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里的超正罗莉

我是一个衣服批发市场的小老板,平时老婆在市场里坐店接单,我则在仓库管理发货,这几天生意不是太好,我早早就让送货的师傅下班了,眼看下午四点,准备关门走人。

“有人吗?”

我从货堆里升出头,看看是谁。

“哦,是小田啊。”小田是隔壁大老板的仓库出纳员,才十九岁,长得娇小可人,是个典型萝莉小美女。此时她正慢悠悠地游走到我的仓库,她也看见我了。

“在干嘛呢?”小田微红的脸蛋流露着笑意。很奇怪地,每次我以为她的这种笑是一种害羞的表现,尽管她认识我也有段时间了。

“哦,清点这些库存呢。”

“哦。”小田走到我身边,随意地看着四周。她今天穿了一件淡黄的羽绒服,是短夹克的那种,下身穿一件蓝黑的紧身牛仔,她转过身的时候,她圆润的屁股吸引了我的视线,她的臀部不是很大那种,应该说是恰到好处,但是很挺拔。

“今天不忙吗?”我欠起身子问道。

“还好吧,你呢?”她理了理眼前的一绺发丝,晃动短短的马尾,转过身来。

“一般。”我扔下手里的货物,走到外边来,坐到地上随意堆放的衣服上。点上一根烟,做着聊会天的准备。

“在这里还敢抽烟?”她害羞地(我这样认为)笑嗔着,一边用灵动的双眼俏皮地看看我,那是一双闪光的看似含情脉脉的眼睛。“不危险吗?”

“你不去举报没人知道的。”我吐出一口烟,毫不在意的享受着烟草的味道。

“呵呵。”她娇笑起来,又是一朵娇嫩的红晕。

“这是什么衣服,颜色怪好看的?”她随手捡起地上的一件衣服问道。

“性感内衣。”

“啊……”她这会真是害羞了,却又装作无所谓的态度,“有多性感呢,呵呵?”

“那要看谁穿了,你可以试试。”

“……”她看看我,满带羞涩的眼神。我估计她以为我在挑逗她呢。

“这里怎么试啊?天又这么冷?”她天真地说着,顺便把袋子扔回地上。

“今天有20度呢,不冷,何况我这安全,你看到处是货堆,里面小道很多,没人看得见。”

她鄙夷地看看我,嘟了嘟好看的小嘴。

“哪里这么安全?”她的话让我诧异了有那么一小下,真怀疑她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倒是我被她问得一愣愣的,奇怪的是我内心隐隐地涌起一股激情的暖流。

我谑地站起,拉起她的白嫩小手,她的双手本来插在上衣口袋里。

“不信你来看。”她“啊”了一声,跟着我朝仓库深处走去。

我的仓库说大不大,却也不小,将近500个平方,两边满是大箱小箱的货物,而且堆放很高,中间只有一条一米宽的走道。且货物之间为了区分型号规格,也留有一人能走的小道,仓库越往里光线越暗。

“你看是不是?”我也装调皮。却故意抓着她的手不放。

“呵呵。”小田微笑着,看了看我。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满是幸福的表情。“那…你去拿来,我试一试。”

“啊!”我差点闷了,很傻地冒出一句:“试什么?”

“……”她脸一红,支吾着说“没了,开个玩笑。”

我先走了。”她挣脱了手,想走。

这时我鬼使神差地一把抱住她,拉向墙边那条闲置的办公桌旁。她居然没有反抗,只是温顺地看着我。

“小田……”我呼吸急促地说不出话。

“嗯?”

我揉紧她的细腰,把她放到桌上。

“我想说……”什么?”

“我喜欢你。”

“……”她娇羞地低下头,没说话。

我也不管她什么想法了,扳正她的脸,狠狠地亲着她红嫩的小嘴,用舌头撬开她微启的唇,贪婪地吸着她的津液。小田“呜呜”了一会,开始热烈地回应我,喘着粗气。

我的大手不老实地开始抓她的胸部,但她衣服穿太厚摸起来没什么感觉。

“小田,你冷吗?”我舔舐着她滚烫的耳根,含住耳坠,轻轻地啮咬。

“唔……我好热……”小田微闭着眼支吾着。

“你穿太多了。”

她推开我,我正纳闷,见她拉开衣服链子,脱了厚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

她的双峰轮廓完美的呈现出来。我按奈不住,就抓揉起来。

“唔……等等嘛。”

她把衬衫纽扣解开往两边拉去,挂在双手臂弯处。白皙的胸部上罩着白色的小奶罩。

她紧盯着我,我心领神会地把衬衫完全剔除了,解开乳罩的挂钩,她自己取下了乳罩。

她的双峰并不大,我的一只手正好盈盈在握,玲珑有致却俏丽挺拔,乳头呈水嫩的鲜红色,恰似可口而多汁的小樱桃,显然这两点鲜红正发硬膨胀着,我忍不住含住左边那个吮吸了一下。

“呜……”小田轻吟了一声。见我停住看她,她自己就一只手托着那奶子送到我嘴边,好像要给我喂奶一样。

“舔…我…”她说。

我调戏着舔了舔她红通通的脸蛋。

“讨厌啦。”

望着这小萝莉荡漾的媚眼,我把持着双乳,一口含住她的奶子,吃进去一团肉,摇晃拉扯起来,嘴里舌尖挑翻着奶头。

小萝莉颤抖了一下,原本哒啦在桌沿的双腿磨蹭着夹住我的腰。她微仰起头,双目邪昵在墙顶的一角,小嘴略微张开,呼着暖气。

当我腾出一只手在她的另一边奶头开始撩拨,她哆嗦着,不知是因为脱光上身有些寒冷,还是因为她的奶头天生敏感。

“嗯……嗯……”

她两只手都托起奶子,巴不得我有两张嘴似的,一会左边一会右边地递送给我。每次自己又揉搓着空闲一边的奶子。

“呜…好…人…”

她陶醉在我粗鲁的“嗞嗞”声中,头完全仰在空中,背部反弓地挺着胸膛,不时拿双手抱住我的头,每当我换边伺候这对嫩乳或是趁着空当喘口大气的时候,她就按着我的头不让我停下来。

“嗯…呜呜…”她低声呜咽,双手嵌在我头发里抓扯,落在我颈上爱抚着,后来干脆把我的外套剥离了,把我衣服拉起开始撩拨我的乳头。

“宝贝……”我被她陶醉的表情感染了,她的颤抖使我又想蹂躏她又想抱在怀里疼爱。

“嗯……老公……”她娇艳地回应着我。

我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爱抚着她光滑细嫩的腰身,向下解开她裤子的扣头,一只手环抱着她放到地上,一只手迫不及待地拉下她的紧身裤子,大概到露出整个三角裤的部位,隔着纤薄的小裤叉在她胯间摸索。那里温暖而带点潮湿。

“啊,咬我…奶子…”她终于一改之前的轻声呓语叫了一声。我一个手指隔着薄布轻捅着她的屄口,一边咬住奶子,用牙齿轻啃奶头。

“啊呜呜……”小田不知何时已经抓住我的鸡吧套弄起来,随着一声声哼叫她的小手越撸越快,尽管那是一双白嫩的小手,我的肉棒被刺得有点生疼。

我的两根手指已经探进她的小屄搅伴,她一会夹紧腿根一会又踉跄着分开,很受用的样子。

“宝贝……”

“嗯?……”她睁眼来看我。

“给我插好吗?”

“不要啊。”她略蹙眉头。

我先是失望,却听她冒出一句:“我……还要……”

原来她嫌前戏不够。

“你……玩得人家…好舒服…啊……嗯……”

我把她抱回桌上,褪下她的白色小裤衩,这样她的下身就完全暴露了,只是脚跟处还纠缠着褪下的裤子。我脱了她的小红鞋,三两下扯了最后的羁绊,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爱抚她大腿内侧。

她的小腹下面微微凸起,凸起到小屄的顶端,小屄呈一条紧闭的细缝,肉缝中上部没有阴毛,下端屄口上微微有些开启,从这里隐隐能看见鲜红的肉色,那里正有一些透明的粘液淣淣流出。这是一个不很典型的馒头屄,因为那里光滑白腻,显得很干净。  掰开那条小缝,那粒鲜红的肉核正含苞待放地探出半个头来,我用舌头撩拨了一下,小萝莉“啊呀”了一声,我贪婪地吸起来,小萝莉的屁股颤抖地前后乱窜,她的双手已经撤到身后桌上作支撑,双腿弯曲,小脚踩在桌沿。

“啊……嗯啊…呜……”她舒服的呓语着,时而看看自己淫荡的姿势,看看我。

我用舌头一遍遍的上下刮蹭,“嗞嗞”地吸着小屄里淌出的淫水。时不时还从屄口探进去搅弄一番。

“宝贝,你的骚屄好多水,好香啊。”

“啊……你坏蛋……”她扭捏着纤腰,挺着骚屄往我嘴上磨刮着,我的脸被蹭到的地方都留下了淫水的痕迹。

“小淫娃,你别乱晃啊,都湿了。”

她乖乖地坐到桌沿,把双腿驾到我肩上,调皮地拿大腿紧紧夹我的头,我大力的把它们掰开。为了惩罚她四肢乱动,我的舌头死死地抵进小屄,腾出一只手在她的肉核上狠命地揉搓。她“啊啊”大叫起来,可能怕外面有人,马上又变成轻声细语。

“呜…呜…”

“你叫啊,怎么不叫出来。”我嬉戏着。

她锤了一下我的头,一只手把着自己的奶子揉搓,揉捏着颤颤微微的奶头。

这时小田的电话响了,她赶紧去找衣袋的手机,同时把我轻轻推了推,示意我停手。我也就侧耳倾听。

“小田,你在哪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姐,我有点事忙呢,有事吗?”

小田见我在偷听,捂住手机转过身去,我也不稀罕听,继续玩弄她的小屄,她身子一颤,想阻止我,我故意埋头更加大口地吮吸着她刚涌出的淫水。她推不开我,就随我了,但我能感到她现在说话急促起来。

“哦,嗯…好的,我…知道…”

我听着挺刺激的,不管她的反对,挺着大鸡吧开始在屄口上下挑弄,她一边听着电话,皱着眉头,一边又配合我开始上下研磨。

我的鸡吧在洞口摩擦了一会,趁她没注意从屄口插进了半根。

“啊!”

她没提防我的突然插入,叫出声来。

“啊…没有啦…”

她在电话里解释着。我开始慢慢抽插,每次进到一半就抽出来,龟头刚到洞口就顶进去,暖暖的紧紧的膣道吞吐着我的巨根。浅送了十几下,然后猛的一顶,“啵”的一声连根没入,抽出来时,整根鸡吧湿漉漉的,一股淫水刚要滴淌而下,被我撞粘在她泛滥的屄口。

我正洋洋得意间,鸡吧上传来阵阵酥麻的压迫感,心想是这小淫娃在戏弄我呢,拔出来有心不让她得逞,再用力捅进去,只见一团淫糜鲜红的嫩肉夹着鸡吧番进番出,巍为壮观。

再看那淫娃,她紧锁眉头,皓齿轻咬着下唇,姣好的面容因为表情的关系有点扭曲变型,一只手还在接听电话,默不作声,猛地转过来盯着我,看了看自己小屄上淫荡的一幕,她原本变幻着的表情瞬时僵硬了,大概也就一秒钟时间,突然地,她全身抖动起来,慌乱地把手机一扔,猛抓住我的双手,按在自己胸前,高仰起头。

“肏我……”

她大喊一声,让我一惊,鸡吧上立马传来一阵阵酥麻,好像无数纵横交错的沟壑刮磨着我火热的肉棒,那是一团团涌动翻滚的肉浆。我极力忍着不敢放松。双手在她奶子上挤压。

“啊…啊……”

小萝莉一声呐喊,整个身子扭曲起来,往后一靠,身子不停地颤抖着,歪在墙上,这过程大概持续了有一分钟,她张开的小嘴哼哼唧唧,像垂死的病人。

她,高潮了。

随着我坚硬的鸡吧拔出来,“噗”地一声,一股被堵塞的淫水喯涌而出,她轻哼着转过来,看着自己的肉屄,鲜红的洞口兀自一张一驰。

“怎么办,我还难受着呢?”

半晌,我把着鸡吧在她面前晃了晃,说。

她坐直来,理理额头的细发,脸蛋上还带着高潮的红韵。

“活该……”

她娇笑着,看了看胸前被我蹂躏得通红的奶子,埋怨似地说,“谁叫你偷袭人家?”

我捏了捏她的奶头,她怕痒似的躲避着跳到地上。

“好了嘛,我帮你弄出来。”她开始穿她的衬衣。

“怎么弄?”

“用这个。”她边扣着扣子,边朝我张了张嘴,吐了吐杏子。

“不错。”

我欣喜地坐到桌上。看她穿起裤子。

“不过,我不太会弄。”说着趴在我鸡吧上,歪着头观察着什么。

“随便弄。”

她调皮地看看我,伸出舌头在马眼上舔了舔,又轻轻含住龟头,用湿润嫩滑的小嘴唇缓慢套弄起来,一只手抓着在底下慢慢地撸着,一只手握抓着我的软袋。

“……”我长吸了一口凉气。

她试图吞下大半根鸡吧,小嘴被顶得鼓鼓的。

“呜呜……”没有成功,她有点着急地看着我,怪可怜的,我爱抚着她的头发,反正我不急。

她又努力了一会。

“太大了,”他皱着眉头,露出抱怨的神色。

“来,你坐到这来。”忽然,她拉着我,要我坐到旁边椅子上,她拉下裤子,连同裤衩褪到膝盖上,又分开一点我的大腿,面对我站直了,回头一笑,胳膊肘压着我的大腿,朝我坐下来,我的鸡吧刚好整根顶进她的淫屄。  她轻哼了一声,那结实高翘的肉臀就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因为她的双腿是并拢着的,她的小屄夹的我更紧了。她转过来,双手把着我的颈,热烈地吻我。

“呜……好大……老公……”

她痴痴地呼唤着。屁股高高抬起,狠狠落下。面对淫娃的几次回头时诱惑的表情,我差点没忍住射出来。

“老公…呜…插我……”

她轻哼着。她的体位很容易疲劳,一会就体力不支了。

我们换了位置,这时她趴在桌沿,分开双腿,撅着上翘的屁股。我的鸡吧很轻易地插了进去。于是我又看到翻滚的浪屄,进进出出的鸡吧,还有那美妙拉扯着的屁眼。

“喔……啊…嗯…啊…”

她压低腰身,肉臀撅得高高的,我的每次捅入都让她颤抖着屁股往前倾去,每次抽离又追随着撅起淫屄,耳边是彼此撞击的“啪嗒”声。

大概抽插了几百下,小田已经狂泄了三次,哼哼唧唧地趴着再也不想动了。

“宝贝,我要射了。”

“呜……不要…射…那里。”

她跪下来,含住我跳膨胀的大肉棒,凹陷的双颊卖力地吮吸着。就在这关头,因为她一个极具挑逗的眼神,不可理喻地,我一泄如注。

“呜呜……”她呜咽地吞着我的精华,可能是太多了,一小股白色精液还是从她嘴里涌出,滴淌下来。

“老公,好多…呜…”她盯着我,露出赞扬的神情,一面开始舔舐顺着鸡吧流下来的精液。

我轻抚着她的面颊,享用着她的服侍。

此时,我心里默默升起一个念头,我要把她这样的人才招致麾下,给我打工,这样她就随时可以为我作私人服务了。

晚上我就和老婆商量了招个出纳的想法,老婆也同意了,只是她要招个能在市场里帮忙的,而我私下想出纳应该在库房。这样,小田就名正言顺的来我这上班了,尽管她成了老婆跟班。

老婆经常和她要好的朋友出去逛街,这时我就呆市场里。看着可人的小田那别样的眼神,我几次按奈不住,就把看店的小玲支开,拉小田到里边换衣间强行泄火,至于平时没人的时候,摸摸奶子拧拧屁股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