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大膽性遊戲

對我來說,寫這個故事的動因和我寫其他故事的大不相同。這個故事的部分素材是出自我和一位喜歡看我博客文章網友的聊天內容。諸位讀者也可以猜測一下,我所敘述的故事到底是現實中真實發生過的呢,還是僅僅是我們之間的幻想而已--我發誓,故事裡所說的那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不過,如同網絡上的所有故事一樣,您或者相信它的真實性,或者僅僅作為一個杜撰的故事來看,一切都由您自己來判斷吧。我所做的,只是對我們的聊天進行了一些文字上的必要點綴,還增加了一個與她進行視頻聊天的情節。當然,如果出現任何技術性差錯的話,那都是我的問題。其實我從來不跟別人視頻聊天,不然就沒時間寫作了。

******************

互聯網絕對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東西。我的意思是說,有了這玩意兒,你就可以端坐家中而隨時獲得各種各樣的信息,獲得與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們進行溝通與交流的機會。本來,我根本不懂電腦,但在我兒子的指導下,我從一個網盲變成了一個聊天高手。自從網絡普及到家庭以後,我就非常著迷於這個便捷獲取信息和與人溝通的高科技渠道。當然,我並不著迷於網絡遊戲,而是著迷於各個聊天網站,我在幾個著名的聊天網站都註冊有ID,非常喜歡與那裡的人們進行各種交流--很快,網絡交流就成為我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並最終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好了,我還是先來介紹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卡門(當然是我的網名,我不會直說我真實名字的),今年41歲,離婚已經有些年頭了。儘管離開那個既花心又沒有責任感的男人對我來說並沒有損失什麼,但家庭的變故對我兒子小翰還是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失去父愛對他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所以,我竭盡所能關心他、愛護他,一個人既當媽又當爹,終於讓他的情緒平穩了下來。現在,小翰已經18歲了,讀高中三年級,學習成績還不錯。

上面說過,我喜歡在網絡聊天,所以結交了不少朋友。在交往比較密切的網絡聊友中,有一個叫唐娜(也是網名)的女人和我關係最好。和我一樣,她也是離異後獨自帶著一個兒子生活,她兒子和我兒子年齡一樣大。我們在第一次聊天的時候,都被我們之間不斷出現的「我也是」的回答逗得哈哈大笑。

只要有時間,我們就在聊天室裡暢談生活中的各種事情,其間我們有時候還不得不轉換聊天室以躲避那些黃毛小伙子和噁心的老男人們不斷提出的網絡做愛要求。我們發現彼此對電影、音樂等有著相同的愛好和欣賞品位,我們也有著許多相似的成長經歷和生活態度,儘管我們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就如同找到了都夢寐以求的親姐妹一樣,我和唐娜分享著彼此生活中的快樂(實在太少了)和煩惱(真的很多很多)。通過網絡,我們安慰著對方痛苦的情緒,分享著對方生活中的歡樂。

我們都是自豪的母親,不斷向對方吹噓自己兒子的成績,憧憬著他們畢業後的輝煌前程;我們也都擔憂著自己的兒子,害怕他們陷入早戀的苦惱和困擾中,更擔心他們會因為不成熟的戀情影響他們將來的人生--每當我們因為兒子所做的蠢事而擔憂的時候,唐娜和我都會盡力去安慰對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和唐娜在網絡的交流也越來越深入,甚至願意向對方談論自己的隱私--甚至包括性生活方面的隱私--我們談到了和隱秘情人做愛的細節和在性生活中的喜好。有時候,我們甚至一邊手淫一邊談論著自己多年以前的情人和自己埋藏心底的各種瘋狂性幻想。

一天深夜,當我們一起用手淫的方式達到性高潮後,唐娜第一次挑起了這個必定改變我們生活的話題。就在我將兩腿搭在椅子扶手上,輕輕撫摩著自己依然濕潤、悸動著的陰戶的時候,唐娜給我發過來一句問話(抱歉,如果這個問題讓讀者您感覺尷尬的話,還請多原諒,但我實在無法迴避這個話題)。

唐娜:當小翰剛進入青春期的時候,有沒有偷看過你啊?

我:哈哈,當然啊--他是個男孩子啊。你當然知道他們剛進入青春期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哈哈!

唐娜:噢,是啊,我兒子也是這樣。每次我洗澡或者換衣服的時候他都在偷看。

我:哈哈,一樣一樣啊,只要有機會,小翰也總是偷看我。

唐娜:哈哈,……我敢打賭,偷看絕不是小翰所做的唯一事情!

我:哈,看來你什麼都知道啊!我估計你兒子小恩也是那樣做的吧?

唐娜:哈,那你應該看到過他的精斑啦!告訴你吧,我兒子小恩一天最少要射5次!

我:哈哈,一樣一樣啦!

談論著我們兒子偷看我們裸體的話題,我的陰道裡越發瘙癢難耐。這樣刺激又讓人尷尬的話題以前從來沒有觸及過,唐娜顯然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

唐娜:你兒子最近還經常偷看你嗎,卡門?

我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清亮的淫液順著我的手指從陰道裡流了出來,滴在電腦桌前的地板上,身體裡的肌肉收縮著,吸吮著我抽動的手指。我回想起來,就在幾周前一個晚上,當我打開淋浴間的玻璃門擦拭身體的時候,小翰正好推門進來,看到了我一絲不掛的裸體。我們都感到有些意外,竟呆呆地相互看了對方好幾秒鐘,然後我才大夢初醒般慌亂地用浴巾遮住了身體的隱秘部位。我猜他大概想用廁所,就讓他等我穿好衣服他再進來。他聽完慌張地跑回他的房間,但在他轉身離開前,我已經清楚地看到了他褲子前端隆起的鼓包。

我兒子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我洗澡的時候「意外」地闖進衛生間了。在過去的幾年裡,他已經有好幾次看到過我的裸體。我想,這大概是小孩子進入青春期後的心理躁動吧。想到這裡,我不禁暫時停止了打字。這樣的事情似乎已經大大超出了我和唐娜以前聊天的範圍,但她是我最好、最親密的朋友,我覺得可以和她坦誠交流。

我:是……是的。就在幾周前,他還在我洗澡時闖進了浴室,看到了我的裸體。

唐娜:小恩也常偷看我啊。上週六,我發現他趁我換衣服的時候,通過臥室鏡子的反射偷看我呢。

我:哈,那你怎麼辦呢?唐娜:我說了你會覺得我很可怕的。

我:哦,什麼啊?快告訴我,唐娜!

唐娜:(害羞的表情)我想了個小把戲,想挑逗他一下。穿好衣服後,我照了照鏡子,假裝不喜歡那套衣服,就又把自己脫光了。

我:噢!哇塞!你真那樣做了啊?

唐娜:真的。我甚至脫了內褲和乳罩,扭著身子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呢。

哦……我忍不住又呻吟起來,把三根手指都插進了陰道裡。我知道自己的樣子一定非常淫蕩,但她發過來的話讓我濕潤得一塌糊塗,我腦子裡都是密友唐娜挑逗她兒子的畫面,淫蕩的想法讓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好半天都沒有回復唐娜。

唐娜:喂!卡門?你還在嗎?我的話是不是讓你生氣了?

我趕快從顫抖著的陰道裡抽出手指,一邊在大腿上蹭著沾在上面的淫液,一邊用另一隻手打著字,頭腦裡一片空白。想著自己淫蕩的樣子,我忍不住咯咯笑著把沾著淫液的手指放進嘴裡吸吮著。

我:我還在。沒有生氣啊,唐娜,只是有些激動而已。

唐娜:噢,還好還好,那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你不會理我了呢。真的激動了嗎,卡門?

我:真的啊,你可能都不會相信你的話把我弄得有多濕。

唐娜:真的?別騙我啊!那麼,小翰偷看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濕了?

看到她的問題,我忍不住渾身發抖。如果我承認了這個大逆不道的問題,那我肯定會被大多數人看做是非常可怕的女人。

我:喔,現在輪到我臉紅了。但是,我承認我的確濕了。他偷看的時候我真的很激動,很興奮。我想,每次他偷看我後,我們倆都躲在自己房間裡手淫呢。

唐娜:哈,我真高興聽你這麼說。看來不只是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啊!我們是不是一對很可怕的母親啊?

我:不知道啊。也許是兩個性慾超強的母親吧,哈哈!我想,每當和漂亮、強壯的年輕男人在一起時,每個女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吧。

唐娜:卡門,你有沒有想過也挑逗你兒子一下呢?

我:喔喔……,剛才一直在幻想呢。

真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坦白地承認了。那天浴室的「意外」事件後,小翰飛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肯定是去手淫了。而我自己也是這樣做的。我仍然記得,我回到臥室,躺在大床上,雙腿抬起分開,手指快速地在自己的陰蒂上搓揉著,然後再插進陰道裡不停地抽動,腦子裡都是和兒子做愛的畫面。

唐娜:告訴你吧,當我跟你說我挑逗我兒子那事情的時候,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興奮和激動的心情,我的陰戶從來也沒有這麼濕潤、這麼瘙癢!我的兩腿之間就像著了火一樣!

是啊,我的兩腿之間現在也像著了火一樣,越來越熱。我把兩隻手從鍵盤上抽回來,一隻手搓揉著我的陰蒂,另一隻手的兩根手指插進了身體裡。

我:那次以後,你又挑逗過你兒子嗎,唐娜?

唐娜:沒有,但真的很想。你想不想也嘗試著挑逗你兒子呢?

我:老天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希望自己也能那麼勇敢,那麼豁得出去。

唐娜:如果你願意,那我也願意。

我:你說什麼呢?這樣也太不要臉了吧?

唐娜:那有什麼?親愛的,我們就做個不要臉的媽媽好了。我知道你也願意的。

我:不行不行,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談論起這個話題了。以後怎麼辦啊?

唐娜:我也不知道。也許我們倆都應該在現在或者明天晚上想個辦法來挑逗一下我們的兒子,然後我們晚上10點上線,告訴對方我們各自都做了什麼。你同意嗎?

我:可是……好吧,但我們怎麼挑逗呢?裸體嗎?還是別的什麼?

唐娜:你自己決定吧,卡門,但我想我們可以先做不脫掉衣服的挑逗,你覺得呢?我:那我試試吧。我們明天再聊怎麼樣?

唐娜:好的。祝你好運,卡門。我受不了了,得先去自慰一下,哈哈!

我:哈哈,好好玩吧,親愛的。我愛你,吻你!

和唐娜道別後下了線,我便集中精力玩弄著自己的陰戶。大張著雙腿倚靠在椅子裡,三根手指都深深地插進陰道中,我感覺自己實在是一個太肆無忌憚的蕩婦了。隨著高潮的到來,我使勁咬緊牙關,極力控制著自己的呻吟聲,以免吵醒在隔壁房間裡睡覺的兒子。

我的身體不斷地顫抖著,一方面是因為手淫帶來的高潮,一方面是因為我在猜想如果我兒子看到滴在椅子上的淫液會有什麼反應。我的陰道實在太濕了,大量淫水像撒尿一樣地噴出來。好不容易從椅子上站起來,我雙膝酸軟地踉蹌著走到床邊,掙扎著爬上床,很快就疲憊地睡著了。

這一夜,我一直做著奇怪而令人不安的怪夢。迷迷糊糊中,我夢見自己和許多陌生人不停地做愛,而我兒子則一直躲在旁邊偷看。我想,大概是近一個多月來我一直沒有得到充分發洩的性高潮,所以心裡總是想著一些和性有關的事情。無論是我在淋浴的時候,還是穿上柔軟純棉內褲和乳罩的時候,那種溫和而柔軟的接觸總讓我想到性交。

起床後,我一邊匆忙洗漱、準備早餐,一邊考慮著今晚該怎麼去「挑逗」我兒子。照顧著他吃完早飯,目送著他騎著他的山地車去學校以後,我自己也趕快去單位上班了。我在一家花卉公司工作,在這一天裡,我一邊處理著採買花卉的訂單,一邊冥思苦想著該怎麼去「挑逗」我兒子。

下班後回到家裡,我感覺特別疲憊,不僅僅是身體累,心裡也很緊張,看來玩「挑逗」兒子的遊戲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我踱進臥室去換衣服,要在孩子回來前把晚飯準備好。

脫下上班時所穿的套裝,我對著鏡子仔細打量著自己的身體。作為一個41歲的女人,我的身材保持得還相當不錯呢。1米65的身高,55公斤的體重,讓我的身體豐滿而不臃腫,乳房和臀部都相當突出,乳房的尺寸達到36D,屁股又挺翹又結實,雙腿修長而挺拔,皮膚也很白皙。有這麼好的身體,難怪我兒子喜歡偷看呢。不客氣地說,我還仍然是個非常吸引男人的美貌女人!

我脫下襯衫,解開胸罩,在鏡子裡欣賞著自己驕人的乳房。隨著手指的撫摩和撥弄,我的乳頭變得越來越硬。接著,我拽起碎花純棉內褲的鬆緊帶,伸手撫摩著自己平坦光滑的腹部,心裡不禁暗自羨慕起自己依然妖嬈的身材了。我重新穿起剛剛脫掉的襯衫,故意留下幾個扣子沒有扣,然後對著鏡子彎了彎腰。從我敞開的領口,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沒有穿乳罩的豐滿乳房。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這麼不要臉,卡門!」我對自己咕嚕著,最後在鏡子裡看了自己一眼。

換好衣服,我趕快去廚房為兒子和自己準備晚飯。其實,我今天穿的和以往沒有什麼很大的不同,平時我也經常穿著寬大的襯衫和內褲在家裡走來走去,只不過以往我一般是穿著胸罩的。我在想,也不知道我那18歲的兒子是否能發現他老媽今天沒有穿胸罩。

門外響起自行車駛來的聲音,我的小翰回來了。一進門,他就大聲地和我打著招呼:「媽,我回來了。喔,好香啊,你做了什麼好吃的?」

我的心砰砰跳著,轉過身迎接兒子。我知道自己應該不會是親兒子心中所追求的女人,但我認為小翰是這個世界上最英俊、最健壯的男人,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他站在我面前,我的頭最多只能達到他肩膀那麼高,他高大、俊朗的身材和強壯、渾厚的胸脯和手臂,都向我昭示著他已經是個長大的男人了。短短的黑髮,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得我有些目眩。

「你回來了,我的小寶貝?去把鍋裡熱著的米飯端出來,今天我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紅燒排骨。」我伸手抓了抓他粗壯的胳膊,愛戀地說道。我發現他在盯著我的胸脯看,心裡琢磨著他是否發現了我沒有穿胸罩,是否能透過我白色的襯衫看到裡面挺立著的暗紅色乳頭。靠近他的時候,我聞到了他身上猶如麝香般的汗味兒,我的心再次砰砰地跳個不停。

在我轉回身的時候,隱約看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慌張,我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窺探著我的身體。

「噢,媽,我最……最愛吃你做的紅燒排骨了。」他喃喃著說道。

我走到安放在下層櫥櫃裡的烤箱前面,打開烤箱門,故意彎著腰從裡面取出烤好的蛋塔。我知道自己只穿著內褲的下半身已經完全暴露在兒子的視線裡了,白皙、修長的腿和豐滿的臀一定很有魅力。

我取出一個蛋塔,轉過身笑瞇瞇地看著我兒子。這時,他就站在廚房門口,一條腿在門外,一條腿在門裡,直盯盯地看著我的大腿和屁股。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對他說道:「快點啊,小翰,別老這麼傻呆呆地站著了。」說完,我便再次轉過身彎下腰,去取另外一個烤好的蛋塔。等我關好烤箱門準備起身的時候,才聽見小翰離開門口的腳步聲。

我的心砰砰地跳著,這第一次有意識地「挑逗」兒子讓我的精神非常緊張。我有些腿軟地靠在了烤箱門邊,身體忍不住顫抖著,兩腿間像被烤箱烤著了般地發熱。我內褲的襠部早已被淫水濕透,一縷淫液甚至順著我的大腿根流了下來。真想好好撫摩自己一下啊,好像我已經達到了一次高潮了。小翰從餐廳回到廚房,幫著我把從烤箱裡拿出來的蛋塔端到餐桌上去。大概是在學校打了會兒籃球,他身上汗津津的,有些潮濕的T恤衫和運動短褲上都散發著雄性荷爾蒙的氣息,裸露的臂膀炫耀著發達的肌肉。

在我給他盛飯的時候,能感覺到他的眼睛依然盯著我的身體看,看得我更覺得緊張了。我深吸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把盛好飯的碗遞給他。本來,我可以轉到他跟前遞給他飯碗,但心裡有了「挑逗」的念頭,就欠著身子隔著餐桌把碗遞了過去。自然,我敞開的領口由於我欠身的動作張開了,裡面沒有乳罩遮掩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他的視線裡。

可以看到,小翰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看來這次「挑逗」的效果不錯,還是見好就收吧。我想著,稍微保持一下欠身的姿勢,就順勢在他對面的餐桌這一邊坐了下來。衣服裡豐滿的乳房在餐桌邊擔了一下,差點從敞開的領口那裡蹦出來。

喜欢就顶一下!!!
4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