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无码AV

舅妈母女花

那个激情夜晚之后,我的人生掀开了新的篇章,我着迷于在大街上走在前面的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尤其是身材高挑,端庄美丽的女人,她们那丰满的腰身、肥大的屁股、成熟的风韵都让我心动不已,我觉得她们是最美的城市风景,风姿绰约的她们不会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她们的身后充满的迷恋和幻想。
当然,我更珍惜的是眼前的快乐,每周周六的晚上,都是我最期盼的美妙时刻,为小柔辅习完后,我都会和舅妈缠绵许久,我也遵守着对舅妈的承诺,对小柔不再有过分的性游戏,而小柔和我的感情却反而有新的发展,自从那次和我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小柔已经把我当成了依恋的对象,少女的心扉已经在那晚为我开启,有时小柔会主动和我亲热,而我会保持距离,只局限于接吻和爱抚,因为我怕失去舅妈那更让我迷醉的身子。

一切都在9月的那个周六的夜晚发生了改变。

周四的时候,从小柔那里知道她爸爸出远门做生意了,周六又可以和舅妈相会,我兴奋不已,这两天的学习也更认真。

大家不要以为我沉迷于肉欲,就不管学习了,我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我还记得初中那会的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后来还考上了一个重点高中,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个周六的上午,阳光明媚,我起了个大早,哼着快乐的歌曲进行洗漱,妈妈很奇怪的,今天我的心情怎么这么好?呵呵,当然不能告诉妈妈了,有些秘密是不能说的。

吃完早餐我和舅妈通了电话。

“喂,是舅妈吗?”“哦,景文啊,”舅妈娇滴滴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我说谁这么早,是你这个小鬼头。

”“舅妈,我今晚过来,前两天和你说的,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我急切的问着。

“人小鬼大,你叔叔都没有对我有过这样的要求。

”“舅妈,我喜欢嘛,究竟怎么样了?”“你真是烦死了。

”舅妈在那头娇羞的答道,“我……我昨天去买好了了。

”“太好了舅妈,太谢谢你,我今天晚上一定好好的爱你!”我高兴极了。

大家一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事情是这样的,我爸爸前一段时间出差回来带回来一个松下的录像机,在那个时代,这可是很高级的东西哦,有天趁父母出门的时候,我发现了父亲的柜子里藏着两盘录像带,封面上是几个搔首弄姿的金发女郎,带着好奇,我把录像带放来一看,画面里那大胆的淫乱强烈的震撼了我,淫荡的做爱姿势,高声叫喊的呻吟,强烈的刺激着我幼小的心灵,虽然和舅妈已经做过,但我没想到做爱也能这样疯狂。

画面中身材极好的外国女人,穿着黑色发亮的高跟鞋,腿上穿着肉色高统丝袜的那段情节深深的吸引着我,在看那段的时候,我的手淫也达到了高潮,之后我在床上回味的时候,那段穿着黑色高跟鞋,腿上穿着肉色高统丝袜的女人做爱的镜头始终挥之不去,只要一想起,就感觉很兴奋,下体也硬梆梆的。

穿着黑色高跟鞋和肉色高统丝袜的舅妈一定会更加性感迷人,我有了让舅妈也能穿成那样和我做爱的想法。

在上周六把舅妈送上顶峰后,我一边爱抚着高潮后的舅妈一边说了我的想法,一开始舅妈当然很反对了,后来在我百般哀求下,算是勉强答应了。

美妙的夜晚在我的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到来了,洗了个澡我就直奔小柔家。

开门的是舅妈,今天舅妈特别漂亮,乌黑的头发高高的盘起,梳得一丝不苟,显得特别的端庄和成熟,这也是应我的要求,舅妈真是太好了,我一把抱住了舅妈,舅妈赶紧把我推开。

“你要死啊,小柔还在里面了。

”“舅妈,那些都准备好了吗?”我急切的问着。

“好了,小鬼,快,先去吃饭了。

”舅妈脸红红的把我拉了进去。

“是,吃好饭,好干活!”我朝舅妈偷偷的笑着。

舅妈娇嗔着拍了我一下。

吃饭的时候,我们谈笑风生,看着两朵笑得灿烂妩媚的母女花,我上面吃着饭,下面已经硬了。

饭后,也许是我心情好的问题,为小柔的辅习效率很高,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快结束了,中间我还偷偷溜出去和舅妈打情骂俏,还让让舅妈先去房里准备好。

辅习终于结束,我和小柔亲热了一会就告别了,然后从后面舅妈卧房的窗户爬了进去,为避开小柔,我和舅妈的私会经常是这样的,舅妈会事先打开窗户等我,小柔家是一层,从窗户进去很容易的。

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我进了舅妈的卧房,屋子里开着淡淡的壁灯,舅妈正躺在毛毯下休息,看我进来,舅妈微微的一笑,“你们辅习好了?”“嗯,”我看着舅妈一脸的坏笑,“舅妈,该辅习你了。

”“坏小子,就知道欺负舅妈。

”舅妈羞红着脸。

“舅妈,你穿了没有?”我急切的扑了过去,把毯子用力一掀,舅妈一声惊呼,只见毯子下舅妈全身赤裸洁白,像一只美丽的赤裸羔羊,全身只穿了白色的乳罩和内裤,修长的大腿套着肉色蕾丝花边的高统丝袜,脚上是黑色发亮的高跟皮鞋,太美丽了,太性感了,我的JJ一下子就极度充血。

“太美了!”我一声惊叹,“舅妈你下来,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真坏,有什么好看的?”舅妈娇嗔道。

拗不过我,舅妈起身站到了我的面前,舅妈本来就高过我,穿上高跟鞋后更加显得修长,差不多高我半头,丰满的腰身,并没有没多余的赘肉,反而显得成熟,盘起的头发,愈显高贵,我的JJ又硬了好多。

我把舅妈转了过去背对着我。

窄小的内裤根本包不住肥大的屁股,两条的大腿在肉色丝袜下,光滑修长而充满无限的肉欲,我忍不住隔着丝袜顺着大腿上下抚摸,过了不一会,舅妈在我的抚摸下,发出微微的呻吟,闭着双眼,轻咬着嘴唇,呼吸也逐渐粗重起来,陶醉在我温柔的触摸中,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舅妈的双腿因穿着高跟鞋而绷直,小腿的腓肌勾勒出美丽的弧线,臀部也微微的翘起,真是视觉和触觉大餐的绝妙享受,我的双手在最爱的臀肉停留,因性欲的冲动而使劲的揉捏着舅妈的美肉。

舅妈忍不住叫道:“轻点,小鬼!”玩了好久,光顾着手的享受,我的JJ已经提出抗议了,再也无法忍耐,我把舅妈往梳妆台前面移动,舅妈扶着台子的边缘,身子前顷,我把舅妈内裤粗暴的拉到膝盖处,没经过什么前戏,因为已经驾轻就熟了,我分开舅妈的双腿,把粗大的JJ狠命的插入,里面还很干燥。

“啊,好痛,你慢点,死鬼!”舅妈一声惊呼。

我双手从后面握住舅妈的肥乳。

下身开始慢慢的抽插,因为个子矮,舅妈今天又穿了高跟鞋,我不得不踮起脚尖,整个身子伏在了舅妈的白皙的背上,吃力的去享受这世上最美妙的享受,越是艰难快乐越是强烈。

一百多下后,舅妈已经情欲高涨,下身也分泌出爱液,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唧、唧”的抽插声,还有舅妈淫荡的呻吟和我粗重的喘息。

为了避免小柔听见,我和舅妈都是忍着不敢大声,却越是紧张,越是刺激,就这样,房间里一个穿着高跟黑皮鞋、肉色高统肉色丝袜的中年美妇赤裸着身子向前弯着,一个小男孩在踮着脚在后面往复的撞击着美妇的肥臀,从梳妆台的镜子中倒映着两人交合的身影,美妇还不时回头与伏在背上的少年激烈的亲吻,交换唾液,这是何等淫荡的画面啊。

就在我们如痴如醉的享受着男女交合的巨大快感时,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我和舅妈吓得连忙分开,门口站着的竟然是目瞪口呆的小柔……当时三个人的情景很奇怪,我站着傻傻的看着小柔,小柔在门口来回看着我和她妈妈,脸上充满着惊愕,还有一丝嫉妒,舅妈坐在床上身上已经用毯子盖着,羞红着脸低着头,偶尔抬头偷看着小柔,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楚楚可怜。

那一刻,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三人,时间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凝固了。

过了一会,还是我回过了神,我走到门口把小柔拉了进来,顺便把门给关了,一个做错事的人终归有些心虚,总是希望不要有太多的人知道。

“妈,景文,你们……”小柔首先发难。

“小柔,妈对不起你,但是妈妈一开始是为了你……”舅妈羞怯的回答着,“我让景文不要去骚扰你,你们都还小,错事,我……”说这话的时候,舅妈心里也在想,开始是这样,后面好像已经变味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无耻享受与少年淫乱的女人。

看着她们母女的对话,我站在一边没有吭声,但是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运用我在学习上超强的思维能力,对形势作出了分析和判断,她们都是喜欢我的,而我也喜欢她们,我们可以在一起快乐,这样也能解决舅妈的作为母亲的尴尬。

想到这我大着胆子把小柔拉到舅妈的床前。

“小柔,舅妈,你们俩我都喜欢!”我带着一种真切的情感,向她们告白,“我好多次在梦里梦见和你们在一起,我们三个人快快乐乐……”听着我的告白,母女两也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我注意到,小柔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却不时去瞟她的母亲,看来舅妈穿着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的淫态连同为女生的小柔也不禁被深深的吸引。

我知道小柔也有些情动了,一把把小柔拉进怀里,激烈的亲吻起来,此时我全身还是赤裸的,翘着的鸡鸡顶住了小柔的腹部。

“你好坏,搞了我妈妈,又要来搞我。

”小柔害羞的推拒着。

“景文,不要搞小柔,你答应过舅妈的!”舅妈也在一边低喝着。

“好啊,那我就搞你!”我笑着俯身掀开舅妈身上毯子,去抱舅妈,一边狂吻,一边双手在舅妈身上上下活动。

舅妈双手推拒着,当着女儿做这种事,舅妈挪不开面子。

“景文别,别这样,小柔在看着,你放开我。

”“舅妈,小柔会把我们的事告诉叔叔的,你让小柔一起加入吧。

”我一边挑逗着舅妈,一边耳语着。

听到这,舅妈浑身一颤,身子也软了下来,眼睛不由去看小柔,正好碰到小柔火热的目光。

“小柔,你也一起来啊!”我伸手去拉小柔,小柔正呆呆的看着我们没有任何准备,被我一把带到床上。

“小柔,舅妈,我爱死你们了!”我抱着两具火热的身子,一通狂摸了。

母女两四处躲闪着,被我摸到痒处,还不时娇笑。

“你这个花心萝卜,鬼知道你喜欢谁啊!”小柔娇嗔着。

“你们看!”说着我站起来了,恶作剧式的鸡鸡硬硬的翘了起来,“这就是证明!”看着我翘起的鸡鸡,一脸的憨态,母女俩不由得笑了。

“难看死了!”舅妈笑着轻拍了一下我的鸡鸡。

在笑声中,所有的不快都已经烟消云散,我感到一阵轻松,睡在舅妈和小柔中间,一对母女花被我左拥右抱,心中好不快活,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在这样的温柔乡里,我的性欲空前高涨,鸡鸡硬硬的翘着,他已经急不可耐了,我直起身来,让两母女俩并排躺着,在淡淡的灯光下,两张美丽的容颜风采各异,一个是青春可爱,一个是成熟动人,但又是长得如此相像,好一双娇媚的母女花。

小柔母女俩在我灼热的注视下,娇羞无限,两母女同时睡在一张床上,和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即将开始一场疯狂的性爱,心里肯定还是无法完全放开。

为了让两母女放松和投入,我跪在两人之间,左右手各揉搓着两人各一只乳房,感觉真的不一样,一个弹性十足,一个柔软细腻,我一边看着母女俩的羞态一边用手感受着这不同的触感,两只乳房在我手中变化着各种形态,尤其舅妈的硕乳,无法被我一手掌握,嫩肉从指间不甘寂寞的滑出,我忍不住俯下身,去亲吻这母性的神圣像征,一左一右舔吸着她们的乳头,忙得不亦乐乎。
手也从乳房向下身进发。

小柔母女在我的激烈爱抚中,也是娇喘连连,双双微闭着眼享受着,口中也不时的发出阵阵动人的呻吟,这真是人间最美妙的情景。

毕竟姜是老的辣,玩了不久,舅妈下面已经先渗出了爱液,我的鸡鸡此时也已经剑拔弩张,作好了冲锋陷阵的准备。

“小柔,我先去和舅妈玩。

”我温柔的摸了小柔一把。

小柔听我一说,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转头去看母亲,此时舅妈也正看着我和小柔,两人目光交汇,不由大羞,都连忙转了过去,避免相互的尴尬。

我看着,不由得乐了,这真是世间难得的美景。

我跨过身子伏到舅妈身上,寻找到舅妈的嘴唇,贪婪的吸吮起来,舅妈因为刚才的害羞闭着嘴不让我进入,我可不着急,经过和舅妈的多次交合,我已经掌握了她的性感带,上下其手,不停的爱抚舅妈的乳房和阴蒂,不一会舅妈已经开始气喘吁吁。

趁舅妈喘气之际,我的舌头灵巧的钻入了舅妈的香嘴,舅妈的用牙齿轻咬着不让我得逞,但是又不忍用力,两人僵持了不一会,阿姨还是退让了,我顺利的攻占了舅妈的香嘴,两人的舌头在窄小的空间激烈的纠缠在一起。

我们相互的交换着唾液,舅妈的津液真甜。

陶醉在美妙的享受中,我眼睛的余光瞥到小柔正偷偷的看着我们,我别过脸朝小柔一笑,小柔不由大羞,用双手遮住脸庞,我恶作剧式的拉开小柔的手,把舅妈的舌头引诱出来,两条火红的舌头在空气中交汇,舌尖之间有条水线闪闪发光。

小柔呆呆的看着我和她母亲的淫态,平时高贵端庄的母亲,现在居然在自己面前,和自己的同学进行这样的亲热,小柔脸顿时红通通的,小巧的鼻子急速的收缩,喘息也粗重起来,手开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乳房,下面的两条玉腿也不安的扭动起来。

舅妈已经忍不住了,悄悄的握住了我火热的鸡鸡,慢慢的套动起来,鸡鸡越来越大,我兴奋的弓起身准备插入。

可能太急吧,鸡鸡始终无法进入港湾,就在我火急火撩的时刻,突然舅妈用手轻巧的一拨,感觉鸡鸡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温暖而舒服,舅妈下面已经渗出了涓涓爱液,我开始了猛烈的活塞运动,鸡鸡在舅妈的蜜穴中抽进拔出,忙得不可开交,舅妈在我猛烈的抽插下,淫荡的呻吟着。

“景文,你、你慢点,舅妈快、快舒服死了……”舅妈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

“舅妈,舒服吧?”说着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小柔,小柔正一眼不眨的看着妈妈和我的交合,艰难的吞咽着口水,下身剧烈的扭动着,看得出小柔也已经情欲勃发,我腾出一只手,爱怜的抚摸着小柔的滚烫的脸和充满弹性的乳房,下身则毫不留情的狂操她的母亲,操着女儿的母亲,边欣赏着女儿的痴态,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感觉兴奋异常,又有种男人征服的快感。

鸡鸡快速的进出着,舅妈张着口,粗重的喘息着。

抽插了数百下,我和舅妈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淋,浑身湿粘粘的,看着舅妈迷醉的神情,我爱怜的舔吸着舅妈脸上和脖子上流下的香汗。

淡淡的壁灯下,小小房间里香艳无边,一张温暖的床上,三个赤裸的人,一个是青春少女,侧躺着欣赏一个少年和她高贵的母亲交配,而少年正疯狂的趴伏在妇人身上上下起伏着,一个下身穿着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的妇人无耻的扭动着,张着嘴不时发出诱惑的呻吟,好一幅淫荡淫乱的春宫画卷。

下面的鸡鸡运动越来越强烈,快感一波一波向我袭来,我感觉就快到喷发的高峰。

舅妈在我身下上下激烈起伏,两只手使劲的抓着我的后背。

“啊!”我一声大叫,无数颗精子喷薄而出。

“啊,景文,真、真好……”舅妈在我身下用力的扳住我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抓痕,身子随即往上一挺,舅妈和我一起登到了肉欲的高峰。

我和舅妈在狂泄之后,都已经虚脱了,舅妈把我轻轻掀开,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美妙的性高潮。

我被翻到一边,躺在舅妈和小馨中间,看见小柔饥渴的眼神还痴痴的望着我,可惜我此时正处于不应期,鸡鸡已经雄风不再。

我内疚的去摸着小柔柔软光滑的娇躯,和舅妈的截然不同的感受,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在我的牵引下,小柔温柔的握住了我刚刚和她妈妈战斗过的鸡鸡,上面有我和她妈妈的爱液,粘乎乎的,小柔套动起来格外滑溜,大概一刻钟左右,在小柔的辛勤的努力下,当然还有我和年龄不符的性能力,鸡鸡又开始整装待发,等待我的指令。

小柔吞咽着口水,渴望的眼神,楚楚可怜的表情,全都在召唤我,我回头看了一眼舅妈,舅妈好像很疲倦了,已经闭上了眼睛。

我朝小柔努努嘴,做了个鬼脸,小柔顿时明白了他景文哥,脸上一阵羞红,用手蒙住了脸,就像在说“我都交给你了”。

为避免吵醒舅妈,我悄悄的开始和小柔的新一波性的游戏。

跨上了小柔柔弱的身子,温柔抚摸和亲吻小巧的乳房,小柔的乳房也和她妈妈一样反应很敏感,在我的的亲吻下,身子瑟瑟发抖,双手下的鼻息也渐渐粗重起来,我的手此时也已灵巧开始在小柔的桃源洞口停留,一股强烈的热度从那深处传来,我熟练的找到了小柔的阴蒂,和她妈妈一样勃起得很有力,我轻巧拨弄着,小柔一声娇呼,下身剧烈的扭动起来,从柔软的洞口,缓缓的流出涓涓溪水。

鸡鸡在小柔的套动下也已经剧烈膨胀,事不宜迟,要赶在舅妈醒来在之前,我要摘下这朵娇媚的处女花,我赶紧上马,手扶着鸡鸡瞄准发射,小柔似乎也预感到了某个重大时刻的到来,死死的抓着我,眼睛紧紧的闭着,已经准备好了承受这愉悦前的痛苦。

好艰难啊,和舅妈的完全不同,插入非常困难,小头才刚刚进去,就被小柔的肉洞紧紧困住,鸡鸡的强烈快感从龟头处传来,可以明显感觉到小柔的脉动。

“好胀啊,景文,你,你慢点……”“小柔,你忍耐下,等下你就和舅妈一样快乐了……”我悄声的安抚着不安的小柔。

怕吵醒舅妈我又转头看了看,舅妈还在高潮后的睡梦中,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舅妈肯定没想到,此刻我正在给她的女儿开苞吧,在今晚我就要采摘这两朵美丽的母女花,一种骄傲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我抓紧时间,一边亲吻着小柔,用言语安慰着小柔,一边下身开始发力,感觉前方遇到了一个隔膜,从书中我知道这是处女的屏障——处女膜,一阵激动和欣喜,我用力往前一挺——“啊,好痛!”小柔一声尖叫,“快拔出去,我不要了……”“小柔,别怕,一会就好了!”“啪”的一声,就在我安抚小柔时,舅妈已经被惊醒了,她狠狠的给了我背上一巴掌。

“景文,快下来,你欺负我不够,还要欺负我女儿,快下来!”在这紧急时刻,我是不可能功亏一篑的。

“舅妈,你看,我已经进去了!”舅妈往下一看,我的鸡鸡已经尽根而入,完全被小柔的小妹妹所吞食,洞口边上还有血,这是小柔宝贵的处女花,舅妈一声叹息,知道已经无法挽回,又狠狠的拍了我一下。

“你个小鬼,占了我还不够,还要欺负我女儿……”“舅妈,我会好好的爱小柔的。

”我忍痛一边回应着舅妈,一边享受着鸡鸡在里面被小柔的肉壁紧紧包裹的感觉,真是爽极了,和舅妈的妹妹完全不同那种被紧紧握住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在我的软语和抚摩下,小柔已经慢慢平息下来,但是脸上还有泪痕,事已至此,舅妈只好趴伏在小柔身旁,一边摸着小柔的脸,一边安慰着女儿:“小柔,别怕,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

你忍忍,等下就好了。

”“妈,我痛!”小柔伸手抱着妈妈,“好痛啊……”看着两朵母女花的哭泣和痛苦,像是雨后被风吹雨打的梨花,我有一种强烈的施虐的快感,下身又开始活动起来,鸡鸡在巨大的压迫中强行抽插起来,小柔又开始痛苦的皱起了眉头,还好有舅妈在旁边的安抚,在加上小柔下身在之前前戏中已经分泌出了些爱液,小柔痛苦已经减轻了不少,哽咽着忍受着我的抽插。

时间在我快感的逐渐增强中逝去,小柔也开始离开了苦痛向着快乐的源泉奔跑。

“嗯,妈。

怎么这样啊……”小柔咬着嘴唇,下身开始酥麻,“里面又痒又麻……”“傻孩子,这是苦尽甘来!”舅妈看小柔已经度过难关,开始享受做女人的快乐,不仅微微一笑,一边爱怜的抚摸着小柔的身子。

此情此景,让我如何不快乐,没有了破处时的紧张,我开始大开大启,猛烈撞击着小柔娇弱的身子,小柔微闭着眼睛,瑶鼻一张一合,口中喘着阵阵香气,两手紧紧的抓住的我的手臂,指甲快要嵌入我的肉里。

“景文,你……你用力啊!”小柔痴迷着胡言乱语起来,“妈、妈,我好、好、舒服……”小柔迷乱中凭着感觉,手从我身上离开去摸她妈妈的头,像是要去告诉她妈妈,自己的快乐和喜悦。

舅妈是过来人,又是小柔的妈妈,自然清楚小柔此时的状况,顺势低头脸贴在小柔的脸上,爱怜的轻舔着小柔的还未消逝的泪痕,像是抚去她的刚才的伤痛。

看着两朵美丽的母女花紧靠在一起的相像的艳丽脸庞,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时光错乱的感觉,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到底是谁,一朵是娇嫩的牡丹,一朵是怒放的玫瑰,只能从性爱中迷乱的神情才能分辨。

舅妈在抱着小柔的时候,她那最具风韵的大屁股正好对着我,白皙肥大的屁股在一个精妙比例中分成了两半,两团美肉在壁灯下散发着柔和光芒,在那条峡谷中,依稀可见褐色的山谷,黑色的森林,还有那神秘的桃源,似乎还有一股白色的溪流缓缓的流出,这应该是之前没有干枯的我的爱液,从舅妈的子宫中流了出来,实在太淫荡了。

舅妈跪着背对着我,那双穿着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的美腿就在我的面前,我一边操着小柔一边忍不住隔着丝袜抚摸舅妈的美腿,美妙的肉感从指尖传来,而从鸡鸡那边也同时向我传来了巨大的摩擦快感,这真是人间最美妙的享受。

“嗯,好……”舅妈在我的抚摸下,情欲也开始逐渐蔓延开来。

我像受到了鼓励,手开始侵犯舅妈的屁股,使劲的抓揉着舅妈的肥臀,手指爱抚着桃源洞口,舅妈在我的玩弄下,连连呻吟,和小馨贴着的脸也开始呈现迷乱的神情,吐气如兰,嘴开始寻找突破口,在和小柔的嘴唇相碰的那一刻,相互找到了对方,在舅妈的香舌的挑逗下,小柔也伸出了粉红的香舌,两母女相互交换着唾液,感受着彼此的快乐。

这真是一副极其刺激的画面,大床上,一个羸弱的少年正在狂操一个刚刚破处的少女,而少女却在和她母亲激吻,丰满的母亲穿着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狗趴着,整个房间里回荡着劈啪劈啪的肉体撞击声,还有鱼儿喝水似的接吻声,好一幅淫乱又刺激的画卷。

在这样的刺激兴奋的环境下,很难让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能坚持多久,在一百多下后,感觉快到高潮了,抓着舅妈肥臀的手越来越用力,舅妈过来人知道我就要射了,赶紧拍了我一下。

“景文,快拔出来,别射在里面!”但我来不及了,已经攀到了顶峰,鸡鸡往前用力一送,狂泄不止,全部射入了小柔的子宫内,舅妈被我高潮中狠命一抓,发出一声尖叫,小柔也在第一次交媾中达到了高峰,小妹妹用力一紧,滚烫的少女元阴喷到了我的鸡鸡上,舒服极了。

喜欢就顶一下!!!
12 4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