虽然醒了,但全身竟然动弹不得,就连嘴巴也说不话来,挣扎着,但身上有如千万只蚂蚁噬咬着,我紧咬着双唇,那种无助、无力、难以抗拒,阵阵撞进身体的深处!“啊…啊…”我不敢相信,这竟然是我的呼声。

“圣人,你受不了了,哈哈哈!”千惠淫秽的发出讥笑声。

含着我的阴茎的那个女孩,用舌头挑动着我的龟头,我的龟头承受这样的刺激,却又无处宣泄,躲不掉,双脚又被紧紧的绑着,那酥麻不断积聚在身体里面,我的阴茎早已涨满,刺激直到根步,却又释放不了,身体因为用力而透出汗水,从胸膛小腹化作小溪般奔流下来,浸湿洁白的床单。

突然,这些处在我身上的搓动停止了,换成千惠骑坐在我的腰间,她一丝不挂,“圣人,我要你的精液,我要生你的孩子,我要哈哈哈…,小婷,来把你的小穴放在他的嘴巴上!让他尝尝你的淫精!”那位叫小婷的女孩,随即也跨坐在我的脸上,她的小穴摆放在我的嘴巴,那早已湿透的鲜红小穴,从洞口流出透明液体的淫液,一点一滴流进我的嘴里,同时千惠抓着我的阴茎,只觉得有一股热烫着我的龟头,起先好像顶着一片障碍,然后龟头处一阵紧缩,从龟头慢慢的经过阴茎,直到龟头顶到深处,紧已经包覆阴茎根部,其他都是热热湿湿的感觉,然后千惠双手握着我的大腿,只见她一上一下在我身上运动着!我的阳具也在她的捉弄下,比之前只是被舌交,要来的舒放些,似乎有个管道,可以让气流通,原本的一股气是汇聚在阴茎的跟部,现在好像气通全身,一阵阵的能量经由尾闾,散于全身的细胞!我的气顺了,全身热血则是滚烫的,那名叫小婷的女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又换了另一位,这位有很重的体味,阴唇肥厚,小穴的洞清晰可见,淫液更加汹涌,而她的菊花穴布满黑短的阴毛,直凑着我的鼻头,我都快呼不出气来了。

我突然感觉到,千惠全身的重量压在我的下体,一股热浪冲刷着我的龟头,她原本握着我大腿的手,更加深陷在我的肌肉中,我的跨下大腿,被她的汗水给浸湿了,她停止活塞运动,仰着头喘着气。

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怎的,我的高潮持续,却没有泄出,坐在我脸上的这位小妞,用她自己的中指持续拨弄她的阴蒂,淫水就顺着她的小穴口,流经会阴灌进我的嘴里,腥腥的味道颇为难闻,受到如此的煎熬,我几乎忘了下体的肿胀,半晌她一阵襟脔,阴道口剧烈收缩,流下一大滴带点米黄色的液体,就落在我的嘴唇边。

她一个转身翻下床去,我才见她有一双明亮的双眼,细小的脸蛋,长发及肩,身体修长光滑,也还称得上是美女,但对她的体味我就不敢茍同了,我看着持续坐在我跨下的千惠,她却闭着双眼,头发也被汗水沾湿,脸颊红润娇艳,五官精致,粉肩和修长的双臂,尖挺红润的双峰,平净无暇的小腹,小腹下端微微隆起的阴阜,以及披覆在上面直而黑亮的阴毛,洁白的腿。

她的美丽却是比燕翎要多上几分,就连在场的女子也无一跟她匹敌,但是对她的狠毒,我却又深深不以为然,我的阴茎受到咬合的作用,千惠再次摆弄她的腰,由左而又、由右而左,这小妮子明明就还是完璧之身,却能搅和出这些个花样,阴茎又重新武装起来!燕翎似乎不在呜叫,只是静静的流泪,表现出对我万般的歉意,很快我的视线被另一名女子的身体给遮掩,她们并不理会我的感受,尽管玩着她们自己设定的游戏,第三名女子,再度摆上她的阴户,她的阴毛很稀,浅褐色卷曲状毛发,阴户两边有肉突起,使得两片阴唇深埋其中,阴蒂更躲藏无踪,她一手撑着床,另一手搜寻着自己的阴户,她的菊花穴非常完整而美丽,由中间像外呈放射线。

她拨开两个肉片,阴蒂就置身其中,她由右而左对着阴蒂施压转圈,那殷红的小东西竟一吋吋睁大,两片阴唇也像是蛤蛎吐沙般展现,大阴唇内部又是细小红润小阴唇,和神秘的小通道,通道已经慢慢被透明的淫液充满,随时准备溃堤,如此搓弄一阵,我又吞下她不少的淫水。

第三个女孩叫茜如,千惠是这样叫她的,“茜如…你先离开…我…我要让他…专心将他的精液…射进我的身体里面…”,不会吧,我真的不能这样,但是精液的聚积已经到了顶点,那苏麻感也不在能够忍受,阴茎感受到来自千惠阴道内,又一阵的热浪,再也耐不住刺激,尾闾有如电流穿过,聚积许久的精液全泄了出来,“啊…啊…”千惠一声长呼,趴落在我的胸前,她吻上我的唇,双峰紧实的压在我的胸膛,我们俩的身体阵阵的抽动,我的阳具还在她阴道中,一阵阵吐着我的精液。

“我爱你…我要嫁给你…”这是我在即将又昏睡前所听到的话。

这段期间,我一直处在迷糊的状态,我的身体却又动弹不得,累积在我的膀胱的尿液,成为唯一可以叫醒我的器官,“我…我…需要上厕所…”我无力的说着。

“千惠…放开他吧…他刚刚说…他需要去上洗手间…”燕翎焦躁不安的为我恳求着,“是吗?那你再说一遍!”千惠说。

我一听心想有脱离这样被绑着的机会,赶快说:“嗯…我真的要上洗手间!”“好啊,嗯…我想到一个方法…既可以让你舒畅,又可以…哈哈哈!”千惠似乎对她所想出来的妙计,深感自豪,而我却有不祥的预感。

“姐,我想这需要靠你的帮忙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我当然愿意啊!”“你可不要答应的太早,事情并不会像你想像中容易喔!”“没关系,为他我愿意…一切!”我想她是要说,为了我她愿意付出一切,我深受感动。

“哼!我就不信,你真的愿意…”刚刚燕翎的话,刺激千惠的恨意,我想她一定会出个难题给她,这要如何是好?“那就用你的嘴,来当他的马桶好了!”千惠的这句话,震撼着我,震撼着燕翎,也震撼着在场的其他人,大家几乎都没想到她会出这样的难题,就连千会自己也并没预期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只因为她的醋意,更甚于她的恨。

空气在凝结,我已经很难忍受膀胱的压力,“好!我就当他的马桶!”燕翎坚定的说着。

“你放了我,我来做!”“快一点啊!”燕翎惊吼着,这声吼诉说多少对我的爱,对千惠的心死,对这件事情的无奈!茜如走过去解开燕翎的枷锁,燕翎飞快的来到我的身边,“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让我补偿你!”“不行!这我办不到!”“没关系,总比…”燕翎没说下去,她或许要说,总比尿在床上要好吧!我全身因为隐忍而起了鸡皮疙瘩,冒出冷汗,在那瞬间,除了燕翎露出对我的关怀眼光,我竟也看到千惠的眼光,也是充满温馨、怜悯与关怀。

燕翎蹲在我的跨间,扶着我的阴茎,将我的阴茎含进嘴里,她右手轻压我的膀胱,我再也忍不住,尿液全宣泄出来,直往燕翎的嘴里喷洒,燕翎就这样一口口的吞进她的肚子,我充满感激,眼角泪水涌现。

正当膀胱逐渐放松,千惠竟一家伙推开燕翎,她也迅速将我的阴茎含进嘴中,而我后面三分之一左右的尿液,也全洒进千惠的嘴里……。

也许是抵挡不住药物的控制,或许是因为承受不了两姊妹的爱意,我又深深陷入昏沈中,在睡梦中,感觉到这几位女子交换着,让我的阳具进入她们的身体,隐约听到千惠的声音说,“好好把握这一次的机会,以后他变成我的老公,你们谁也不能再对他饥渴!还有下去后要吃一颗事后丸,只有我可以怀他的种,你们谁都不许!”我的阳具就在不被我掌握中,喷洒了好几次,而她们的淫液也一次又一次涂抹在我的身上,黏黏稠稠的,模糊中,我好像用唇舌舔着千惠的阴部,她的淫液滴滴流进我的口中,如甘泉!不知睡了多久,当我再次醒来,但觉身上空空的,毫不着力,身体依然裸着,身上汗臭腥味仍在,下体灼痛,心想多期待这所发生的一切是梦,但我知道这不是,身上的束缚已经解除,四肢疼痛青淤,缓步走进浴室,扭开浴盆的水龙头,我需要泡个澡。

当浴盆装水中,我进入莲蓬头隔间,让水冲刷我的身体,原本干掉的身体,因为碰到水恢复它黏糊糊的本质,我几乎用掉了饭店准备的沐浴乳,感觉还是洗不干净。

躺进浴盆中,打开按摩开关,水泡涌现,拍打着疲惫肌肉,想到所发生的这一切,竟然放声哭泣……。

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看看周遭这一切,洁白整齐的床单,竟不像我被凌辱般景象,梳妆台上留有一封书信,娟秀的笔迹,我打开信件。

绍华哥:很抱歉让你经历这一切,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因为充满了恨,不,该说是充满忌妒,我不期待你会爱我,但是,我知道我深爱着你,在姐姐第一次介绍你给我认识开始。

我用非常手段想得到你,我也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你,我算清楚了,这时机是我怀孕的好机会,我要怀你的孩子,我相信你是负责任的男人,所以你会娶我,做我孩子的父亲。

一个月后,我会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然后你来提亲,如果你不允,我会将你的性爱光碟公布,那会毁了你,也许你不在乎,但也会毁了姐姐,你要考虑清楚。

如果一个月后,发现我没有怀孕,我会要求你跟我再做一次,直到成功为止,光碟内容我会在新婚之夜交给你,由你自行处理。

对了,不要试图找姐姐,她已经答应离开,直到你我成亲,还有,你的大老二真是让我满意极了,哈!爱你的惠留看完了信,让我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我还是拨了燕翎的行动电话,“你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后再拨…”犹豫着要不要拨到家里,拨了几个号码,还是算了……。

穿戴好衣服,决定重新打起精神,离开房间,到一楼大厅办理checkout,帐已经事先结清了,饭店小弟帮我将车子开到门口,在台风将临的周日午后,天空几朵飞散的云,几阵强风刮起树叶纷飞……。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