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妹狂欢 … “啊!哥哥…我还要…还要啊!”

那天,在夜夜香饭馆与医院工作的几个同僚们共享晚餐时,偶然间见到丽丽竟也到来这儿用餐。

她似乎已经结了婚,是和一个洋人丈夫与一个混种的可爱小女儿一起进来的。

都已有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丽丽看起来还是有如以前一般的美艳,一点也不像是为人母…想着、想着,回忆把我给带回了十二年前。

当时,丽丽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学,也是班上最美貌的辣妹。

当年,我说尽了所有的甜言蜜语、花尽了所有的零用钱,好不容易才从其他同学的竞争下夺得美人心。

我还隐约记得那一天到丽丽家温习功课时,大门才“碰”地关上,她妈一走,我便立刻紧搂住她,拥吻了起来。

“别这样!嗯,别嘛…妹妹还在家里头咧!”丽丽摆着头,微扭着身体,轻轻地抗拒着。

“他们不会进来的啦!”我毫不理会地把她抱上床,开始隔着衣服抚摸她的那惹火的傲人身材。

“不!嗯…别再逗了…嗯嗯…”她继续地挣扎,却感到全身乏力。

我索性凑上热唇用火热的吻塞住丽丽的嘴。

我的舌头直往她的嘴里不住地搅动舔着她的牙龈和香舌。

她似乎放松了挣扎,只是用手像征性地轻握我的手腕。

于是我便继续轻吻她的双唇,还进一步地开始解掉她上衣的扣子。

“嗯…嗯嗯…”她这次竟意外地并没有任何的抵抗。

我将手滑入她的上衣内,抚摸她那平滑雪白的细腰。

“哦…嗯…嗯…哦哦…”她还是只轻扭着身体,并发出细微的呻吟。

我于是大胆地把手伸向她的酥胸,压在胸罩上轻揉着她的乳房。

丽丽的气息愈加愈重,握我的手也越来越紧。

我此刻已经毫无顾忌了,猛地解开她的胸罩,隔碍物一被我解开后,她那双硬挺的圆弧乳房便高挺弹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皮肤柔嫩光滑、雪白中透着粉红。

两粒略大的淡红色乳头挺立在乳房的尖端。

我一手轻轻地抚弄着左边迷人的肉球、同时用舌尖轻舔弄着右边的乳晕。

我使力地压抚着那双峰,然后抚摸着它周边的平原,再沿着平原慢慢地往上抚揉、旋转按压。

我不停地揉捏着雪白的粉乳、不停地用舌头猛烈地舔吮弄着硬挺的肉球,使得她爽酥得全身都无力了。

只见丽丽那两粒乳头,兴奋地站在起满鸡皮疙瘩的粉乳上,双乳被我揉弄得已经泛出深红的色泽。

我于是更进一步地吮啜起她敏感迷人的乳头。

果然,我的唇才一触上去,她的身体便不自主地抖动扭摆,乳房更是微微地颤晃着。

我一手揉着、旋着一颗乳头,另一颗则由嘴巴逗弄着。

我的润舌先是轻柔地舔弄她的乳晕上的鸡皮疙瘩,然后用牙齿轻咬着那已挺立起来的乳头。

我不时改变舔弄的节奏,一会儿轻微的捏咬、一会儿又猛烈吮啜着。

“喔…嗯嗯…城哥…别…你逗…逗得我好难受啊!”丽丽就像蛇一般地极力扭摆晃动着身体,双手紧抓着床单,露出一付麻痒难耐的骚模样,好不迷人啊!我看到此景,更加地想干她…我的手立即伸向她短小紧绷的迷你裙下,顺着那雪白浑圆的大腿轻柔地向上抚弄。

那件小窄裙早因为扭动而近乎缩到腰上,一件被淫水浸透粉白色的小三角裤,包着肥嫩的阴阜高挺在我的手掌边。

从她的乳房已经泛出深红的色泽,我就知道她的性欲来了。

伸手摸向她的嫩穴,果然不出所料,小浪穴已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了!我隔着湿滑的小三角裤揉弄她敏感的肥阴核。

我一边用拇指抠着湿润的裤底、一边用中指抠着肥嫩的阴核。

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动,呼吸声愈来愈重,同时她的手竟主动地伸向我的裤裆,套弄起我那硬挺的大鸡巴来。

有了这样的刺激,我更是大着胆子将整个手掌伸入她的小三角裤里,顿时一个肥嫩饱满的嫩穴便紧贴着我的手心。

我忍不住地猛烈揉捏了起来。

我察觉到她的淫水已浸湿了整片阴毛,柔软圆滑的小阴唇轻轻地挺立在湿滑的穴沟中,一个未经开苞的阴道口正一张一合地挺动在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中。

我用拇指在她的阴道沟中滑动钻研,从阴核轻轻地沿着阴道沟刮向小阴唇,最后滑向火热的阴道。

我的食指才一插入她的阴道口,便似乎被她淫浪的阴道猛吸了进去。

天啊!她竟然浪成这个样子。

我抽不出食指,干脆地把中指也插进去阴道内,并且慢慢地抽插旋转着。

她愈吸愈紧,我也愈插愈深,同时我的拇指亦开始插入她的屁眼。

她那迷人的屁眼早已被浪水浸得又湿又滑,所以我的拇指一插即尽根而入。

在我的嫩穴和屁眼双重夹攻下,丽丽也只有疯狂扭动的份,她已似乎魂不附体,灵魂早就爽上七重天去了。

“啊…啊啊…别…喔…求你别再逗了…小浪穴痒死了!城哥,干我…快干我吧!我…我不行了…快要死了!哥哥…快…我要…要啊!”看到丽丽的浪劲,我也兴奋得几乎疯狂,立刻一把向左右分开她那丰满的大腿。

只见淫汁已至小裤裤流沾染在床单上,润湿了一小片。

“城哥哥…求你干我…把小浪穴干翻…把丽丽小妹插死吧…”她开始丧失理智地哀求。

她一边高挺着肥阴户、一边死命地嚷着。

我如奉圣旨般地拉下她背后的拉链,顺着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超短的迷你裙。

那湿透了的粉白小三角裤,若隐若现地包着一片乌黑阴毛高挺在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紧抱住她的大腿,将嘴凑上那件湿滑、并有些儿腥臊的小三角裤底,猛吸着裤底的淫水。

我用舌头猛舔着,巴不得把整件小裤裤给一口吞掉。

由于用力过猛,大半件的三角裤早被我的舌头给扭挤进阴唇缝隙里。

“喔…哦…臭城哥,干什么啦?哦…哦…痒痒…我痒死了…别…别再弄人家了啦!”她一边扭摆肥臀、一边夹住双腿,不让我继续舔弄。

我毫不理会地,猛力将那一件几乎被我吮咬破了的小三角裤给脱下,然后张开她的双腿,更使劲地将舌头飞快地插入她的小浪穴内。

她整片阴户不住地抽动、扭摆,嘴里不停地呻吟近似哀鸣。

我每舔一下,她的阴户便向上挺动一下。

我于是顺势更紧搂着她的肥臀,将舌头插入她的小淫穴里,然后沿着阴道壁把一大沱、一大沱又浓又白的淫水刮出来。

我大口大口地吞着,同时用上唇允着阴核。

她麻痒难耐地嚷着、并以双腿紧夹着我的头。

她把小穴愈挺愈高,一阵疯狂地挺动后,突然坐起,紧抓着我的头发,高挺着阴户,一股滚烫的阴精浓烈地洒射入我的嘴里。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吞着、舔着。

“天啊!我竟射…射了!太爽…太爽了!”丽丽在一阵阵的抽后,全身瘫痪,嘴里喃喃地吟着。

我抬头看着衣衫凌乱的她,真是惨不忍赌。

头发飞散一片,口水流得满脸都是。

两颗巨乳被她自己揉捏得高胀深红。

小腹、阴毛都被淫水浸得闪闪发亮,那一件小三角裤湿答答地贴在右脚跟旁。

大腿、床单都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

“这可不行!你饱了!我的老二可还没吃呢!”我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脱光自己身上的衣裤。

“嘻嘻…那就来吃啊!快趴上来,我要你那大鸡巴整根地放进来!”丽丽竟然主动地张大了腿,并高挺着阴户答道。

我立即挺了鸡巴,对准穴口,“唧”的一声便尽根插入那滑润阴户。

丽丽的小穴被我刚刚这一吸弄,早已兴奋得又红又肿,所以我的鸡巴一插入,便被她那两片肥嫩的阴唇紧紧地夹住,然后龟头在那阴壁里被紧缩压迫下,便传来一股股酥麻酸痒的莫名快感。

我发了疯似的狂抽插了十数分钟,兴奋得直打寒噤。

鸡巴贴着火热湿滑的嫩穴肉,一下一下飞快地挺进退出,狂暴地猛干着丽丽!“好紧!喔…喔…爽…真爽!啊…啊啊啊…”我愈插愈爽地叫着。

丽丽也一边扭摆着纤腰、挺动着阴户,一边忍不住浪叫了起来。

淫水也不知从那儿来的,更是泊泊地又流满了整个小浪穴。

我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双乳、一面猛攻她的润穴,干得有够爽咧!我插得愈深、愈紧,她便流的愈多、叫得愈加大声。

我下面不停地狂抽狠插,两手不住地慢揉紧捏那双大奶奶,一张嘴则是连舔带吸,用嘴唇长舌挤压她圆胀的乳头。

我的鸡巴粗心暴虐地抽插她的嫩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舌头同时努力地吮咬舔吸她已红肿的乳头。

我的舌头紧贴着乳头翻卷、吸咬,鸡巴沿着阴道壁速磨、钻扭。

我愈舔愈兴奋、愈吸愈用力,鸡巴更是深入在阴道极端点,疯狂地搅动丽丽高挺着的阴阜,她的阴道也在猛吸着我的鸡巴。

“啊…啊啊…啊啊啊……”也不知是丽丽或我的呐喊浪声,呻吟回绕着整间的卧室。

突然,丽丽两脚紧夹住我的屁股,阴户缩锁着我的鸡巴,一股浓热的阴精冲上了我的龟头。

在这同时,我的精液也配合着阴精的到来,一阵一阵地狂射入在丽丽的肉穴内…“好浪啊!太爽了!如果每天这么干的话,我一定会力疲精尽而爽死掉的…”我趴躺在丽丽的身上,默默地自想着。

突然,“碰”的一声巨响,是从房门间传来的!我吓了一大跳,赶忙抽出本来还遗留在丽丽湿滑阴穴里的鸡巴。

转回头一瞧,原来是丽丽的妹妹婷婷,只见她晕倒在不知何时被微开了的房门口旁。

我们慌忙地跳下床,跑过去把她抱起来。

只见婷婷浑身发烫,杏眼微张,心跳狂飙着。

等把她抱躺在床上,仔细看过后,这才放下了心。

婷婷的脸色潮红,神智迷糊,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背心,被解扣了的胸罩已滑落在背心里,两只略大的乳房顶着两粒淡红巧美的乳头,若隐若现地紧裹在背心里。

她的下身也穿着似像姐姐丽丽的紧绷迷你裙,然而,身上的那条粉红色的丝质三角裤,则是半悬贴在脚膝上,而且整条内裤、连同大腿和右手都被腥臊浓白的淫水浸透了…我猜想这个小妮子一定是被我俩过大的淫叫声引来,躲在房门外,偷偷窥看我们做爱。

可能是看得欲火焚身难耐,便用手挖慰自己的湿润穴,然而最后因为太过刺激而晕倒。

“城哥,快帮忙弄醒她啊!”丽丽急得直跳。

“别慌,我看她肯定是偷窥了我们在相干,欲火帜热,无处宣泄,使得体温升高过于快,散热不及,而导致昏竭…”我把想法说了出来。

丽丽思索了一会儿,并脱下了自己妹妹悬留在膝盖上的粉红三角裤。

“嘿!你干嘛脱她内裤啊?”我对丽丽的惊讶举动提起了问号。

“别问这么多。

快…快帮我把婷婷的全身衣物都剥光。”

丽丽没给我想知道的回答,反而还命令我做出这更异诧的事情。

然而,我还是听话地脱掉婷婷身上所有的衣物。

这毕竟是我梦寐以求的好差事啊!况且这还是丽丽要我做的,所以我一点犯罪感也没有。

于是一个美丽娇嫩的小美人,便赤裸裸毫无保留地横躺在我的面前。

婷婷今年才十七岁多,但身体比例比同龄的少女更为成熟。

她的皮肤柔嫩光滑,自然地泛出一种少女才有的光芒。

两个如橙子的美丽乳房,硬挺圆润适中。

她的阴毛不如姊姊的多,却更软、更细。

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她的淫水,味道也和姊姊的不同,有一点酸、但没那么咸、也没那么浓。

婷婷的两片大阴唇更没有姊姊的肥厚,却更娇嫩。

一条粉红色的细肉缝含着两粒淡红色的小阴唇,正半张半合地遗流着少数的淫水。

婷婷两条浑圆光滑的大腿,沿着阴阜底向下微张着。

她的双腿和姊姊一般地标准均匀,看得引人遐思。

眼看着这样的一个完美体一丝不挂地横躺在我的眼前,一股热流不由得冲向本来已软化了的鸡巴,一下子又逐渐膨胀了起来。

唉!如果这不是丽丽的妹妹,我一定马上就干得她死去活来!“城哥,看什么看?还不快闪开,让我为婷婷退退火…”丽丽突然又吐出惊讶的话语。

“退火?什么退火?”我不解地问道。

“你看她还是这么热,当然是先得平息她的欲火啦!哼,便宜你这死人头啦!不然待会儿妈妈回来看到,而婷婷又胡说八道的话,那我可别想活了!”丽丽话未说完便拿了一个枕头,上面铺上一件T恤,然后垫在婷婷的屁股下。

接着,她开始轻微按摩婷婷的头、肩膀、腰间、背和大腿,同时居然不时地或用嘴轻啜着婷婷的香唇、或用舌头交缠着婷婷的香舌,把我也看得呆楞住了。

突然,丽丽又把嘴凑到婷婷的阴户上,用力地吮吸了起来。

只见她的那条长舌一下子在婷婷的阴核上舔弄、一下子又疯狂地在她的阴道内抽插,而两只手更是使劲地揉捏着婷婷那两团坚挺的香乳。

“嗯…嗯嗯…”婷婷被她姊姊这一阵淫弄,竟也渐渐醒过来。

她的双目半闭半张、双手居然紧抓着她姊姊的头往下压…“姊…人家好…人家好痒…喔!噢噢…姊…用力…用力舔…用力舔嘛!”婷婷哀叹着。

哗!什么和什么嘛?怎么会搞成这样呢?我有点儿感到不安,但却又被眼前的情景弄得莫名的兴奋,大老儿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丽丽更加使劲地以舌尖推插着她妹妹的阴道,好像要把整个头都钻入到婷婷的小阴户内似的。

而婷婷亦高高挺起其阴户配合着她姊姊的舔弄,一下一下地扭摆挺动着。

“姊…嗯…好…好美…妹妹被姊姊舔上天了…喔…飞…飞了…喔喔…姊…我太爱你了!你每天都…都弄得人家好爽…好舒服喔…”婷婷无法自我的不停地呻吟,并说了一些令我讶然的话。

丽丽曾对我提过她喜欢裸睡,没想到她们姊妹俩竟然还有如此不寻常的关系哟!看着、看着,我哪里还忍受得住,一根大鸡巴早已胀成紫红色并在抖动着。

恰巧丽丽雪白粉圆的屁股这时正好高挺在床尾,兴奋地不停扭动,我赶忙跳上床,跪倒在她的小屁股后,然后挺动我的紫红的龟头,准备加入这三国鼎立的战局。

我这才发现丽丽的小嫩穴竟然早已汪洋一片。

在一丛黝黑的阴毛下,两片肥嫩的阴唇向外高挺,一条粉红色的阴道正张大了口,一阵一阵地向外吐着浓白腥臊的淫水,整片阴毛以及粉白圆嫩的大腿,都已经湿成一大片,并沿着大腿流到床上,把床单也湿润了一大片。

我忍不住了,鸡巴死命地向丽丽的嫩穴插去,疯狂地猛攻、猛抽…“喔…喔…爽…太爽了!天啊…呜呜呜…干到要死了!”丽丽又开始没命地浪叫。

我双手紧捏着丽丽的乳头,同时发飙地死命插着她的浪穴。

她阴道被淫水浸得又湿又滑,令我的鸡巴抽插起来,顺畅无比,每一抽都几乎将大鸡巴全根拉出小穴外、每一插又都将大鸡巴尽根插入,圆胀的龟头紧贴着粉嫩的穴肉壁,没一下都顶入到她的子宫颈端…“喔…太爽了…用力…用力插我…把我干死…大鸡巴城哥…我的好哥哥…把鸡巴直顶到小妹的子宫里去啊!喔…噢噢噢…我…我要射了…太爽了…”丽丽一边哀叹着、一边疯狂地扭摆着肥嫩的小肉穴,双手仍然死命地抱住婷婷的屁股,蛇一般的舌头狂暴地往婷婷阴道里钻。

“唧唧…唧唧…噗滋…噗滋…”一阵阵舔穴、插穴的响声不绝于耳,回绕整间卧房,煞是好听极了!“喔…不行…真的不行了!我又要射精了…太…太刺激了…”丽丽的小浪穴一阵疯狂地颤动,一股滚烫的阴精再次强烈地冲向我的龟头。

我更加兴奋,愈战愈勇。

她射过精的阴道开始收缩,于是阴道的肉壁把我的鸡巴挤缩得更加紧。

每干插进去时,龟头都被她的小淫穴紧紧地挟压着,一阵阵触电似的强烈刺激感从龟头上涌向大脑。

而每一次抽出鸡巴时,小阴唇粉红的嫩穴肉都被拉出了一大片,看得我我全身的神经都几乎痲痹了…丽丽的淫水飞溅得我、她和婷婷全身都是。

下部、大腿更是湿滑滑的一片。

我又疯狂地抽插数几十下,而丽丽也不知道又泄了多少回,早已全身虚脱,头伏在婷婷的阴毛上,微张着嘴猛喘着气。

“啊!不…我真的不行了…”丽丽哀求着。

丽丽一阵阵的热浪荡水似乎是流干了,导致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将她的小嫩唇肉黏出一大片。

婷婷看瞪了眼,凝神注视着这淫荡的一幕,兴奋地不停地用手抠挖着自己的空虚阴穴,小屁屁不停地扭摆。

“我要…我也要!阿城哥哥,我也要干穴穴!我的小穴也要被你干…要把它干得像姐姐那样啊!”婷婷突然拉着我的手腕,吼着哀求道。

我向丽丽投了问号的眼神,她似乎犹豫不决,眉头直深锁着…“喔!姊…姊…换人家嘛!人家痒…痒死了啦!你怎只顾自己爽…”“唉!好吧!就便宜阿城你这小子啦!”丽丽终于哀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出。

“婷婷,快把腿张开开…大哥哥来干你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从丽丽的疲惫阴穴内抽出仍旧火热的大鸡巴,一箭冲向婷婷,立即趴伏在她那滑嫩的嫩幼身体上面。

婷婷全身颤抖地紧搂住我,双腿紧紧地扣着我的熊腰,并凑上热情的一双润唇。

我一面强烈地吸啜着她的香舌、一面把硬挺的鸡巴顶向她火热的阴唇缝隙之间。

“喔…大哥哥…好紧…疼…疼啊…别…”我的鸡巴才一顶入婷婷的小穴,她便哀鸣唤起。

我急忙缓慢了动作,把推动力减弱到最低,细心观察着婷婷的状况。

“不…阿城哥哥…不要停,我不要紧…别…别停…用力…用力啊…”我的大肉棒还未停下,婷婷便没命地大叫。

这个小鬼原来比她的姊姊还要淫、还要浪哟!“喔…天啊!干到妹妹的穴心了…喔…好痛…不…不…别停,用力…快…快…好硬…好大的肉棍,干…干得小妹子紧加爽啊!”我被婷婷的浪叫声刺激得近乎疯狂,一双手抓住她的双腿,紧紧压向她的身上,令她整个肥美的幼嫩阴户更加高挺了出来。

我加速插进去时,感到里面有如火团一样的燃烧,越往里面,鸡巴就越被紧紧包围着,并产生快要熔化的感觉。

“嗯…嗯嗯…干进来了…又干进来了…啊啊…姊…大哥哥的鸡…鸡巴插得好深啊!姊…穴穴被干…原来是这…这样爽啊!”肉棒插入到根部时,婷婷的呼吸开始急促。

我此时也不理婷婷是否受得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发狂猛烈抽插,几乎近强暴似的粗野使劲推前、激烈拉后,雄壮的屁股摇晃得连床都似乎要散了开来!“我要死了!干得好深…好爽啊!阿城哥哥…我喜欢你粗暴,好好把干翻…好…好喔…姊…我…好爽…爽…啊啊啊!”婷婷的屁股亦开始画起圆圈来,这令得我的下体刺激非常。

婷婷此刻尽量地把自己的双腿分得开开的,就像要登天一样的双腿在空中猛颤动伸直。

在激烈相干的同时,我也没忘调戏,一面揉搓婷婷的乳房,一面吸吮着她婷的春舌,更把自己的舌头插进她的嘴里让她含着。

“唔…”在婷婷的啜泣声中,似乎还带着有过高潮经验的女人散发出来的性感呻吟。

“啊!哥哥…我还要…还要啊!”婷婷以甜美如梦的声音哀求着。

我听到之后,肉棒更凶猛抽插。

哗!怎么还喂不饱啊?真的比她姐姐还要凶猛啊!只见婷婷的屁股一起一落、阴唇一上一下,本来还是粉红色的阴唇已充血为深红,随着肉棒的抽送而带出大量乳白色的爱液泡沫,并还不时地顺着屁股沟流下床上。

仔细一瞧,惊讶地发现白色的泡泡里竟然还混淆着一丝丝的血迹!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被我如此猛搞,婷婷的处女膜怎会不破裂啊!“婷婷,你觉得怎么样?”这时候,我忍不住问道。

“哥哥…我…我很高兴,婷婷从没如此的爽快过,希望哥哥能让我更加愉快…婷婷什么都听你的…”她凝视着我,居然一点羞意也没有地促使我。

好!就同归于尽吧!这时候我的抽插动作更为猛烈,粗大的阳具插进后又拔出去,阴唇的花瓣几乎都被翻了过来,这对毫无经验的婷婷而言,是无比强大的刺激感!“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我们疯狂地互相摇干着,那诱人的拍打声断断不停地传来,响遍整个房间。

我愈插愈狠,下下都干进她的子宫里。

婷婷双手撑着大腿,一下一下狂挺着阴户配合着我的抽插。

我们俩全身火热、血脉喷张。

我真的恨不得全身都干进她的小浪穴里。

突然我一个用力不当,鸡巴竟然抽出浪穴。

婷婷慌忙地挺高阴户,我也飞快地再往前插送,一不小心,鸡巴竟然钻滑到她的屁眼口。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