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廉价妓女

你好,总共175元,谢谢光临~)

当!

(你好,总共 。。。。。。。。)
在生鲜超市里熟练的面对客人结帐,生活模式一成不变的日子开始觉得厌烦,而来到这买东西的客人95%全是老面孔,在这半乡下的地方其实想疯也疯不起来。

除了附近工厂的几个泰劳比较好色的会逗我笑之外,大部分的顾客全是住附近的老伯和学生,心灵的空虚真的快让我做不下去。

宋沙: 再穿低点! 看不到奶奶。

卡彭: 不要穿内衣,让我们看豆豆好不好?

我: 你们又喝了多少啦? 变那么色!

卡彭: 已经喝3手! 还要再买2手!

我: 1120啦!

宋沙: 靠北了! 钱不够…

我: 拿去吧! 差的200算我请。

宋沙: 谢谢老婆!

卡彭: 要说谢谢宝贝。

我: 呿! 谁说你们可以乱叫的阿? 旁边有些要退货的饼干你们拿去吧。

他们俩跟着我的脚步来到放置退货品的角落,在我蹲下身弯腰拆箱的时候卡彭伸手抚摸着我臀部挤出的股沟,见我没有立即制止他的动作便更大胆的将手顺着伸入内裤里贴在屁股上。

站在旁边的宋沙看我竟然放任卡彭的摸臀挑逗,一把就拉住我的肩膀将身体转向他,用嘴巴贴着我的嘴唇将舌头深入强吻,手隔着衣服揉搓还算有料的D罩杯乳房。

原本只是因为大姨妈快来报到,敏感的身体对卡彭抚摸臀部的触碰感觉到舒服,在他们眼里却变成是我在挑逗诱惑他们酒后的性欲。

所幸这角落是店内监视器其中之一的死角,才没录到我被他们俩人猥亵的画面,阴道在持续爱抚下早已分泌淫水将内裤弄到湿润不堪。

电动门传来声响,客人站在柜台前呼唤要买烟的声音就了我一命,但是卡彭和宋沙仍然没有打算停止猥亵我的迹象,两人反而是更兴奋压制住我的身体。

我: 不要了! 有客人阿…

宋沙变本加厉的将另一只手伸入我内裤里,用手指插入阴道硬是要点燃我内心熊熊欲火,卡彭抚摸屁股的手循着股沟移动到屁股的位置将粗糙的手指插进肛门里抠弄,宽松的运动裤阻止不了他们俩的手剧烈的动作。

前后肉穴双向的刺激引发了高潮激流,子宫激烈的蠕动让阴道痉挛不停颤抖,爽到软脚的瞬间使得我瘫靠在他们身上。

客人: 阿妹阿~ 人勒? 我要买烟啦!

客人拉高声调的喊叫声,并没有让宋沙和卡彭放弃继续亵淫我的意思,两人的手指仍旧在我已经高潮蠕动的阴道里抽插,强袭而来的再次高潮使我头脑几近晕眩。

我: 晚一…晚..点再说…拜托….

在我娇柔声的撒娇求饶下,他们俩很不情愿的停下了指奸我的动作,让我赶紧从角落跌跌撞撞的拖着无力的双脚回到柜台替客人的烟结帐。

卡彭和宋沙打包了我给他们的零食在客人走后跟着离开,原本在后面仓库补饮料的小薇因为听到刚才客人的喊叫声而走出来看,幸好时间上的差距让她只看到3个人离开的背影。

小薇: 你怎么冒那么多汗? 衣服湿成这样? 头发也乱了。

我: 没事啦… 刚在旁边那搬箱整理要退货的零食。

小薇看我说没事便耸耸肩的又回到后面仓库,继续整理她待会要补到架上的饮料和货品。
紧张的情势在安全后,阴道和屁眼被手指插入摩擦的感觉依然还没退去,兴奋的快感使我身体火热的靠在柜台边等待发抖的双脚回复正常。

虽然知道我微胖的肥嫩体型是泰劳喜爱的身材,心中仍在神魔交战迟疑着是不是该尝试异国情调的复杂关系。

墙上时钟预设的声响提醒还有半小时就可以关店下班,恍忽的从柜台往外看赫然发现宋沙和卡彭在马路对角巷口坐在单车上凝视着我,眼前一闪而过被他们俩用手指弄到高潮的画面,心中波动的涟漪使得我脸红马上低头做结算营业额的工作。

小薇在整理完货物后溜到前面来刷手机等下班,房屋建筑的格局刚好挡住视线没让她看到在外头等我的两人。

在下班后我和小薇走到店门外设定保全系统,她一溜烟的跳上机车加速往住处狂飙,我站在原地看她头也没回的像是没发现待在阴暗巷口的宋沙和卡彭。

走回家的路程其实只需要5分钟,却不知自己为何的很自然放慢脚步,月光投射下来的影子让我知道两个泰劳正骑单车从后面过来,他们在超越我后停下车挡住了回家的去路。

其实往前跑几步就能转进巷子到达门口,意识却让我呆呆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俩的脸,当他们伸手抚摸我的脸和头发竟使我害羞的静静低下头。

宋沙: 我爱你!

卡彭: 我们会让你好舒服的。

我: 嗯….到我家…

他们俩的出现让我头脑乱哄哄的脸红,思绪不清的顺着回应之后带着他们转进巷子来到家的后门。

在确认家人全都已经睡觉了,我领着他们进到2楼的卧房,两人迅速的脱下衣裤在我眼前露出已经勃起的粗茎,房里昏暗的夜灯使得他们的肌肉纹路更为明显,看著作工练出的体格让我不自知的吞咽口水。

卡彭把我拉到床上躺下亲吻我的嘴揉搓乳房,身上衣服在挑逗爱抚中被一件件的褪去,直到宋沙把嘴贴着湿润的蜜穴用舌头插入阴道里搔刮,我这时才意识到已经全裸的和他们坦诚相见。

羞愧的思绪一下子冲上心头,看着自己34D-31-35的体态被他们视为美食的揉弄,身体火热的冒出汗珠享受着两人对我的激情爱抚。

卡彭转身揉搓我的乳房用嘴含住奶头舔咬,挪动臀部将粗屌插进我嘴里帮他口交吸吮龟头,浓臭尿液味扑鼻而来使昏沈中的脑袋更晕,臀部抽动用粗茎前后进出的干着我的嘴巴。

宋沙看到卡彭已经先占有我嘴巴的第一次,立刻停下用嘴舌插舔我蜜穴的动作,马上跨跪到床上将我的双脚撑开将他的粗茎抵住蜜穴口来回摩擦。

龟头紧贴着穴口的触感让我阴道搔痒到无法克制,我便伸手握住宋沙的硬屌引导他插入阴道里抚慰饥渴的空虚感,若不是卡彭的粗茎正塞在嘴中口交,阴道被硬屌磨擦撑开肉璧的愉悦感必定让我失控大声呻吟。

躺在床上让两个泰劳用粗茎插干身体,嘴巴和阴道死命的吸含着脏臭硬屌,看着宋沙和卡彭享受着我献出肉体给他们发泄性欲的愉悦表情,对自己行为很贱的想法突然一扫而空。

我伸手去握住卡彭的茎根套弄温柔抚摸睾丸,主动又淫荡的动作使得他低沈的呻吟,痛苦的表情像是在忍受着想要射精在我嘴里的感觉。

腰部大力的扭动配合着宋沙用粗茎插干阴道的频率,我使力的收缩臀部肌肉试图让阴道加紧在体内的粗茎,宋沙似乎发现我的企图后加速的猛力狂插,反过来把我干到高潮痉挛的子宫不停颤抖。

宋沙: 老婆爽吧? 你好温热!

我: 呜…呜…

他们俩很熟练的停下奸淫我双穴的动作,在移动身体互换位置后继续用粗茎填塞我淫荡的小嘴和阴道,两个人在短短几秒间成功的消退了想射精的冲动,却苦了我刚高潮完仍极为敏感的肉体。

在卡彭狂插阴道的激烈快感中又将我带到第二次高潮愉悦里,阴道分泌出的大量淫水使得粗茎插穴时的肉体撞击声越是淫秽,看着他粗茎上沾染的淫水在激烈摩擦后已经变成乳白黏液。

宋沙趁着我享受高潮愉悦中,一边让我含屌口交一边偷偷在我的乳房上留下几颗草莓印痕,像是在宣示我的身体已经属于他和卡彭共用的肉欲性奴,我用手指轻抚着乳房上的吻痕时感到心中一阵喜悦。

在他们第一次互换位置完后被卡彭激烈的干了快10分钟,子宫不停痉挛的让我达到第三次高潮,感觉到他们俩的动作似乎又变得卡卡像是准备再次交换位置。

当两根粗茎抽拔离开小嘴和阴道的时候,我顺着他们俩的移动翻过身成狗趴式体位,翘高屁股迎合宋沙从我背后插入阴道后淫荡的扭臀压挤他的粗茎。

他们俩笑着用泰文谈话一边干着我的双穴,我含住卡彭的粗茎吞吐猛吸龟头边看着他,开怀的笑容像是非常满意我在床上荡妇般的配合度。

在第二次换位完,狗趴的姿势让宋沙扶着我的屁股可以把粗茎插的更深撞到子宫,酥麻感觉在几次撞击下使我再次获得高潮愉悦,子宫颤动的收缩紧咬住他的粗茎,插干频率突然变得忽快忽慢的摩擦感,我知道宋沙即将把浓稠精液灌进我淫荡的子宫里。

宋沙: 老婆! 要射进了!

我: 呜… 嗯…

嘴巴大力吸吮卡彭的龟头,相信卡彭在干了那么久之后其实也差不多快到射精的状态,看他脸色硬撑的忍耐着将精液喷发的感觉,似乎是想在宋沙内射完后换他插进阴道中让精液解放。

宋沙扶着我的屁股颤抖了几下,温热的精液喷溅在阴道里缓缓流入子宫中,高潮的感觉因为被内射的愉悦心情而再次袭来。

卡彭: 走开! 我要射了!

卡彭催促着宋沙让开插穴的位置,当粗茎抽离后小嘴获得喘息的空间,他按着屁股迅速将粗茎插进阴道的充实感让我不经意的哀叫出来,宋沙也怕呻吟声吵醒我的家人便立刻将他沾着精液的粗茎插入我嘴中,吸吮着龟头上些微精液和我自己的淫水,腥骚的液体在吞咽时却觉得格外香甜。

粗茎在阴道里大力的插干几次后喷发出大量浓精,子宫被热流冲淋到痉挛蠕动的又使我高潮了一次,卡彭趴在我背上疲惫喘气的直喊累,当他侧躺到床上时我转过身低头含住龟头舔吸,为了让两个亲密爱人受到平等待遇,我乖乖的吞咽卡彭龟头上残留的精液。

在三人淫乱的激情过后,我躺在宋沙和卡彭中间享受他们用手在身上游移抚摸的温柔,经历了七次高潮后其实已经脑袋一片空白的头晕,敏感的身体在温热的手掌触碰下的舒适感使我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从睡梦中醒过来时房间已空无一人,宋沙和卡彭照着我带他们进屋前的约定,在天亮前就赶紧离开家里回到他们工厂的宿舍,看着自己阴道湿润的精液残渣和被激烈蹂虐过的身体,顿时仅存的感觉只有需要互传体温的无限空虚。

溜进浴室梳洗身体后回到房里,从收纳箱翻出几件买了却不敢穿出门的辣衣,穿着低胸露出乳沟和紧臀的连身洋装在下午进到公司上班时的装扮把小薇和一些客人吓了一跳,接连不断的赞美让我失去已久的自信渐渐回复。

上班经过了6个小时一直没等到卡彭和宋沙的出现,终于在下班前30分钟看到他们漫步的走进卖场里,两人站在柜台前打量我的乳沟和翘臀好一阵子,随手拿了2手啤酒后靠在我耳边轻语。

宋沙: 老婆~ 等下班后再打炮。

卡彭: 老婆,明天我们放假,到宿舍睡。

我: 知道了,老公~

对于前段感情被抛弃后因为变胖而失去自信将近4年,经过昨晚在他们俩宠爱的激情滋润下再次感受到甜蜜氛围,我很了解自己会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换取长期感情的疼爱。

愉快的心情一直保持到打烊下班,坐在宋沙的单车后座让他们载回到工厂的泰劳宿舍,跟着他们进到用铁皮屋改建的2楼大通铺里看见20几个泰劳用淫秽的眼神盯着我看,似乎他们早就已经知道我会出现的样子。

基瓦是这群泰劳的带头领班,他和其他几个人也都是我们卖场的常客,看他大声的用泰文和全部人讲完话之后,房屋里立刻传出哀嚎遍野的声音。

接着又是一片混乱的喧哗,宋沙和卡彭脸色瞬间变得有点臭,基瓦走过来无奈的跟我解释事情的原由,这时才知道宋沙和卡彭在清晨回来之后向他们吹捧我是个跟他们俩搞过3P的台湾淫娃。

在互呛下顺势变成全部的泰劳用酒钱当赌注要他们俩把我带回来宿舍,结果刚刚有一群人不甘愿的要求要看现场我和他们俩3P交配的场景后才认输。

基瓦接着说假日他们这常有女泰劳在这过夜,躲进床上后用床帘遮住就当场干起来,甚至有些还会临时兼差让想花钱发泄的泰劳轮流上,众人围观看戏的场面其实已经很平常。

宋沙和卡彭并不打算让全部人看我被操的场景,直说只是输些酒钱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我反而担心的是他们泰劳间后续的问题,两个老公可能会就这样过着被众人语言霸凌的日子。

我: 基瓦,我可以答应喔!

基瓦: !!! 你确定?

我: 但是能保障我的安全吗? 我可受不了被全部人冲上来轮奸。

基瓦: 绝对没问题!

基瓦转过头跟全部泰劳宣布我愿意脱衣全裸和他们俩表演现场3P,立刻传来泰劳们满堂喝采的鼓噪声,唯独宋沙和卡彭低头沉默不知道怎么面对我。

几个泰劳随手将一张行军床移到走道中间,驱赶其他人把床边的空间挪出来让我和他们俩上床,

我边解下洋装后的拉链往床走去,坐在床上时身上只穿着内衣裤等待宋沙和卡彭过来我身边。

在众人的催促下他们也是只好硬着头皮脱光衣服站在我两边,从他们的眼神里透露出不安与不舍的模样使我更认定自己的做法并没有错。

耳边一直环绕泰劳吵杂不已的欢呼声,我双手握住他们俩的粗茎便开始轮流的用嘴吸吮含舔,粗茎在手中的坚硬触感透露着他们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

我: 干我吧! 让他们知道我是你们俩的老婆,有个台湾淫娃喜欢被你们轮奸内射。

卡彭给我的感觉本来就是喜好淫色的人,他使力扯坏我的奶罩和内裤便随手丢给在旁边围观的人,在粗暴的推倒我之后趴在我身上将粗茎插入湿润的阴道里抽动,原本鼓噪的杂声随即停止只剩我娇喘呻吟的淫叫声在屋内回绕。

我: 阿~ 好爽! 干我~ 干我~ 老公插大力点!

宋沙把粗茎靠在我嘴唇上摩擦,我立即张口含住龟头大力的吸吮,嘴里含着粗茎发出的呜咽声让屋里整个气氛变得更加淫秽。

在20几双眼睛的视奸下使我越是兴奋,阴道被卡彭的粗茎摩擦到开始痉挛,高潮的快感在插穴中使得子宫不停收缩分泌出大量淫液。

卡彭激烈的干了我10几分钟后将精液内在在阴道里,白稠的精液在他拔出粗茎时从穴口缓缓流出,泰劳震耳的欢呼声再次此起彼落的环绕着。

宋沙看到卡彭已经射精完便马上接手插穴的位置,粗茎接着插进满是精液的阴道里剧烈插干,高潮的愉悦使我娇淫喘叫的声音更是娇媚。

我: 老公好棒! 咿…咿….阿~ 要丢了!!!

看到前方围观的10几个人全都因为看着我被干而兴奋的勃起粗茎,有几个人甚至掏出自己的硬屌握在手上不停的自慰手淫,想到我的肉体竟然能让那么多人兴奋,子宫更是强烈收缩的使我达到第三次高潮。

半朦胧的视线看见有些人跟基瓦起了争执像快打起架来一样,在双方调解后基瓦走到床边靠在我耳上表示说有些人想看我被肛交的骚样,在恍神的状况下我完全没迟疑的答应了请求。

我: 可以! 但是第一次的肛交请你干我!

基瓦: 还有些人想问可不可以花钱干你,一般女泰劳都是开价500,你的意思呢?

我: 100! 只要花100就可以玩我!

基瓦推开宋沙要他躺下让我趴在宋沙身上,他则是绕到我背后用粗茎抵着肛门,在倒了些润滑剂在我股沟上后便用粗茎贯穿了我的屁眼,双穴同时的激烈插干把我搞到胡言乱语的喊叫,在狂插了一会后两人内射的炙热精液使我高潮到几近晕眩。

他们俩在内射完后离开床,基瓦大声向围观的泰劳喊话,随即我瘫软的身体被好几个人挪动,阴道和肛门瞬间被粗茎插入继续抽干,原本娇喘中的小嘴也被粗茎塞入强制我用嘴吞舔。

(贱女人) (骚货) (妓女) (公车) (荡妇) (公厕) …. 在被泰劳接手轮流奸淫着3穴,一旁的其他人用泰语交谈像是在耻笑着我下贱,为了想被全部的人轮奸才故意只收100元。

激烈的轮奸使我高潮到失神晕眩,从昏迷中醒来时身上早已沾染了大量浓精干枯后的残渣,淫穴和肛门被干到像是破皮般的红肿传来阵阵刺痛,看着床单上的精液使我根本不知道究竟被那些泰劳干了多少次。

伸手拿取放置在一旁的衣物,看到奶罩和内裤在一开始就已经被卡彭扯坏掉,洋装上一叠凌乱的百元纸钞在清点后共有26张。

我: 2600… 全部的泰劳都干过我了? 我的肉体这么受他们喜爱….

基瓦: 醒了? 很累吧! 要不要带你去洗个澡?

我: 喔! 好…

还沉迷在欲望思绪中的我被基瓦突来的声音吓到,便裸露的跟随在他身后到浴室里冲洗身体。

基瓦突然从背后抱住我用双手揉搓乳房,舌头伸入我口中激烈的搅动我的舌根,从他顶到我臀部的粗茎触感让我明白他现在仍欲火高涨。

我双手扶在墙上弯腰抬臀,基瓦看到我已经准备好让他插穴到姿势后即刻的将粗茎干进我体内,阴道在硬屌剧烈的摩擦中感觉到酥麻的快感,淫荡的身体很快的就让我达到高潮。

我: 喜欢干我吗?

基瓦: 好喜欢!

我: 那其他人呢?

基瓦: 他们爱死你的贱样了,每个人都用尽力气把精液全发泄在你身上,还要我问你以后有没有想要再来这玩。

我: 你也希望我再来吗?

基瓦: 你愿意的话! 我希望你常常来!

我: ….我漂亮吗?

基瓦: 当然漂亮!

我: 那…. 你们多来我上班那边关心我,我就一个月来2次!

基瓦: 借资跟领钱的2天?

我: 嗯… 我照旧都1人收100元,这样你们的负担也不会太重。

基瓦: 我会跟全部人转达说.. 你这个台湾骚货要当我们泰国人的储精桶。

我: 嗯… 我身上的肉穴只给你们泰国人插,只存你们的精液…

基瓦: 那我要多射一点!

在听到我这样的回答后,基瓦插穴的力道变本加厉的粗暴,双手握住我胸前晃动的奶子用力挤压,莲蓬头喷洒水的声音掩盖了我淫荡的呻吟声,封锁在心中的淫秽兽性在子宫收缩间完全解放,阴道在高潮蠕动着等待浓精灌溉。

基瓦趴在我背上激烈的插干阴道,炙热的精液从龟头喷发浇淋着已经痉挛的子宫,阵阵快感强制高潮再次侵袭我的神经,当基瓦在阴道里内射结束后放开搂住我身体的双手,软麻到发抖的双脚立刻使我跌坐在地板上颤抖。

泰文的交谈声吸引我抬头看向基瓦,浴室外站着3个已经勃起粗茎的泰劳露出淫笑。

基瓦: 他们想在你回去前再好好干你,还要吗?

我: 哈哈… 还要! 我好喜欢让你们干! 我还要~

基瓦比了手势后走出浴室,3个泰劳随即把我从地上拉起挪成男下女上的体位,粗茎在插进阴道时又是一阵酥麻,肛门也跟着从背后被硬撑开屁眼插入抽送。

看着晃动在眼前的粗茎,我饥渴的伸手握住便张口含进嘴里吸吮,在4P的交配时眼睛流下两行不止的泪水,我深信那是被那么多泰劳迷恋我的肉体所流下喜悦的泪。

身体承受2根粗茎在体内隔着肉璧激烈的撞击,直到精液强力喷爆在双穴中的过程又让我达到3次剧烈的高潮。

含着在嘴里口爆的浓精,心中浮出要接纳泰劳们腥臭精液的想法,大口咽下浓精后的羞愧感竟然让我高潮到失禁喷尿。

我: 好棒…. 我还想吃…. 再多射点精液给我吃…..

在他们的呼唤下,浴室外又站了7个已经睡醒的泰劳,他们轮流把我的嘴当成阴道猛插,吞了7次口爆在嘴里的浓精之后我渐渐爱上精液的臭味。

离开泰劳宿舍时已经过了中午,从醒后几个小时内让17个泰劳在身上发泄性欲使我感到对自己的行为有尽职,回想离开前基瓦替泰劳转达他们已经爱上努力当储精桶的我。

经过了11天在20号下班后我来到宿舍,从墙外看着屋内的泰劳早聚集在已经准备好的床边,我边脱下衣服缓慢的走向那充满爱的床,危险期的生理状况使得大腿已被流出的淫水沾湿。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