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惠玲母子间

小学五年级还六年级的时候,爸妈原计划好要换房,但后来爸认为房价会跌,所以想先缓一缓,但据我妈说,其实是他想买新车。

因为两人争执不下,导致妈那段时期,常跑来我跟我弟房间(当时同一间)控诉老爸出尔反尔。后来父亲还是买了车,但妈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标会(台湾民间最早P2P)硬凑出的头期款,买了后来我们住的房子。

只是日子跟着变得紧巴巴,不但我跟我弟的零用钱减少了,父母亲之间也常有口角。身为最后一届国中联考生,从国二就被逼着全心全意在课业上。除了面对激增得压力外,妈几乎整副心思都在我身上,也让我感觉很不习惯。

“维他命吃了没?”

“功课写完了没?”

“明天不是要考试?早点睡,听到没?”

国中时期,这几句妈最常挂在嘴边。

早上去学校、晚餐前从补习班回家,都是妈骑机车接送。我弟有抱怨说妈偏心;但其实他打小独立、有主见,敢说敢争。往好处说是择善固执,往坏处说是刚愎自用。每次妈念他不用两句,他就会跟妈顶嘴,执拗的个性让爸妈不知道多头痛。

其实不是妈不愿意接送他,是他自己坚持要跟同学排路队,一起上下学。相较起来,我承认我比较贪财怕死。小时候父母管教严厉时,为了不挨打,也为了零用钱,或新玩具而用功。大概是这样积年累月下来,被慢慢“驯养”了我猜。

那时晚饭吃饱后差不左右半个小时左右,我会继续读书。没多久妈会切水果进来,她常坐在房间等我吃完,才把碗盘收出去。每晚读书得时候,都是我占据整个房间,弟弟不是在饭厅桌上写功课,就是在客厅里,声音调小小地看电视。

刚开始当然会觉得妈很烦,认为她每时每刻都盯着我。有次妈切完水果又坐在床边,原本想叫她出去不要打扰我,但妈竟然开始偷偷掉眼泪。我以为我不耐烦得眼神伤到她了,吓地忙问妈怎么了,同时急着辩解说,不是烦她云云。

没想到妈眼泪更哗啦哗啦地流,后来妈才自言自语般,说出她的委屈。早不记得确实内容了,好像与贷款和父亲有关。听她诉完苦,我发现原来妈也蛮不容易。不是爽爽在家,买菜做饭,闲时逛逛街,上上美容就好得样子。

那次以后,我会不时请妈切水果,然后叫妈坐着等我吃完,每次妈看起来都很高兴。察觉这点的我有些难过,心里自问:“为什么这样也能让她高兴?”跟妈的感情,从那时起慢慢回温,也比较不烦她坐房间陪我读书(她也不会坐很久啦)。

国三开课没多久,台湾发生了那次著名的大地震。睡梦中被地震惊醒,我惊慌地叫醒睡上铺的老弟,被叫醒后他颇为不爽,嘴里模模糊糊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印象中摇了好久才停下来,正准备要睡得时候,第二次,也是最强的震波来了。

这次不止我弟吓得不轻,我也听见父母房间传来妈的惊叫。然后我爸大喊:“躲在床底下!”摇晃结束后,我们全家匆忙下到公寓楼下的马路上,而街上早已都是惊慌失措的人们。

待了十几分钟后,爸开始跟其他邻居讨论,说这次地震不知道有多严重。妈抓着我的手臂,开始有些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冷得还是吓得。

我自告奋勇要上楼帮她拿件衣服(其实是我尿急,憋得有些难受),可她抓紧我,死也不让我上楼。又过了好漫长的一阵子,随着人群逐渐散去,我爸终于决定可以回家了。隔天一大早爬起来看新闻,才知道南投灾情惨重。

国中生的身份对我来说,是联考前一天才结束的。考完那天,印象中我睡了整个下午吧?隔天,妈买了印有考卷答案的报纸叫我试算,那时才终于有紧张得感觉。

算了下应该是会上,但我跟妈说大概只有五成把握。记得妈用不知道难过,还是失望的表情说:“好吧,只能等放榜再说。”放榜那天,我跟妈说她去看就好,期待又怕受伤害得心情让我没有勇气面对。

那天接近中午,我妈突然冲进房间,欢喜地跟我说:“你考上了!上了!”考上是考上了,但建设公司的进度也不马虎,工程款收款单一张张寄到,父母冷战也渐渐增多。那时期妈心情经常是低落的,只不过在小孩子面前她都装没事。

但连我那超没神经的老弟都感觉出来了,何况更敏感的我?因为有些担心父母的关系,暑假时,如果父母双方又陷入冷战,我会试着当和事佬。偶而想起,也会帮妈做些家事,但最主要的,还是晓得要主动跟妈聊聊天。

一开始真没啥话题好聊,但后来发现回忆是最好话匣子,所以吃饭得时候,常会问起一些往事,有次聊到爸跟妈求婚得经历,一直都知道我爸不怎么浪漫,但真正不浪漫的人好像是我妈。

有次约会回家路上,我爸:“啊,那个,你有想要结婚吧?”

我妈:“有啊。”

我爸:“喔……那……我们……”

我妈:“我问过了,小聘16万,大聘50,大聘会退。”

我爸:“66喔?好,我回家拿钱……”

父亲回家要了66万,然后他们就发喜帖了……没有烛光,没有大餐,没有单脚跪下,连钻戒也奉欠。父母从交往到结婚才半年左右,他们的想法是既然双方都有共识了,那就早点定下吧。

那个暑假最值得回忆的事,是跟妈去KTV。妈本身还蛮爱唱的,只是忙着家里跟小孩,很少有空去罢了。那次她刚好有优惠卷,所以计划好要带我跟我弟一起去,但我弟打死都不想跟(他只想在家打电动)。

我拗不过妈可怜的眼神跟碎念,加上我从没去过,所以就答应了。

刚开始在包厢里有点尴尬,母子俩不太会操作点歌机,又面对多如繁星的曲目,所以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我那时都在读书,不清楚哪些歌手当红,只知道那阵子都在放孙燕姿。

好不容易点了几首她的歌,妈却推说她不会唱,我只好硬着头皮抓起麦克风。变声期的诡异嗓音,与忽快忽慢的节拍,使得妈从头笑到尾。我还真以为自己有把那带着感伤的歌词,充分表达出来得说……

实际上那首歌把欢乐的氛围打开了,我开始跟妈互相捉弄起来;我点了首听都没听过的古老民谣给妈,妈则点了首英文歌给我。总之两个人轮流乱唱,没想到后来HIGH到,在包箱里跟妈情歌对唱。

第一首还没什么,第二首开始出现某种说不出、道不明得感觉。我跟妈唱到后面还稍微对看了几眼。

国三我认为是地狱,没想到上了高中,才知道地狱底下还有十八层。国中时,在班上我还能考个前五名,到了鹤群里,我苦涩的发现自己只是只鸡。名次一下子落到十几名外,不要说爸妈,连我都很沮丧。

我堂姐那时给了许多很有用的建议,这里特别感激她一下(不过希望她永远不会看到此文);她高中考得比我更好,大学也考上第二志愿。她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我,在明星高中里,同学都是通过考试筛选过来的,不是国小、国中那种高斯分布的环境,所以要学会忘记以前种种成就。

“你得专注先跟自己比,藉此重拾自信”

“每科都以下次月考再进步一、两分为目标。”

“不要小看这种进步喔,整年累积下来成果是巨大的。”她如是说。

那年房子终于盖好,大概是最值得高兴的事了,因为新家意味着我能拥有自己的房间。搬进新家后,妈来我房间的次数也少了;主要还是放学后,如果不需要去补习班,我会留校晚自习。周间我通常十点左右才到家;周末也是早上八点到学校,下午五六点才回家。

高一的日字就是每周那样轮回,除了读书之外,休闲就只能跟同学打打球。不过老师也鼓励我们去打球,因为他们说这样才有体力更用功,他喵得咧!升高二的暑假,日子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周一到周五学校有暑辅,六、日则自习。

有天难得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餐,趁着轻松的氛围,我问爸晚上可不可以打PS2。

“喔,妈妈你说呢?”爸望向妈。

听到爸那样问,我心里哀叹:“大事休矣~”

“不可以,你还嫌近视度数不够深?妈宁愿你去打打球。”果然!

“哪有这样的!?为什么弟弟就可以一天到晚跟朋友出去?我除了读书,什么都不能做?”我抱怨道。

“我哪有!?!我是跟朋友去图书馆好不好?”我弟急忙辩解着。

“屁啦”

“好了!吃饭吵什么吵?”妈将阋墙之势止于萌芽。爸对我苦笑了下,低头吃饭。

见饭桌上气氛有些僵,妈缓和了下表情,开口道:“你们要不要陪妈妈去唱卡拉OK啊?”“我有优惠卷呦!”

“妈妈这礼拜我轮班欧”我爸毫不迟疑地提醒道。

“我知道,又不是问你。”妈说完看向我们兄弟俩,满脸期待地问:“怎么样?”

“那个……我跟同学已经约好了……”我弟赶忙推托。

“又要跑出去玩?你怎么就不好好用功……”我妈开始念我弟。

好不容易才念完,她看向我,发现我脸上不置可否的表情后,明显有些失望。

饭后爸找了个机会,要我跟我弟认真考虑跟妈去唱歌。他说我们该多珍惜还在家的时光;也该再懂事一点、孝顺一点。当时虽有些勉为其难,但很庆幸事后有听父亲的话;那晚妈送水果来我房间时,我就问她愿不愿意带我去唱歌。

“少来了,你暑辅不去啦?”妈笑道。

“星期四的话,下午是体育、综合啥的,不去也没差啦。”

“况且妈既然愿意献丑,我也该不藏拙啊。”

“欸~我唱得比你好多了好吗?”妈笑着抗议。

“那礼拜六怎么样?”

“周末有优惠吗?”我怀疑道。

“对厚……”妈想了下“那几节课不去,真的没关系吗?”

“我们班还有人暑辅都没来咧”

“嗯……我考虑看看”

“嗳呦,不会怎样啦。拜托啦妈,我连周末都在读书……”

“这样子的话……嗯……好吧……那礼拜四中午我去接你?”

“真的吗?说好喽?”

那天中午,妈竟然开爸的车来接我。上车后我问:“你怎么开爸的车?”

“他的车之前被刮到啊,今天早上车厂通知弄好了,所以我就去车厂把它开回来喽。”

“喔。”

“中午想吃什么?”

“嗯……吃个XXX吧?”我提议的那间面馆,妈跟我都很爱。

“我弟咧?”

“他跟朋友去游泳池。”

“过太爽……”我小声道。

“好啦,再坚持两年,听说大学由你玩四年耶!妈要不是太早结婚,其实很想上大学的……”妈开始滔滔不绝,回忆起她的青春时代。

“……”

“怎么啦……?”妈说了好久,发现我都没反应。

“……”

“其实你的努力妈都看我在眼里,妈很心疼你的,你知道吗?”

不好意思说得是,那时我正在意淫学校里,刚到任的某女老师。我们班依照常理,猜她大概三十出头,但她外表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除了精致的脸蛋,她还有种知性、成熟与自信的美;好一阵子,她都是我打枪得幻想对象。

“哥哥你有在听吗?”妈担忧地问道。

我回过神来,带点慌乱地说:“有……有啦……”转头时,双眼不经意瞄到妈的大腿。妈当时穿了件休闲短裤,可能是坐着得关系还怎样,她的大腿有大概四分之三暴露在空气中。虽然迅速将目光收回,但一路上,我有好几次忍不住偷瞄。

必须说,除了曲线丰盈柔美之外,妈那双腿真的白腻非常,白到可以微微看到肌肤下青色的静脉。

妈载我回家先让我把制服换了,我们才去吃饭。吃完午餐到了KTV后,在我刻意营造之下,包厢里氛围迅速欢乐起来;每次换妈唱得时候,我会在旁边伴舞闹她,害得她又唱又笑,没两句完整的歌词。

有些闹上瘾了,我突然兴起,趁妈去化妆间时,点了首情歌。当时欲盖弥彰得对自己解释说,只是捉弄她罢了,结果忍不住,又点了几首对唱情歌。妈回来后我开始唱,印象中超紧张,死死盯着荧幕不敢看妈。

坐在身旁的她异常安静,结束后妈依旧没说话,气氛乱蛮尴尬的。终于,我点的对唱情歌开始了,没想到妈先拿起麦克风唱了起来,然后我大着胆子也加入,可以感觉两个人都有点走调。

我不自主地向妈坐靠近了些,惊喜的是妈也向我靠近了点。一首歌结束,我跟妈还是坐得很近,但都没说话。下一首歌开始后,我偷偷看妈,妈也偷偷看我。我先唱了起来,轮到她时,她也毫不犹豫地开启嗓子。那首歌结束后,或出于戏弄,或出于我也解释不出得冲动,我转身便抱了上去。

抱住时感觉妈震了下,娇驱开使僵硬;成功得手的我反而楞了下,因为没想到真能抱住。我以为铁定会被推开,然后被她狠狠教训一番,但妈竟然没有抵抗。又惊又喜的我,失控地朝妈脸上亲去,妈尝试闪躲了下,但被抱住的她能闪到哪里去?我轻吻着她的脸颊、脖颈,双手忍不住开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过了一阵子,妈忽然推开我并站起来,我有点不解甚至恼羞地看着妈,妈避开我的目光,然后说她去一下洗手间。之后当然唱不下去,老实说我不记得是怎么出了KTV,又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坐在助手席上,满心都是尴尬与懊恼。

好不容易到家,我急切的掏出钥匙,开了门、除掉球鞋正想往房间走去,背后传来门关上的声音。我忍不住回头,看见妈正弯腰去脱她的高跟鞋;由于妈把头发盘起得缘故,我的视线可以稍稍穿进妈的领口。

我情不不自禁地拼凑起妈的胸形。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件黑色蕾丝上衣,与米色休闲短裤。妈确实会打扮自己,自我有映象起,她在外头好像从没邋遢过,出门打扮总能既简约又时尚。

当时妈身姿充满了女人味,还有某种魅惑力。高跟鞋脱到一半,妈抬头见我在看她,又慌忙低下头去。把鞋脱好,然后放到鞋柜里后,起身见我还在看她,妈表情开始有些不自然。

当她想从我身边绕过时,真不知道哪来得勇气,我又一把抱住她。这次妈好像没有吓到,也跟在包厢里一样,没有反抗。我大起胆子来又去亲她,妈闪躲着,没有让我亲到她的嘴唇。但除此之外,脸颊、耳朵与额头都被我亲到了。

渐渐得,我开始从妈侧脸往下亲去,妈呼吸不匀地开口说:“哥哥你等一下……停一下好吗?”

我慢慢停下来。

“你可以先放开我吗?”妈软声道。

不但没放,我还看向妈,她与我的目光一触即分;但至今都还记得,妈眼神中的迷离。见她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又壮起色胆去亲吻妈的肩膀。

“你等一下……”

忽视妈的软语相求,我继续亲吻着她的香肩。

“你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越发将怀中的女人抱紧。

“你……你……真的要这样?”

我心“咚咚”直跳,看着她点点头。

“有些……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有想过吗?”妈看着地板说完,沉默下来。

母子俩就那样僵持在玄关那里,后来与其说听见,倒不如说感觉妈叹了口气;她又小声又艰涩地说:“去洗澡……”

听到那细如蚊声的几个字,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我立时松开双臂,转身冲去洗澡间;扭开莲蓬头后,开始边冲边脱衣服。那兴奋非言语能描述,只知道在心里大喊着:“我的第一炮耶!好兴奋,好兴奋,好兴奋啊!!!”

洗澡时满心都是激动,虽有稍微想到她的身份,但理智早就被兽欲吞噬了。在那个当下,对满脑精虫的我来说,母子不母子的根本不是问题。

披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却不知道该去哪,试了下爸妈房门,发现是锁着的,只好先回房间。

随便套了一件短T与篮球裤。坐在床上浑身只觉躁热无比,把冷气打开后,考虑着要不要把门关上。还在犹豫得时候,妈出现在房门口;上半身一件很普通白色短T,下半身则是一件迷你短裤。

一身家居的她站在那里,似乎没有要进来得意思。

“妈要你想清楚……有些事改变了,你再后悔,也变不回去了……”妈再次问我。

我承认,当时没听懂妈话里的含意,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表示我懂。

妈示意我把背后的百叶窗放下,虽然有贴防窥隔热纸,我还是依言配合。妈反手才把房门关上,就被我整个抱起来;我一边把妈重重压在床上,一边胡乱亲吻着妈。

猴急的我没多久便想去脱妈的短裤,只是妈用手压着我的手,不让我脱。那时没经验,也没想太多,既然意图受阻,双手便迅速转移阵地,抚摸起妈的上半身。

当然嘴也没闲着,我狂乱地亲吻着妈的侧脸与脖颈;亲着亲着,就把妈的T恤撩直到胸部。即使房间里稍嫌昏暗,那件深咖啡色的蕾丝胸罩,与妈雪白的上半身,依旧互相辉映着。顾不得去解开,便低头朝妈胸前的隆起,狂热地亲吻起来,手也在妈浑身上下乱摸着。

摸过瘾之后,又把手伸进胸罩底下,开始搓揉妈的胸部,妈的乳房好软好软,乳头的形状好像小葡萄。忍不住把胸罩往上推,让妈双乳曝入在空气中;一只手柔捏着妈左乳,然后张嘴含住另一边。

妈呼吸逐渐沉重起来,那鼻息如某种讯号般提醒了我,再次尝试去脱妈的裤子,这次妈没有阻挡。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剥除后,映入眼帘的,是妈那双白腻的大腿,与茂盛的三角地带。

我迅速地脱光自己,妈却趁我脱衣服得时候坐起来,捞起被我脱掉的裤子,如变魔法般,拿出一个四方形的小包装递给我,轻声问:“知道怎么用吗?”

我点点头从妈手中接过,手上拿着套子开始有点犹豫,我看向已经仰躺回去的妈,看看手上的套子,又看看妈,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可……可不可以不戴?”

除了胸腹间微微起伏着,妈只是静静躺在那里,我以为她没听见,又弱弱地问了一次,可妈还是没有反应。我决定把套子放一边,先试试看再说。

刚开始靠近她时,我真得兴奋到了极处,心跳剧烈撞击着胸腔,嘴巴也干得要命。深怕她跑了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着她,随着我的靠近,妈双眼紧闭着,感觉好像也很紧张得样子。

当膝盖往妈双腿间靠近时,她配合着把腿分开了,目光很自然移向妈双腿之间,而妈的阴毛实在蛮浓密的。

第一次跪在女人双腿之间,跪得有点太远,俯身下去发现距离不对,结果很矬的再往上靠近了些。一只手扶着肉屌接近妈腿心处时,让妈的阴毛弄得有点痒痒的。首次尝试,结果角度太高滑开了;用手自发地探索了下妈腿间的熟软,发现“入口”比原来估计的再低一些。

稍稍压下角度,再次前推,这次龟头果然陷进了一个温软滑腻的地方,屁股毫不犹豫地加速推进直到感觉有些窒碍,稍微后退一点再次尝试,这次除了根部几乎整根都进去了,雄性的本能要求我务要尽根而入。

正准备稍微抽出时,想不到妈臀部很巧妙地调整了下角度,然后我跟妈的耻骨便抵住了彼此。

人生第一次完全得“插入”,只能说超级~超级~超级爽的!“这种被层层叠叠的嫩肉,紧紧包住得疯狂爽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内心大喊着。更有甚者,是妈体内那种难以言喻得“温暖”;不只是肉屌而已,那是种连灵魂都暖暖包缚住得感觉。我真的在各种意义上,回到母亲的“怀抱”里了。

我情不自禁地驰骋起来,虽然屁股与腰还不太协调;抽插得频率与动作也都非常滞涩,但那一点也不影响妈带给我的爆脑快感。

谁也想不到那一年,那个暑假,那个炙热的下午;北台湾某处,有对母子跨越了,属于血亲间绝对的禁忌。他们从对方身上,品尝到了决不该品尝到得快感与滋味。

那女人是我弟又敬又畏的母亲,是我父亲合法的妻子。在那天之前,他一直是她唯一的男人,也只有他能在床上,享用她那具白腻柔软的身子。但那个下午,那女人被某个削瘦的少年紧抱在怀里;她被压在床上,任由那少年狠很地奸淫着她。

我把脸埋在妈侧脸旁,急促地呼吸里,尽是妈甜美的发香。被压在床上的她,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承接着自己儿子的力量与兽欲。没有任何姿势变化,我只是本能地紧扣着妈的双肩,体会着越勇猛就越强烈的快感。

房间里充斥着我与妈急促地喘息声,勉强刨刮妈的嫩膣最后几下,我突然发狠似地猛力一顶。猛烈涨大的肉菇,紧紧抵着妈熟美膣腔的最里面,我开始又狠又急地喷射着。

窖藏十六年的童精,一大股又一大股爆射而出,妈体内深处的穹窿,很快便被浓精灌满。无套中出熟美妇的快感,炸得我脑袋一片空白。

神游太虚好一阵子,心识回覆过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并躺在妈身旁。听见自己逐渐平息下来地呼吸,各种情绪倏然涌上心头;嗜人得罪恶感、羞耻感与愧疚感猛烈地鞭鞑着我。

“我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对自己大喊道。

内心正狂风暴雨着,没想身旁的女人忽然动了起来;只见妈起身下了床,从书桌上抽了几张面纸,然后背对着我,开始清理她自己。

妈那时的背影,今天还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

胸罩在双肩上,要掉不掉得勉强挂着;她低着头,一只腿微曲,很仔细地用面纸擦拭着自己的下体。妈那个动作,却让我的老二再次怒涨起来。

我从背后把妈抱回床上,刚被我抱着得时候,妈有点惊诧。等我再次把她压倒在身下,妈才闭上双眼咬着下唇,顺从着让我又一次进入了她。

房间里再次回荡起母子两人地喘息。

直到现在,妈也从不叫床;兴奋时闷喘,高潮时抽气。她总是用卡在喉咙里,抑在鼻腔中的气息,表达她在床地间享受到得欢愉。

母子之间梅开二度,我依然不懂温柔,只晓得狂抽猛干,在妈身上逞着肉欲。干瘦的腰臀在妈双腿间挺耸着,每一次退出,都能感受到菇棱在肉穴里,一路刮出得美妙。

不过我总舍不得退出太多,便又迫不及待地再次挺腰,把男根原路插回,直至耻骨相连。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鼻腔里尽是妈馥郁甜美的汗香;身心灵全方面得享受着妈熟透的肉体,感受着她带给我妙到巅毫得快感。

毫无预警的,肉屌再次在妈嫩穴里猛挑起来,一股酸麻,从腰锥经臀部直往下蔓延。阴囊感受到那股酸麻后,开始一次次猛力地收缩,我妈娇喘着,再次承接了我热烫的精华。

射精得爽快几乎让我抽搐起来,同时也讶异怎么还有这么多可以射?终于,在妈体内地跳动逐次平息下来,我也慢慢地瘫倒在妈身上,感受着妈胸口剧烈地起伏与心跳。

时光在母子间模糊的流逝着,好一会儿之后,妈闷声道:“你可不可以下来?”

我依言翻身躺在床上,只觉得整副卵囊干瘪瘪、轻飘飘的。

妈起身跨过我的时候,好像有几滴什么东西滴到我肚子上了,但我实在懒得去管。妈下床捡起自己的衣物,匆匆套上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孤独得体会着来自良知的谴责。

这件发生在升高二前的事,既使我充满罪恶感,也使我非常心虚;我不敢面对家里任何人,而我猜妈大概也是吧?那几个礼拜,我根本不敢看妈,也不敢跟她说话,我跟妈彼此之间好像在互相回避着。

不过反正我都是一大早骑脚踏车到学校,然后晚上十点半左右才到家,所以两人打照面的机会其实也不多。

但尝过肉味的少年,岂是“欲壑难填”四字可以形容?大概是第二次月考前吧?虽然我跟妈几乎还是没有互动,但我又忍不住开始想她了。

试过让自己专注在课业与运动上,也试过责备自己,更试过幻想其他女性。但越是逃避,对妈的渴求就越深。

有天晚上在家洗完澡后,听见妈好像在厨房,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摸了过去。发现妈在厨房后的阳台晾衣服,她转头看见我,明显吓了一跳,却又装作若无其事般,继续挂着衣服。

我站在她背后不知如何启齿,但在欲望强烈得催使下,我忍不住弱弱地问了声:“妈……?”

妈手上地动作暂停了下来,但没有回头,隔了下才回问:“怎么样?”

我决定靠近妈,但似乎感受到我的动作,妈转过身来压低声音急道:“等一下!你不要过来!家里其他人都在……”

“妈……”我有些摇尾乞怜地看着她。

“什么事过几天再说,听话,知道吗?”妈看着手中的衣服悄声说。

那时听不太出妈语中含意,感觉被拒绝了,但口气听起来又不像。心中虽犹疑不定,但妈坚定地站在那里,我不知该怎么确认。

“很晚了,赶快去睡吧。”妈催促道。

见妈态度坚决,我不敢再纠缠,只好悻悻然离开。回到房间想着妈,狠狠地打了一枪后,才带着复杂得心情睡了。后面几天,我继续靠着功课和篮球,努力想把妈的事抛在脑后。

有一晚又是洗完澡后,才打开浴室门,我便看见妈站在门口。

“有话跟你说”妈小声说完便直接走向我房间。

不得不说,那时心情是激动与期待的。

如往常般,我坐在书桌前,妈坐在床边;她等我坐好便开口说:“你记得以前国中读书得时候吗?那时妈对你跟弟弟的功课都逼很紧对不对?”

“但是只有你听话,有好好用功……我看在眼里真的很欣慰……”“其实妈妈知道哥哥你很辛苦,所以妈总是期望,自己能为你做些什么。”妈眼里尽是回忆。

“那你也还记得那次地震吧?”妈柔声问道。“那次你发现我冷,就说要上去帮我拿衣服,那时妈妈真得好感动你知道吗?”

我惭愧地低下头,因为真正的原因不只是那样。

“那次妈妈是真得吓到了……也体会到,原来平平安安的才是福气。”“所以我内心也越来越矛盾,不知是否该继续紧盯着你的功课,盼你在社会里功成名就?还是……还是该让你快快乐乐得享受童年……”妈的眼神流露出挣扎。

“你上高中后,每天都好早到学校、好晚回到家,妈一天也看不到你几次……”“有天我忽然意识到,如果哥哥你离开家去读大学,妈就更看不到你了。何况将来当兵、工作、结婚……”妈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听见妈倾心吐意,我感动地握着她的手。

“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唱歌,玩得很开心不是吗?”“所以后来妈又带你去,单纯只是想跟你有更多共同的回忆……”妈看着我,脸上满是慈爱。“只是我真的没想到后来会……”

妈后续的剖白片片段段,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很是零碎。所以这之后地描述有经过整理,也参入了往后许多母子间谈心的内容。

我在包厢里抱住她时,她其实吓傻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一方面暗骂自己玩笑开过头了,另方面又觉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很是突兀。

左思右想才发现,她对我的逾矩与侵犯竟然半点怒意也没有!明明应该感到愤怒,但心中反倒充满怜惜。当下她只觉得,我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又可能是平时压力过大,才如此失态吧?

等我尝试亲吻她,她只是下意识地撇过头去,心中却也没有受辱得感觉。

她忽然涌起强烈的好奇心,她想知道,我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另外她更想知道,自己会纵容我到什么地步?到底要怎么样她才会觉得过份,进而生气?但下一秒,妈意识到母子两人是在“外面”,想到那一点,她下意识地推开我,仓皇地逃出包厢。

她说回家的路上,她也是心慌意乱,不晓得自己到底怎么了。在玄关脱鞋得时候,她有感觉到我钻进领口内的“目光”,但那也让包厢里的好奇心再次强烈地抓住她。

就那样,她再次被我抱住、被我亲吻,然后再次僵持。

“这次不是在外头了”她奇怪地提醒着自己,接下来她心中就出现了那个“回不去”的问题;妈说那与其是问我,她其实更是在问自己。

理性与“好奇心”互相倾扎的结果,最终由好奇心获胜。那之后妈说她感觉到某种奇妙得变化,她觉得身体好像有一半不再是她自己的了。另外,意识也变得有些抽离,有一部份的她,好像在用第三人称的角度在观察自己。这是为什么她竟能或竟敢叫我去洗澡,然后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去洗了下。

被我压在床上时,妈说她内心中除了有些古怪得感觉,其他都还好。

来自我的亲吻与爱抚,并没有让她觉得厌恶,身体自然得慢慢发热,也慢慢湿润。其实直到“最后一刻”,妈内心深处还是“不相信”;她不相信最后关头我敢、更不相信自己会纵容。

但我真的挺了腰,她也真的就那样让我进入了她。

当她真切得感受到我在她体内时,除了震惊以外,她说她只是不断、不断得重复问着自己:“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

妈回忆完后,眼眸如穿透墙壁般,怔怔地看着前方,我也坐在那儿,良久无语。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期期艾艾地问:“那……我们以后……?”

妈的目光重新聚敛了下,幽幽叹口气道:“唉……对啊……以后……”

妈忽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地说:“这几个礼拜……妈想过了,你要有以后,那我说的每个条件,你都得答应!”

妈像背诵课本般,说出日后也逼我牢记在心的“新生活五大准则”:

“功课只许进步不许退步,以每次月考成绩为准。”

“我们之间的事,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在家里家要懂得回避,不要让任何人怀疑。”

“然后,那件事我说不行就不行,不可以缠着我。”

“还有,不许偷看色情书刊或影片。”

“最后……要听话!”妈白我一眼说。“叫你戴就乖乖戴,不然想都别想!知道吗!”

妈每说一个条件,我就拼命点几次头,最后一条想了下,听懂之后,又用力地点了点头。

妈语重心长,再次叮咛道:“妈真的希望你好……答应我,你要继续像以前一样,努力念书,知道吗?”

“嗯。”我乖巧地应道。

“唉,希望妈没有害了你……”

“那这几天可以……”我有些猥琐地问。

“这么快就忘了?”妈打断我,板起脸道。“你这次月考成绩单先拿回来再说!”

“喔,是!”我差点立正起来。

妈离开我房间前第三次叮嘱:“记得妈说的话!”

“好。”

往后的日子里,每次拿到月考成绩单后,我会贴在厨房冰箱门上。妈看过了会收起来,那表示她“知道了”,然后就是看妈“安排时间”。就这样,我这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生,开始跟自己的母亲有了“超乎伦常”得关系。

但我用“超乎伦常”形容,便表示我对这件事是有罪咎感的。直到如今,不管对我爸,甚至对我弟,那愧疚依然淡淡地挥之不去。

我妈应该也有对我爸感到愧疚,可我从不敢问。每次跟她独处,不管在做什么,我们都有个默契,就是我们尽量不提起爸。即使到了后期我跟妈已经很能聊了,我们还是会避免聊到他。

爸就职于台湾的科技业,爆表的工时与山大得压力,让他下班后通常只想瘫在沙发上。但其实他不是个坏父亲,如果他回家还有精力,而我或我弟在家的话,他也会关心下我们的近况,鼓励我们努力念书。

每当我或我弟想买什么,我们会以考试成绩,或班上排名来交换,而父亲通常会爽快答应。所以妈不止一次怨过爸,在家里都让她当黑脸,然后自己扮白脸。

单就我跟妈的那种关系来说,我想那一年应该算是“适应期”吧?那时每次从妈身上下来,都会有很深得罪恶感,觉得好对不起妈,也对不起其他家人。心中常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明天要好好读书、孝顺父母,友爱弟弟、恭敬师长,修身齐家、兼济天下”之类的。但过不了两星期,读书得动力与目标,又自动变成妈的肉体。

努力用功→尽情驰骋→后悔发愤→努力用功,高二的生活就是如此往复循环着。

喜欢就顶一下!!!
14 6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