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荡妇-陈诗韵

夕阳把整个村庄染成了一片金黄,静静的湖水在微风的调戏下偶尔波光粼粼。村庄也正因为这个美丽的天湖来命名——天湖村。

此时村庄里的家家户户都炊烟袅袅,唯独有一家的写着“许宅”的破旧院子里,聚集了很多村民,村民们有老有少,不过全部都为男性。他们早已备好了酒菜,却没有一个人碰他们眼前的餐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贵宾。只见村民们在低声聊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偶尔发出几声哈哈大笑。

此时一辆黑色的帕沙特缓缓的驶进了院子,停了下来,围在桌子前的村民马上往轿车这边聚集过来。每到周五傍晚,这一幕都会重演。

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对夫妻。男的长相丑陋,有点像毕姥爷。而女的却是面色红润,体态丰腴。他们就是这“许宅”的男女主人——许胜博和太太陈诗韵。

许胜博下车后,打开了后备箱,村民们把他为得水泄不通,搂着他的肩膀的、抢着跟他对话的、忙着帮他把后备箱的东西提出来的,让许胜博表面应接不暇,可心里却笑开了花。自己每周都会回来两天,可是村民们每次都那么热情客气,这待遇比村长的好多了。可···村民们的笑容却显得有些诡异。

其实后备箱里也没什么,只是些便宜的糖果饼干和一些散装的自酿米酒。

而这些带给村民的礼物却不是许胜博买的,其实连车都不是他的。他只是受他老板高大帅的安排,每周都要带些礼物回来看望村民,每次回来看望村民的这两天,高大帅都给双倍薪水。当然礼物远不止这些···

在许胜博和村民们拿东西的时候,车的另一边陈诗韵也下车了。村民们一样把陈诗韵围得密不透风,大家都嫂子钱嫂子后的叫着,问长问短。在许胜博眼里,村民们是因为尊重他,所以也会尊重他的夫人。可是,这,仅仅是许胜博的个人看法。

陈诗韵下车后,村民们表面嘘寒问暖,实则对她上下其手。

陈诗韵车门都还没得及关,高傲的乳房和俊俏的屁股早已布满了村民的手。陈诗韵一边被村民们摸着揉着,还要一边回答村民们的嘘寒问暖,让在后备箱拿东西的丈夫不会发现异常。

更有急色的年轻村民直接把手申进陈诗韵的裙子里面去,想直接袭击眼前这位美人的小穴。

只见陈诗韵脸上一变,差点就站不稳了,还好村民们早已把所有的手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扶乳房的扶乳房,扶屁股的扶屁股,这才导致没发生什么异常状况。

村长刘建军是个暴脾气,一下把那小子拖出来,直接一脚就踢他个狗吃屎。

许胜博见发生状况,过来询问:“老刘,又怎么了?刘文这小子又犯什么事了?”

大家见许胜博过来了,纷纷收手,而陈诗韵只是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他们的熟练程度,这种事应该经常上演。

村长反应也快,怒骂到:“这小子,在学校不学好,还天天想问老子要钱,老师天天打电话来说他抽烟翘课。要是这混小子有你家泽男一半懂事就好了,亏你们还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怎么不学学人家?”

许胜博见状,安慰到:“好了好了,孩子还是要慢慢教的嘛。他读书不行,可能以后在其他领域有一番作为呢?先吃饭。”

虽说嘴上这样,可心里却开心极了。刘文比许泽男大一岁,可能因为母亲早逝,从小就一副混混样。许胜博也希望自己的儿子泽男别太靠近他,怕他影响到泽男,可是泽男却把刘文当作最好的朋友。

李建军边就坐边骂骂咧咧的:“人家泽男周末还在补课,你呢?早早就跑回家了,你不是翘课是什么?”

许胜博见李建军怒气未消,举起酒杯:“来,大家先干了这杯,其他的事就先别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嘛。”

李建军见许胜博举起酒杯,赶忙陪着笑也举起酒杯,同桌其他的七个村民也都举起了酒杯,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李建军放心酒杯,摆明妒忌的说:“你老许倒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了,大女儿夏兰早早的就和高大帅的儿子高副帅定了娃娃亲,现在都结婚了。二女儿秋菊现在又在外面读大学,听说也有男朋友了吧。”

许胜博:“好像秋菊是和一个叫程仁的处对象了,我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样。”

李建军:“你看,我没收错风吧。你小女儿冬竹又进了施拾一老师这个班了,这可是全县城的尖子班,你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许胜博一脸神器的笑了笑:“对,去年就进了。”

如果他知道他女儿冬竹能上全县的尖子班和成绩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他妻子被施拾一老师压在胯下一个星期换来的,他还能否笑得出来?

许胜博被连连戴高帽,连连碰杯,越喝越高兴,不知不觉已经有几分醉意,感觉膀胱快爆炸了,起身准备去上厕所。

刘建军见状,赶忙叫到:“刘文,快陪你叔去尿个尿,免得他偷偷抠喉咙把酒给吐了。”

许胜博卷这个大舌头:“什么屁话?我会吐?喝趴你们我都还清醒着呢!”

说着就搂着刘文的肩膀走了,而刘文,只能很不情愿的跟着许胜博去尿尿了。

许胜博前脚离开,本来正在喝酒聊天的村民们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一个起身走到了陈诗韵的身边。

而坐在陈诗韵旁边的刘建军早已把手伸进了陈诗韵的衣服里探索,其他村民见状纷纷加入其中。有的马上嘴对嘴的和陈诗韵接吻,有的伸手进裙子里面摸陈诗韵的小穴。可是人多位置少,很多村民摸不到重要部位的,只能摸摸陈诗韵的腰和那肉棒出来蹭蹭陈诗韵的腿。

这可苦了陈诗韵,自己的丈夫正在屋后面小便,自己却被这帮村民弄得娇喘连连。虽然已经派了刘文跟着丈夫过去,可是还会担心丈夫听到这里有女人的喘息。

刘建军把大家喝开:“急什么急,等等你想怎么玩不行?每个礼拜这个骚货都会送上门给我们操,还怕没得玩?给你们玩个新鲜的,看着!”

村民们都把手松开,等着村长发号施令。

刘建军狠狠的捏了两下陈诗韵的乳房,说到:“来,把裙子撩起来,把内裤脱下,让我拔两根阴毛玩玩。”

陈诗韵乖乖的把裙子撩起,退下内裤。

刘建军摸了两下陈诗韵的小穴,挑了两根比较粗的阴毛,用力的拔了下来。虽说疼得两腿直打抖,可是小穴的淫水却比刚才的多了起来。

刘建军一手拿着这两个阴毛,另一只手摸向了陈诗韵的小穴,说到:“贱货!是不是拔你毛呢觉得很爽啊?怎么突然那么湿?”

陈诗韵双眼迷离,羞耻的点了点头,还不自觉的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头。

屋后传来了刘文的声音:“叔果真是说到做到,没有吐,我现在就回去告诉他们!”

大家听到声音都坐会了原位,陈诗韵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硬生生的把自己从淫娃荡妇拉回了贤妻良母的状态。陈诗韵则赶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装作低头吃饭。

刘建军把刚拔出来的两根阴毛放到他的烟盒子内,等许胜博入座时,把装有陈诗韵阴毛的烟盒子扔了过去,说:“先抽根烟提提神,抽完我们再继续。”

许胜博打开烟盒,刚想拿一支烟出来,却意外发现了栖息在烟上的阴毛。他连烟斗没来得及拿,大笑着把这两根阴毛拿出来给大家看。

许胜博:“哈哈哈哈,大家看看,老刘你干过什么来了?这两根毛,你可别跟我说是头发,傻子都知道,没有长这样的头发。哈哈哈哈。”

村民大头接过话:“是哦,不但不是头发,而且还不是男人体内出来的哦。”

大头说完之后用余光瞄了下真正吃饭的陈诗韵,此时的陈诗韵早已面红花粉,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许胜博:“哦?难道最近老刘搞了哪家的骚货?”

村民老黑接过话:“哈哈,老早就搞上了,那骚货真是骚得不行,老刘一个人都喂不饱她,老是要来找我们帮忙才行。”

许胜博听说后笑的合不拢嘴,村民们也跟着呵呵的笑着,只是他们的笑容都非常诡异,而他们都会时不时用余光打量一下刚才已经面红花粉的陈诗韵。

只见陈诗韵眉头紧锁,双腿合得紧紧的在来回摩擦,时不时发出一声细微的喘气。

大家讨论说完黄段子后,许胜博发现妻子呼吸有些急促,问:“怎么了?不舒服?”

陈诗韵好像突然惊醒般:“没···没有啊,可能今天有些累了,又喝了点酒,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许胜博听闻:“刘文,把你婶扶到房里去休息一下,你婶又点累了。”

刘文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假惺惺的走到陈诗韵的旁边:“婶,我扶你进房休息。”

刘建军见了这一幕,赶忙喊到:“来,我们继续喝,女人和孩子可以去休息,你老许可不行,你不是要把我们喝趴下吗?来!”

院子里有热闹了起来,当然,热闹的也不只是院子,还有许胜博的卧室内···

刘文把陈诗韵扶到卧室后,把陈诗韵按扒在床上,掏出肉棒把她的裙子翻开,直接就刺进陈诗韵的花心深处。
而陈诗韵被挑逗了那么长的时间,突然直接下体得到了满足,失声惨叫——“啊”!

陈诗韵被自己的叫声吓到了,情欲旺盛间已然忘记了丈夫还在院子内喝酒。急忙把枕头拉过来,把自己的嘴堵住。

外面听到叫声,第一个反应起来的是刘建军:“怎么了?你小子做事小心点!”

刘文大声应到:“没事,有只老鼠,我会把赶出去的。”

刘建军宽慰到:“也是,这屋每个星期才回来住一次,有老鼠进去也正常,让那混小子把老鼠赶出来好了,我们继续。”

此时许胜博也喝得晕晕乎乎了,也跟着点头称是,气氛还是一贯的融洽。

卧室内她的老婆陈诗韵可惨了,被刘文连续高速抽插了一百多下,爽得高潮连连,可是一声也不能叫出来,只能用枕头捂住自己的整张脸,不让自己的呻吟传到外面。

此时的刘文也正实了许胜博刚才所言——刘文读书不行,可能在其他领域会有一番作为呢?

这个领域就是他的电动马达腰和17厘米的坚韧炮筒,可是,这个不为人知的技能却扎扎实实的用在了他老婆陈诗韵的身上。

刘文虽然肉棒坚硬,可是血气方刚。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把精子如数的射进了陈诗韵的体内。

在看趴在床上犹如昏厥的陈诗韵,上衣根本就没乱。只是裙子被翻起,屁股上有几个爪痕,下体凌乱不堪,乳白色的精子在慢慢的往外冒。

“啪”!刘文拍了一下陈诗韵的屁股

刘文:“骚货婶婶,起来帮我清理一下鸡巴。”

看陈诗韵还是一动不动,又狠狠的扇了两巴掌她的屁股:“骚货!起来把我鸡巴吃干净!”

陈诗韵把脸慢慢移开枕头,呼吸还着急促,有点呆呆的看着刘文,时不时还打个冷战。

刘文:“刚才操得你爽不爽?”

“嗯”

刘文:“还想要吗?”

陈诗韵羞耻的点了下头。

“啪!”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到了陈诗韵的肥臀上:“那还不快点来帮你儿子的好朋友把鸡巴吹硬?”

陈诗韵扶着床边慢慢的爬下床,跪在了刘文的胯下,把头埋在了刘文的双腿之间。

大约过了两分钟,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整个屋子就只有吸允肉棒的“呲呲”声。

很快,一堆凌乱的脚步声正在慢慢靠近这个卧房。所有刚才在酒桌喝酒的村民都进来了,唯独不见陈诗韵的丈夫许胜博。

村民大头首先进入房间的,映入眼帘的是陈诗韵跪在刘文的胯下,认真的吸允着肉棒。刚才在外面憋了那么久,又看到这一幕。大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把陈诗韵提了起来,掏出愤怒的肉棒顺势而入。

其余的人也许许续续的进来了,刘文也意识到,自己享受好朋友老妈的服务也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果然,刘建军发话:“你小子已经爽了一炮了,你先出去看着那‘绿王八’,等等你再进来多操一次。”

刘文乖乖的放开了陈诗韵,肉棒拔从她嘴里出来的时候还‘啵’的一声。

刘文刚腾出地方,马上就有村民补上了他的位置,直接把肉棒插进了陈诗韵的喉咙里。

可惜刘文刚被吹硬的肉棒,心里暗骂:“这个‘绿王八’还说自己酒量有多厉害,那么快就被灌趴下了,要是再给我几分钟,屁眼我都可以玩了。”

刘文出到了院子的酒桌前,拍了一下许胜博的后脑勺。

只见许胜博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对刘文的羞辱毫无反应。

刘文坐到了许胜博的旁边,点了一支烟,掏出手机看AV来解闷。可是屋内的欢声浪语让他根本没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在AV身上。

性爱狂欢才刚刚开始···

屋内陈诗韵,早已是三洞全开,乳房乳房的形状一直在变换。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被一只只大大的手掌盖住了。

村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陈诗韵的体内射精,好让下一个人可以接上,就像超市促销打折时候结账一样。

陈诗韵则被搞得面红耳赤,高潮连连,亢奋到了极点。现在的她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得到更多的肉棒,强壮的肉棒。

陈诗韵之所以被开发得那么淫荡,那就要从头说起。

在八十年代初期,万物生长,物资充足。人口也开始快速增长,很多货物开始流通。

那时高大帅的父亲高宜有眼光独到,打算建立一个货运公司。

许胜博的父亲许武功和高大帅的父亲高宜有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个人一拍即合,合伙搞起了货运公司。

其他村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笑话他们。都包田到户了,不用心让自己的农作物更高产,跑去拉什么货,你们懂不懂路?

可是两年过去后,以前笑话他们的村民们都不敢吱声了。许武功和高宜有的货运公司做得风生水起,很快就在县里买了一块地,起了一栋三层洋楼。连村里的老宅也重新起了两层的洋楼,还在门口挂了一个气派的牌匾——许宅。

许武功发了家之后,正好碰到许胜博升初中。费尽心机把儿子许胜博的户口迁了出来,让他在城里读书,以后就是城里人了。

可是许胜博并不是读书的料,浑浑噩噩的读完初中之后就在社会上游手好闲了。

许武功看见儿子无所事事,想让他安定下来。所以托人回隔壁村说媒,把隔壁村里最漂亮的,又和儿子许胜博同龄的陈诗韵取了回家。又帮儿子在公司里挂了个闲职,算是幸福美满了。

很快,许武功就儿孙腰膝,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是货运公司却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公司的状况也从盆丰钵满到了只能勉强维持的地步。这时候高宜有找许武功商量,想把公司卖了,然后转行做外贸。

可是许武功却不想再冒风险,自己一家那么多人指着公司吃饭,儿子又什么都不会。高宜有家就一儿一孙,儿子高大帅又争气,跑业务管理通通都行。结局是不欢而散。

后来高宜有决定把公司股份全部低价卖给许武功,自己把资金抽出去搞外贸。许武功也愿意收购,反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公司虽然不比以前,可是还是有微薄的利润的。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不懂改变就只能灭亡。因为所以东西的成本都涨了,市场竞争有激烈,其他公司纷纷裁员。而许武功的一帮开国元老不单没有裁员,反而介绍自己的子女进公司工作。没多久就入不敷出,公司破产了。

原本已经拿了一大笔的钱出来买了公司的股份,在公司入不敷出的时候又强称了几个月,就算是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就在这个多事之秋,许武功打病了一场。三个孩子还在读书的还要钱,老的看病也需要钱,而许胜博却什么都不懂,家里一下陷入了经济危机。

最后陈诗韵提议,回天湖村种地,虽说辛苦,可是能缓解一下现在的困境。可是村里的土地已经全部重新整合,他们的户口都迁到城里了,村里已经将他们除名了。

他们决定回村里求求情,看看能不能拿点地回来自己种。可是许胜博跑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一直没有正面答案。

这次,许胜博因为扭了脚,让老婆陈诗韵再去问问村里的情况。

陈诗韵到了村委会,和许胜博来的时候待遇完全不同。许胜博来的时候大家都是躲着他,而他老婆陈诗韵刚到村委会坐下,大家就像苍蝇一样围着她团团转。

话说这也不奇怪,陈诗韵虽说农村出身,但本身五官端正体态丰腴。而且长期在城里养尊处优,在村民们看来,这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可当陈诗韵提起想让村里给回老公原来那四母地的时候,大家都默不作声了。只有村长刘建军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把大家支开,单独和陈诗韵谈。

刘建军打起了官腔:“你这个情况嘛,不好弄。人家土地都重新整合了,你让村里再把土地拿出来给你,村民们不同意啊。”

陈诗韵急得快哭了:“村长,你就帮帮我吧,现在我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刘建军装出一副考虑的样子,良久以后,说:“也不是没办法,看你肯不肯牺牲了。”

陈诗韵大惑不解:“牺牲?我能怎么牺牲?”

刘建军:“其实村里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还有村支书和会计。其实他们都看上你很久了,只要你好好陪陪他们,我想你的事很快就会有着落了。”

陈诗韵一下子明白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话也答不上来。

刘建军见状,说:“你自己回去好好考虑清楚吧,我可以等,但你想想你家的情况,你还能等么?”

刘建军从办公桌起身,走到对面陈诗韵的后面,轻轻的拍了拍陈诗韵的肩膀:“怎么样,你家的命运都在你手上捏着呢。”

陈诗韵眼里的眼泪开始打转,转过身恳求到:“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刘建军把手放在了陈诗韵的肩膀上:“真的没有办法了,不用再想了,一家老小的,你就忍心让他们饿死?”

正当陈诗韵陷入疯狂的思想斗争的时候,刘建军的手已经慢慢的往下移动,脸也慢慢的贴近陈诗韵。

当陈诗韵清醒过来,发现异常的时候,为时已晚,她的嘴已经被刘建军的嘴堵得严严实实了。刘建军一边激烈的亲吻,一只手抓住陈诗韵,另一只手狠狠的揉捏陈诗韵的乳房。

吻了一阵后发现,陈诗韵已经不再挣扎,而且开始迎合刘建军的动作。刘建军大喜,三下五除二的把陈诗韵的裤子脱了下来。把陈诗韵扶坐在办公桌上,掏出大肉棒对准陈诗韵的肉穴,全根尽末的差了进去。

自从家里落魄开始,陈诗韵已经好久没有得到丈夫的疼爱,小穴也收紧了好多。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肉棒,下体犹如被撕裂般的疼痛,失声惨叫:“啊!慢点,轻点。”

刘建军可不管眼前这位美人妻的感受,一直以强有力高速度的状态抽插。

陈诗韵怎么也是生过四个孩子的人,很快的就适应了这庞然大物的肆虐。仅仅过了几秒钟,惨叫变成了浪叫:“啊···轻···轻···哦···慢···”

面对这犹如山洪爆发的快感,陈诗韵一发不可收拾,好像小便就要忍不住了一样。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刘建军的衣服,小穴里的淫水跟着肉棒的节奏喷涌而出。

就这样抽插了百余下,刘建军把多年来积攒的精子全部射进了陈诗韵的子宫深处。

等到刘建军把肉棒拔出来,穿好裤子以后。躺在办公桌的陈诗韵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体每隔几秒都会颤抖几下,还没从高潮的余温退却出来。

刘建军看到这样的情形,他知道,这个美人妻以后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刘建军把裤子递给了陈诗韵,陈诗韵接过裤子刚要穿,才发现,自己还没穿内裤,就问:“我内裤呢?”

刘建军淫邪的笑了笑:“内裤我就留给我做纪念了,如果你再不把裤子穿好,我就让你光着屁股回去。”

陈诗韵只好把裤子套上,慢慢的爬下了办公桌。

刘建军一边抓着陈诗韵的乳房一边说:“明天你就过来,我把手续和材料准一下给你签字就行了。”

陈诗韵一边试图阻挡着双强有力的大手,一边整理衣服,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陈诗韵歪歪扭扭的走出门口的时候,刘建军不忘提醒一句:“明天记得穿裙子来,还要把最性感的内衣内裤穿来,懂吗?”

陈诗韵听到这里脸一下子就红了,看了看刘建军,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在回家的路上,可苦了陈诗韵。没有了内裤的遮挡,汽车又在乡村的小路上颠簸,体内的精子不断的溢了出来,搞得下体黏黏稠稠的。还好穿的是黑色裤子,不容易被人发现异样。可是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下体又开始慢慢变得不安分了起来。

第二天陈诗韵在镜子前仔细的打扮,挑了一套黑色蕾丝边内衣裤和一身淡黄色到膝的连衣裙。好像是少女出去会情郎一样,含羞带笑、心神荡漾、满怀期待。

儿子许泽男看见妈妈的这身打扮,直夸妈妈好漂亮。

正因为自己儿子的提醒,陈诗韵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精心打扮?难道就因为刘建军的一句话?

接着她宽慰了一下自己——不是,我是为了我的家人才这样。

当她到了村委会的时候,看见三个村干部已经在等着她了,办公桌前面摆着的正是她和丈夫日思夜想的手续。

刘建军见到陈诗韵来了,连忙其实到门口迎接。把陈诗韵迎进门之后,顺手把门给反锁了。

刘建军强硬搂着陈诗韵的腰:“小宝贝,你可让我等着急了,来,文件手续已经准备好了。”

陈诗韵看见还有其他人在,虽说已经知道今天逃脱不了了,可还是很不自然的想摆脱刘建军的搂抱。

刘建军搂着陈诗韵走到办公桌前面的时候,其他两人眼里已经放光了。不,正确的说,兽欲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从眼睛里喷出来了,恨不得马上就把陈诗韵扒光,就地正法。

陈诗韵坐下,拿起笔签了字,她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刘建军把手搭在了陈诗韵的肩膀上:“字也签了,答应我是事情现在就要兑现了哦。”

陈诗韵一惊,虽说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是满怀期待。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之后,她还是有点猝不及防。她连连想摆脱刘建军的手臂,可是越挣扎刘建军就楼得越紧。

村支书大头看了看陈诗韵,拿出了一个印章,对陈诗韵说:“这份文件虽然存在已经签字,可是他忘了盖印章了,没有印章这可是没有效的。”

陈诗韵像被重重的击了一棒,一下定住在座位上了。

刘建军把手松开,说:“现在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来,看看你有没有听话,把裙子撩起来,看看内裤是不是很性感。”

陈诗韵用哀求的眼神在看着刘建军:“能不能不这样···”

大头晃了晃手里的印章:“快点吧,只要你是听话的,这份文件会马上生效。”

村会计老黑把陈诗韵扶起:“来,站到这里来。”

刘建军发出命令:“好了,现在撩起裙子吧。”

陈诗韵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巍巍颤颤的把裙子撩了起来,露出黑色蕾丝边的内裤。

刘建军兴奋道:“果然是非常听话,奶罩呢?”

陈诗韵的脸已经红扑扑的了,慢慢把裙子继续往胸口上提,露出的同套黑色蕾丝的奶罩。

三人兴奋的感慨到:“真漂亮!果然是个尤物。”

刘建军咽了咽口水:“就这样提着连衣裙走过来。”

陈诗韵慢慢的挪到了刘建军的身旁,同时下体也出现了酥麻的感觉。

刘建军突然把手申进李长春内裤里摸了一把,这让陈诗韵条件反射的想用手挡住他的进攻。可是她能做的,只是拉着刘建军的手,却不能抵挡刘建军对自己下体的蹂躏。

刘建军一边扣一边说:“你还真是骚货,就让我们看一下而已,就已经湿成这样了?”

陈诗韵用力的摇了摇头:“不···不是···”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早已按耐不住的会计老黑给堵住了。而村支书大头看见老黑都上了,慌忙丢下印章,朝陈诗韵的奶子袭击过去。

经过刚才的一番挑逗,陈诗韵已经是蓄势待发的状态,而三个村委会领导也已然是严阵以待。

刘建军把肉棒掏出来伸到了陈诗韵在嘴边,可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陈诗韵,不可以这样做,因为自己的老公也没享受过她的这种服务。陈诗韵虽然被弄得娇喘连连,可是却不断的把脸别开,不让刘建军的肉棒碰到自己的嘴。

老黑直接提枪上阵,把陈诗韵的内裤拨开,全根覆没的插进了陈诗韵的小穴里。

陈诗韵面对这突然的充实感——啊···

刘建军顺势把肉棒塞进了陈诗韵的嘴里,享受这大美人柔软的口腔。而大头则把陈诗韵的乳罩给退下,狠狠的蹂躏其双乳。

不知道是憋太久了还是陈诗韵的诱惑力太强了,没几分钟,老黑就在陈诗韵的体内射了。老黑射完之后还狠狠的在陈诗韵小穴内抽插了几下,才让出了位置。

大头等着一刻已经很久了,老黑前肉棒出,大头马上后肉棒进,以缝纫机的速度在陈诗韵下体来回冲撞。在那么高强度的冲撞之下,很快大头也在陈诗韵体内缴枪了。

陈诗韵下体不断被不同的肉棒强有的抽插,淫水四溅、高潮连连。可是她的嘴巴只能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

刘建军注意到,每当陈诗韵后面的人准备射精前,陈诗韵吸他的肉棒吸得最紧,当后面的人射精后,陈诗韵就会像虚脱一样软下来。

终于轮到刘建军了。可能刘建军昨天已经射过了一炮,今天他似乎并不着急。他把已经犹如一滩烂泥的陈诗韵缓缓放下,让她躺在办公桌上,大腿张开。慢慢的,陈诗韵的下体缓缓溢出白色的液体。刘建军不紧不慢的拿出村委会唯一配备傻瓜相机,把这淫荡的一刻保存了下来。

当听到照相机‘哢’一声的时候,陈诗韵下体的精液突然加速流出,好像被她体内另一股力量顶出来一样。

接着刘建军捏住了陈诗韵阴核,而老黑和分别把玩着陈诗韵的双乳。很快,刚从高潮的余温中退下了陈诗韵,又被挑逗得意乱情迷。

刘建军把肉棒缓缓插入,只插到一半又抽出来。周而复始的这样抽插了几分钟,能很明显的看到——每次插的时候,陈诗韵总会屁股微微顶起,腰上的肌肉会紧绷。

刘建军知道火候够了,问:“骚货,想不想让我插深点?想不想让我插快点?”

陈诗韵还是娇喘着,并没有回答刘建军的问题,只是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刘建军故意往里插深一点:“回答我!”

陈诗韵以为刘建军开始发动总攻了,挺起屁股绷着腰想要迎合,可是刘建军有拔了出去,不再深入。这次把陈诗韵搞得欲火焚身,欲罢不能。双手不断的抓老黑和大头的衣服,屁股拱起的频率越来越快。

刘建军继续问:“想不想!?”

陈诗韵犹如崩溃般,小声的嗯了一声:“想···”

刘建军狠狠在撞了一下陈诗韵的阴到深处:“想什么?大点声。”

陈诗韵仅存的一点羞耻感被这突如其来的快感震了个粉碎:“想···啊···想插···插深点···”

刘建军目的已经达到,全力开火。而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的老黑和大头,看到这一幕,已经做好了第二轮进攻的准备。真正的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当陈诗韵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身上的内衣内裤都已经被他们瓜分了,自己只披着一件单薄的连衣裙回家。当然,和她一起回家的,还有一份已经生效的地契文件。

许胜博看见陈诗韵走路姿势有点怪异,问了一句。可当他看到陈诗韵手上的这份文件时,兴奋的把陈诗韵抱进了怀里,对着陈诗韵亲了又亲。然后他把文件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高兴得直咧嘴。

可惜她抱陈诗韵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陈诗韵是真空回来的。他亲陈诗韵的时候更没有发现,陈诗韵身上和嘴里,都是男人特有的味道···

很快,他们紧锣密鼓的安排着相关事宜,买肥料、买种子、翻地···

可是,很快许胜博就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种地的料,这实在是太累了,累得实在是动也不想动,更别说和陈诗韵翻云覆雨了。

刘建军好像发现了许胜博的难处,召集人马,每天都帮许胜博干得热火朝天,大家也开始和许胜博称兄道弟。不过···这属于‘襟兄弟’。

在外人眼里,大家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许胜博那么多年没回来了,人员还那么好?大家除了帮他家工作分文不取,还每天自备酒菜,和许胜博喝个天翻地覆。

只有局内人才知道,真正的节目是从许胜博烂醉如泥的时候才开始的。

很快,因为刘文在学校犯了事,学校要求刘文退学。刘建军为了儿子刘文能继续上学,找到了高大帅帮忙。可高大帅每次都是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为了巴结高大帅,刘建军把陈诗韵的风骚事讲给了高大帅听,还把照片也给了高大帅。

高大帅和刘建军一起去了许胜博的家里,也参加了一次难忘的‘酒席’。

第二天,许胜博被电话吵醒了:“喂?谁呀?”

电话那头:“老许,我,高大帅。”

“哦,原来是高老板,有何贵干?”

电话那头:“我知道你不适合在村里混,你去种地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嘛,你来我公司上班,我给你当个经理。”

许胜博大喜过望:“真的?”

电话那头:“真的,现在马上来签合约。嗯···”

许胜博挂了电话后——奇怪?为什么那边好像有女人的叫声呢?管他呢。

许胜博精神抖擞,准备起身梳洗。本想让陈诗韵给他准备好衣服的,可奇怪的是,他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就是不见自己的老婆陈诗韵。

许胜博荣光换发的走进了高大帅的公司,底气十足的点名要找高大帅。前台把他带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前,敲了下门:“董事长,许胜博已经来了。”

里面窸窸窣窣了一阵:“进来。”

许胜博进到办公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很大很宽的办公桌,可是办公桌上的文件非常乱,好像刚刚被人洗劫了一样,而高大帅就坐在办公桌内侧。

高大帅招呼许胜博坐下:“来,文件我都弄好了,你只要签个字就行了。”

许胜博看着眼前的这份文件,心想——真是时来运转啊,坏事过后好事是一件接一件啊。

许胜博毫不犹豫的在纸上签了字:“就这样行了?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高大帅拿出了另一份文件:“还有这份,这···喔···”

高大帅话说了一半,用手势示意许胜博等等,然后把双手放到了桌子底下,好像很用力的抓住什么,嘴里还发出了好像很舒服的呻吟。

许胜博看得一头雾水,几次想开口,看高大帅又不像是不舒服,不知道问些什么。

一分多钟过去后,高大帅长处了一口气:“呼,这个合同内容是,你每周必须回村里两天,帮我回去‘犒劳’一下乡亲们,而这回去这两天,是双倍工资,还可以开公司的车回去。”

其实这是高大帅和刘建军早就商量好的。

许胜博点头如捣蒜:“行,怎么说我们都是那里出来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高大帅把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拿出来:“好,签完字就可以了,明天直接上班。”

许胜博签完字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把门帮关起来。

许胜博走后,高大帅敲了敲桌子:“出来吧,你老公走了。”

紧接着,陈诗韵从办公桌底下爬了出来。全身一丝不挂,两个乳房有些红肿,嘴里还含着一口东西。

高大帅摸了一下陈诗韵的下体,得意的笑了笑:“你这个骚货,老公在桌子前面签合约,你却在桌子底下吃其他男人的鸡巴,居然还那么兴奋?把嘴里的东西吞进去吧···”

很快,许胜博开始走马上任,风风光光的当起了经理。也按照合约所说的,每周都回去‘探望’乡亲们两天,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