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我的浪漫艳遇

这就是我这次艳遇的女主角,也是我的老乡,我们两家相隔还不到1公里,在家乡二十多年从未谋过面,然而在去北京的长途车上却奇迹般的相遇了,又是那么的投缘,虽然我比她小岁,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我还记忆犹新,常常回想这段浪漫的艳遇,一边想一边手淫。

书归正传在北京混了好几年了,刚开始打工后来做点小买卖,不孬不好地混着没发财也没受穷,每年回家两三次,家里有老婆孩子还有老人,农村人在外边打拼不容易照顾家里应付外边,性生活一点不规律。这也是婚外生情的主要原因。娟的老公是个军人,在北京服役,不知道为什么带不动家属,具体我也没细问,在家务农带着两个儿女,还有公婆,日子过的一般般,每年她也是去北京一两次,或者老公每年探家一次,性生活估计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婚外生情也在情理当中。

从老家到临沂火车站要做两个小时的公共汽车,中间还要倒一次车,谁知到了售票厅一打听去北京的K52次列车没座票了,只有站票,气坏我了,站票!10多小时我站到北京?  去长途站,坐长途汽车起码有座吧,谁知到了长途汽车站去北京的都是卧铺车,卧铺票也没有了,只有加座票,也就是卧铺中间放几个马扎子,嗨,这年头出门坐车怎么怎么多呀,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车上和娟相遇了。

怎么不去坐火车?有人问我,我说:火车没票了才来坐汽车的。

是的,我也是从火车站来的,没座票了娟接着话茬,又接着问我:你是哪里的,我听着你好像是后*村的。

是的,你是哪里的?被她一下子说中,那感觉还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这女的怎么这么厉害,一下就看出我是哪里人,她说:我是前村的。

呵!正儿八经的老乡,离我家还不到1公里,我的兴趣头一下来了,坐了这么多年的长途车还是头一次和这么近的老乡同行,有点小激动。你也是去北京?

我问娟,娟说:是呀,你也是去北京?

我说是,就这样我们一下子熟悉了。不大会乘客陆续多了起来,还上来个养眼的骚女,穿的很性感,我估计没准就是在临沂做小姐的,后边还有个拎包的男的流里流气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好像都是提前买好的卧铺票,一上来就直接找到自己的铺,我和娟买的是加座票没办法只能坐马扎了,但还省啦100块钱呢。7:00整车子准时发车,车子都出了市区了从半道又上来一批乘客,估计是车主事先安排好的,因车站规定不让超员,但那时候也没现在这么严,车主和车站暗地里合作,为的就是多拉人多赚钱。

车子严重超员,人太多了连个插脚的空都没有,车子在颠簸中快速的行驶,那个有卧铺的骚女看到我们这些人拥挤的样子有点洋洋得意,嗑着无花果,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五个纽扣只扣了第三个和第四个两个,两个挂襟系了结正好把肚脐眼露了出来,两个奶子鼓鼓的随着车子的颠簸好像两个兔子要窜出来的似的,真他妈的的诱人;下身超短牛仔裤,往上一勒从大腿根都能看见里边的白色内裤,我估计内裤里边的屄毛应该很厚很黑,我的眼神时不时地扫过去希望她的屄毛能露出几根,但没有,我很很地咽看口唾沫。

车子很快上了高速,不再那么颠簸,车载电视里放着VCD《疯狂的石头》,有人在说话聊天,有人在吃零食,有人在酣睡,还有人放屁,坐过长途车的都知道车厢内什么味道都有,没办法低层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剪短截说,车子到服务区德州站已是夜间10点,大家下车吃饭、上厕所,到了德州市下车的乘客也不多,但总比原来要轻松点了,但还是没有空座,娟把包垫在马扎上坐着,为的是坐着舒服一点,俩人聊着天打听着谁从济南下车好想找个卧铺躺会,从一上车都坐了4、5个小时的马扎了,坐的腰都有点痛了。还好有娟相伴旅途还是挺愉快的。

两个人说着话拉着呱没怎么感觉济南就到了,下车的乘客还真多,大概下了有30%,车厢内敞亮多了,那个骚女也下了车,我寻思没准和那个男的去宾馆肏屄去了呢,要让我非肏烂她不可,谁让她穿的这么性感的,嗨!说这个干嘛,说正题,车上所有的人都有了卧铺,且还有富余的。娟说这下可直直腰了,我上了那骚女的铺,娟却去了最后边的大铺,大铺是靠后玻璃窗最大的通铺,一个人都没有,因乘客少了卧铺足够了都跑到中间或前边了,都嫌后边颠簸。娟一个人霸占着整个通铺够爽的。

娟向我招手:过来,过来,这边空多。我、我心里犹豫了一下,过去、过去就过去,反正我感觉她有点喜欢我。车厢内的灯都关了,已经过了夜里12点了,中途没有停车了,直到终点——北京莲花池车站,大概凌晨5点左右到,还早着呢,好好享受吧。

我刚开始我是不好意思的,毕竟我们是老乡又是第一次,万一冒昧了怎么办,还是让女的先开头的好,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只要那层窗户纸捅破,下边就好办了。

虽然说9月初天气不很凉,但深夜车厢内睡觉还是要盖上个薄被子或毯子什么的,娟拉过一条被子盖在我们俩身上,就这个举动我就能感觉到娟绝对是有意的,我们又聊起天来,目的是为了相互了解加深好感,她问我来北京多长时间了,在北京做什么等等,又聊她自己多孝敬公婆,儿子女儿上学多好,家长里短,我的娘呀!这女人要是找到知音真是像卸闸的洪水滔滔不断,我一边听着一边敷衍着,我的心好像不在这里,嘻嘻。

被窝里我的腿故意碰了一下她的腿也没拿开,她没反应继续说着她的话题,我知道了,她可以接受我的,我把腿又放到她的腿上,另一条腿也伸了过去夹住了她的一条腿,这时她的话语突然停了一下,接着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但好像不那么专注了,我注视她的脸,超车的灯从车窗划过,能看清她感受被我感受的样子,我不再顾及,她的话语已明显的少了,断断续续的,我翻了一下身,半个身趴在她身上,右手直接搭在她的胸脯上,她不说话了,好像在静静地等待什么,我附在她耳朵小声说:你真漂亮。

这句话最要命,一个38岁的女人听到一个比她小十岁男人的夸奖心里是什么滋味,我想这句话应该让她回到了青春期, 女人呀,天性就喜欢好听的,她说:不行了,老了。

我说:你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大美人。我边说着边把嘴轻轻地伸了过去吻了她脸一下,右手伸进她的衣服了去摸她的奶子,她没有阻拦,任凭我摸,乳房虽不丰满但奶头摸着还挺坚挺,我的下体开始硬了,我又往她身体靠了靠,让有了感应的下体更贴近她,她不再说话,感受着我给她带来的感受,我把手又滑到了她的小腹未到三角区就摸到了毛毛,天,好多呀,往下又一摸一大把呀,她伸手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往下摸,嗯?

为什么不让我摸呢,又不是小姑娘,矜持?装嫩?不对呀,这个年龄应该越摸越舒服呀,怎么会呢?我正纳闷,她给我说:你不嫌脏。我一伸手,哦,明白了,来例假了,呵!我说呢。

我说:你的毛好多呀。

她说:人家说毛多的人心软。

我说:毛多是不是性欲大呀?

她说:不知道,有也行,没有也行。

我拉过她的手让她摸我的屌,她攥着我的屌,我问她:好吧。她说:好。

我说:想日吧。

她说:想。

我说:那我日你

她说:现在不行呀

我说:那什么时候行。

她说:等两天我来完那个的。

哎呀,屌涨的难受,我们两个亲嘴,相互摸,也挺舒服的,两个人一直抱着摸着睡了一会,5点多钟汽车终于到站了,北京莲花池汽车站。

我们俩下了车,我偷看了下她的脸,她的脸有点红,她可能是头一次婚外情,我说咱们去吃点早点吧,她说不太饿,但还是跟着我找了早点铺子,要了一笼包子两碗混沌,一边吃一边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我感觉她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在车上那么大胆是因为黑,谁也看不清谁,刚离开家像出笼的小鸟,情不自禁有点忘情,又碰到自己心仪的男人,又有黑夜的遮掩,所以会放纵一下。吃完早点才6点多,我说这旁边有个说莲花池公园咱们去玩会吧,她说好的她也好长时间没逛公园了,我感觉她还是想和我多待会,我们俩进了公园,我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我拉她的手,她说别叫人看见,阳光下她有点拘谨。

我笑了说:在这里,谁会认识咱俩呀。我搂住了她的腰,亲亲她的脸,她没有挣脱,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红晕,不再像刚下车时的不好意思了。假山后我抱住她猛亲,手伸进她裤子里乱摸、攥她的屁股,她也迎合着我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要吸干我的唾沫似的,我抱紧她我的腰部顶着她的腰部,隆起的阴茎支撑裤子顶着她的裤子,好像要隔着裤子干进去似的,我的腰部一拱一拱的撞击着她的腰部像在肏着她,虽然不是真干进去,但那感觉真棒,欲望越燃烧越强烈,她让我挑逗的也好难受,她手伸进了我的裤裆,攥着我的硬屌撸了几把,真爽,她爽我也爽,突然她把手抽了出来,我惊愕怎么回事,一回头一个练晨练的老太太从不远处向这边走来,我们赶紧整了整衣服,俩人拉着手向别处走去。整整一上午,我们俩无拘无束完全二人世界,现在想起来那段时光真是太好了。

临近中午12点的时候我们分手了,她回她老公那里,我回我的住处,我给她留了我的电话,她没有电话只有她老公的,我说算了你还是给我打电话吧。两天后,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想到木樨园批发市场去看看,看我有没有时间带她去,她说她没有去过找不好,我知道她是约我呢找了个理由,我说好的,你来六里桥我去车站接你,我骑着一辆自行车等了一会,娟来了,我们俩见面后会心地笑了笑,才隔了两天好像很久没见似的,娟说带她去木樨园,我说先去我住处看一下吧,我把自行车放家里然后再带你去木樨园,娟坐上了我的自行车来到了我的住处。

我把车锁好,我俩进了屋,插好门,我一把抱住娟肆无忌惮地亲,手直接摸进她的裤裆,例假真的没了,要不她不会来的,我脱掉了她的裤子,扒掉了她的内裤,我操,屄毛也太凶了,又长又多,一大片把屄都盖严了,我贪婪地摸了又摸,舔了又舔,这味道真骚,屄毛让我舔的湿漉漉的,但我就喜欢这味,我用舌头把屄毛往四周舔了舔,露出来嫩红色的小屄,娟的屄真不大,很鲜艳,有点像少女的屄,很嫩,我有点怀疑这么小的屄我的屌能肏进去吗,也许是她很少做爱的原因吧,我不知道,反正我喜欢这样的屄,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屄里,一下两下地插着,舌尖舔着屄心,娟脸上有点痛苦的表情,那感觉让怜惜让人疼,更想肏,我的屌头像烧红的铁棍一样坚硬,忍了好几天了终于要肏上了,手扶着屌根屌头在屄口磨蹭了两下,屌头刚进去点就有了感觉忍不住一下子全肏了进去,我操,太他妈的的舒服。

娟眼睛一闭情不自禁的哼了一下,我想她也等了好几天吧,要不刚来完例假就来找我,有时女人比男人还想这事,我舒服地肏着,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真是越肏越舒服越肏越想肏,我亲着娟的嘴,问她:滋吗(老家话,舒服吗)她不回答,我知道她还是有点老家的意识,不好意思表达,我说:我今天要日(肏)你两回,你知道吗,你的屄真好,我可想日(肏)你了。

我越说性欲越高涨,我日,我日,我日,日你,日你,日你,日你,啊!啊!攒了几天的精子全都射进娟的屄里了,屌在娟的屄里一跳一跳地挣扎地吐尽最后一滴精子,我亲着娟,屌还在娟的屄里,说:要怀孕怎么办。

怀孕我就给你拾(生小孩的意思)。我好喜欢,娟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唉!上天现在才安排我们相遇,要是早十年或者我俩都是单身而相遇,我俩应是多好夫妻呀。唉!说这个已没用了。

我们俩相互抱着都没穿裤子,我附在她耳边说:等会我再日你一回。娟:想日你就日吧。过了十几分钟我再次把屌插进娟的屄里,这次肏的不慌不忙,一边欣赏一边肏,我拖着娟的屁股看着透红的大屌在娟的屄里一进一出又是刺激又是过瘾,娟揽着我的腰享受着被肏的感觉,娟的屄很有动感地裹着我的屌,有节奏地、好像要把我的屌往她屄里吸的更深些,我动她也动我俩配合的真是太默契了,一会我俩身上都出了汗,肏屄绝对是个功夫活,我们又亲嘴,我抱着她的背她揽着我的腰下边不停地肏,真的太美秒了,这一刻时间停止了,万物都不存在了,世界只有我和娟,性爱达到一定境界也许什么都不存在了,50分钟的性爱让我们淋漓尽致过足了瘾。

提好裤子穿好衣服娟说了一句话我都乐了,她说:俺男人要知道非把俺砸(弄)死不可。我说:你傻呀,你不说谁知道。

喜欢就顶一下!!!
3 3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