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人薪水,睡人女儿—靖文

那一年,我26岁,刚退伍的我釉黑粗壮,183公分的身高,从前念大学时,还是篮球队的中锋,不是我自夸,从小到大我就相当有女人缘,大学时期交过的女朋友不下十个,退伍后的我原本在一间外商公司上班,因为我人缘好,和周围的同事的关系都很好,大家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直到我认识了部门内的一位女同事,她害我丢了这个饭碗,原因很简单,我被她吸引,她也被我所吸引,我们两情相悦的发生几次关系以后,我才知道,她是我们上司的地下情人,就是所谓的小老婆,因此我被开除了。
被开除后的我,体会到了社会的黑暗,所以我再度报考研究所,当只缩头乌龟,我想唯有读书我才可以继续玩乐。

放榜时,我考上了离家挺远的学校,这也开启了我另一段生活。

在我学校附近,有位阿姨住那,她是我妈妈的妹妹,阿姨得知我考上那所学校,便叫我到她家寄住,一来可以省下住宿费,二来要我帮刚念高一的小表妹补习。

表妹小我九岁,从小我们就常常玩在一起,她也比较黏我,她说我比起他们学校的男生成熟多了,很有男人的魅力,而表妹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漂亮,长长的头发,像瀑布一般,弯弯的眉毛,个子不高,但是有双勾魂的眼睛,说实话我不太会形容人的长相,不过我知道,那是个漂亮的小女人,声音也柔柔的,非常的有气质。

第二天我延续着昨晚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就敲敲靖文的房门,[靖文,有不会的地方要我教你吗?][表哥你来得正好,可以翻译这一段给我听吗?],她手上拿着一本英文小说正在阅读,好在我从前是外文系毕业的,否则就要出糗了。

在靖文的小房间里,房间的摆设相当简单,一张小书桌,左侧便是一张单人床,床边放着一只大大的玩偶,墙上贴着几张帅气的男明星照片,靖文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上衣,加上浅蓝色的短裤,衬托着她小巧细致的脸蛋及骨架,她那细致无比的大腿和小腿也裸露在外,我才跟她打一声招呼下面就举起白旗,顿时间,我遮掩着已经充血的下体,赶紧走到她身边坐下,跟她坐在一块,其实是既辛苦又兴奋,辛苦的是我那一直很“痒”很想找洞钻,兴奋的是,这时候我明显地看见她短裤露出的大腿是多么细白,我那里又在举白旗。

我们俩个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她就坐在旁边,我有一股冲动想要上眼前的表妹,可是她却不知我心里想的事情,在我教她的同时,我念一句英文翻译给她听,她也很自然地将头靠近我身边,一起阅读书上的内容,随着靖文贴近我的身体,我就用眼角余光盯着她的胸部,从上而下一直视奸着她未发育的乳房,不断地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此时我心中的欲火已经焚身,但直觉告诉我,现在还没有到可以动手的地步,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我心中只好一直念着冰心诀来压抑我那股疯狂的血,辛好靖文很认真地学英文,也没发现我的心中挣扎。

为了转移注意,我就开始边教边和表妹聊天,也说了一些笑话给她听,靖文不时听了就笑得倒在我的身上,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马上扑鼻而来,令我飘飘欲仙,感觉就要升天了,[啊…好硬喔…]靖文突然大叫一声,此时的我被吓了一跳,原以为靖文不小心触碰到我的下体,好在只是个误会,她大笑的同时,头撞在我的胸肌上,她说道:[表哥,你胸肌好硬,好壮呢][哈,是吗?你摸摸看,还会动呢],我故意在胸肌上出了点力,让胸肌有些跳动,靖文兴奋地说:[好厉害、好厉害、好好玩…]我见此良机故意地说道:[嘻嘻,你会吗?]就在我藉故想伸手去触碰表妹胸部的同时,门外传来阿姨的叫唤声:[阿豪、靖文来吃点心…]顿时间,我赶紧将伸到一半的手缩回,并且强忍着膨胀的下体走出房间,好在刚刚靖文也没发现我意图不轨,想触摸她的胸部。

接下来,连续几天,我总找机会和表妹聊天,我们的感情也愈来愈好。

每次和靖文聊完天后,回到房间的我,都会幻想着她的裸体,内心的欲望无法克制,忍不住就在棉被里打起手枪。

然后再随便地抹了个香皂,洗完澡后,就穿着一条短裤出去,坐到靖文旁边看电视,[好香喔],靖文微笑着看着我说道。

只有一个字形容----爽啊!反而靖文愈看愈入迷,对我的抚摸没有产生任何的防范,由于她的腿是卷曲在沙发上的,所以很自然地在靠近我时,她的腿会有意无意的触碰到我的下体,我觉得我的理智快崩溃了,好在刚刚看电影前有先自渎过了,否则必定将她就地正法,正当我陶醉在靖文的诱惑之中时,突然靖文一个大叫:[啊……,][哔哔哔…哔哔哔…]我的手机响了,[致中来电…哔哔哔…哔哔哔…]我看见这一幕,被靖文搞得捧腹大笑,这小妮子入戏太深,鬼来电,她却被我的手机声给吓着了。

她整个人跳到了我的身上,屁股就贴着我的下面,靖文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我,[表哥…我会被吓死…][喂…致中…嘻嘻嘻…我表妹被你的来电吓着了…]靖文就坐在我身上嘟着嘴看我取笑着她,[表哥…很坏呢…]这下子我可以感觉到我下面越来越硬,而我的下体正顶着靖文的股沟, 而过了一会,靖文似乎也有感觉到,她转过来看着我,我们这时候脸跟脸靠很近,我装傻着继续和致中通电话,表妹这时想起身离开我的身上,她站起身,可是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啊…好痛…]我见状连忙和致中说有事必须先挂断电话,当我扶起靖文后才发现她的腿给撞了一块瘀青,那个下午就在胡闹和意外中结束了。

隔天的晚上,致中邀我和几个同学、学弟一起去逛夜市,正巧靖文的作业也做完了,所以我就带着她一起上街,想不到这一群学弟、同学,看见靖文像是见了明星一般,每个人无不对她毕恭毕敬,就想和她聊上几句,致中忙着自我介绍地说道:[昨天,我打电话给你表哥,不小心吓着你了,向你陪罪]他拿了一杯饮料递给了靖文,靖文腼腆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说道:[吓坏我了…]旁边有人看见这幕,气得牙痒痒地说着:[人渣、垃圾、不要脸…]想不到我带这表妹出门,竟然如此得受大家欢迎,致中:[昨天那些电影也是我抓给你表哥的,你喜欢看什么电影都可以跟我说][我也会,我也会…要看什么也可以跟我说],一旁的朋友们争先恐后地讨好靖文。

那一晚,我领教到了靖文的魅力,除了我以外的男性友人,每个都抄下了靖文的QQ和手机,看来我这表妹有得忙了。

往后的日子,我们一群男人在聊天时,我的表妹靖文也成了大家谈论的对象,这些损友们,甚至大言不惭地讨论着靖文的身材、对她的性幻想等等,直到一天晚上,靖文到我房里要我帮她翻译功课,闲聊之际,我故意提起我的朋友们跟她聊天的内容,以及靖文自己的感情生活等。
她自然的把腿一合,夹住我的手,这反抗的动作也让我体会到她的阴肉非常柔软,如此的触感,让我拼了命也要操她一回,[靖文,把腿分开…把腿分开…]她说什么也不干,我就用腿使劲的分开她的双腿,她拚命的并拢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脱去了她的内裤,或者换个方式说,我扯烂了她的内裤更为贴切,被扯下内裤的靖文,下体已无任何遮蔽物,她拼了命想用手遮挡阴道口,可那纤细的小手却挡不住我的魔爪,我的手深入了一点,手指顺着靖文的肉缝轻轻往里塞了下去,一股淫汁儿冒了出来,淹没了我的中指,热热滑滑的很多很多,也使我手指可以更自如的在她阴缝里来回滑弄,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女孩哪经得起这样的挑逗,靖文的身子打了一阵哆嗦。

此刻,我毫不犹豫,拉开自己的拉链,肉棒早已硬挺,她的骨架单薄,腿细致而又匀称,看得我早就血脉喷张,我知道她随时都会挣扎脱身,在她柔弱的双腿还再我的控制范围内,迅速拨开她的双腿,掰开她的阴道,龟头一对上她的阴道口便身体前倾,速迅插入她的阴道口。

[噢…好紧…],我的龟头才刚进到靖文的阴道内,就感到被嫩肉包覆地紧紧的,她在浑然没有警觉下感到疼痛,柳腰迅速弓起,痛得大喊:[啊…痛…痛啊…哥…快点离开我…]此时此刻的情景,使我这几个月来的迷恋得到宣泄,我无情地将肉棒深入到靖文体内,龟头沿路开疆辟土地拨开靖文的阴道壁,[乎…噢…噢…喔喔…好爽快…好紧好温暖啊…噢…]这时我发觉她的阴道前方似乎有阻碍,她的处子之身就要被我所夺走,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有些不舍,毕竟她一直是我喜欢的表妹,没经过她的允许夺去她的处女膜似乎有失哥哥的风范。

但是事已至此,一想到“处女膜”三个字却让我更加兴奋,而且所谓“先插先赢”,一个女人就只有那么一次的处女体验,我自然不能放过,我:[靖文,你放心,表哥已经破过三个处女了,很有经验,你是第四个,放心交给表哥]靖文嚎啕大哭的反抗着我的侵犯,可是放掉这手中的大美人似乎太过白目,一时之间去他的道德法规,眼下我只想上她。

此刻我明显感受到她的双腿颤抖得很厉害,她很紧张,我感受得到,虽然插她有点不忍,但看着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一切都是这么的爽快,龟头前端传来的是靖文的体温,在她温热的体温下,我的肉棒只有更加硬挺,更加难以自拔,太多的诱惑让我不想抽出只想硬干下去。

[靖文,这就是性交,所有女人都必须历经的过程…忍忍…忍忍…][不…放开我…放开我…好痛…好痛…]

老二在她的小穴里里进进出出,操弄了几下便有一种要喷射的欲望,因为怕在靖文面前丢脸,我赶忙停下不敢动了,为了面子,我忍、我忍、我再忍。

好不容易忍下了即将喷射的感觉,可是靖文却扭动的身子试图摆脱我,我只好一手压制住靖文,连忙对她说:[别动,别动…我阴茎还在你体内,你乱动会刺激我射精…]这时候的靖文已经不知道该这么办才好,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喉咙哽咽着说道:[不要…不可以…][你的子宫真是极品,夹得厉害,我得分散一下精力。

她的头则左右、左右地闪躲我的亲吻,我用舌头舔着她粉嫩的脸庞说道:[睁开眼看看表哥,表哥是你第一个男人…表哥强吗?表哥强吗?]我无情地大力插入几下,不断地问她:[表哥厉害吗?表哥厉害吗?]靖文嘴里不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气息,对我来说,这是有如交响乐般的天籁美声,让我干自己表妹干得浑然忘我。

我趴下身去紧抱着靖文,臀部操动着我18厘米的大屌,又过了几分钟,感觉到精关越来越没抵抗力,我知道我要射了,这时候我拉过靖文的头,满口烟味的臭嘴紧紧地吻上她的樱桃小嘴,靖文的丁香舌马上被我肥厚地舌头缠绕住,我舒服地上下急剧耸动,靖文两条雪白的美腿正在做最后的挣扎,我趴在她的身上,双手各抓住一个未发育完成的奶子,嘴里靠上前去叼着一个乳头吸吮,少女的乳头露出淡淡的粉红色,这可是我第一次遇上,而我胯下如同打桩机似的,继续在靖文的两腿中间大力地耸动着。

我发觉已至极限,开始加足了马力,用力加速度向前抽插,并对着靖文耳朵道:[我要射了,靖文,我要让你做妈妈。

接着我又在她的阴道内快速猛插,此时不少精液已在这抽插间不断流出并留在她的阴道内,我大概又抽插了二十下后对靖文满意地喊道:[晚点再多教你一些体位…这可是我的精华,以后天天教你]当我感觉射干净后,我拿了卫生纸擦了我的肉棒,看了看靖文,她似乎累倒了,还未紧闭的双腿间,她的阴道口正不住紧缩又张开,而我看见有白色液体一阵阵流出来,靖文:[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靖文:[为了满足你一时的兽性,却要我用一生来承担…为什么…不…]激情过后稍稍恢复理智的我有些愧疚,但我没有多做解释,也没有道歉,  我赶紧穿上裤子并且命令靖文整理散乱的头发跟衣衫,[快回房去…难道你想给人知道你跟自己表哥乱伦?],我带点恐吓的语气警告着她,而我则开始整理起我们激情后乱七八糟的被榻。

过了好几天的时间,靖文总是刻意躲着我,她也没对阿姨、姨丈说出我的兽行,她都独自一人待在房内不出门,也不再向我询问功课,全家人能见到她的时间,就只有用餐时间,她就用餐时间才会出来和大家见面,而阿姨、姨丈还误以为她是因为考试要到了,所以特别认真,没人知道她是故意躲着我,这样也使得我操过她一次以后都没有机会再一次的享受她身子。

饭后,我照着姨丈的吩咐指导靖文功课,经过阳台时,看见阳台晒着靖文的高中制服,我灵机一动将它拿了下来,接着走到靖文的房间,将手上的高中制服丢在她面前命令道:[穿起来][放学了,我为什么要穿?][我知道放学了,我不是要你穿它去上学,我要你穿它让我上。

]靖文恶狠狠的看着我,但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当晚我没有教她任何的功课,我教会了她口交,并且操了她三小时,那套纯洁的制服,不再纯洁了,它成为我发泄的一项情趣用品。

又过了一两个月,一个晚上表妹打了我一巴掌,她哭花了双眼对我说,她说她月经一两个月没来了,她偷偷跑去检查,结果被证实怀孕了,原本的我还想耍赖,不承认孩子是我的,我:[是不是我的还不知道,你就去跟致中说,说他害你怀孕了,叫他带你去医院拿掉]可是,靖文却恶狠狠的告诉我:[我跟他交往几个月,从来没有发生性行为,你这烂人、孬种,后面的两年,我和表妹关系并没有因为性爱而变好,反而关系降到冰点,每当我威胁要操她时,她就闭上双眼,如同死鱼一般躺在床上任我发泄。

我们的关系始终没被人发现,我也享受了表妹的身体两年,直到我毕业搬出了阿姨家,阿姨、姨丈毫不知情,他们不知我领他们的薪水,操他们的女儿。

喜欢就顶一下!!!
0 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