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女日常

第一章

弟弟,来操逼吗

今天是周三,下午4点就早早的放了学,米晓艾瞅瞅还坐在课桌前抄书本的亲弟弟,无奈的摇了摇头。小自己10分钟出生的弟弟眉头紧蹙,奋力划写着中性笔,用力的在作业本上刻出一行行课文,仿佛跟本子有仇。

毕竟是上高中了,哪怕是高一,老师的要求也异常严苛,没做作业理所当然会受到制裁。看着这个和自己九分相似的弟弟,米晓艾食指圈了圈自己及肩的秀发,装了几本书提上挎包就走出了教室。

“唉,我愚蠢的弟弟,不成器啊,作业本没带什么的理由,怎么可能会取得老师的谅解。”晓艾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好像自言自语。她们家离学校很近,最多十几分钟的路,平时都靠十一路公车上下学。

想想这种缘由都假,高中老师带过一届届的小屁孩,早就熬成精,早点承认补一份都比死扛着受罚要强。

知道弟弟那柔柔弱弱又倔强的性格,晓艾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谎话,因为是她昨晚趁弟弟睡熟了把他的作业卷子偷了过来。还好自己的狗爬字和弟弟很相似,不然怎么能有这种福利。

“遇到你这个双胞胎姐姐,这孩子算是废了。”一坨芒果大小,毛茸茸绿呼呼的团子悄悄的从米晓艾的挎包里钻了出来,两颗红宝石样的眼珠子一眨眨的偷瞄着四周,像做贼一样。

“明明是从小一起的双胞胎,两个人却很少同路回家,米青小弟弟每天放学不是做扫除就是抄作业,你自己做的份全丢给弟弟。最惨的是连打扫女厕所的安排,你都让他去!”青团子看见四周少行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就挂在挎包边上装吊饰。

女孩伸手抓住团子,用大拇指顶住这家伙,把它攥进包里使劲揉搓,“打抱不平,嗯哼?见义勇为,嗯哼?”拇指深陷入团子身体里,用力的搅动抠挖着,“没能耐别想当Jack chan啊,你个破东西成天吃我的用我的,屁用没有还敢教我做事。”

“停,停……啊呵,太……太刺激了,不能再往里顶了!”草团子的叫声略略发尖细,绿油油的毛发也在末端变得粉红。

晓艾也怕被人听见,四顾了下,没人注意到这边,手劲松了许多,拇指还插在团子身体里面,轻轻的抖动。“你再敢多嘴,我就拿里去擦地板刷马桶,我相信把你穿根线挂厕所里,妈妈很乐意多件顺手的工具。”

小团子里面滑滑的嫩嫩的,充满褶皱突触,淫靡的手感让晓艾心里痒痒的。

“诶,真的可以吗,好想舔尿尿的地方啊,黄黄的尿垢,蕴含少女的芬芳,少妇的醇香,处男的禁忌,大叔的……不行这个太恶心了。”

“你要敢碰马桶一下,我保证开动冲水,拼了不要你这个夯活,也要让三百六十度汤玛斯全旋高速水流送你去化粪池。”米晓艾把团子拿出来,握紧拳头让它插在自己大拇指上。

此刻草绿色的团子表面已经微微粉红,两只宝石眼水汪汪的看着晓艾。

“不要装可怜,这一套对我没用,你知道我可不是那些小屁孩。”的确,晓艾从出生就知道,自己以前是个正正常常的男人,或者说是个30岁依旧单身的处男大叔。虽然大部分记忆模糊了,但是生活经验在那里,从小就有远超同龄人的聪慧,废话,哪怕是死宅,弄过的管也比小屁孩看过的片多吧。怀着这种莫名的自满,她对大部分人都像看儿子一样对待。

一人一团子亲切友好的交流还没结束就已经到家了,晓艾打开家门,换上拖鞋,啪嗒啪嗒的往自己卧室走去,顺带把团子抛了出去扔沙发上,三室一厅的房子,自己和弟弟各自拥有一件卧室。把挎包丢上粉色气息的小床,在冰箱取了一瓶橙汁汽水,看了看上面贴着弟弟名字“米青”,抹掉名字打开瓶盖就吨吨吨吨喝了起来。

一条半人高的金毛犬早就跑了出来蹭着米晓艾的黑色及膝袜,舌头往女孩膝盖上方舔舐,鼻子也一拱一拱的往裙子下的绝对领域扑。

“色狗滚开啦,去找你家团子玩。”一脚踢开大黄,让它去沙发骚扰团子。

大黄这名是女孩爸爸取的,兴许是父亲对自己名字的幽怨,导致他取名的恶意。

贱名好生养,这只金毛刚回家的时候还在发犬瘟,这对刚满月的小狗而言几乎是致命的,不过还好挺了过来,这也使得米爸爸对自己取名艺术深信不疑。

“啊,好爽,六月份了,这天气一冷一热穿得多直冒汗。团子,”看了看躺沙发装死,实际是被插爽得要死的青团。“你究竟有什么用啊,说好的变身魔法少女呢,30岁处男会变妹子这个梗我知道,但是还能进阶魔法少女这我可就第一次听说了。”

 

团子打了个滚,躲开舔舔怪兽大黄的恶心攻击。

“虽然签订了契约,但是要想获得魔力,还是要按照魔女、魔女的基本法、按照魔力沟通的法则——去产生……”

有气无力的声音在沙发缝隙响起来。刚才突然被抛到沙发,晓艾的手指瞬间离开团子的身体,这让它登上了顶点。显然它还没有从拇指的抽插中恢复过来。

米晓艾坐上沙发,打开电视,从沙发缝隙掏出团子,“3年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哦,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啊?”女孩眼色不善,一言不合就要把它丢出去,而大黄早就蹲坐好摇着尾巴,等着抛球游戏。

回想初次见面的场景,女孩捏着嗓子:“少女哟,我是贝吉塔行星毁灭之前逃出来的最后一任超级魔法少女契约兽,这个星球存在毁灭的危机,和我签订契约你才能有拯救世界守护家人的力量,不要犹豫了,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烧酒吧。”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毫不犹豫的就签了约,这不是理所当然吗!重生唉,金手指唉,我等了13年就差摸电门跳悬崖生吃五十斤地瓜了。结果呢,你居然说签约是签了,魔法少女的力量我用不了?!要不是看在你能说话当树洞的份上,我还真想试试你这种稀有物种‘能好怎’。”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谁知道你原来是男人的灵魂,咱们签的可是魔法少女的约,就像你Lga1  155的CPU,插在Lga1150的主板上,灵魂不匹配肯定是用不了的。”团子扭了扭身子,这个死丫头手劲真大。

“你懂得还挺多,别想岔开话题,你就说说贝吉塔行星和危机是怎么回事,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赛亚人很强,超级赛亚魔法少女那头发得多长多帅啊,我特么差点当了真!”

“赛亚人你都不知道?没看过七龙珠吗,不应该啊?”

“噢,原地起飞!”绿色的团子被少女打着旋的丢进了卧室,大黄更是欢快的奔跑过去,不一会就衔着青团子回到沙发边,坐姿端正,将满是口水的团子放地上,等候下一轮投掷。

晓艾用她裹着黑色丝袜的精致脚掌细细碾压、轻轻蹭刮着团子,感受到袜子被口水沾湿,心底一阵被玷污的背德感。脚心隔了丝袜被团子身上的毛轻抚,痒痒的,直像挠在心尖儿。

“区区淫兽也看动画呀,你可真了不起,这么说你当初的话全是忽悠我?”

晓艾右脚加重了力度,团子已经被踩躏变形。

“啊,好舒胡,卜要停,左舷弹幕太薄,加……啊、对、对,就是这样!”

女孩听见这夯货的呻吟,恨不得用脚趾塞住它的嘴。旁边的大黄,看见主人专注这个小毛球,不和自己玩了,就走到晓艾身边趴地上,细细的舔主人另一只脚。

“蛤、蛤,好痒,大黄弄湿我的袜子了。”说着,女孩不退反进,把左脚伸到大黄嘴边,用脚趾逗弄大狗的舌头。看见主人如此配合自己玩耍,大黄舔得更开心了。

呼呼的气息喷在少女已经濡湿的黑丝上面,光亮润滑,狗狗的舌头时不时撩过脚心,让晓艾身体颤抖,自己的身体还是挺怕痒的嘛。

少女脱下自己的裙子,露出里面粉色小点的棉质内裤,耻丘上已经有了点点雾气。她轻揉揉,感觉不过瘾,又用食指在内裤湿润的地方上下摩擦,隔着单薄的小裤感受细嫩肉花和布料之间的纯情互动。

少女心跳加快,虽然重生之前是个身经百战(当然只有飞机杯)的大叔,这一世却很少自慰,毕竟女孩的身体并不像男生那样渴求青春期的性欲。

而发育前双腿之间的两块白嫩小馒头夹得紧紧的,性器官并不外显,强行自慰更是痛楚大过快感。她试过一两次之后就淡了爽一爽的想法。

如果不是大黄和团子对自己敏感脚心的的双重刺激,少女对自己身体的开发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就是这个味!对啦!”还躺在米晓艾脚下的团子突然惊叫一声,瞬间打断了少女的施法动作。

惊出一身冷汗的晓艾一脚就把团子踢到墙上。

要问男人学生时代最怕什么,不是抄作业被发现了,不是掀女孩裙子挨打,也不是放了楼下王大爷的气门芯,更不是砸了谁家玻璃堵了哪户的锁。你们说这些熊孩子怎么就这么缺德。

男孩子最怕的就是,自己在专心致志靠着电脑里面的撸菜施法的时候,门开了,老爸跑进来拍拍肩,孩子这片是封杀,真不值得下,来我给你推荐一部精彩的BOKD-014,然后关门离去深藏功与名。

再起不能有没有!回马毒有没有!

做父亲的在这里请注意,一定不要在你儿子悄悄锻炼手臂和小弟的时候擅自与他交流性趣爱好,否则几年之后你也许会多个女婿也说不准。

米晓艾丢开脑内奔腾的草泥马,做贼心虚的看看房门,防盗门关着的,隔音很好,窗户也关着的,太阳快落山了,光线偏暗,外面的人也没那么容易透窗看见屋里的人。再一瞧挂钟,5点26分,自己刚回家10分钟,小弟米青最少6点半才到家,而父母则要等到7点过后才会陆续回来。

“你想怎么个死法!”晓艾咬牙切齿的对着墙角瑟瑟发抖的团子阴声说到。

“我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灌肠走的通透!”不过晓艾知道,这团子没有屎,不然也不会把手指深入它的体内蹂躏。

“我知道怎么让你拥有魔力成为真正的魔法少女了!”迫于生命威胁,团子迅速的寻找生路。

“30秒。”米晓艾看着挂钟的秒针哢哢走动。

“太短了吧,裤子都来不及脱呢!”

“20秒,”

少女伸手摸摸自己脚下的大黄,长长的狗毛柔顺似锻。“今晚你加餐,看见没,墙角这只今天准你吃了。”

“汪!”

“我说!我说!就在刚才,我感受到你体内的魔力流动了!”       “知道意味着什么吗,这说明你也拥有变身魔法少女的潜质,只是被灵魂上的差异阻隔了!”团子兴奋的说。

“刚才?你是说我在被舔脚的时候能产生魔力?”这也太奇怪了,舔手行不行,至少变身魔法少女的时候,伸手舔个遍最多被别人当成萌猫。要是少女一边脱下鞋子吮吸自己脚指头,一边大吼“莉莉卡鲁麻姬卡鲁——魔法变态变身。”

想想都全身恶寒。

这是哪里来的变态大叔!

“NO,NO,NO,虽然对你来说,舔脚也有机会能收获魔力,但是不对哦。”

“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变身吗!我说过,是因为你灵魂不匹配。那也意味着若你灵魂能匹配契约的时候,你就能获得魔法少女的力量!是呢,前世30岁的处男大叔,连女人的肉穴都没尝过,自己孤独在家弄,怎么可能体会女性的感受。”

少女似乎也有所领悟,眉头跳了跳,“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屎你。”

“暴力!世界如此美丽,诶,疼疼疼,我错了!”米晓艾把毛球放在通电的灭蚊拍上,电击声啪啪直响,毛球屁股上焦黑一片。

米晓艾拎起团子头上的一挫毛,省视的目光刷刷扫描着这个小东西。“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要变为魔法少女,就需要通过自慰来获取魔力?”这种里番一样的设定让少女不太心安。虽然这三年来几乎已经确定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存在。

“嗯,说对了一半!你通过自慰是可以获得魔力的,但是要成为真正的魔法少女,还需要——”

团子买了个关子,挣脱出魔掌,迅速的跳到洗手间门前,大声说到。“如果你想真正变成魔法少女,还必须变成女人!不错,就是被大肉棒插到翻白眼,被浓浓的精子侵犯子宫,成为真正的女人!”

说完这家伙就跳进滚筒洗衣机,躲进最里面,它知道在狭小的环境下,依靠自己的灵巧身段,绝对有机会躲开魔女的追杀。

米晓艾听到一半,已经有吃屎的打算了,但还是没想到,这家伙不仅喂屎,还特么在屎里下毒!她有几十年男身的经历,虽然这一世不排斥女装、女体,也不太反感周遭男性的目光。

但是这家伙这么赤裸的说出肉棒、侵犯子宫这种事情,还是让她心里恶心极了。

“躲里面干什么,出来嘛。我们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吗?”女孩踱步到洗浴间外,站在洗衣机前面。一边说话,一边脱下丝袜,将丝袜和已经湿透的内裤装洗衣袋里,一并丢进洗衣机。

“既然你不出来,那就别出来了,享受下洗烘一体的完美体验吧,反正你的脏毛也该透透水了。”   “诶?不——要——啊,咕噜,咕噜……”

“碍事的家伙已经封印了,嗯,5点40分,保守估计还有40分钟。”看了下围着自己转的金毛大狗狗,晓艾略一思考,走到厨房,拿出一碗狗饼干。

“大黄,咱们玩个游戏,喏,”少女把饼干放在客厅门口,“忍耐大挑战!你在这里盯着这碗饼干,等到有人回家了才准你吃,要是偷吃,没你的晚饭!”

“懂了吗?懂了吱一声。”

“汪……吱。”

“真懂事。”摸了摸狗头。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少女觉得自己太机智了。迅速的走到写有“米青”字牌的房间里,打开了电脑,然后躺在床上打了个滚。

“好舒服的味道,果然不是自己的床都有一种新鲜感,滚乱它、滚乱它,接受姐姐青春少女的气息吧。”

弟弟的房间门没有关,这是个小技巧,关死了房间门就不容易听见外门的声音了,虽然有大黄做保险。同样,半戴耳机也是悄悄看片的经验心得。

“我愚蠢的弟弟噢,先找找大文件,D盘、学习资料、两学一做,呸,还真与时俱进,不知道在哪听的。对了就是这里了!”米晓艾自己也有电脑,不过可没下这些乱七八糟的,因为妈妈萧香经常也用她的电脑录个档什么的,清纯健康美少女满电脑黄片,她还不想作这个死,以前也没心思看这些成人教育课程。

今天实在是心痒痒,用弟弟的收藏解解馋。

“嘿,这奶子可真大,”晓艾摸了摸自己快C杯的姣乳,“这么大太碍事了吧,乳头好黑,啧蠢弟弟真重口。”陆陆续续翻了几部片子,都不怎么样,全是步兵提枪就干,人也不漂亮,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晓艾把自己的梳妆小镜拿了过来,坐在靠椅上,双脚张开放电脑桌上面,左手扶着镜子,右手轻轻拨弄自己粉嫩的小穴。

“这才漂亮嘛,那些个丑女怎么比得上自己。”她把视频开到黑叔叔白叔叔与中年大婶夹心饼干的激战场景。

“啊好大的鸡巴,快来进入我的小穴吧。”刚喊完晓艾心里一缩,心虚的往后看了看,“好不要脸,不过好爽的样子。”最后一丝矜持也被少女抛开了,没多少时间,需要速战速决。

晓艾用食指轻轻的拨弄粉嫩的肉瓣,丝丝粘液混杂在手指上,不多,但是足够裹满手指。

“好淫荡的身体,这应该算发情了吧,鲜嫩的花瓣也微微充血变红。嗯这两片是小阴唇吧,小小的好漂亮。”少女把手指往小阴唇中间的细缝轻轻摩挲,接着用食指无名指掰开两片肉花,中指轻轻的往里探索。突然下身一颤,中指好像碰到了什么。

“这是处女膜!”看到这一片半透明的不规则孔洞,中指轻轻在上面按触,突然感觉自己人生变得崇高了,这可是宝贵的处女啊,轻轻一捅就能夺走纯洁!

“上面的小肉孔是尿道吧,小小的像花蕊,嘿嘿,看来自己性知识挺丰富,以后可以做个黄博士。”    电脑里战斗变得激烈了,耳机里面嗯嗯啊啊的战斗bgm和哗哗的水声让少女把头抬了起来,看见黑色小臂粗壮的肉棒抽插女优的肉穴,带出一片白沫,少女也开始用三根手指整个按在自己花瓣上面似急似缓的揉搓。

伴随自己嘴里轻轻的嗯啊哼唱,米晓艾把镜子放在了桌子上,左手顺着衣领伸入了自己的衬衣里,撇开胸衣在乳首上捻捏揉搓。

眼睛盯着视频,动作也越来越大,下身的水也啧啧作响,还有不少流在了真皮坐垫上,屁股也湿黏黏的。乳头也开始发硬,没有被照顾到的左乳头跟布料摩擦也激起一丝丝兴奋。但是总感觉离顶端差了一点什么。

“难道真要拿个棒子进行辅助施工?自己的第一次唉,弄破太可惜了。”看了看书桌上的笔,少女咽下口水,忽然想到了什么,把满是淫水的右手抬起来,轻轻嗅嗅。

“没什么味道,怪怪的。”然后再把手指全部伸入嘴里,一边用舌头舔弄吮吸,一边用手抚摸舌头扩张口腔。

“吸溜……啧,滋吧,唔,好舒服,快来侵犯我的嘴巴,侵犯我的小穴,处女小穴等待弟弟你来开垦啊,处女自强开荒团,来根弟弟的大肉棒就开团啦!”

“大黄你蹲这里干嘛,为什么不吃饼干?”弟弟的声音!出现在客厅门口!

米晓艾已经半疯,这小子怎么开门没声,自己太投入了吗?大黄撑住啊,开了盾墙给我吸住!

少女开始键+U、U连点,快速关机,刚好视频里的大黑棒已经喷出了子子孙孙,呸,量真多,以后再也不喝营养快线了。收拾了下自己衣领和胸衣就想出去,姐姐进你房间怎么了,那是看得起你,怎么还敢反抗不成?丝毫不用顾及弟弟的感受。

晓艾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听见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她当时就钻了床底。

是的,当姐姐的可以不顾弟弟的感受随意进出他的房间,也可以随意喝掉弟弟的饮料,这就是那10分钟差异带来的无上权利!但是!

“但是他妈的我裙子在客厅,内裤在洗衣机里,我难道光着屁股对弟弟说,哟,少年,欢迎回来,呀啦那一卡……(用东北话来说就是,少年操逼吗。)”

喜欢就顶一下!!!
10 1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