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凤家的厨房韵事

刘凤家的厨房其实只是一间泥胚的小房子,只开了一个窗口排风,只有一口破黑锅和一把勺子,就连调料都只有盐一种。平常人家喜欢的味精和鸡精之类的在这都是一种奢侈品。就连最普通的酱油都没有。刘凤一脸高兴的拆开了各种调料和塑料盒子一一摆好后,又把那些让人谗得不行的食品都一一摆好,慢脸欢喜的拿过一只鸡开始炖了起来。
“婶,我想你了!”陈炎见这一幕心里有些发酸,不过以后自己在的话肯定会让她们母女都过上好日子的。轻轻的走过去从后边抱住了二婶。

刘凤还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写:黑子,婶先给你做饭吃!你还年轻这事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那你想吗?”陈炎双手钻入了二婶宽松的衣服里,寻找到那对圆润的酥乳把玩起来。

刘凤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陈炎高兴的蹲来。把她的裤子往下一拉,仔细的看着虽然已经不年轻但颜色还是特别红润的两片花瓣。刘凤感觉一凉赶紧想去拉自己的裤子,手还不停的比划,大概是意思是:现在是大白天的,要是有人看见就不好了。

“婶,没事!小丽她们都上学去了,还会有谁来啊!”陈炎说着已经忍不住凑上前去亲上了鲜红的花瓣,舌头更是灵活的钻进了已经有些发热的花穴里寻找到敏感的豆芽舔弄起来。

刘凤心里也是想,颤抖着把锅里加上不少水后慢慢的打开自己的双腿享受着那种舒服的感觉,双手扶着灶台把最隐秘的地方全暴露在了侄子面前。

爱抚了一会就感觉二婶的水越来越多,呼吸也变得快了起来。陈炎已经按耐不住,起身将裤子往下拉了一些,从后边扶住了二婶的大p股慢慢的进入后开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刘凤湿漉漉的头发跟白嫩的酥乳随着后边的撞击前后的摆动起来,让陈炎忍不住伸手将她的衣服往上拉了一些,把酥乳也暴露在了空气中后将它们抓在手里搓揉起来。

“婶,你这好紧啊!夹的我的大家伙很舒服!”陈炎一边动着一边感慨,这二婶都生了两个小孩但依然如少女一样的紧凑。

刘凤回过头妩媚的看了一眼后又投入了这消魂蚀骨的好事里边!扶住灶台的双手也已经越来越无力了,娇嫩的上也布满了快乐的汗水。两人以这个原始的姿势媾和着,在刘凤无力的迎来了第四次高峰以后,陈炎也憋不住了快速的抽了几下后把大宝贝拔出来后想喷到二婶的小背上。

这时候刘凤缓慢转过头来蹲了下去,将大宝贝含进去后吞吐了几下后黏稠的精华就爆发了出来,刘凤一边吞咽着一边套弄,直到大宝贝被炸了个干净才慢慢的将它吐了出来,爱怜的亲了一下。陈炎被这种涟漪的感觉弄得特别的爽,一想到原本保守的二婶在自己的熏陶下也会了这些花样,而且还将自己的精华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心里就都是满足感。

“二婶,好吃吗?”

刘凤白了陈炎一眼后,起身拉好自己的衣服,陈炎也将裤子拉了上来。这时候灶台里的柴火已经烧光了,刘凤示意陈炎先去等以后将顿好的鸡端了上来。俩人围坐在炕台上吃了起来。
陈炎亲密的夹过一块鸡肉后吹了吹,送到了二婶的嘴边问:“婶,你还没告诉我到底好不好吃,还有就是为啥你那么急色想要我这些东西啊!”

刘凤将鸡肉含进了嘴里后才用手写着:不好吃,臭的!但小丽说我皮肤好了!

陈炎一听马上笑了起来,看来二婶一摆脱生活的困苦也是像正常的女人一样在意起了自己的容貌,邪的说:“婶,你得承认这主要是我的功劳吧,你看我把你上下两张嘴都喂饱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是该奖励点什么。”

刘凤脸红了红拍了陈炎的脑袋一下后又写:小畜生,你都把婶的身子糟蹋了还想要什么?

陈炎又夹了一块鸡肉递了过去:“婶,这杂叫糟蹋啊!咱们这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再说了这家里没个男人是不行的!以后有我在你就少操点心,让小丽她们也别干那么多的活。(芝麻小说网 )好好的读书才是正事,家里一切有我呢。”

刘凤幽幽的叹了口气写着:黑子,婶也没怪你!其实婶自己也念想了好久,只是咱们这种关系是见不得光的,我真不知道要是小丽她们知道的话会怎么看我这个当娘的。要是事情传了出去我就没办法见人了。

“没事,咱们小心一些就行了!小丽这些y头现在哪懂的那么多,不说这些了。婶,你看看我都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陈炎怕把气氛弄得低沈,赶紧把带来的纸箱拆开后把里边的,衣服和女人穿的睡衣都拿了出来。

刘凤看着陈炎买来的这些衣服,居然还细心的买了一些par之类的女人衣服,而且还帮小丽这俩y头买了不少裙子和睡裙之类的,心里欣喜之余却瞄到了一些羞人的衣物,说是nei衣还不如说只是透明的布片,根本挡不住什么,一看就是那种女人穿的,刘凤马上责怪的看着陈炎,还好女儿们不在,不然的话看见这些衣服会怎么想。

“婶,这些都是情趣nei衣,是男女之间的时候增加兴致的,没人的时候你再穿给我看好不好?”陈炎知道刘凤骨子里还是很保守,赶紧解释道。

刘凤想都不想的摇了摇头,这样的东西怎么穿在身上,比光着身子还羞人。陈炎磨了好一会还是没办法说服刘凤,没办法的情况只好暂时先妥协了。想着小丽她们也快放学了,小萤现在还读小学,学校中午早早的就会放假放她们有空回家帮忙干点活,刘凤赶紧起身把那些羞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直留下正常的那些。

“婶,我得走了!下午还有事!”陈炎有些恋恋不舍的说道。

刘凤也是脸上有些忧伤的比划起来:快走吧!正事要紧,以后别买那么多的东西了,婶这有得吃就行了!

吻别了二婶后,陈炎满脸春风的骑车回到了家里。脑子里还不时的浮现着刚才在灶台旁边骑着二婶时她那种满足的模样和让人疯狂的风情,以后自己真的是爬寡妇墙了,不过这寡妇却是自己的二婶,想想都觉得刺激。

喜欢就顶一下!!!
8 8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