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传说

“不好意思,这房不租给你了,到期后请你搬走!”

章晓夜在一家家劝退着自家楼房上的租户。当然,章晓夜这厮却也不是每一家都劝退的。遭他劝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与单身汉。

此时,章晓夜刚刚接收这栋楼房的继承才一周不到。章晓夜不愿意楼房留着一些中老年人与单身汉,他更乐意留着一些年轻美女在楼房里。是的,章晓夜试图让楼房成为自己的后宫。

看着自己手机里根据合同整理出来的名单:202郁小可,23岁,湖南人;304陈曦,32岁,广东人;601王可梦,30岁,四川人。除了这三间房之外,其他人都在章晓夜的清退名单上。

章晓夜在外张贴了招租广告,在内清退中老年人。租约到期之前,章晓夜不打算直接赶人,而是让他们到期后找重新找地方。

清退工作完成到了五楼之后,章晓夜来到了六楼。因为六楼太高,也是顶层,六楼只住着王可梦一家。望着走廊里晾着的一堆衣服,章晓夜十分兴奋地走向了601,敲了敲王可梦的房门,半饷没人答应。章晓夜高兴地咧了咧嘴,看起来王可梦是不在家的。

章晓夜摘下了王可梦晾在外面的胸罩和内裤,使命地闻嗅着。沉迷其中的章晓夜压根没有留意到601的房门打开。

原来,王可梦的工作是KTV公主,上的夜班,这个时候本该是在睡觉,却被章晓夜刚刚的敲门声吵醒。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了章晓夜正在嗅着自己的内衣裤。

王可梦悄悄地回到房内,掩上了房门。她想起了前几天在另外一个同事家里一起玩了一个伪娘的经历,之后自己一直也想调教一个伪娘。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变态房东是最好的猎物。可在这之前,总得有些准备工作是要做好的。

王可梦脱掉了自己的内衣裤,只穿着一套半透明的睡衣。丝袜内裤胸罩制服等等随意地丢在地上,装出了一副睡前太累没有收拾干净的样子。她赤裸着脚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王可梦望着已经脱下裤子,拿着自己的内裤打飞机的章晓夜,愣是一阵怒吼。

本来即将到达高潮点的章晓夜被这么一吓,精液喷射了出来。而王可梦又因为走得太快,已经来到了章晓夜面前,有些精液洒落在她的大腿上。

“我……我……”章晓夜支支吾吾地不知说什么好。

感受着滚烫的精液在大腿滑落的王可梦一把拽住章晓夜的头,将他拉近到自己的大腿,怒吼道:“看你干的好事……给我舔干净!”

章晓夜的鼻尖已经触碰到了王可梦的大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用双手牢牢抱住王可梦的腿,舌头疯狂地舔舐着她大腿上的精液。

“嗯……”王可梦沉沉地呻吟了一声,当章晓夜的舌头从大腿朝着大腿根部舔舐而去的时候,她内心不由得一慌,现在可还不是让他发现自己没有穿内裤的事实,“放开……你给我放开……不然……不然我报警了……”

灯管的昏暗加上章晓夜内心的惊慌,他并没有发现王可梦没有穿内裤。惊慌失措的章晓夜松开了抱紧王可梦大腿的双手,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跑了也没用!

“你!给我进来!”王可梦拽住章晓夜的衣领,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顺势一推便将章晓夜推倒在地。

扑倒在地的章晓夜正好整张脸埋在了王可梦刚刚脱下的内裤里,闻着残留着体温的原味内裤,章晓夜竟然心生一种“值得了”的情绪。

王可梦将门锁好之后回头看着章晓夜,冷冷地说道:“变态!你很喜欢女人的衣服是吗?”

章晓夜沉迷在王可梦的内裤味道中,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这让王可梦很生气,一把揪住章晓夜的衣服,把他拉了起来,推倒在沙发上,冷冷地说道:“脱衣服!”

章晓夜试图从沙发上站起来,但是被王可梦退了一把,又跌坐在沙发里。王可梦拿着手机对准章晓夜说道:“不要再让我说一次,脱衣服!就算你能抢得过我的手机,但是我可以在你动手前就把刚刚的照片发送出去!”

章晓夜听到了王可梦这么说,细想确实也是如此,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绝对不可能在王可梦按下发送按钮前抢过手机!只好依着王可梦的话,扭扭捏捏地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

可实际上,王可梦的手机却是在录影中,换句话说,章晓夜的一举一动都被王可梦录了下来!

章晓夜扭捏着脱掉了自己全部地外衣,露出了芊瘦的身材。可王可梦并不满意,她看到了章晓夜还保留着自己的内裤,这让她很不爽。于是再次下命令让章晓夜脱掉内裤。

将身体赤裸地暴露在王可梦面前的章晓夜,章晓夜万万不曾想到竟有这般的好事,一个变态房东拿女租户的衣服自慰的时候被发现,然后被勒令脱去衣服,接下来的剧情毫无疑问在章晓夜的大脑里已经猜测到会与王可梦有一番肉搏。随着王可梦的眼光的上下打量,章晓夜竟然感到一种欲望的满足,玉茎竟然开始充血勃起。

王可梦也看到了章晓夜胯下正在膨胀,她清楚着不能任由这样下去,猛地冲着章晓夜的玉茎,狠狠地掐了一把,说道:“去,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上!”

地上散落着的是王可梦刚刚故意扔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开档丁字裤,一件淡紫色的胸罩,一件黑色开档薄丝袜裤以及一套KTV公主的制服。

看着手机里拍摄着章晓夜穿着自己衣服的过程,王可梦感到了蜜穴开始泛滥起来!

穿着女装的章晓夜感受着丝袜裤对自己下身的紧贴着的束缚,闻嗅着衣服上残存着的王可梦的体香,突然觉得很满足。这一刻他的女装魂觉醒了。章晓夜任由这王可梦将自己拉到了化妆台前,任由着王可梦给自己戴上假发,给自己化妆。很快地,一个原本应该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在这个深夜的出租屋内,被女租户改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伪娘。

王可梦很自豪,没有想到章晓夜的身材和轮廓竟是如此适合女装。她看着眼前的作品,感觉要比自己之前的同事家里的那个伪娘来得更加诱惑。王可梦决定不放过眼前的这个可人儿。她拿起另外的一双丝袜,将章晓夜的手腕绑了起来,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章晓夜没有挣扎,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女装的自己迷惑了,他的内心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角色,不想去挣扎。他甚至在内心深处已经预知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比期待着。

章晓夜的手被交叉着绑在了椅子的靠背,双脚也被绑在了椅子的腿上。王可梦尝试着给章晓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但是鞋子的码数不对,章晓夜完全穿不下去,王可梦只好无奈放弃。她给章晓夜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之前的同事,炫耀着自己的这次收货。

王可梦脱下了穿在章晓夜身上的自己的内裤,滚烫的玉茎轻轻地拍打在她的脸上,浓浓的男性气息直直地冲击着她的鼻腔。王可梦不由得惊诧着看着比同龄人瘦弱的章晓夜竟然有着如此凶器,只是那浓黑的耻毛让她觉得不痛快。王可梦将内裤塞在了章晓夜的嘴里,站起来掀开了自己的睡裙,露出了一片坦滑白嫩的耻丘,说道:“好不好看?漂不漂亮?”

章晓夜呜呜地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光滑的白虎耻丘对他的视觉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看着章晓夜胯下的玉茎逐渐化作巨根,王可梦妩媚地笑了笑说道:“你的毛太多了,我帮你也刮干净吧!”

王可梦无视章晓夜的连连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了剪刀和剃刀,仔仔细细地修剪着章晓夜的耻毛。冰冷的剪刀触碰到章晓夜的玉茎时,冷冷的感觉加上剪刀撑开的力度,章晓夜的玉茎不由得挑动起来。王可梦感觉到剪刀被章晓夜玉茎的跳动拍打着,不由得调笑着说道:“看来你也忍不住要剪干净,在用你的鸡巴催促我剪呢。女孩子就不该留这肮脏的耻毛!”

随着剪刀哢擦哢擦地响动,章晓夜胯下的耻毛逐渐被剪短。王可梦在章晓夜的胯下涂满了剃须膏,笑着说道:“你的鸡巴可不要乱动哦,不然等下被剃须刀划伤就不好了!”

感受着剃刀的刀锋在自己胯下划过,勃起的玉茎被王可梦牢牢把握住的章晓夜感受着王可梦素手的柔软,竟然就这样射了。精液涂满了王可梦的酥手,这让王可梦很生气。她把手放到了章晓夜的嘴边,说道:“舔干净!”

闻着王可梦酥手上的腥味,章晓夜摇了摇头。王可梦也不在意,一手拔出了塞在章晓夜嘴里的内裤,一手将剃刀贴在章晓夜的胯下,冷冷的说道:“要么舔干净,要么我帮你阉割了!”

章晓夜舔舐着王可梦手上自己的精子,腥臭的味道冲击着他的大脑,来不及感到反胃,便被王可梦将手指插在自己的嘴巴里玩弄着自己的舌头。尽管他开始觉得这是很享受而且自己精液的味道似乎挺不错,可是他的内心还在骗着自己说:我只是怕她阉割我罢了!

王可梦把章晓夜的胯下剃得干干净净,光溜溜的耻丘感受着王可梦的酥手在上面滑动的感觉,让章晓夜莫名感到很舒服。刚刚射过后的玉茎在王可梦抚弄耻丘的刺激下,又一次勃起。王可梦套弄着章晓夜的玉茎,身子软趴在章晓夜的身上,红唇在章晓夜的耳边轻轻张合着闻到:“想不想我给你舔鸡巴啊?”

手臂上感受着王可梦的玉乳在挤压着,章晓夜喘着气说道:“想……想……”

王可梦笑着亲了亲章晓夜的耳垂,继续问道:“这身衣服穿着舒不舒服啊?”

章晓夜感受着耳边被王可梦说话的热气拍打着,痒痒的感觉让他心生骚痒,随着王可梦的的问话,他才感受到丝袜包裹着玉腿的感觉是如此舒服,不由自主地回答道:“舒……舒服……很舒服……”

王可梦听到了自己满意地答覆,却不由得想着进一步摧残章晓夜的意志,她舔舐着章晓夜的耳朵,从轮廓到耳洞,详详细细地舔舐着。因为她发现刚刚亲章晓夜的耳垂的时候,章晓夜的玉茎很用力地在挣脱她的控制,连呼吸都紊乱起来。毫无疑问,耳朵是章晓夜的敏感点。在王可梦的舔舐下,章晓夜感受到耳朵传来的敏感,内心的骚痒更是难耐。王可梦感觉差不多是时候了,便问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女装奴隶了好不好?”

“好……好……”章晓夜才不管什么女装奴隶的问题,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王可梦舔他的鸡巴。好让他将欲望彻底解放!

听到章晓夜的答覆,王可梦知道不可当真,却也知道既然他第一次作出了这样的答覆,以后也很容易就能解决了。王可梦把玉唇从章晓夜的耳边挪移到了玉茎,马眼已经开始往外吐着爱液。王可梦张开玉嘴,含住了章晓夜的龟头,舌尖在马眼附近来回打转挑逗着。

“嘶~”章晓夜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二十几年的处男之身却是从未享受过美女的口交。温暖的舌头在龟头上的来回挑弄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享受。尤其是在刚刚被王可梦撸射之后,鬼头的敏感度已经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极限,贤者时间还未过去,便再度遭遇了王可梦的舌头,这让章晓夜微微地颤抖着下身仿如要将玉茎塞入王可梦的嘴里。

王可梦倒也毫不介意,章晓夜的反应在她看来无疑是极其可爱的,尤其是对比起数日前在闺蜜家中玩过的那个伪娘来说,毫无经验的章晓夜才是她眼中最可口的一盘菜。在王可梦几年的KTV公主生涯中,虽然大多数跟的是屌丝的毫无油水的单,但也没少跟过一些土豪的单——从S、M到女攻男、甚至是群P兽交,她都经历过。但是吃到小处男的经历这还是头一回。

王可梦伸长了舌头从章晓夜的马眼舔舐到了蛋蛋,却对于章晓夜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挡住了菊穴感到不满。她拉起了章晓夜,轻轻地将他推倒,跪在床上。然后躺到了章晓夜的身下,开始舔舐起章晓夜的玉茎。

王可梦任由着章晓夜的玉茎塞入自己的嘴里,手指却从章晓夜的会阴滑过菊穴的皱褶,趁着章晓夜的不注意,一节手指塞入了章晓夜的菊穴,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这让章晓夜赶到很别扭,却莫名地有些舒服。望着眼前的芳草萋萋下的嫩穴,章晓夜也开始伸出舌头,跟着王可梦的手指头在自己菊穴下抽插的节奏舔舐起来。

“嗯……”当王可梦的手指触碰到章晓夜的前列腺时,明显感到了章晓夜的腰部开始颤抖起来,玉茎也在她的嘴里以极快的频率摩擦着她的舌头。这让王可梦更加频繁地刺激着章晓夜的前列腺,却又总是让他在濒临高潮的边缘停下刺激。章晓夜的表现宛如她上次在闺蜜家中玩过的伪娘一般,开始不断地摇动屁股,想要让菊穴里的手指再次刺激他的前列腺。

“这跟你上次被李老板他们玩弄,摸到G点的时候反应一样呢!好玩吧!”王可梦的闺蜜当时这么对她说道,“看那表情,简直一模一样!”这句话在这个时候突兀地浮现在王可梦的脑海里,更加痒得不行,双腿牢牢夹住章晓夜的头,喘息着说道:“给我……给我用手指……插进去……骚逼……菊花……”

章晓夜的脸牢牢地贴在王可梦的淫穴上,脑后被王可梦的玉腿压住,抬不起头来。闻着芳草萋萋的幽香,章晓夜一边舔舐着王可梦的阴蒂,一边用双手的手指分别插进了她的淫穴和菊花里开始抽插起来。章晓夜的手指抽插过程中不止一次触碰到了王可梦的G点,王可梦也不止一次地用身体回应着他的触碰,可惜,雏子之身的章晓夜却一无所知,他甚至对于手指的抽插感到无趣,脑子里一直挂念着的是被王可梦含在嘴里的玉茎和菊花里王可梦的手指。

王可梦气急败坏,她万不曾想到章晓夜竟是如此不解风情。此时,她已经开始萌生了报复的想法,她要让章晓夜主动开口求她操他。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