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淫荡的故事

(一)

我的洋名叫雪儿,三十来岁,不算得是个超级美女,但身材丰满,乳房圆挺,上围有36C,腰围27吋,下围略胖了点,约37吋,但臀高肉腴,双腿白晰修长,若穿起背心短裙,也是引死人的那一种。

结婚前我较为保守,但老公是一个很开放的人,他教晓了我看三级片及一些情色杂志,又常常鼓励我穿些性感衣服,受了老公的影响,我的观念也渐渐改变了。

我不但喜欢穿一些低胸短裙之类的性感衣着,也希望能裸露自己的身体。

公司的男同事每当看见我的性感打扮,总是色眯眯的望着我,每当他们色眯眯的望着我时,我就感到十分兴奋。

我和男子谈话时,又会带点浪劲,甚至有点打情骂俏的味儿,有时老公也在场,但他没有反对,我也没有收俭之意。

一天我忍不住对老公说:“老公呀,外面那些男人,常常在言语间对我挑逗,甚至有毛手毛脚占便宜,看来是想弄我上床。”

老公竟淡淡的回应:“你呀,穿得那么性感,又那么风骚,怎怪得人家呢?”

“你不吃醋的吗?”

“我就是喜欢你这股骚劲,才觉得剌激哩。”

“你不介意老婆被人摸,被人揩油吗?”

“不会,我倒很享受你在外面的风情万种,且又令我感到非常兴奋。”

我骚骚地说:“那我以后就来者不拒,你不要生气。”

老公挑战地说:“有本事你就去吧,就怕没人肯操你。”

我听了老公那一番话,当晚老公和我造爱时,我变得比平时更兴奋。

“老婆,今晚你特别兴奋啊,是为了什么?”

老公感到我跟平时不一样,他问我。

“告诉你怕你不高兴。”

“不会,你尽管说出来,难道你想着别的男人在操你么?”

“我……正是……幻想和别的男人在造爱,你……会……生气吗?”

“很好啊,我就是想你这么淫荡,那你正想着和谁在造爱?”

“不告诉你。”

“我一定要你说。”

“很多人都想弄我哩。”

“都有些谁呢?”

“我说出来怕你不高兴。”

“我不会不高兴,但你不说我现在就不操你。”

“唔,你要胁人,我不依啊,你快操我!”

我抱紧老公娇嗲地说。

“那么你快说呀。”

我拿他没法,祇好陆续的说了几个男同事、男性朋友,和客户的名字,大多数老公都认识的,祇是不太熟。

“你怎知道他们想弄你呢?”

“女性的直觉是很准确的,况且有时他们的表示也很露骨的。”

“那你有没有和他们弄过呢?”

“还未有……怕你不高兴。”

我一时说漏了囗。

“啊,原来你不是不想的。

那么你现在就当我是他们吧。

来吧!快和他们弄吧!呵……”

想不到老公听了我的说话竟然感到很兴奋。

“你……真……的不介意吗?”

“真的不介意……还觉得特别刺激呢!”

“那我就和他们做。

做得我的穴很舒服呀……呵……你喜欢别的男人操我,我就让别的男人操我呀……日……后……可不能恼我呀……呀!”

我抱紧老公,他大力的一插,插得我很满。

“老婆,你真淫荡啊,我就是喜欢你的淫荡啊,我要操你这个淫妇……”

老公一边操我一边在我的耳边说。

我听了老公的说话,比平时更加兴奋,简直疯狂了一样,老公也操得我特别激动,我高潮也来得更加厉害。

事后我们都很满足地搂着对方。

“你真的不介意我在想着和别的男人造爱吗?”

我赤裸倚偎在老公的胸膛。

“我真的不介意。

管他呢,祇要能带来刺激快乐就是好事。

我自己也有享受嘛,我是一个很开放的人,不是吗?”

老公的手不断在我的裸体上游移。

“如果我日后真的付诸实行呢?”

“我会更加开心,更加爱你这个淫妻。

但你会否不再爱我呢?”

“你那么大方,那么纵容我,我也只会更加爱你的。”

===================================

(二)

有次老公和我去看电影,因赶时间,没太多时间找衣服,只随手找了一件吊带低胸短衣裙穿上便出门了。

老公边走边说我太性感诱人了,很想立刻弄我。

我的衣裙又短又薄,不单俯身仰高都会走光,甚至在一些强光下和当风处,内衣的春光更隐约可见。

我知道路上很多男人和路人都紧盯着我来看,色眯眯的。

回到家我问老公:“老公,我是不是穿得暴露了一点呢?”

“不是啊,你又不是坦胸露乳。

不过都有很多男人看着你呀。”

我的声音也因为兴奋而显得有点震颤:“我知道,就让他们看个饱,干难受吧。

穿得出去就不怕人看呵!我也很兴奋被人家看呵!”

“我想他们不单止看,可能还幻想在抚摸你的大腿、玩弄你的奶子,甚至还想像你一定是一个非常淫荡的女人,才穿得如此性感,在大街小巷任由野男人观赏。

他们可能还想像我老婆在床上一定很够骚了。”

“唔,你笑人。”

我向老公撒娇。

“哦,有那么多的男人欣赏我老婆,在思想上淫欲着我老婆,但这个老婆是我所拥有的啊,祇有我才可以什么时候玩弄,怎么样玩弄都可以,而他们就只能够瞧着干着急!我是多么的自豪啊,也为我老婆的身材感到骄傲。

我说呢你以后在外面要多穿着些暴露的衣服,多让人看看。”

“你不怕老婆给人看蚀了?”

“不怕,你越性感暴露越好,我越兴奋啊!”

这时老公已把我脱清光,抚摸着我全身,我像触电似的发软,任由老公怎样弄我,老公一插到底,插得我的子宫胀胀的。

“老婆,如果那些男人真的摸你的大腿、玩你的奶子……”

老公一边造一边兴奋地说。

“就让他们摸个够……玩个够……”

我在兴奋下也竟然在老公面前说出了平时绝不会说的话。

“如果他们要弄你呢?舔你的穴呢?”

不知是不是我的说话令到老公非常剌激,他竟然这样问我。

“任由他们弄个饱、舔个饱,谁插我都可以……呵……”

我也越说越不像话。

“老婆,你真的……肯让……别的男人……弄你吗?”

老公兴奋地问。

“那你真的……想我……被其他男人……弄吗?”

我抱紧老公反问。

“想,很想呵……”

老公突然强力地抽插我。

“那我就让其他的男人操我……”

我迎合着他。

“好啊,我最想看到你给人操啊,老婆你真……真淫荡呵……”

老公又把我翻过身来,从后面大力地抽插着我,弄得我死去活来。

我和老公都在极度亢奋下达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高潮。

其后我们每次造爱时,我都幻想着别的男人和我造爱,而老公则幻想着别的男人在淫玩着我,我们互相配合着双方的性幻想,我们也因而获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欢乐和高潮。

===================================

(三)

一晚我们又造爱了,老公玩弄着我的大腿和奶子,弄得我很兴奋,我很想老公快快操我的穴。

“老婆,你认为谁最想摸你的大腿乳房呢?”

老公突然很正经的问我。

“个个都想。”

“那你自己最想谁摸你操你呢?”

“无所谓,谁都可以操我啊!”

“那么我们不要再祇是性幻想了,不如你真的出去和男人造吧!”

“老公……你不是来真的吧?”

“为什么不呢?我是说真的,如果你肯的话,那会更加刺激呢!”

“我一直以为祇是说说罢了,怎么你会来真的呢?不成吧!”

“我想通了,幻想了那么久,总要有个突破才有意思,我真的想你享受一下别的男人,我自己也很想刺激一下,真的!”

“还是不成,如果我真的和别的男人造了,你不会以为我太过淫荡吗?还会爱我吗?”

“就是要坦诚一点。

问题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我是不会勉强你的,你想和别的男人操吗?”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想的……老实说,我有时也真想试试和其他的男人造是什么的感受……你肯定真的想我和其他的男人造……吗?”

“绝对肯定,身体是你自己的,想通了那就去做吧!为了欢乐而已,试试好吗?”

“如果你真的要我去做,就让我试试吧!唔……老公你很大方啊!”

这时我的淫水也多了,老公再加一把劲,阳具大力地插入了我的阴道,出力地抽插着。

我把老公搂得紧紧的,闭上眼,我淫荡地想成真的是别的男人在操我,我狂挺着下身迎合着老公的抽插,疯狂的高潮来了,淫水也很多,我也真的想试试其他的男人。

我知道老公也同样想像着一个真有其人的男人在操我,我感觉到老公的刺激的感受。

===================================

(四)

由于老公的鼓励,我的衣着越来越性感暴露。

公司的男同事盯着我的暴露衣着,好像想操我一样。

“喂,雪儿,你近来的衣着很暴露喎,你不怕你老公反对吗?”

一天莎莉忍不住问我。

莎莉是我公司的同事,我工作的公司是一间小型公司,职员连老板只共五个人。

莎莉负责会计,我负责客户联络。

老板和两位男同事--森和东尼--负责业务,他们经常不在公司,但他们一在公司,总会逗我和莎莉谈笑,间中也会说些情色笑话。

老板汤年纪虽是四十过开,但看来如三十多岁,而且生得颇俊的,也是一个很随和风趣的人,因此我们的工作气氛是很融洽的。

莎莉的年纪身材和我差不多,也有一对豪乳和高圆的臀部,我们的衣服可以调换穿的。

我和她由同事变成好朋友,老板常说我们是姐妹花,我们无所不谈,包括我们和老公的闰房之事。

我和莎莉及大家的老公都见过多次面,莎莉的老公洛克颇高俊的,当然我们都爱自己的老公,但也欣赏别人的老公啊。

“哦,是我老公要我穿成这样子的,你看,这件透视上衣便是老公买给我的。”

“哗,我老公也想我穿得像你一样,祇是我……”

“怕什么,既然老公不反对,那就不怕穿吧。”

“他……他在造时……还幻想我给别的男人摸……甚至……”

莎莉一边说一边淫笑。

“甚至幻想给那些男人弄嘛……”

“咦,你怎知道的?”

“我老公也是这样说啰。

不止如此,我老公还……”

我望着莎莉,我想老公既然如此大方,让我去找男人,唔,我也要老公……。

“还什么?快说啊。”

“他……他还叫我真的去找男人。”

“哗,你老公竟和我老公一样的说法。”

“那你会不会……”

“我倒也想试试别的男人,会更加刺激吧?”

这时我们互相望着对方好一会儿,然后大家都笑了,我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

(五)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莎莉邀请我们夫妇二人到她家里晚膳,美其名庆祝她生日,实质我们另有目的。

那天我穿了一件吊带低胸透视上衣,没有戴胸围,奶头约隐约现,双乳呼之欲出,下身穿了一条仅包着臀部的短裤,将我白晰修长的双腿表露无遗,十分诱人,我见洛克也盯着我。

而莎莉则穿了一件全身透视的长裙,看似密实,但三点约隐约现,她静静告诉我她没有穿胸围内裤,怪不得。

我见我老公也盯着莎莉。

晚饭后,我和老公藉故与莎莉进房去,然后我留下莎莉和我老公在房内,我回到厅中。

我和洛克坐在沙发上,眼虽望着电视,但我们谁也没有好好的看,开始时只是暧昧地闲聊着,渐渐的我越坐越近,终于我挨上了他的肩膀,得到我的暗示,洛克轻抚我嫩滑的大腿,我当然没有反对,还迁就一下位置再贴近一点,在这露骨的鼓励下,他就老实不客气玩起我的大腿来,由大腿玩到小腿,又由小腿摸到我的美脚;我这时索性把脚抬起,让他尽情的摸玩……他的手又伸入我的吊带上衣内,把玩我丰满的乳房和搓捏我的奶头……我当时感到太兴奋了,呼吸变得很急促,心头乱得发慌,全身发烫发软。

当洛克隔着裤摸我的穴时,我也情不自禁地拉开他裤上的拉链,伸手进去握住了他的阳具。

他的阳具很硬、很热,大小和我老公的差不多,但由于这是我第一次握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感觉就份外的刺激了,我有了第一次性高潮。

我的穴已经湿痒得很难受,心砰砰的跳,腿也有点发软。

我躺在沙发上,洛克把我的短裤连内裤一起脱下来,我浓密毛茸茸的阴户和我白晰修长的两腿第一次完全地裸露在另一个男人的眼底下,我的感觉很刺激和兴奋,我的淫水也很多,这时洛克舔我的脚趾、脚背……舔我的小腿……舔我的大腿……舔我的穴……啊……我很舒服……很开心啊……还未插我已经来高潮了……然后他把我的吊带上衣也脱下来,啊……我全身一丝不挂地呈现我赤裸的身体在第二个男人的眼底下。

这时洛克目不转睛地凝视我赤裸的身体,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我感到自己很淫荡,但又很兴奋,我愿意将我赤裸的身体让其他的男人细细玩赏,我的淫水越来越多。

接着洛克轻抚我全身,他搓我的奶子,吮我的奶头,很舒服啊……我也玩他的阳具……真的很刺激啊……洛克插入我的阴道了……啊……原来和第二个男人操是那么的刺激……比和自己老公操还要刺激……后来他把我翻过来,要我翘起屁股,他从后抽插我的阴道,终于我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及后我老公和莎莉赤裸裸的从房中出来,我们四人玉帛相见。

我第一次正式看到莎莉赤裸的身体,她的乳房很大很圆,臀部厚圆,腿长腰细,阴毛不浓不稀,我相信我老公一定和莎莉玩得很开心。

===================================

(六)

自从莎莉生日会之后,莎莉也穿得非常性感,我则穿得更大胆暴露,大深V、超低胸、收窄肩、全露背、极短裙,老板和两位男同事森和东尼更常常藉故揩我油,我也由得他们,我想他们一定很想弄我。

一天莎莉因事请假没上班,忙得我头晕脑胀,哼,她回来要好好整治她一下。

到了下午时分,工作才稍松下来,这时公司只余下我一人。

不知是不是工作忙碌的缘故,觉得有点热,于是我脱去外套。

我正在茶水间弄点饮品准备歇一歇时,突然有人从我背后拍我,原来是老板回来了,他又顺手在我背部摸了一回,因为我今天我穿了一件肚兜上衣,背部是裸露的。

当我转身时,老板的另一只手已把我的肚兜上衣抓了下来,原来他乘我不备之时竟解下我肚兜上衣背后的带子,我本能地用手遮着乳房。

“老板,不要玩啦,还给我。”

我娇嗔地说。

“雪儿,你今天的肚兜上衣简直引死人啦,横竖你平日也穿得那么暴露,就让我看看吧。”

老板笑嘻嘻地说。

老板的话又有道理,我不其然便垂下手来,我的一对圆挺的乳房便在老板的眼前裸露无遗。

“雪儿,你的大奶子好美啊!”

老板看得目不转睛。

“老板,你已看过了,那把肚兜还给我呀。”

我仍娇嗔地说。

“唷,雪儿……我是说看看你……”

老板笑淫淫地说并用手指指我的短裙做了一个脱衣手势。

老板的意思是要我脱去短裙,好吧,横竖我也喜欢别的男人看我的身体,于是我把短裙脱下,老板继续用手指指我的内裤,也要我脱去内裤,算啦,其实我也喜欢将我赤裸的身体让其他的男人玩赏,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裸露,我便脱去内裤,一丝不挂全裸地站在老板面前,任由他看个够。

“哗,雪儿,你的身材好棒啊,皮肤白净,双腿修长,乳挺臀高,阴毛浓密,简直是一件艺术品……”

老板绕着我走了几转。

突然老板摸我的乳房和搓我的奶头,我全身震了一震,我竟由得老板的手在我赤裸的身躯游移,他更玩弄我的阴户,撩拨我的阴唇,使得我全身发烫,我抗拒的意识已溶化了。

我半倚躺在桌上,张开大腿,老板吮我的小腿、我的大腿、我的穴,老板插我了,他的阳具很大,插得我满满的。

老板一边抽插我一边玩我的双乳和捏我的奶头,老板又将我翻过身来,我双手按着桌面,站着翘起臀部,他从后插入我的阴道,他疯狂地抽插着我,而我也来了几次高潮。

事后老板仍要我赤裸着身体,说要欣赏我的裸体,我也就全裸在公司,任由他看个够。

那天回到家我将老板操我的事全告诉给老公听,他越听越兴奋,结果老公操了我一个晚上,累得我全身无力。

===================================

(七)

一天晚上,公司全部五人仍在会议室中拚搏,因为第二天是呈交一份大计划书的限期。

“嘘,”

老板在文件上签了名,呼了一口气说。

“终于完成了,辛苦大家,不如我们到KTV轻松一下,也当慰劳大家。”

我们当然赞成。

于是一行五人到了KTV的包厢,大家都开怀畅饮,各人都喝得有点酒意。

“今晚那么开心,我们来玩个游戏。”

突然老板提议。

“怎样玩法?”

大家问。

“很简单,男对女猜拳,男士输了拿奖金出来,女士输了……就脱一件衣服给我们……不知你们女士有无胆量,怎么样?”

老板带点挑战的口吻向我们女士说。

我和莎莉互望了一下,打了一眼色,我说:“好,来吧。”

经过十多个回合,我和莎莉虽也赢了一些奖金,但我和莎莉的衣服全在他们手上,我和莎莉已脱得清光,两人赤条条,身无寸缕,三点全露。

三位男士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和莎莉的身体。

“不玩了,把衣服还给我们吧。”

我和莎莉都说。

“衣服是我们赢回来的,就让我们多看你们的裸体吧。”

森色眯眯地望着我和莎莉说。

“是啊,你们的身材那么标致,平日又那么性感暴露,引死人啦,现在就给我们看个够啊。”

东尼附和着说。

“这样吧,你俩让我们摸摸你们的奶子,就把衣服还给你们。”

老板笑笑说。

“咦,你们真坏啊!”

我娇嗲地说。

虽说是摸摸奶子,结果我和莎莉赤裸的身体给他们全摸均了。

这时老板既搓莎莉的乳房和吮她的奶头,又舔她的穴,莎莉发出淫声,老板操她了。

我则被森和东尼摸均全身,他们摸我的乳房、我的臀、我的腰、我的背,又吮我的奶头、舔我的小腿、大腿、我的穴,搅得我全身发热发软,我已任得他们怎样弄我了,他们又将我翻过身来,我按着沙发的扶手,跪着翘高臀部,森的阳具从后插入我的阴道,而东尼则躺在我的下面,又吮又搓我的双乳,森狂烈地抽插……他射了,我则顺势套纳东尼的阳具,我坐在东尼的腹上,双手摸着自己的双乳,他从下抽插我的阴道……东尼射了,而我也来了高潮。

事后,我和莎莉软软的躺在沙发上,他们三人对我和莎莉赤裸的身体仍爱不释手,不断抚摸着我们的乳房。

===================================

(八)

老板和森、东尼为了上次的计划书要出外公干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老板娘珍妮隔一两天便会来公司看看。

老板娘有自己的美容生意,十分忙碌,因此以前很少来公司的。

老板娘虽然年过四十,但样貌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玲珑浮突,而她的衣着也很性感,十分诱人的。

她对我和莎莉也不错,常赞我和莎莉身材好,我和莎莉也向她请教美容保养之道。

一天老板娘很晚才来,莎莉交了一些帐目给她便下班走了,我因还要处理一些客户文件仍留在公司。

这天老公来公司接我,我叫他在会议室坐一会,待我处理好文件后才一起离开。

当我完成工作后,到会议室准备叫老公时,我听到里面有些声音,于是我静静推开门隙看看。

我竟看见老板娘全裸的站立着,而我老公正在摸她的乳房,吮她的奶头……老板娘的乳房虽有点堕,但又大又圆,她的腰围不粗不细,臀部厚圆,双腿修长,肤色白晰,阴毛浓密,老板娘的身材果然不错。

这时老公舔她的肚脐……舔她的阴户,双手则不断摸她的大腿……摸她的臀部……老板娘发出淫声,接着我老公抱起老板娘,把她放在桌上,老板娘张开双腿,毛茸茸的阴户一览无遗,这时我老公把他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的阴道抽插起来。

这时我看得自己的阴户也淫痒难忍,于是我脱光衣服,赤条条的走进去,从后抱紧老公,用我的乳房磨着老公的背部,阴户则压向老公的臀部,老公先是愕了一下,接着他继续狂抽老板娘的淫穴,使得老板娘呻叫着,全身酥软下来;然后老公抽出他的阳具,塞入我的阴户抽插我起来,最后也弄得我浑身酥软。

这时我和老板娘双双躺在桌上,裸露两具雪白丰满的肉体,任由我老公摸捏抽插,肆意淫乐,直至老公在老板娘的阴道里射精了,才结束这场混战。

===================================

(九)

一天老公玩弄着我的奶子、在我的大腿和阴户来回抚摸着,弄得我发痒,我希望老公快些插我。

“老婆,想不想和其他的男人玩玩呢?”

他突然问我。

“我不是已和四个男人玩过了吗,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淫荡了呢?”

我抱紧老公嗲着说。

“不会,你越淫荡,给越多的男人操,我就越兴奋。

你想不想啊?”

“想啊!”

我的心早就痒了。

“那你得依我的话,一定能令你欢乐的。”

“是真才好呀,不要令我失望!”

那晚我很兴奋,淫水很多,我任由老公怎样操我都可以。

老公也特别兴奋,他竟把我赤裸的身体放在窗台上,并就在窗台上抽插着我,他又把我翻过来,从后面插入我的阴道,甚至把我推贴伏在窗户上,因而我的乳房阴户便完全暴露于窗外。

我们就在窗台上盘肠大战,翻云覆雨。

“老公,你不怕你老婆的身体给人任看吗?”

事后我躺在窗台上,任由对户的人窥看我纤毫毕现的肉体。

“很好啊,我很高兴很多人看你的身体,你敢不敢赤身露体上街?”

老公挑战我说。

“和其他的男人也操过了,还怕什么?”

“好啊,找天在街上把你脱光,看你怎样?”

老公说毕竟又操起我上来,累得我第二天全身乏力。

===================================

(十)

过了两天,老公打电话到我公司说要我这天晚上到KTV,原来是会他业务上的朋友,一则助助的他业绩,二则也让我欢乐一下,我倒无所谓。

那晚我到了KTV的包厢,老公和三位朋友已在。

他们看见我一身诱惑的性感打扮,先是呆了一呆,接着便色眯眯地看着我。

那天我上身穿了一件低胸雪纺上衣,我内里穿的是透视乳罩,乳头突显,下身穿了一条半截裙,但两边开高叉,我的一双白晰长腿半遮半现地露了出来。

对于他们的注目,我却神态自若。

他们分别叫马克、雷文和罗杰,也颇高俊。

老公和他们倾谈了一会儿之后,便找个藉口说要出去一会,让我留下来暂时招呼他们。

三位男士当然没有问题。

老公走后,我们继续喝酒聊天唱歌,由于我的风骚浪劲,他们开始向我说些挑逗的话,而且越说越露骨,由于我没有反对,又由得他们借意在我身上揩油,甚至毛手毛脚,慢慢他们便对我放肆起来。

先是马克把我拉到怀里捏乳摸阴,这时雷文和罗杰也已经围过来,在我身上乱摸起来,混乱中他们又扯又剥,把我的上衣和乳罩扯掉脱下扔到一边,我的一对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我本能地用手遮掩住双乳。

“来吧,怕什么羞,就让我们看看你的奶子吧。”

他们一边说一边把我的手拉开,我祇好放开手,他们又搓又捏我的乳房。

“你的大乳房实在太美了!”

他们看着我的乳房,忍不住又捏住说道。

接着他们又脱掉我的裙子和内裤扯下丢到一旁,我的毛茸茸阴户暴露无余,这时我一丝不挂地站在他们面前。

“哗,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女人,真的,你太完美了,我们要好好地欣赏一下!”

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半天没有反应,此刻的我红着脸,很兴奋,虽然我已不是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身体,但真正在陌生人面前裸露无遗还是第一次。

我三点全露地站立着让他们看过够,他们呆呆地站着不动,三双眼睛像扫瞄一样上下打量着我赤条条的肉体,我反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是一个真正的美人,你的皮肤又白又嫩,乳房圆挺,臀高肉厚,双腿修长,实在太动人了,让我们摸摸你吧!”

他们好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似的把我注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你的肌肤模起来又光又滑。”

他们分别搂住我,抚摸着我的肌肤说道。

“你这对奶子又圆又大,美极了!你的两颗奶头好似成熟的樱桃一样,让我们来吃吃吧!”

他们分别吸吮我的奶头。

此时我已全身麻软,任由他们肆意为所欲为了。

接着他们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子上来回地抚摸,揉捏着,我被他们摸得春心荡漾。

这时马克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模去,另一衹手则摸着我的臀部,雷文则低着头简直是专注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来回在我的阴阜上和大腿上磨擦,而罗杰则慢慢地亲吻着我的乳房。

过了一会儿,雷文的双手在我毛茸茸的阴户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我的阴道里,他揉捏着我的阴蒂,我被挑逗后,内心欲火高炽。

接着,他们把赤裸的我放在沙发上,轮流把阳具插入我的阴道里耍乐,我给他们玩得欲仙欲死。

这时的我,阴道里插着雷文的阳具,罗杰的双手在摸玩捏弄我的乳房,马克则在玩弄我的美脚。

我兴奋得“伊伊哦哦”

地呻叫着。

雷文把我抽送了一会儿,就让位给摸玩我乳房的罗杰,跟着罗杰退过下来由马克把阳具塞入我的阴道里,罗杰和雷文则一人一边玩摸吸吮我的双乳。

我的肉体同时被三个男人淫玩着,我的兴奋达到了极点,我很快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像被他们轮奸一样,他们轮流把阳具抽出插入我的阴道里,那种感觉使我浑身酥麻,阴道里淫水如泉涌出,这时我的阴户已经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阴道的肉棒有什么分别。

后来他们都在我的阴道里射精,一场热闹淫荡的肉搏战才算停了下来。

我躺在沙发上,全身酥软。

“老婆……欢乐吗?”

良久,我老公出现,他的三位朋友已离去了,老公用纸巾替我抹净下体,但我的淫水仍很多。

“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荡?”

“很好啊……”

“老公,我很爱你,我要你现在操我。”

我搂紧老公说。

于是老公把他的大阳具插入我的仍湿润的阴道里,他抽插得我很激烈,把我翻来覆去,前插后插,弄得我死去活来,我又来了几次高潮。

我们稍稍休息后,我叫老公替我找回衣服穿,谁知我的衣服不是遗失了,就是给扯破了,根本没法穿回。

结果我祇好赤身裸露的离去。

今次真正如老公所愿,我在街上一丝不挂,不过是在深夜里,全裸的我快速地走到路口,我们迅速的跳上车回去了。

===================================

(十一)

一天,老公告诉我他升了高职,晚上他的同事在KTV替他庆祝,我当然要出席啦。

我和老公到了KTV包厢,老公的同事已到了,共有三男三女。

男的分别叫贾森、林恩和欧文,都是约三十来岁,高个子,样貌也很俊的。

女的叫卡琳、罗丝和朱迪,三女样貌娟好,长发,卡琳和罗丝的年纪约廿七、八左右,朱迪年若三十,眼角带点骚骚的,原来朱迪和欧文既是同事也是夫妇,祇是他们在不同部门工作的,其他的则全是我老公同部门的同事。

三女的衣着都很性感,朱迪穿的是一般短衬衣,但衣领下少扣两粒钮,乳沟约隐约现,她的超短裙使她露出了差不多全条的美腿,很引人。

卡琳穿了一件贴身上衣和一条短裙,展示了她那曲线的身材和白晰的双腿。

而罗丝穿了一件半透视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短裙,露出了大半截的长腿。

我穿了一条超低V既露肩又露背的贴身短裙,十分诱人,不但展露出我修长雪白的双腿,且身材呼之欲出,双乳半遮半现地显露出来,为了突显身材曲线的完美,我没有穿内裤。

三位男士看见我的性感衣着,都色眯眯的望着我。

我们唱歌饮酒,十分高兴。

大家开怀畅饮,都喝了不少酒。

由于我一向都很风骚撩人,加上我的惹火衣着,老公的同事藉故揩我油,我也任得他们。

各人都有点醉意,大家都无拘无束,嘻嘻哈哈,渐渐男士们对女士们开始搂搂抱抱,女士们欲拒还迎,大家的情绪都十分高涨,他们也乘机在我身上摸摸捏捏,我也没抗拒。

“今晚这么高兴,不如我们来玩个小玩意。”

突然我老公提议。

“什么玩意呀?”

大家问。

“我们男士们猜女士们胸围的颜色,猜输了,拿奖金出来给女士们,大家赞成吗?”

我老公继续说。

“但怎样证明女士胸围的颜色对不对呢?”

欧文问。

“由我们说出颜色那便成啦。”

卡琳和罗丝说。

“不行,要让我们看到颜色才算。”

贾森说。

“最多我们解开衣钮,总之看到胸围颜色便行了。”

朱迪说。

“要完全解开上衣的钮扣才算。”

林恩说。

“既然完全解开上衣的钮扣,不如索性脱去上衣,让大家看清楚胸围的颜色,免得麻烦。”

我说。

“好啊!”

我的话一出,男士全赞成。

“好,脱就脱,怕你什么!”

三位女士也很爽快。

首先猜卡琳,然后是罗丝,接着是朱迪,她们都分别脱去上衣,展露出她们迷人的胸围,轮到猜我了。

“不公平!雪儿穿的裙子又露肩又露背,一看就知道没有戴胸围啦,怎样猜她都是赢的。”

朱迪突然叫道。

“哎?,怎么没想到的呀!”

老公拍一拍自己的脑袋说。

卡琳和罗丝拉着我老公附和着说:“是啊,不公平!主意是你出的,你要主持公道啊!”

“这……好吧,这样吧,就猜……内裤的颜色吧,老婆,你不反对呵?”

我老公说。

“好啊!”

卡琳和罗丝大叫道。

“无所谓,但我也要女士们一起猜,如果她们猜输了,也要让我们看看她们的内裤,怎么样?”

我反建议说。

“好,来吧,卡琳、罗丝,你们怎样?”

朱迪很爽快。

“这……好吧!”

卡琳和罗丝应道。

其他的男士当然不会反对啦。

“不过,猜胸围时雪儿提议我们脱去上衣,我说呢……猜内裤也要脱去裙子,让大家看清楚,大家认为对不对?”

朱迪又说。

“对啊!”

男士们异口同声说。

好个小妇人,既然知道我没有戴胸围,穿的又是全身裙,脱去裙子,我岂不是……分明想玩我啊,好,就让你们也陪我玩一玩。

我笑笑说:“好,脱就脱,不过如果女士们猜输了,也一样要脱去裙子,怎么样?”

三女很爽快的应道:“好,反正不一定输的,来吧。”

于是我站起身来把颈后的衣结解开,胸前的衣襟随手掉下来,我的一对豪乳便跳出来,在众人面前裸露无遗,男士们更望着我的双乳看得入神,然后我褪下裙子,从脚跟脱掉踼到一旁,由于我没有穿内裤,因此我毛茸茸的阴户便暴露无余,这时众人目瞪口呆,此刻的我是一丝不挂的全裸站在众人面前。

他们呆呆地看着,眼睛在我赤条条的肉体上下来回的打量着,好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似的,由于我已不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我神态自若地让他们看过够。

“哗,好美的身材啊!如果可以让我们摸摸就好了!”

几位男士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光脱脱的肉体。

我用骚骚的眼神斜望着他们,我老公又轻轻把我向他们一推,他们竟也搂住我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卡琳、罗丝、朱迪,你们输了,要脱去裙子啰。”

这时我老公提醒她们。

“不行,我脱去裙子便剥光了,她们也要脱光才公平,你们男士们说对不对?”

我进迫她们。

男士们看着摸着我的赤裸裸的肉体,我想他们也想看看其他女士的裸体呢。

“对……对……”

四位男士齐声说。

“老婆,来吧,愿赌服输。”

欧文走到朱迪身边拉她起来。

欧文把朱迪的乳罩脱掉,一双硕大的乳房便在我们的眼前裸露无遗,接着脱去她的短裙和内裤丢到一旁,让她耻毛浓密的阴户完全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她的双腿较肥满但白净,臀厚高宽。

她赤裸无遗地站立着,让我们肆意打量她的肉体。

她有点儿脸红,可能给我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欧文把她轻轻推向我这边,男士乘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轮到你们了。”

接着四位男士围着卡琳和罗丝说。

“唷,你们欺负人,我们不依啊。”

卡琳和罗丝笑嘻嘻地说。

四位男士不理那么多,把她们拉起来,七手八脚地解开她们的乳罩丢到一旁,把她们那圆挺的双乳完全裸露在我们的眼底下,也脱下她们的裙子和内裤丢到一旁,耻毛浓密刚刚掩盖阴唇的阴户亦暴露无遗,她俩的双腿也很修长,但不及我的白晰,臀部细圆。

她们三点全露的站立着,任由我们打量她们赤条条的肉体,她们可能被我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脸有点儿红。

我们四位女士赤裸裸地站着,任由四位男士尽情饱灠我们身无寸缕的肉体。

刚才贾森和林恩脱卡琳和罗丝的衣服时已摸索过她们的身体,现在他们也乘机搂着她们光脱脱的肉体玩乐起来了。

我老公则走到朱迪身边,一手拉她入怀,搂着她抚摸她光滑的肉体,朱迪也任得我老公在她身上捏乳摸阴。

而我被欧文搂抱着,捏乳摸阴,他吻着我的脖颈,然后慢慢地吻下去,我的脐、我的阴户、我的大腿、我的小腿……搞得我发烫发痒,阴户湿漉漉,我发出低吟叫声,欧文于是抬起我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里,然后猛烈地抽插起来,他又爱抚着我的乳房和脖颈,弄得我呻叫着,我到达了高潮,全身软下来。

欧文从我的阴道退下来时,林恩走过来一下子把他粗硬的阳具塞进我的阴道里,更拥抱着我,他大力的挺入,像要插穿我的子宫似的,他疯狂地抽插着我,我也紧紧地搂着他,把我的阴户朝他迎凑,我的高潮又来了。

林恩把他的阳具从我的阴道抽出时,贾森的阳具已插入我的阴道,他一插到底,我反把他推下,让我在上套弄着,他则紧紧地捏住我的乳房猛吸,我激烈地上下移动我的臀部,迎合着他的阳具,我又达到了高潮。

贾森退下来,我老公这时把我翻身伏在地上,然后昂起我肉厚高圆的臀部,老公粗硬的阳具从后面往我的阴道里插,他猛插狂抽,我兴奋得叫出声来,呻叫着,我的高潮又来了。

原来同时间,其他的女士都被男士们轮流抽插玩乐着,所以室内充满着淫声浪语。

后来男士们抱起我们四位赤裸的娇躯放在大沙发上,我们四女半坐卧着,乳房坦荡,大腿全张,阴户大开,四男在我们身上肆意摸捏。

他们吸吮我们的奶头、搓玩我们的乳房、摸弄我们的臀腿、又舔我们的大腿小腿,全身都被四男摸玩过,他们又轮流在我们的阴道里抽出插入,弄得我们欲仙欲死,淫荡地叫着。

最后,四男都在我们的阴道里射精,才结束这场游戏。

===================================

(十二)

一天,老板找我和莎莉,想我和莎莉晚上和他一起见三位客人。

老板一本正经地说:“这三位客人非常重要,如果成功,公司固然赚大钱,对公司的发展也很有帮助。

我也不会吝啬,成功后,你们也可以加公司成为股东,你们认为怎样?”

我语带相关地:“做不做股东倒无所谓,最紧要是做得开心,莎莉你说是不是呀?”

莎莉问:“是啊!老板你想我们今晚怎样做呢?”

老板笑眯眯地说:“尽量表现你们的性感吧,客人要你们怎样你们便怎样啰,我想你们懂得怎样做的。”

晚上,老板和我们到了KTV的包厢,里面已有三位男士,想不到他们高个子,样貌斯斯文文的,也讨人喜欢啊。

我和莎莉打了一个眼色,莎莉报以我一个微笑。

老板介绍我和莎莉给他们认识。

“来,来,两位美丽的小姐请坐。”

其中一个叫亚祖的说。

“汤,想不到你的女同事是这么的漂亮啊!”

另外一个叫约翰的说。

“是啊,她们不但漂亮,也很性感呀!”

那位叫米高的说。

他们对我和莎莉很客气,但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和莎莉,因我和莎莉的衣着十分性感诱人。

我穿了一件雪纺吊带低胸连身短裙,除了我的大半个骚胸和一双雪白美腿表露无遗外,由于我没有戴乳罩,在灯光的映照下,我的整个乳房是可以看得见的。

莎莉也是穿了一件极暴露性感的连身短裙,前面大低V后面大露背,故她的上身除了乳头几寸的地方之外,她的一对大豪乳和整个背部都是裸露的,她的一双大腿也完全展露出来。

不久,老板有事先走,稍后再回来,由我和莎莉陪着他们。

由于我的风骚浪劲,大家的隔膜也渐渐减退了,也就慢慢熟落起来。

我们喝了许多酒,大家都有点酒意,渐渐他们对我和莎莉开始揩揩摸摸,我和莎莉也由任得他们,他们也就得寸进尺,更加放肆,他们摸我们的屁股,又捏我们的乳房,我们也没有阻止。

后来米高竟把我搂在怀里捏乳摸阴,亚祖又乘机拉下我的吊带,再一扯,我的上截衣裳便滑了下来,一对豪乳也就跳了出来,他俩一见便捉住我的乳房又搓又捏。

而约翰也把莎莉拉到怀里乱摸起来,三两下便解开了莎莉颈后的衣结,再一拉,胸前的两条衣布便卸下,她的一双大奶子也弹了出来,三位男士一见竟一起搓捏莎莉的乳房。

这时三位男士见我和莎莉没有抗拒,把我和莎莉围起来,七手八脚地脱下我和莎莉身上的衣服。

我和莎莉的衣裙和内裤被他们脱去扔到一边,我和莎莉一丝不挂的站立着,他们三对眼睛不断打量我和莎莉的光脱脱的肉体,我和莎莉也任得他们看过够,他们看了半天似乎还未够。

良久,亚祖才把莎莉搂住摸索着,亚祖捉住她的一对丰满乳房又搓又捏。

这时莎莉的手刚好在他的胯下,她接触到亚祖硬梆梆的肉棒,不禁握紧了不放。

亚祖双手又在她毛茸茸的阴户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她的阴道里。

他揉捏着莎莉的阴蒂,莎莉被挑逗后,欲火高炽。

亚祖以站立的姿势,把粗硬的肉茎塞入莎莉湿润的肉洞里。

而我则被米高一手抱起放我在沙发上,他粗硬的阳具往我的阴道里狂抽猛插,我的乳房则给约翰的双手在摸玩捏弄。

我兴奋得呻叫着,达到了高潮。

米高把我抽送了一会儿,就让位给摸玩我乳房的约翰。

米高退过来去玩摸莎莉的奶子。

莎莉被两个男人同时淫乐她的肉体,她大声地淫叫着,我知道她一定是兴奋地到达了高潮。

一会儿,淫乐着莎莉的亚祖也抽身过来,而正在我身上的约翰又让出位置,让亚祖把阳具塞入我的阴道里。

这时我浑身酥麻,阴道里淫水如泉涌出。

接着,约翰抱起莎莉赤裸的娇躯,放到我的身边,我和莎莉两具雪白赤裸的肉体便半躺卧在沙发上,三个男人肆意地淫乐着我和莎莉,他们轮流把阴茎插入我和莎莉的阴道里耍乐。

我的阴户已经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阴道的肉棒有什么分别。

我们给三个男人玩得欲仙欲死,后来三个男人都在我们的阴道里射精,一场狂热的肉战才停下来。

我和莎莉全身瘫软的躺着,但下体仍流着淫水。

过了好一会儿,老板回来看我和莎莉,那三位男士已经离去了。

老板看见我和莎莉的赤裸的肉体,也忍不住要操一操我和莎莉,我和莎莉也任得老板肆意把玩我们的肉体,任得他的阳具抽插我们仍湿润的阴道,我和莎莉也来了高潮,最后老板在我们的阴道里射了精才真正的结束。

我和莎莉发现我们的衣裙在刚才的混战中不是被扯破了,就是也不知去向,结果我和莎莉祇好赤条条的离去。

深夜里,两个赤裸的少妇闪躲着走在街上,很快我们便迅速的跳上车。

===================================

(十三)

一天老公说有个神秘的超极性感之夜的派对,除单身女士参加外,男士则必须携眷才可参加,而所有出席的女士必须穿上非常性感的衣服。

是他公事上的一位朋友介绍他的,他公司也有一些男女同事参加。

老公问我:“老婆,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呢?”

“你想我穿怎样的衣服?”

“当然越性感暴露越好。”

我开玩笑说:“那么我什么也不穿算不算性感?”

“好啊!我也想看看我的性感女神啊!”

那晚我们到了会场,只见会场上的女士们,衣着极尽诱人,短裙热裤,美腿尽现,不在话下;Bra-top  low-cut,  深V大V,肚兜露背,吊带露脐,低胸露肩,通花透视,琳琳总总,衣内春光,约隐约现,大不乏人。

原来进场的女士全部要脱去外褛外套,无论长中短或上身的小外褛,都要脱下,怪不得有那么多女士只穿上bra-top,  原来她们的性感就以外短褛衬bra-top,结果只能穿着bra-top上场。

由于在场内不可穿上外褛外套,我好除下外套。

当我脱去外套时,我四周的人立时静默,继而许多人也望过来。

因为我的身上祇有一条雪纺布条,布条挂绕过颈项在前面下垂遮着我的乳头,我用同一质料的幼带把布条在我腰间扎住,让两条布条聚在我肚腰下,但布条的长度刚刚掩盖着我的阴户,我的乳房、背部、臀部、两臂和双腿是完全裸露的,我的乳头和我浓密黑茸茸的阴毛则若隐若现,而当我坐下或伸高都会露出我的阴户,所以我跟全裸差不多。

很多人请我跳舞,他们多是搂着我来跳,当然他们都乘机摸摸我光滑的背部和臀部,我也任得他们。

我被他们摸得心也痒痒的。

后来老公和我跳舞。

我软软地伏在老公身上,全身发烫,老公的手在我的背臀游移着。

老公的手游走到我的腰间,突然把我腰带的结解开,腰带滑到地下,他再用手一扯,把我身上的布条扯掉,我便全裸的在舞池中。

音乐停了,我身上除了一对鞋子外,全身一丝不挂地在场中,我三点全露的肉体给全场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一对圆硕丰满的乳房,浓密黑茸茸的阴毛,浑圆高耸的臀部,雪白修长的双腿便纤毫毕现,一览无遗。

我全裸在会场上,任人看过够。

这时许多男士争相请我跳舞,当然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想抱摸我赤裸的身躯。

不知是不是挑起了女士的妒忌心,这时有些女士开始也不甘寂寞,自行脱个清光,也任人看过够。

在这种争妍的气氛下,也有些太太被她们的老公摸摸锡锡之下,半推半就地被她们的老公脱个清光,结果全场女士个个都剥清光,脱得赤条条,玉帛相见。

这时真是乳浪汹涌,臀光摇曳,阴户浓密白洁,身材燕瘦环肥,目不暇给,艳色无边,性感之夜变成全裸之夜。

这时我索性躺在桌子上,摆出诱人的姿态,让他们可以任情地抚摸我的肉体。

我的乳房常同时有多对手在抚摸着,他们又摸我的臀部、我的大腿、甚至我的阴户。

那种被抚摸的刺激,使我越来越兴趣,结果我张开大腿,让自己阴户阴唇完全暴露出来,任人欣赏。

我虽然已和十多个男人有过性交,但在这么多人的场面中裸露自己,连自己女人最神秘的阴户也毫无保留地展露给人看,那种感觉使自己十分兴奋。

我的乳房不断有男人搓捏,他们吸吮我的奶头,舔我的小腿、大腿,我全身都被男人不断地摸玩着,我被他们摸得太兴奋了,下体湿漉漉,我的淫水很多,我已按捺不住,我呻吟地发出淫声。

我用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咬着手指,用一种骚骚眼光望着他们,心里说:“你们……为什么……还不来……”

就在这时,有一个男人突然分开我的双腿,把他的阳具大大地插入我的阴道,但他抽插一会便射了。

接着另一个男人抬起我的双腿,把他的阳具塞入我的阴道里抽插。

当一个男人的阳具退出,另一根阳具立即又插入我的阴道,男人的阳具不断插入抽出我的阴道,同时我的乳房也被另一些男人不断地摸捏啜舔,我的身体其他部分也同时给甚他男人摸玩着。

我完全放任地让那些男人肆意地摸玩淫乐我的肉体,那种感觉很爽,爽得不得了,不知怎样形容啊!那种感觉使我的兴奋达到极点,我的高潮一个接一个。

我感到我自己真的很淫荡,但这种感觉使我十分享受。

===================================

(十四)(完)

经过这次性感之夜后,我已是很喜欢裸露自己的身体了。

在家中我是赤条条的,老公也不会让我穿上任何衣服,他说他也要看我的裸体,而且没有拉上窗帘,任由对窗对户的人家窥看我赤裸的肉体。

在公司里我和莎莉是一丝不挂的,全裸的办公。

有时老板与客人回到公司谈生意,我和莎莉都是赤身裸体的会客,任由客人饱灠我和莎莉的肉体。

有时下午完成工作,如果老板或森和东尼在公司,他们都会摸玩我和莎莉赤裸的肉体,我和莎莉也任得他们。

有时老板娘来到公司,也会跟我和莎莉一样脱个清光,我们三人有时也会互相抚摸对方赤裸的肉体。

有好几次参加一些特别神秘的聚会,我索性全裸一丝不挂的赴会。

同场的女士有时也被男士弄得身无寸缕、露裸无遗的。

那些男士搂着三点全露的我,又摸又捏,我也任由他们肆意淫玩我赤裸的肉体,我全身都给他们看遍玩遍。

他们架开我的双臂,把我的乳房完全的坦露出来,又摸又搓我的乳房,又啜又含我的乳头。

他们又会抬高我的双腿,把我的阴户阴唇展现无遗,然后又撩拨我的阴核。

这样使我全身发软,给他们为所欲为。

他们的阳具又不断的抽插我的阴道,我总被他们玩得我高度兴奋。

有时聚会结束,如果是在深夜凌晨,刚巧街上又没有其他的人,他们又要我脱光衣服的走在街上。

我问他们:“我的身体都被你们看光了,还要我脱光在街上走着,羞死了!”

他们竟说:“哗,看着一位少妇办公室女郎一丝不挂的在街上走着,这种光景太诱人了。”

我也很享受那种街上裸露和被看的刺激。

当然如果发现有人,他们也会迅速的替我披上衣服,避过不必要的尴尬。

我想如果大白天都可以全裸上街那就更好了。

后记:后来老板移民澳洲,把生意转让给我一位朋友的丈夫,而我和丈夫也随老板移民澳洲去了。

本来莎莉是留下在公司协助业务的,但没多久,莎莉和她丈夫也移民加拿大去了。

于是这种可以说是荒唐的性生活也因此而结束了。

(完)

喜欢就顶一下!!!
2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