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人妻

放下咖啡杯,擦一擦咀,老公看了看表说:“喔,到时间上班,要走了。”

我拿来他的公文包,帮他穿上西装外套,送他到大门口,老公在我咀上亲了亲:“我爱你,老婆,再见!”我依依不舍状回道:“我也爱你!早点回来。”

门“喀嗒”一声关上了,我到客厅收拾好餐具拿到厨房,回到睡房后心儿开始“噗通、噗通”的蹦跳起来,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他那充满活力的胴体……他,名叫尊尼,上星期我到楼下超市购物搭电梯时高跟鞋不小心踩歪了,虽然人没摔倒,买的东西却散落一地,他细心地帮我一一捡起,还搀扶着送我回家。

为了感谢他的帮忙,我替他煮了杯咖啡以示谢意,并挽留他多坐一会,他不断夸我的手艺好,又赞我长得漂亮、身材诱人,逗得我不知多么开心。在闲谈中知道他就住在我们隔邻大厦,是个自由工作者,在家为一些厂商设计电脑程序,每天早上也会到超市购买日用品。

此后我们几乎天天都在超市里碰面,一起选购货品、一起到小区的餐厅喝杯饮料,然后他帮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陪我回家。不到半个月,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知己,最后终于逃不掉阴阳相吸的天然定律,由朋友转化为情人,神推鬼差地发生了性关系。从此以后,我的购物单里又多了一个项目,那就是避孕药。

据说他有四分一外国血统,难怪长得这么帅,魁梧的身材、深邃的眼眸、高高的鼻梁,是那种满身散发着成熟男子魅力、深受女孩子欢迎的白马王子。尤其是他那……那根东西,可能是继承了洋祖父的遗传,又粗又长,比我丈夫的大多了,我曾暗暗用手量度过一次,足足比我老公的肉棒长上至少两个龟头!

还记得第一次被他插入后,由起初的涨满、难受逐渐转变为充实、销魂时,我知道自己再也离不开这根大家伙了。我怀疑那些说阳具尺寸大小不影响性交质素的女人,可能没有尝试过被这么粗大的肉棒抽插吧,每当尊尼的阳具在我体内插入、抽出时,与阴道壁的磨擦时间和面积都比我丈夫长上一倍半,我觉得他插两下就比老公插三下还要来得刺激,往往在他射出前我已经来了两次高潮。

边想着尊尼,边站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观看自己的胴体,在两个男人的滋润下,我变得愈发美丽动人了,身材曲线更加玲珑浮凸,一对乳房也比婚前更加丰满。我脱下睡袍,换上那件丈夫在网上购买的薄纱情趣睡衣,把内裤徐徐脱掉,再在腋下、耳后、阴户上喷点香水,侧身扭几扭屁股,喔!如果我是个男人,也准会被镜中的风骚少妇诱惑得欲火焚身。

“叮咚~~”熟悉的门铃声响起,我赶忙收拾起旖念,走过去把大门打开。

“宝贝,有想我吗?来,看照我的吩咐做了没。”尊尼还没进门就一把搂住我,另一手立即伸到我的胯下捞了几把:“嗯,乖,果然已经先把内裤脱掉了。”

“哎呀!急色鬼,快进来先,让邻居看到了多不好……”我的嗔语还没有说完,尊尼就把我拦腰一抱,脚往后一蹬蹭上了门,随即向我们夫妇的睡房走去。

“唷!别急嘛,我给你煮的咖啡……”我还没缓过神来,微挣着说,“不管了,先打个炮再说。”他已经把我扔在床上,扯去睡衣了。

尊尼三两下也将自己脱个清光,一扑上来把我压在身下,勃起得硬梆梆的大鸡巴轻车熟路地对准我的阴唇中间就挺了进来。“喔……”我轻呼一声,紧紧把他搂住,感受着他那根大肉棒一路长驱直进,直至硬朗的龟头抵到子宫口再也塞不入了,才酥软地放松身子,迎候着他下一波的狂野抽送。

尊尼却不马上发动进攻,而是一手搓抚着我的奶子,一手将床头小几上我和丈夫的结婚照掉过来向着我们,坏笑道:“你老公正看着我俩做爱啊!浪吧,尽情地浪吧,让你老公看看你是多么的骚。”我眼角轻轻一瞥,羞得涨红了双颊,可与此同时,性欲却像被泼上了油的烈火一样,立刻熊熊地燃烧起来。

这个坏尊尼确实很懂掌握偷情少妇的微妙心理,明明是背夫勾汉,却一边挨操一边感受着丈夫目光盯住的感觉,心内那种既惭愧又刺激的背德冲突使情欲空前亢奋,高潮的快感也愈加强烈,让我不禁逐渐沉迷在这种错乱的畸形肉欲里。

啊!尊尼开始抽送了,他的鸡巴仿佛拨动了我全身的兴奋琴弦,一波波快美的感觉像海浪一样从下体涌上来;他的鸡巴又像扭开了我身体里的分泌开关,淫水止不住地长流不息。我像掉进了快乐的漩涡中,旋转、起伏、昏厥、迷失……

整个人爽得连魂魄都飞离了。

“嗒!咯咯……”这时突然从玄关传来大门开锁的声音,天哪!不会是老公回来吧?我大吃一惊,快感马上像肥皂泡一样忽的爆破,急忙推开压在身上的尊尼,探头透过房门的缝隙果然看到老公迈进屋来的身影!

尊尼也看到了,我俩手忙脚乱地滚下床去,我一边将尊尼的衣裤、鞋袜踢进床底,一边焦急地思量着该让尊尼躲到哪里去。藏进衣橱?不行,从床走到衣橱必须经过房门口,这一定会被丈夫看到;躲到露台外?也不行,尊尼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被邻居见到就糟糕了,而且谁知老公不会走出露台呢?

电光石火之间我突然发现床旁的梳妆台下有个足够容纳得下一个人的空位,赶忙一手指着那个地方,一手用力推尊尼挪去那边,尊尼也马上会意,用爬的蹿了过去,立刻钻进那个黑漆漆的空间里。

我匆匆披上原先那件厚睡袍,将矮凳挡住梳妆台前尊尼藏身之处,然后坐在矮凳上装模作样地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扮做正在梳理头发的样子。

好险!刚掩饰妥当,老公就走进睡房来了,我不敢乱动怕会穿帮,于是僵着身体从镜子中装作惊讶地问老公:“咦?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折回来?”

“哦,我遗漏了一份文件在书房里,今天开会要用,所以才返回家拿。”老公边说着,边向梳妆台这边走过来。我更害怕了,用腹部紧紧抵住梳妆台边沿,双腿张得阔阔的,而且把睡袍左右拉开,企图能遮掩多一些空间。

老公站在我身后,双手扶在我肩膀上,看着镜子里的我赞道:“喔!甜心你真美丽,两颊红噗噗的,双眼媚得像要滴出水来。”我还没开口答腔,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只觉得有个热热的、滑滑的东西在我的阴户中轻轻的上下撩动着!我立即明白到,尊尼正在用舌头舔我那向着他门户大开的小穴!

更难堪的是,敞开的睡袍将我胸前一对傲人的奶子透过镜子的反射完全进入了老公的眼帘,他的手开始慢慢由肩膀向下游移,逐渐朝双峰靠近……几乎在同一时间,尊尼的舌头已经来到我那充血凸起的阴蒂上面,并一轻一重的挑逗着。

天呀!怎么办?强烈而又刺激的快感不断由下体袭来,可我又不能够欢叫出声,只好哑忍着,紧紧咬住咀唇,但身子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下下颤抖。

幸而老公的手这时已经来到了乳头上,捏住我两颗樱桃轻轻的搓拧着,我顺势“啊……啊……”的放声淫叫起来。

“很冷吗?看你身子一直抖呀抖的,连乳头都冻硬了。”老公关心的问道,扭头一看:“哎,怪不得,露台的门打开着呢!”于是松手向露台走去。我暗暗庆幸没让尊尼躲在露台之余,偷偷用脚蹬了他一下,警告他别在我老公面前搞恶作剧了。

关好露台的门,老公又回来我的身后,继续握着我两个奶子把玩起来。那个死尊尼趁机投井下石,再次用舌头舔我的阴户,而且这趟不只逗弄我的阴蒂,还伸出一只手指插进阴道里出出入入的抽送着。

我哪堪被两个男人这般上下袭击,舒服得“啊……啊……呜……呜……”的不停浪叫,身子像发冷一样猛抖猛颤,却又不敢随便乱动,唯一的动作就是将小腹用力向前顶住梳妆台,上身后仰,以迷濛的眼光望住老公,张开一双红唇以叫        春来抒发出心中的压抑。

“舒服吗?”老公一边搓揉着我的乳房,一边得意地问道。“嗯……嗯……舒……舒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但随即又心想,这句话究竟是说给老公听,还是向尊尼吐露我自己此刻感受的心声呢?

望着我一张一合的性感小咀,老公终于忍不住了,放开我的乳房,把他的裤子三扒两拨脱了下来,一手扶着我的头,一手握着他的鸡巴就往我咀里送。事到如今我已骑虎难下,惟有乖乖地含住老公的鸡巴,用舌头在龟头上又扫又舔的为他口交起来。

梳妆台下,尊尼也把我的阴蒂吸进咀里,一吮一吸的为我服务着。这时的情形显得十分怪异:妻子在卖力地帮丈夫吹箫,而这丈夫万万想不到,在他眼皮底下咫尺之遥,自己的情敌却同时在为妻子品玉!

尊尼明知我端坐着不敢乱动,索性越搞越变本加厉,他每用力吸啜我的阴蒂一下,就刺激得我浑身猛的一抖,反射性地也对着老公的鸡巴用力一吸,就在这连续的一啜一吸中,老公的鸡巴越胀越硬,青筋都高高凸了起来,在我咀中一跳一跳的。

不一会老公就受不了了,他喘着粗气把鸡巴从我咀中拔出,弯下腰准备将我抱到床上去。我吓得心都几乎从口里蹦出来了,连忙推拒着他说:“你……你想怎么了?不是赶着要上班去吗?”

“不管了,先打个炮再说。”老公丢下这一句就已抱着我的腰。“切!怎么你们男人都喜欢说这一句?”我冲口而出道。话一出口我就醒觉到说溜了咀,立即闭口不语。

“什么?什么“你们男人”?还有谁对你这样说过?”老公一头雾水。我赶忙找借口辩解:“哦……这……这……你那天拿回来的A片里,那男人不是也这么说吗?”老公半信半疑:“是么?嗯,你们女人也真怪,哪有人看A片还会留意对白的?”

趁此机会我甩开老公双手,握着他的阳具套动着,向他抛了个妩媚的眼波,然后说:“你一向不是想在我咀里射出么?今天我就试试用口帮你吸出来。”

老公一听大喜,再也不愿到床上去了,就这么站在梳妆台旁边,让我再次把他的鸡巴含进咀里。为了让老公快快射出,我使出浑身解数,又吸又舔、又吮又啜,还一手握着阴茎根部套捋,一手托在卵囊下抚揉,务求尽快把他弄到射精离家上班去,好结束这难堪的局面。

我这辈子从未试过这么荒诞的事情,相信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可是这种只有在故事里面出现的情节,当下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发生。我专注地为老公做着口交服务,而我的情人却蹲在我两胯间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滑稽的是被罩了顶大绿帽的丈夫竟然毫不知情还沾沾自喜,尚以为自己心爱的妻子正为满足他的愿望而作出牺牲。在尊尼口舔手插的双管齐下亵弄中,我的小穴开始发出阵阵抽搐,淫水一波接一波的涌出来,我快受不了了,不自觉地加快了吞吐老公鸡巴的速度和深度,甚至让龟头顶到喉咙也顾不得了,因为恶心的感觉已经被下体铺天盖地涌上来的快感完全淹没。

老公的鸡巴越来越硬,他甚至扶着我的头像操穴一样对着我的咀用力抽插,凭经验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可是与此同时我的高潮也即将到来。忽然之间阴道像痉挛般咬住尊尼的手指紧紧不放,我也紧紧含住老公的鸡巴不肯松口。

“噗噗噗……”咀里一股股浓烈腥味的黏液从老公的龟头直射往我的食道,“滋滋滋……”子宫口也于此时喷出好几注阴精,“啊……啊……”我和老公不约而同地忘情张口呼叫出声,双双登上灵欲的巅峰,在匪夷所思的情况下达到了高潮。

老公满足地从我咀里缓缓抽出鸡巴,我含着满口精液却无法走开去厕所里吐掉,惟有皱起眉头强忍著作呕的厌恶逐一吞下肚里。老公无限感动地看着我吃下他的分泌物,因为一向以来我都不准他在我口里射精,今天却不但准许他口爆,还主动将精液全吞下去,心里慨叹爱情的力量真的太伟大了!俯身亲了亲我的脸颊,由衷地说:“老婆,我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我情深款款地回了句,体贴的说:“好了,赶快穿上衣服去上班吧!现在经济不好,别为了恋栈温存而让老板把你列入下次裁员的名单中。”

“也是,也是。老婆,那我走了,拜拜!”老公顾不上清洗一下就匆匆穿回衣服,拎着公文包夺门而去。

“喀嗒”一声,屋子的大门再次关上,我呼的嘘出一口大气,踢踢梳妆台下的尊尼:“死鬼,还不快些出来?”说着挪了挪身子让出位置,好给这小冤家钻出来。

尊尼一出来就“嘻嘻”坏笑着问:“爽吧?刺激吧?你都不知道刚才我多么兴奋,尤其是在你老公面前把你弄到高潮的刹那,我都几乎忍不住射出来了。”

说着把我横腰一抱,又搁回了床上。

“还说呢!人家那时都不知多担心,泄身的时候我小腹一缩,都看见你的头发从我双腿间露出来了,幸亏老公这时刚好要射精,只顾闭上眼睛在我咀里疯狂冲刺,不然可就糟糕了!”说完撒娇般把头埋在他胸口,不依地扭动着身体。

顺眼向下一看,尊尼的鸡巴已翘起得高高的,青筋环绕、龟头蛙怒,从来没见他这么亢奋过,仿佛比以前任何时刻都来得粗长,我的心不由又开始“噗通、噗通”的跳起来,伸手过去紧紧握住,爱不释手地上下撸动,小穴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把它整根塞进去。

尊尼果然善解人意,一个翻身就压了上来,我忙把他的鸡巴对准自己洞口,他下腰一挺,喔!饱满充实的感觉又回来了。他一边缓缓抽送,一边与我热烈地亲吻,我口里仍然残留着老公精液的味道,尊尼咀中也满是我淫水的腥臊气味,但我们都不嫌弃,一面尽情地交媾,一面品尝着彼此津液的香甜。

如果说,尊尼是我和老公爱情生活中的强心针,那么,老公就是我和尊尼性生活中的催化剂。我在两者之间领略到迥然不同的温柔与粗犷、各有特色的性交姿势和技巧,也许有人指责我淫荡、水性扬花,可是我却不以为然,造物者既然为人类创造了性高潮,并且必须通过男女交媾才能获得,那我们就要好好利用以享受自己的人生不是吗?

尊尼一边抽插,一边在我耳边喃喃细语:“你知道吗?我喜欢在你老公注视下把你操上高潮的感觉,喜欢看着你一面要瞒着丈夫的发现,一面被我弄得欲仙欲死的表情……”胯下却更用力地挺进,把我阴道分泌出的淫水一下一下地刮带出外。

我感受着尊尼那根粗硬大肉棒在小穴里出出入入的销魂戳刺,扭头凝视着床头小几上的结婚照,老公正以开怀的笑容望住我和尊尼这两条在床上互相纠缠着的赤裸肉虫,心内不由放纵地呐喊:“啊……老公……我高潮了……好爽啊……你看到了吗……我被另一个男人干到丢出来了……要升天了……他的鸡巴好大好粗喔……把我里面完全占满了……喔……老公……他射精了……好多……好烫喔……他射得好深好深……把你从来不曾到过的地方都灌得满满的了……”

老公今天突然折返的小插曲,居然给我和尊尼带来异乎寻常的巨大刺激,一整个上午我俩都在我们夫妇的睡床上不停翻云覆雨,不知疲倦地登上一个又一个绝顶的高潮。我们从睡房干到客厅,又从客厅干到厨房,尊尼甚至抱着我进去老公的书房放在他工作的电脑桌上狂抽猛插,在家里到处留下一滩滩晶莹剔透的淫液潺浆……

到最后,尊尼第三次在我体内喷射出他灼热的精华时,我们都干得精疲力竭了,我的高潮已经数也数不清,软绵绵地摊在床上像虚脱了般连手指头也不愿动一下。当尊尼尽兴地把再也硬不起来的肉棒从我阴道里徐徐抽拔出外时,我心里突然忽发奇想:明天老公不知会不会又在家里遗留下什么东西了呢?….

喜欢就顶一下!!!
21 13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