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韵婷

女儿娇美的脸蛋、白嫩的肌肤、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尤其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他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鲜红色的大奶头,看得立中全身发热,下体亢奋,顶在屄口的鸡巴更是阵阵的跳动着。

实在无法抗拒女儿美妙肉体的诱惑,立中厚着脸皮,含糊不清地求道:“你好美啊!如,爸爸知道搞错了……可爸爸忍不住……我……想干你……”

“可是,我是您女儿呀!要是让别人知道多丢脸啊!”韵如忸怩的说。

“乖女儿,只要我们不说,谁会知道呢?来,爸爸会让你爽的,嗯!”

“可是人家明天就要结婚,如果……如果瑞贤他……知道了怎么办?”韵如红着脸说,已经不那么坚持了。

“傻孩子,难道你会告诉他?乖,来吧!爸爸会让你尝到至极之乐!”

“那好吧,就让女儿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她丰满的肥臀开始扭动着:“来吧,爸爸!您就干吧!”

立中一听,兴奋的抱紧了女儿猛亲狂吻,伸手轻摸她光滑细嫩,雪白丰满的胴体,韵如双手也没闲着的抚摸套弄着他的大鸡巴。

“喔!爸爸……好大的鸡巴……好硬,快给我……”韵如身体很快的性欲高涨,骨头也渐渐的酥麻,觉得阴户内有千万只蚂蚁般酥痒,两腿大开,不停的扭动屁股。

立中看女儿骚荡淫浪的模样,于是低下头去,含住她的大乳头又咬又吮,手指插进小穴里又扣又挖。

这时的韵如已被爸爸玩得骚痒难忍,小穴中淫水不断地流出了洞口,她再也无法忍耐了:“别再挖了……爸爸!快干吧!女儿的……小穴痒死了……”

立中看她这般浪姿,也欲火高升,抱住女儿把发烫的肉棒握在手中,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用手指将两片红色的阴唇打开,肉棒对准屄口,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巨乳,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整支肉棒一插到底。

“啊……爸爸……好舒服……用力快……用力干我……喔……太爽了……大鸡巴爸爸……我给你干死了……”

立中想不到女儿竟然是那么淫荡,他一边猛力干着,一边捏着她的奶头故意逗着:“乖女儿好骚喔!……你跟多少男人干过啊?……”

“啊……不来了……爸爸这样取笑人家……喔……美死了……用力干……啊……喔……”

“好女儿……你的屄好紧……爸爸早该好好的干你……”

立中猛干了好几百下,干得满身大汗。

“啊……好舒服……大鸡巴爸爸……你干得女儿好爽……啊……呀呀……好美呀……骨头都要散开了……喔喔……我要丢精了……”她娇叫一声,一阵的痉挛,就这样的瘫痪在床上。

被女儿阴道里射出的阴精一烫,立中龟头不禁一阵酸麻。

“乖女儿……爸爸要……要射了……”

“好……好……爸爸射进来……射进女儿子宫里……喔……”

接着立中一股热精全数的射进韵如体内,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立中时常想起大女儿迷人的肉体,不知何时能再干到韵如的嫩屄。韵婷竟然穿上了最令阿德产生冲动的紧身米黄色长袖连身短裙,低低的领口圈过纤细的双臂,露出整片雪白的酥胸,而丰满的胸脯上,那对高耸的乳房被绷得紧紧的,现出一道深深的乳沟,那样的情景真叫人迷惑。

“哇……”阿德的呼吸急促,几乎想伸手到里面乱摸狂搓一番。

而连接底下的短裙,则紧紧裹住他那柳枝般纤细的雪腰,并将他动人的腰部曲线与圆翘的臀部表露无遗。最夸张的是裙缘的下摆,竟然短得紧紧恰巧贴在屁股下方而已。这么一来他只需稍稍移动一下,私处立即就暴露在别人色咪咪的眼前。

“哇……好淫荡啊!就算娼妓也没这种胆量吧……”

看到韵婷全身上下这样放荡的装束,阿德享受着眼前的冰淇淋猛咽着口水。想不到二姊这么娇艳如花又那么淫骚,最近一直把焦点对准成熟美艳的妈妈,竟然忽略了艳丽的二姊。

如此一来,几欲如同火山爆发出的兽欲转向了韵婷,阿德淫笑着望着姊姊的肉体。

韵婷也看着弟弟坚挺粗壮的大鸡巴,心想:“弟弟的鸡巴真大啊!年纪这么小就这么大,比文钦的还大多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不知道给这么大的鸡巴插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她更兴奋了,她把头伸过来,红唇几乎贴在阿德耳朵,悄悄的娇声道:“弟弟你好坏,偷看爸妈作爱,还一边看一边搓弄这丑东西……”说着玉手握住火热的鸡巴轻轻套弄着。

“啊!……”阿德倒抽一口冷气。

忽然被姊姊这么一搓弄,本就欲火高涨、兴奋异常的阿德,再也忍耐不住,猛然抱住韵停火辣娇躯,鸡巴正好顶在二姊湿湿的阴部。韵婷猛地一颤,像触电一般,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她双腿不断的颤抖。

阿德毫不客气的把手插入二姊三角裤内,摸着了丰满的阴户,摩擦着细细柔柔的阴毛,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是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潮水顺流而出。

韵婷被摸得气喘吁吁、欲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弟弟,抱我到你的房里……”她浑身无力的在弟弟的耳边轻声说道。

韵婷有好几个男朋友,其中的一个男友叫唐文钦,今晚为她举行了个派对。她也是非常好色,就像她妈妈一样,每天都需要做爱才能满足。

今天晚上文钦干了他三次,还是不能满足她饥渴的性欲,抱着欲求不满的心情,回到家正好看到弟弟在爸妈门外偷窥。

当她的眼睛看到漂亮弟弟的巨大鸡巴时,她的心神一荡,娇身发软,整颗心几乎快跳出来。看着弟弟的手握着鸡巴搓弄,韵婷变得极为兴奋,淫屄里面立刻骚痒起来。凝视着他粗壮长大,红通通光亮亮的大龟头,直挺的摇摆不停,下体不由得一阵骚痒淫液直流。

弟弟的巨大鸡巴看起来比文钦的还大,她的呼吸急促,屄内产生强烈的骚痒感,她的眼睛持续停留在弟弟的鸡巴上。伸出手指,摸住充满淫液的阴部摩擦,手指插入屄内,兴奋的抚弄了她的阴屄。

“喔!老天。”她激动气喘吁吁的在内心娇喊。她把两只手指用力插入阴户里,突然强烈的刺激感使她激烈的发抖。她的眼睛不能离开阿德那巨大坚挺的鸡巴,她想要他,她想要弟弟的美丽的大鸡巴。

阿德抱着姊姊走向他的房间。两人一进入房里,立刻拥抱在一起,热情的接吻,姊弟俩互相抱得紧紧的,嘴唇重重的压了下去,口对口的密合在一起,用力的吸吮着,空气中弥漫着淫乱靡猥的气息!他们互相舔着唇,舌头交缠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换着。

他们的嘴巴粘在一起,互相脱掉对方的衣服,二人全裸地互相爱抚对方的性器官。

阿德将她抱到床上,猛地翻身跳上床去,一把抱住韵婷,双手不停的在二姊的身上抚摸着。韵婷娇躯颤抖,双手也死命的搂紧弟弟的脖子,同时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了弟弟的嘴唇,二人热情的亲吻着。

阿德毫不容情的伸手握着肥大乳房,“哇!”真是又柔软又极富弹性,摸到手上真是舒畅美妙极了。他拚命的又揉又搓,又捏又抚,玩完这颗又玩那颗,两粒乳头被揉捏得硬硬的挺立着。

阿德边玩边欣赏二姊的肉体。然后伏下头去,一口含着她那绯红色的乳头舐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乳房,一手抚摸着她那白白嫩的肥臀,再又抚到那多毛肥隆的肉缝中,一阵的拨弄,湿淋淋的淫水粘满了一手。

“喔!弟弟,我……我受不了啦……里面痒死了……”

韵婷被他直拨弄得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在扭曲的伸缩着,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两片湿润火烫的樱唇,充分地显露出性的冲动,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只玉手去抚摸他的阳具。

“哇!好长好大呀!”

韵婷呆呆的看着弟弟的肉棒,真是个巨棒。比她所有的男朋友的都还大。她质疑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过弟弟的肉棒。阿德一只手伸向姊姊的阴户,另一只手继续爱抚她丰挺的乳房。他们两人的呼吸都很急促。阿德的手指在韵婷的阴唇四周游移着,而韵婷的手也在弟弟的肉棒上下搓动。

“喔……喔……好弟弟……痒死了……喔……你……真会弄……姊姊下面好……好难受……”

韵婷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弟弟猛干一番。于是她娇淫的说:“干我,弟弟!”她在弟弟的耳边呻吟着,热气喷进弟弟的耳里:“快!我要你干我,让姊姊的小屄尝一尝你的大鸡巴吧!”

阿德听到姊姊淫浪的声音,心中想:“没想到二姊原来是这么淫荡。”于是阿德分开她的大腿,将肉棒放在姊姊的屄口猛然插进去,“滋”的一声,阿德的大鸡巴很容易就插进姊姊的阴户内,阿德立刻在姊姊火热、充满淫水的肉洞开始狠狠的干了起来。

韵婷抬举双腿,缠绕到弟弟的腰际,开始上下摆动着屁股。阿德也用力的猛插,他们两个人肆无忌惮的放声淫叫,动作越来越快。

阿德觉得自己鸡巴好象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好爽……姊姊的肉屄真好。”

韵婷双手紧紧搂着弟弟,身体急剧的颤抖,骚媚浪态娇呼道:“啊……弟弟……我的亲弟弟……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弟弟……嗯……喔……爽死了……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让你干……啊……美死了……用力……哦……哦……好爽……好弟弟……姊姊被你干的爽死了……啊……用力干……把姊姊……的骚屄……插烂……啊……肏得太美了……”

阿德插的性起,抓着韵婷的腰,继续大力的抽插着。韵婷感觉到高潮越来越近了,她的阴户吸着阿德的肉棒,她娇口中再也忍不住淫荡的大声哼叫着:“喔……好弟弟……啊……好……好爽……唔……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啊……对……顶深一点……插死我……啊……嗯……好……好爽……爽啊……啊……啊……对……对了……啊啊……好……好弟弟……姊姊……爱死你……了……爱……爱死你的……大……大鸡巴……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怎……怎会……这……这样的啊……舒……舒服死我了……啊……啊……”

阿德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继续快速的抽插着。

韵婷可谓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鸡巴,肏得淫水狂流,肥臀猛烈摇摆:“啊……真是爽死了……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噢……爽……爽死了……啊……弟弟……啊……你……你干……肏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啊……啊……弟弟……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啊……噢啊……啊……哦……插死我吧……啊……啊……你干得我啊……啊……啊……我……要丢了……”

阿德更用力插,插得又快又狠:“骚姊姊,我……哦……我要干死你……”

“……对……干……干死……骚姊姊……啊……我死了……喔……泄了……喔……”韵婷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她的阴户吸着阿德的肉棒,大声的呻吟着,双腿紧紧的缠住他。

阿德觉得二姊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

阿德又奋力的冲刺了几下,然后将大肉棒顶着姊姊,同样呻吟着,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二姊的子宫,然后一股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姊姊的子宫深处……到了床边,他扶着韵婷躺下时,阿德偷偷的抚摸着她那令人垂涎欲滴的大乳房,而这时她的手也正碰摸着他坚硬的鸡巴。

阿德的大鸡巴被韵婷一抓,全身都发抖,心脏狂跳,这种激烈的冲袭,使他失去了理智,顾不得一切了。他突然疯狂起来,猛地一翻身扑上了床上的她,把她压在床上,发疯的抱着,死命的吻着。韵婷连忙用双手抱住阿德后脑,深情的吻着阿德嘴唇,二人尽情的吸吮对方舌头。

燕玲现在真是心神俱荡,欲火上升,是又饥渴、又满足、又空虚、又舒畅,娇声浪语的叫道:“啊……阿德,干我……嗯……玩我……阿德,把我糟塌得不成人形……要玩要弄……由得你了……玩我……弄我……干我……最好把我干死……嗯……我是你的玩物……嗯……我什么都不要……呀……只要你的鸡巴……能插入我的骚屄……哦……”

阿德边吻,双手毫不考虑,把她两颗雪白肥大丰满的乳房,从她低胸洋装掏出,一手抓住一颗大乳房,又揉、又搓、又摸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奶头,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头去舐她的乳晕,弄得韵婷全身像有万蚁穿身似的,又麻、又痒、又酸,虽然极为难受,但是也好受极了。

韵婷忍不住的,双手紧紧抱着阿德,挺起阴户贴着他的大鸡巴,扭着细腰肥臀磨擦着,口中叫道:“阿德……嗯……宝贝……韵婷受不了……了……快干我……快……”

于是,阿德自己先把衣裤脱光,再将韵婷的紧身洋装脱掉。

啊!眼前的韵婷,真是耀眼生辉,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色的大奶头、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阴阜,尤其那一大片阴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阴户,阿德用双手拨开修长的粉腿,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大阴唇呈艳红色,小阴唇呈鲜红色,大阴唇两边长满浓黑的阴毛,一粒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阿德欲焰高张,一条大鸡巴更是膨胀到极点。

韵婷的一双媚眼也死盯着阿德的大鸡巴看个不停,啊!好长、好粗的大鸡巴,尤其那个龟头像鸡蛋那么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阴户里的淫水不由自主的又流出来。

阿德也想不到,韵婷脱光衣服的胴体是那么样的美艳,都四十岁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材保养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艳福不浅。

阿德低下头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红色的大阴核,又舔、又吸、又咬,双手伸上抓住两颗大乳房又摸、又揉,感觉两个大奶比吴阿姨的还肥大,软绵绵的、滑溜溜的,还带有弹性,虽没有二姊那么弹性,但也好受极了。阿德被刺激欲火不断的上升。

韵婷被摸揉得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痒,小穴被舔得把肥臀左摇右摆,麻痒欲死,淫水直流,口里淫声浪调娇喘叫道:“阿德!韵婷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舔……了……韵婷要……要……你的……大……大鸡巴……插……插……我的……骚屄……”

阿德被韵婷的娇媚淫态所激,血脉奔腾的阳具暴涨,随即将她两条粉腿分开抬高,架在肩上,双手握着粗壮的鸡巴,对准紫红的阴道口,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声,尽根到底,只见大阴户被账得鼓鼓的,阴唇紧紧包住阳具。

燕玲犹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适得酥筋透骨,她不由颤声轻呼起来:“啊……阿德……好舒服……韵婷好爽……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干……啊……啊……快……大力一点干……用力干……用力……插……吧……”

阿德搂紧韵婷,急如暴雨,快速异常的猛烈抽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直抵花心。

这时,燕玲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阿德有力的冲击。同时浪声大叫:“啊……喔……大鸡巴阿德……你的鸡巴好大……好胀……好烫……干的我好爽……好酸……好舒服……哎呀……好爽啊……用力……干吧……啊……干死我……你把我奸死了……喔……”

阿德也感觉到,她骚屄里面的阴壁,肉肥而紧凑,将鸡巴紧紧包住,那种又紧又暖的感觉,实非笔墨可以形容的。他一面用力抽送,一面喘气如牛:“张妈妈……我……这样干…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

燕玲连连点头,屁股尽量地往上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呼呼:“好阿德……大鸡巴阿德……你真会玩……好会干……唉唷……你会……玩死……韵婷……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

“阿德……小心肝……你的大鸡巴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韵婷……好美好舒服……好爽快……你……快干……快……”

她口中淫声浪语,刺激得阿德暴发了男人的野性,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猛力的开始抽插了。

“哎呀……亲丈夫……阿德……宝贝……韵婷的小心肝……我可让你……插死了……呀……又碰到……我的……花心……了……”

她将阿德搂得死紧,梦呓般的呻吟着、浪叫着,柳腰款摆,肥臀猛摇又抬又挺,使阴户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更紧凑,而更增加快感,其阴户底之花心,一收一放的吸吮着大龟头。

阿德也是舒服得要死,他是越抽越快、越插越猛,他已插出了滋味,大叫:“韵婷……你的骚屄好美妙……干得好爽……”

“你真厉害……插得真够味……干得我……爽死了……心肝……啊……你的鸡巴……又热……又硬……又粗……又长……我舒服透……透顶了……我的骨头……都酥散了……我又要……泄了……”

燕玲紧抱着阿德,肥臀不停扭转、挺送,配合心爱人儿的抽插。

“啊……爽死了……哎呀!顶死人的宝贝……狠心的小冤家唷……啊……啊……你……插死……韵婷……了……啊……喔……小心肝……韵婷……我要……丢……喔……丢给大鸡巴……阿德……了。”燕玲说完,就一泄如注了。

一股热流,冲击着阿德的大鸡巴,他感到全身就要爆炸似的。

“韵婷……你的小屄真美……真美,我也要射了……呀……美死了……射了……”

两人都如烂泥一样的瘫痪在一起。

喜欢就顶一下!!!
21 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