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舔堂嫂

我在京都上大一,来到京都一年的时间,让我充分体会到“京城居大不易”的真正意味。这句话不仅仅指的生活,更多的则是一种状态,一种集这个泱泱民族数千年历史传承,和现如今十几亿国民向往的精神状态。

一年的大学生活,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切向钱看,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民族精英,更多的,是深刻认识到在这个躁动中正在高速发展的时代,坚守本心,朝着自己梦想奋斗的同龄人。

于是我很知足,将考上大学时被众望所托的那种飘浮高空的不真实理想彻底打碎,不再去为自己这一生绝对无法达到,甚至完全是痴人梦话的目标碰的头破血流。我知道,我能考上京都大学,已经是我人生的顶点和终点,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学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心的做上班族,安心的过自己这一辈子注定平头百姓的生活。如果说自己还有什么梦想,那就是给自己的孩子们积攒足够的家庭实力,让他们在我这一辈子的奋斗中,拥有更高的起点,进入更高的平台。就像我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土学生,在父母的努力供养下,考进京都大学,彻底改变自己人生,不用在和父母一样,一辈子在贫瘠的土里刨食。

大一的成绩单出来后,非常不好,仅仅是没有挂科而已,以我入学时排名前一百的名次,绝对是沦落了。这就是大一一年中我的思想起伏的真实外现。我没有悲伤,在老师同学的怜悯同情中,默默的收拾行李,借住到了京都定居的叔叔家。我准备暑假留在京都打工,而且已经找好了地方。我要借着暑假的两个月,让自己彻底安静下来,清醒过来,好好的完成接下来的学业,好好的过好自己这一生。

有句老话,皇帝家还有三门穷亲戚。我应该就是这种穷亲戚。我不知道叔叔一家怎么会在京都定居,更不知道自己一家为什么会在农村过活。已经接近大彻大悟的我,原本在考上京都大学时,就抱着饿死绝不会跟叔叔一家有任何联系的念头,此刻早已风轻云淡的想着自己曾经的执拗和轻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法,这种说法可能很因果,那就换一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这活法是需要自己努力的。

我之所以选择在叔叔家,是因为喜欢京都的老四合院。在大一学年快结束时,已经渐渐顿悟的我,决定找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转移自己的负面情绪,同时调整心态。于是,对于直播这个高速经济和科技发展下的新兴娱乐方式一直摒弃的我,尝试着用直播的方式来研究京都的老四合院。

效果很明显,我真的喜欢上了老四合院,更喜欢上了直播研究老四合院这种方式。不过,像我这种拿着最新最炫的时代成果,去做老学究式的玩法,当然被人耻笑鄙视谩骂的无人关注,衹有几个志同道合的玩家逐渐成了真正的朋友。

刚搬进叔叔家住的时候,我发现叔叔婶婶虽然是一种谨慎的热情,但却并没有将这种血缘亲情彻底断绝的样子,我很开心。如果对方但凡露出一点这种意思,我会扭头就走,这辈子再不联系,路上见面都不会认识。

不过,叔叔的独子堂哥,还有他准备结婚的未婚妻堂嫂,就没那么礼貌了。或者说,见面第一句话就问你什么时候走?

好吧,这种典型的定居式京都二代的想法,可以理解,可以无视。

于是我住在了西厢房,与堂哥堂嫂住的东厢房正面相对,也离得最远。

接下来的日子,我努力的打工,下班后就继续身临其境的研究这真实的老四合院。说起来,我这种研究并非真正的研究,纯属兴趣爱好者。叔叔一家在明白了我借住进来的真正目的后,也不再理我,专心的投入到准备堂哥堂嫂的婚期上,我被明确告知,不需要帮忙。

好吧,这么爱憎分明,我……我真的好喜欢!

看着老四合院每一天都在叔叔一家的用心装扮下,于沉重老旧的历史痕迹上,增添了许多时代的新气息,我也很有种感受到了时代脉搏的惬意感。

这一天晚上,下班后我照旧打开视频,开始了自己的直播。陪着我的,依然是三两衹志同道合的孤寂小猫。到了十一点,我准备按时睡觉,忽然听见外面的喧闹,立刻出来观瞧。原来是堂哥堂嫂出去和朋友聚会,喝得酩酊大醉,被送到家门口醉的走不动,叔叔婶婶都值夜班,凌晨才能回来。于是,我勉为其难的把这对醉猫似的准夫妻,扔到了他们的婚房,也就是我对面的东厢房。

回到屋里,我对依然在直播室的朋友抱怨,幸亏都已经吐完了,要不然我还得帮他们收拾。即便这样,也弄得我一身酒臭气,我还得再洗一次澡。顿时,直播室里的朋友化身成狼友,要求我直播洗澡,其中两个美眉——真正的学究型美女,也跟着起哄,要看下我的身材,是否有他们的男友好。

我立刻败退,将摄像头扭转一边,坚决不随波逐流,泯然众人!

在他们的强烈抗议声中,我匆匆冲个了澡,就准备跟还在做狼嚎的朋友们道晚安。结果忽然听到门一响,堂嫂居然走了进来。而且,堂嫂身上居然衹穿着一身薄的透明的粉红性感纱衣。

“嗷呜!”直播室里顿时尖叫一片,大声赞美我准备给他们真正的直播。

我顿时晕了!赶紧上前去阻拦,却被脚步虚浮的堂嫂一把推倒一边,嘴里含含糊糊的似乎在骂着什么,然后直接走到床边,扑通一声躺了上去。

直播室里的朋友顿时大声怂恿我,上,快上!这种时刻,送上门的鲜肉不吃就不是真男人!尤其那两个学究型美眉,居然更加疯狂的说,衹要我给他们上演真正的直播,她们就会给我单独进行真正的直播!顿时,直播室里彻底化为狼窝,传来撕心裂肺的狼嚎!

我不得不极其尴尬的耐心解释道,这是我的堂嫂,马上就要和堂哥结婚的准堂嫂。这话一出,直播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堂嫂啊!这要是上了,可就是真正的乱伦啊!

这种事情,真是……真是太刺激了!

不过,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也都仅仅想想而已。道德伦理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于所有人的生活中,生命里。

于是,我在还保持着饿狼化身的狼友们的直播注视中,小心翼翼,做贼似的,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伸出手刚要去推,立刻想起男女授受不亲的典故,拿起一本杂志卷成筒状,捅了捅堂嫂。

“堂嫂,醒醒,你走错门了!堂嫂,快醒醒,你走错门了!”奈何堂嫂醉的厉害,我一捅她,立刻不耐烦的骂道:“废物,别碰我!今天你真丢人!那可是我交往了十几年的闺蜜啊!你……你竟然让我输给她们!我肯定要被她们嘲笑一辈子的,这几个贱人,绝对会把今天的是宣扬出去,到时我怎么见人,丢人啊!你这个废物!”接下来,我从堂嫂迷醉中的断断续续的谩骂中,知晓的事情的缘由。

原来,今天是堂嫂请相交了十几年的闺蜜聚餐,提前庆祝自己的新婚大喜,各自都带了家属,老公、未婚夫和男友。因为关系亲密,无话不谈,一干人喝酒喝到昏天黑地,最后堂嫂一个闺蜜居然提出来比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真男人。当然,学西方人直接脱光了群交不可能,尽管都是心向往之。衹不过,想出一些特别的花样,对于这群醉的失去理智的现代女人来说那叫个事儿?

于是,经过慎重而混乱的争执,几个女人商量出了一个办法。男人都是用自己两腿之间的那根坚硬肉枪来征服女人,这不算本事,要让男人用自己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征服女人,那才算本事。

但那里才是男人身上最柔软的地方?答案很明确:舌头!

于是,几个迷醉的女人霸道的宣布,现在要当着闺蜜的面,对自己的男人进行真男人的考验,考验的方式就是:男人要用自己的舌头,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女人舔到喷尿,输了的女人,要当中给自己的男人打手枪到射出来。

这种考验方式,果然刺激香艳而又不失伦理,顿时获得一致同意。

为了杜绝作弊,所有人在考验开始前,统统去撒了一泡尿。

于是,在昏暗的包厢里,所有的女人躺坐到沙发上,高高抬起自己的双腿;所有的男人,统统跪倒沙发前,埋头进女人的双腿中。穿裙子最方便,直接脱下内裤挂到腿弯处,穿裤子则用外套盖住自己的小腹。结果就是,所有人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所有人都能看到对方在做什么,所有人就是无法真正看清对方在做什么!

真的好香艳!

真的好刺激!

于是,所有男人疯狂起来,所有女人尖叫起来!

不过,对于堂嫂来说,过程极度美好,结果却极为不满。

经过至少半小时的舌头考验,所有的闺蜜都被自己的男人舔的尿的自己和自己男人满身都是,唯独自己还没被舔到喷尿。

输了就要兑现!于是,在堂嫂的怒视中,堂哥脱下裤子开始被准老婆打手枪。这时,所有人都开始了围观。女人当众裸体,那是不要脸发贱;而男人当中露鸡鸡,那就是无所谓的事了。

结果,堂哥在愧疚和屈辱中,居然不到三分钟就射了!被堂嫂的闺蜜嘲笑为真正的快枪手,还问堂嫂是不是真的很容易满足?

当然,这话都是几个女人扎在一起说的私密话,但是对堂嫂来讲无异于奇耻大辱!

于是,迷醉归来的堂嫂,一直念念不忘要一雪前耻,一定要找机会再比一次!所以,迷糊了一会的堂嫂恢复了点精神,立刻起身去撒了一泡尿,然后回来让堂哥开始锻炼他的舌头。

说道最后,堂嫂在谩骂中,开始抓住我的胳膊,要让我现在就开始给她舔,今晚要是舔不到她喷尿,那就别想睡觉!

“噗!”听到这里,直播室里保持狼形化身的朋友们全都笑得现出了原形。

“哈哈哈哈!”“咯咯咯咯!”顿时,都开了幸灾乐祸的、大声鼓励的、反话怂恿的……各种各样的狂笑。

好嘛!明明是一个会被人误会自己非礼堂嫂的极度紧张的事情,怎么变成了如此开心的直播搞笑?

“去去去!你们都去死?老子这里紧张的要死,你们不帮忙还添乱!”我顿时气的开骂,那些家伙反而更加卖力的起哄!

于是我不理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准备强行将堂嫂抗回她的婚房。要是一会堂哥醒了,或者叔叔婶婶值夜班回来,看到这个样子,绝对没人会认为是堂嫂喝醉了走错门,而是我趁堂嫂喝醉了准备迷奸。

可是,当我强行将堂嫂拉起来时,她居然疯狂的大叫道:“你这个废物,要是不听我的话,我现在就去大街上告诉所有人你是个废物!”我靠!堂嫂居然变身泼妇,准备骂街!

这可糟了,这要是惊动周围的邻居,我绝对会跳进黄河洗不清,被判刑都是轻的。

这时,直播室里的朋友也都怒了!纷纷喊道:这个贱货!让她去骂街,刚才的事我们都录下了,有视频为证,让她去骂!

这话一说,顿时我彻底放下心来,对这些朋友高高举起两个大拇指,到底是朋友,想的真周到!可我忘了,这么家伙录像的初衷,纯粹是为了抓我的把柄,或是留着自娱自乐!

但是,即便这样,没有了法律和道德风险,可是真的闹出去,堂嫂的名声,叔叔一家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于是我开始好生安慰,可堂嫂已经陷入了执拗,就是不肯。并且说,本来结婚前让你一个月享受我一次,从现在开始,结婚前也别在碰我,就是结婚后,想要碰我也得用舌头让我舒服了再说!我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好嘛!这女人执拗起来,已经进入了疯魔状态。

眼看无法安抚堂嫂,直播室里顿时传来一致统一的怂恿:舔就舔!怕什么!送上门的舔了也白舔!怎么?难道你连女人都没舔过?不对,你是不是连女人都没碰过?

顿时,直播室里开始我是不是处男的争论。

好嘛,这楼歪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最后,在两个美女以女人角度的分析下,断定陷入疯魔的女人要是不顺她的意,绝对没完没了,我除了给她舔以外,没有任何选择。我这才表面不情愿,内心乐开花的勉为其难的同意。

于是,我准备关掉视频,决定想办法敷衍一下堂嫂就把她送回婚房。真舔?我可没那胆子!

可是,直播室的朋友顿时化作饿狼,威逼利诱我不能关,必须全程直播,否则就要将刚才的视频上传网上公开!

尼玛!尼玛狠!尽管我知道他们不会,但这却表明他们要直播观看的决心。

好吧!那就真舔?

我可真的还是处男啊!

心中哀嚎着,表面矫情着,我将摄像头调整了下,对准了床,让他们全都看的见,却实际上看不清究竟。

等下!不能就这么白舔了!

突然,两个美眉不约而同的大叫!吓得我一哆嗦!刚刚硬起来的鸡鸡顿时软了下来。

这不就是白舔么?为啥还不能这么白舔?我和直播室里的其他朋友都很不解!

你们这些臭男人!这可是直播啊!你们臭男人最喜欢看的直播啊!你们几个真实活该处男到死!衹顾着自己过眼瘾过嘴瘾,难道你们忘了,我们现在是在直播!这可是能够赚钱的最佳途径啊!

对啊!我们可以直播堂弟舔堂嫂到喷尿啊!

顿时,直播室里一致严令我暂缓行动,他们要立刻宣传一下,让这次直播真正火气来,大赚一笔。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两个美女主持着,让我将视频照到的地方统统做了掩盖,务必保证没人能从图像中联系到我的现实生活。同时又让我把堂嫂的脸和身上有标记的地方统统遮住,我自己也进行了化妆。然后,他们几个分工去宣传,喊人,联系直播平台强力推荐。

也就半个小时后,当我这边刚准备好,直播室里就开始风一样涌进无数人!

哇哇!直播迷奸堂嫂!真实乱伦!好刺激好喜欢!

嘎嘎!直播堂嫂醉后误入堂弟房内主动献身!这个可以看!

咯咯!直播堂嫂为锻炼潮吹,勾引堂弟练习技巧!这个好羞人啊!

…………

总是,被各种各样的标题党吸引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居然满员,造成无数人进不来。

这时,在两个美女客串主持的指挥下,我开始了直播舔堂嫂。

我在京都上大一,来到京都一年的时间,让我充分体会到“京城居大不易”的真正意味。这句话不仅仅指的生活,更多的则是一种状态,一种集这个泱泱民族数千年历史传承,和现如今十几亿国民向往的精神状态。

一年的大学生活,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切向钱看,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民族精英,更多的,是深刻认识到在这个躁动中正在高速发展的时代,坚守本心,朝着自己梦想奋斗的同龄人。

于是我很知足,将考上大学时被众望所托的那种飘浮高空的不真实理想彻底打碎,不再去为自己这一生绝对无法达到,甚至完全是痴人梦话的目标碰的头破血流。我知道,我能考上京都大学,已经是我人生的顶点和终点,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学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心的做上班族,安心的过自己这一辈子注定平头百姓的生活。如果说自己还有什么梦想,那就是给自己的孩子们积攒足够的家庭实力,让他们在我这一辈子的奋斗中,拥有更高的起点,进入更高的平台。就像我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土学生,在父母的努力供养下,考进京都大学,彻底改变自己人生,不用在和父母一样,一辈子在贫瘠的土里刨食。

大一的成绩单出来后,非常不好,仅仅是没有挂科而已,以我入学时排名前一百的名次,绝对是沦落了。这就是大一一年中我的思想起伏的真实外现。我没有悲伤,在老师同学的怜悯同情中,默默的收拾行李,借住到了京都定居的叔叔家。我准备暑假留在京都打工,而且已经找好了地方。我要借着暑假的两个月,让自己彻底安静下来,清醒过来,好好的完成接下来的学业,好好的过好自己这一生。

有句老话,皇帝家还有三门穷亲戚。我应该就是这种穷亲戚。我不知道叔叔一家怎么会在京都定居,更不知道自己一家为什么会在农村过活。已经接近大彻大悟的我,原本在考上京都大学时,就抱着饿死绝不会跟叔叔一家有任何联系的念头,此刻早已风轻云淡的想着自己曾经的执拗和轻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法,这种说法可能很因果,那就换一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这活法是需要自己努力的。

我之所以选择在叔叔家,是因为喜欢京都的老四合院。在大一学年快结束时,已经渐渐顿悟的我,决定找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转移自己的负面情绪,同时调整心态。于是,对于直播这个高速经济和科技发展下的新兴娱乐方式一直摒弃的我,尝试着用直播的方式来研究京都的老四合院。

效果很明显,我真的喜欢上了老四合院,更喜欢上了直播研究老四合院这种方式。不过,像我这种拿着最新最炫的时代成果,去做老学究式的玩法,当然被人耻笑鄙视谩骂的无人关注,衹有几个志同道合的玩家逐渐成了真正的朋友。

刚搬进叔叔家住的时候,我发现叔叔婶婶虽然是一种谨慎的热情,但却并没有将这种血缘亲情彻底断绝的样子,我很开心。如果对方但凡露出一点这种意思,我会扭头就走,这辈子再不联系,路上见面都不会认识。

不过,叔叔的独子堂哥,还有他准备结婚的未婚妻堂嫂,就没那么礼貌了。或者说,见面第一句话就问你什么时候走?

好吧,这种典型的定居式京都二代的想法,可以理解,可以无视。

于是我住在了西厢房,与堂哥堂嫂住的东厢房正面相对,也离得最远。

接下来的日子,我努力的打工,下班后就继续身临其境的研究这真实的老四合院。说起来,我这种研究并非真正的研究,纯属兴趣爱好者。叔叔一家在明白了我借住进来的真正目的后,也不再理我,专心的投入到准备堂哥堂嫂的婚期上,我被明确告知,不需要帮忙。

好吧,这么爱憎分明,我……我真的好喜欢!

看着老四合院每一天都在叔叔一家的用心装扮下,于沉重老旧的历史痕迹上,增添了许多时代的新气息,我也很有种感受到了时代脉搏的惬意感。

这一天晚上,下班后我照旧打开视频,开始了自己的直播。陪着我的,依然是三两衹志同道合的孤寂小猫。到了十一点,我准备按时睡觉,忽然听见外面的喧闹,立刻出来观瞧。原来是堂哥堂嫂出去和朋友聚会,喝得酩酊大醉,被送到家门口醉的走不动,叔叔婶婶都值夜班,凌晨才能回来。于是,我勉为其难的把这对醉猫似的准夫妻,扔到了他们的婚房,也就是我对面的东厢房。

回到屋里,我对依然在直播室的朋友抱怨,幸亏都已经吐完了,要不然我还得帮他们收拾。即便这样,也弄得我一身酒臭气,我还得再洗一次澡。顿时,直播室里的朋友化身成狼友,要求我直播洗澡,其中两个美眉——真正的学究型美女,也跟着起哄,要看下我的身材,是否有他们的男友好。

我立刻败退,将摄像头扭转一边,坚决不随波逐流,泯然众人!

在他们的强烈抗议声中,我匆匆冲个了澡,就准备跟还在做狼嚎的朋友们道晚安。结果忽然听到门一响,堂嫂居然走了进来。而且,堂嫂身上居然衹穿着一身薄的透明的粉红性感纱衣。

“嗷呜!”直播室里顿时尖叫一片,大声赞美我准备给他们真正的直播。

我顿时晕了!赶紧上前去阻拦,却被脚步虚浮的堂嫂一把推倒一边,嘴里含含糊糊的似乎在骂着什么,然后直接走到床边,扑通一声躺了上去。

直播室里的朋友顿时大声怂恿我,上,快上!这种时刻,送上门的鲜肉不吃就不是真男人!尤其那两个学究型美眉,居然更加疯狂的说,衹要我给他们上演真正的直播,她们就会给我单独进行真正的直播!顿时,直播室里彻底化为狼窝,传来撕心裂肺的狼嚎!

我不得不极其尴尬的耐心解释道,这是我的堂嫂,马上就要和堂哥结婚的准堂嫂。这话一出,直播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堂嫂啊!这要是上了,可就是真正的乱伦啊!

这种事情,真是……真是太刺激了!

不过,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也都仅仅想想而已。道德伦理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于所有人的生活中,生命里。

于是,我在还保持着饿狼化身的狼友们的直播注视中,小心翼翼,做贼似的,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伸出手刚要去推,立刻想起男女授受不亲的典故,拿起一本杂志卷成筒状,捅了捅堂嫂。

“堂嫂,醒醒,你走错门了!堂嫂,快醒醒,你走错门了!”奈何堂嫂醉的厉害,我一捅她,立刻不耐烦的骂道:“废物,别碰我!今天你真丢人!那可是我交往了十几年的闺蜜啊!你……你竟然让我输给她们!我肯定要被她们嘲笑一辈子的,这几个贱人,绝对会把今天的是宣扬出去,到时我怎么见人,丢人啊!你这个废物!”接下来,我从堂嫂迷醉中的断断续续的谩骂中,知晓的事情的缘由。

原来,今天是堂嫂请相交了十几年的闺蜜聚餐,提前庆祝自己的新婚大喜,各自都带了家属,老公、未婚夫和男友。因为关系亲密,无话不谈,一干人喝酒喝到昏天黑地,最后堂嫂一个闺蜜居然提出来比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真男人。当然,学西方人直接脱光了群交不可能,尽管都是心向往之。衹不过,想出一些特别的花样,对于这群醉的失去理智的现代女人来说那叫个事儿?

于是,经过慎重而混乱的争执,几个女人商量出了一个办法。男人都是用自己两腿之间的那根坚硬肉枪来征服女人,这不算本事,要让男人用自己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征服女人,那才算本事。

但那里才是男人身上最柔软的地方?答案很明确:舌头!

于是,几个迷醉的女人霸道的宣布,现在要当着闺蜜的面,对自己的男人进行真男人的考验,考验的方式就是:男人要用自己的舌头,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女人舔到喷尿,输了的女人,要当中给自己的男人打手枪到射出来。

这种考验方式,果然刺激香艳而又不失伦理,顿时获得一致同意。

为了杜绝作弊,所有人在考验开始前,统统去撒了一泡尿。

于是,在昏暗的包厢里,所有的女人躺坐到沙发上,高高抬起自己的双腿;所有的男人,统统跪倒沙发前,埋头进女人的双腿中。穿裙子最方便,直接脱下内裤挂到腿弯处,穿裤子则用外套盖住自己的小腹。结果就是,所有人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所有人都能看到对方在做什么,所有人就是无法真正看清对方在做什么!

真的好香艳!

真的好刺激!

于是,所有男人疯狂起来,所有女人尖叫起来!

不过,对于堂嫂来说,过程极度美好,结果却极为不满。

经过至少半小时的舌头考验,所有的闺蜜都被自己的男人舔的尿的自己和自己男人满身都是,唯独自己还没被舔到喷尿。

输了就要兑现!于是,在堂嫂的怒视中,堂哥脱下裤子开始被准老婆打手枪。这时,所有人都开始了围观。女人当众裸体,那是不要脸发贱;而男人当中露鸡鸡,那就是无所谓的事了。

结果,堂哥在愧疚和屈辱中,居然不到三分钟就射了!被堂嫂的闺蜜嘲笑为真正的快枪手,还问堂嫂是不是真的很容易满足?

当然,这话都是几个女人扎在一起说的私密话,但是对堂嫂来讲无异于奇耻大辱!

于是,迷醉归来的堂嫂,一直念念不忘要一雪前耻,一定要找机会再比一次!所以,迷糊了一会的堂嫂恢复了点精神,立刻起身去撒了一泡尿,然后回来让堂哥开始锻炼他的舌头。

说道最后,堂嫂在谩骂中,开始抓住我的胳膊,要让我现在就开始给她舔,今晚要是舔不到她喷尿,那就别想睡觉!

“噗!”听到这里,直播室里保持狼形化身的朋友们全都笑得现出了原形。

“哈哈哈哈!”“咯咯咯咯!”顿时,都开了幸灾乐祸的、大声鼓励的、反话怂恿的……各种各样的狂笑。

好嘛!明明是一个会被人误会自己非礼堂嫂的极度紧张的事情,怎么变成了如此开心的直播搞笑?

“去去去!你们都去死?老子这里紧张的要死,你们不帮忙还添乱!”我顿时气的开骂,那些家伙反而更加卖力的起哄!

于是我不理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准备强行将堂嫂抗回她的婚房。要是一会堂哥醒了,或者叔叔婶婶值夜班回来,看到这个样子,绝对没人会认为是堂嫂喝醉了走错门,而是我趁堂嫂喝醉了准备迷奸。

可是,当我强行将堂嫂拉起来时,她居然疯狂的大叫道:“你这个废物,要是不听我的话,我现在就去大街上告诉所有人你是个废物!”我靠!堂嫂居然变身泼妇,准备骂街!

这可糟了,这要是惊动周围的邻居,我绝对会跳进黄河洗不清,被判刑都是轻的。

这时,直播室里的朋友也都怒了!纷纷喊道:这个贱货!让她去骂街,刚才的事我们都录下了,有视频为证,让她去骂!

这话一说,顿时我彻底放下心来,对这些朋友高高举起两个大拇指,到底是朋友,想的真周到!可我忘了,这么家伙录像的初衷,纯粹是为了抓我的把柄,或是留着自娱自乐!

但是,即便这样,没有了法律和道德风险,可是真的闹出去,堂嫂的名声,叔叔一家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于是我开始好生安慰,可堂嫂已经陷入了执拗,就是不肯。并且说,本来结婚前让你一个月享受我一次,从现在开始,结婚前也别在碰我,就是结婚后,想要碰我也得用舌头让我舒服了再说!我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好嘛!这女人执拗起来,已经进入了疯魔状态。

眼看无法安抚堂嫂,直播室里顿时传来一致统一的怂恿:舔就舔!怕什么!送上门的舔了也白舔!怎么?难道你连女人都没舔过?不对,你是不是连女人都没碰过?

顿时,直播室里开始我是不是处男的争论。

好嘛,这楼歪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最后,在两个美女以女人角度的分析下,断定陷入疯魔的女人要是不顺她的意,绝对没完没了,我除了给她舔以外,没有任何选择。我这才表面不情愿,内心乐开花的勉为其难的同意。

于是,我准备关掉视频,决定想办法敷衍一下堂嫂就把她送回婚房。真舔?我可没那胆子!

可是,直播室的朋友顿时化作饿狼,威逼利诱我不能关,必须全程直播,否则就要将刚才的视频上传网上公开!

尼玛!尼玛狠!尽管我知道他们不会,但这却表明他们要直播观看的决心。

好吧!那就真舔?

我可真的还是处男啊!

心中哀嚎着,表面矫情着,我将摄像头调整了下,对准了床,让他们全都看的见,却实际上看不清究竟。

等下!不能就这么白舔了!

突然,两个美眉不约而同的大叫!吓得我一哆嗦!刚刚硬起来的鸡鸡顿时软了下来。

这不就是白舔么?为啥还不能这么白舔?我和直播室里的其他朋友都很不解!

你们这些臭男人!这可是直播啊!你们臭男人最喜欢看的直播啊!你们几个真实活该处男到死!衹顾着自己过眼瘾过嘴瘾,难道你们忘了,我们现在是在直播!这可是能够赚钱的最佳途径啊!

对啊!我们可以直播堂弟舔堂嫂到喷尿啊!

顿时,直播室里一致严令我暂缓行动,他们要立刻宣传一下,让这次直播真正火气来,大赚一笔。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两个美女主持着,让我将视频照到的地方统统做了掩盖,务必保证没人能从图像中联系到我的现实生活。同时又让我把堂嫂的脸和身上有标记的地方统统遮住,我自己也进行了化妆。然后,他们几个分工去宣传,喊人,联系直播平台强力推荐。

也就半个小时后,当我这边刚准备好,直播室里就开始风一样涌进无数人!

哇哇!直播迷奸堂嫂!真实乱伦!好刺激好喜欢!

嘎嘎!直播堂嫂醉后误入堂弟房内主动献身!这个可以看!

咯咯!直播堂嫂为锻炼潮吹,勾引堂弟练习技巧!这个好羞人啊!

…………

总是,被各种各样的标题党吸引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居然满员,造成无数人进不来。

这时,在两个美女客串主持的指挥下,我开始了直播舔堂嫂。

喜欢就顶一下!!!
0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