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朋友妻

阿华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叫婷婷。她今年才二十岁,谈吐大方得体,眼睛很大,眉毛细长,唇形很美,修长的瓜子脸,苗条的身段。阿华很在乎她,总以她妻子漂亮的脸和丰满的乳房为豪。由于我和阿华一见如故是好朋友,所以我和婷婷也就熟悉起来了。

有一次,公司决定让我去上海出差,婷婷说她还没有去过上海,硬要到上海玩,我瞄了一下阿华,谁知他也是一种期盼的表情在等我点头。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也不会拒绝带着这么一个美人在身边。

阿华把婷婷送到我的车前,再三的嘱咐我好好的照顾他老婆。到上海坐火车要六个多小时,婷婷一阵一阵芬芳迷人的体香令我有点冲动,恨不得就将她搂入怀中狂 吻。

可是理智告诉我她是阿华的老婆啊!忽然路上塞满了车,像是发生了车祸。当我们走到前面的时候,一个血人倒在一辆车的车轮下。眼前恐怖的镜头,吓得她扑 向我,我顺势用力搂着她的腰,她没有反抗也不敢看地下吓人的景象,而是看着我。我紧紧地注视着她,看着她那撩人的模样。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到了公司安排好的酒店。吃晚饭时,婷婷慇勤地替我挡酒,她一直陪我把饭吃完。在酒店电梯上大家默不作声,我心里却泛起一丝丝歪念。送她 到了房间门口。她笑着说道:“进来坐会吧!”我凝望着她迷人的躯体,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面对着婷婷,竟然不懂说话,她的微笑实在太吸引了。我的双眼一刻 也没有离开她的身体,面对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我已经想入非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我最喜欢是她那无袖迷你露背装里一对呼之欲出的大乳房。 歪念令我心神不宁。大方的她渐渐地使气氛轻松起来,接着就有说有笑了。

“上海这地方不错,明天你准备去哪?我让司机送你,”

婷婷柔情的看着我,拍拍沙发示意我坐过去。藉着酒劲,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一段经历,我的胆子就无形中大了。我冒着给她刮一巴掌的风险说道:“婷婷!你真 美!我很喜欢你。”

她并没有怒意,只是有点脸红垂下头。毕竟我是她老公的好朋友啊!这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我大着胆子扑过去搂住他,她居没有拒绝。 我紧张得颤抖。酒色情欲已经掩盖了一切。我轻轻托起她的香腮,看着那微闭的嘴唇,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双唇覆盖在那诱人的红唇上,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 挣脱了两下也就闭上了她的眼睛,我激动不已先用舌头舔湿她双唇,然后舌尖轻轻的撬开它们。

当我舌头伸进她嘴中时,她微微颤抖着。婷顺从地倒在我的怀里。

我下面逐渐的变硬起来了。这时我的手已开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乳房,在完全没有遭到抗拒之 下,我迅速地握紧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是那么饱满和尖挺,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脱掉她的衣服,她的那件露背装很容易的就被我脱了下来丢在 地上,黑色蕾丝胸罩被我一扯就扯掉了,看到婷婷那粉红色的乳晕,我一口就咬住,然后用舌头在上面打转,另一只手轻揉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又白又挺的乳房。每当 她轻轻晃动身子,那一对乳房便巍颤颤的舞动了起来。玉乳尖上的那颗粉红色的乳头,高突的像颗可口的草莓似的。

看着她丰满的大乳房,而乳晕附近还有我吸咬过后的痕迹,我的阴茎早就硬得像钢铁水泥。

我又伸手摸向婷婷的私处。婷婷轻轻一颤,整个身子软在我的怀里。我把手探入她的黑色蕾丝内裤里。

我所触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肤,那一丛修剪过的阴毛,中间 露出一道迷人的肉缝,不停流出来的淫水已让内裤湿透了。我这时趁机把婷婷推倒在床上,把她的腿抬高,将她的黑色蕾丝内裤脱撕开了。她雪白丰满的臀部,整个 地都裸露了出来。稍微的张开腿就可以看见那紧闭粉红色的阴唇和黑漆漆的浓密阴毛。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小穴,并且从她的密处摸起, 几只手指,深深地嵌入她窄小的阴道里,把她弄得浑身乱颤。

她忍不住发出呻吟,我故意继续来用手插动,让指头去摩擦她微凸的阴蒂,这时候她的呻吟声不由更加 地大了!
这时我理智已经完全被淹没了,根本就忘了她是阿华老婆。我把她抱起来,双双倒在床上。我早已等不及了,我迅速地脱光衣服,爬到她的身上,一边亲吻着她,一 边揉捏起她坚挺的大乳房,吸吮着她粉红色的乳头,后来又把手指伸入她的阴道里,她的阴毛、阴唇、阴蒂、阴道口都叫我摸个够,把她弄得来回翻滚,淫水早已源 源不断地流出。

我用力向前一送,把坚硬的阳具直接插入她的阴道里,她闭上了眼睛张开嘴巴,低哼一声“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和强 烈的满足感。她嘴不住发出呻吟声,以及她那阴户所发出的淫水声,交织成了一片。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嘴唇,也拚命去揉掐她的乳房,下面却不停来回抽插着, 她高挺着没有生育过的阴道迎凑着我的龟头,紧包裹着我的肉棒,我感觉到她软软的淫穴在摩擦着我的龟头,我反覆地深深地插着她的淫穴。我把婷婷转了身,趴在 床上背对我,挤压她的乳房在床上,我用手勉强塞进去捏着她的乳头,然后继续猛力从背后抽插着婷婷的小淫穴。我俩都同时达到高潮,我把精液射入她的阴道里。 她的阴毛、阴唇、和阴道都沾满了我的精液。

我累得滚了下来,深深地喘着气的望着她说:“我的玩意比阿华的强吧!”她只是羞答地说:“你可坏死了,人家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好,出来的第一天你就把我 搞了,我俩可都对不起阿华呀!”我说:“管不了那些了,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呢?,就是阿华的老婆我也要搞,插一插你这个小淫穴….”

她轻打了我一下嗔 嗔地说:“嗯?你真坏?兄弟的老婆你都敢搞,把人家搞了还在找借口”我不住的点头,并淫荡的说:“婷婷!你刚才满意吗?”她小嘴一翘,淡淡一笑:“你的阳 具比阿华粗大!弄得我简直快要发狂了。”“你的肉穴也比我老婆的紧,好爽呀!”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马,拔枪又刺,我俩又战在一起,又一次巫山 云雨。

在上海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受一下阿华那漂亮妻子?婷婷的躯体。

在回去的路上,我开始后悔起来。婷婷毕竟是我朋友阿华的老婆,我感到有深深的内疚。到了家后,阿华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还叫了我老婆和儿子在等着我们。 当看见阿华的那刻起,那种愧疚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婷婷还眉飞色舞地对阿华讲,说这次在上海我是怎么怎么的照顾她,弄得阿华还感谢我对他老婆的照顾。

喜欢就顶一下!!!
2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