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无码AV

含羞忍辱的女佣

“呜呜¨¨我死了,你可怎么活呀?我可怜的孩子。”美芬望着熟睡中的儿子,心如刀割。

“嫂子,你可千万不能寻短见呀!呜呜¨¨我们家这是怎么了呀?”雅琦哭哭啼啼地劝美芬。

这一家子太不幸了!

美芬今年30整,儿子刚满10岁,身患怪病,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换血,一次就要花费2000元;大学同学的丈夫下岗后开的士,一周前车祸身亡,美芬在一个月以前刚刚下岗;婆婆听说儿子死了,当时就脑出血身亡;公公也是脑出血,幸亏抢救过来,可是落得四肢不灵;小姑子今年才刚满18岁,刚刚考完大学,还不知道能否录取,就是录取了,也没钱上学呀。

夫家没有什么亲属了,家里的积蓄早被儿子的病拖空了。原来一家子就靠丈夫拚命开的士赚钱养活,现在丈夫死了,没有了经济来源,狠心车主还逼着美芬四处借钱赔了车款,现在弄得美芬连借钱的地方都没有了。

美芬娘家更是指望不上,远在穷山沟里,为了供养美芬大学毕业,一家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借了好多外债。现在父亲瘫痪在床,家里只有靠60岁的老母维持,还有16岁的妹妹等着美芬每月寄些钱读中专,小弟才13岁,已经辍学回家帮母亲干农活了。

“是呀,现在这残缺的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呀,家乡的父母弟妹也指望着我呀,我要是一死了之,他们还靠谁呀?也只有死路一条呀!”美芬内心苦楚,感觉这生活担子太沉重了,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无论如何我得找份工作!”美芬咬紧牙关。

可是社会无情,一连半个多月,硬是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即使脏活、累活、工资低的活,也有那么多下岗的、外来的人抢着干。美芬家里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可是美芬就是死也无法做出上街乞讨的举动。已经试过去当三陪,可是年龄太大,竞争不过那些年轻小姐,连三陪都做不成,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呀!

老家又来信了,那边也是揭不开锅了,等着美芬寄个20、30元的应急。可是现在美芬全部的财产就只有手里攥着的这5角钱了,她要用这钱给儿子买一个馒头充饥。

“天啊!为什么这样对我?!”美芬歇斯底里地大声哭喊。

美芬步履蹒跚地走着,她要去买最后一个馒头。她不知道明天该怎样活?

“哎,李大姐,这儿有个保姆的活你干不?”街旁的一家职业介绍所里的小廖看见这些天跑来无数次的李美芬路过,就冲她喊。

“什么?有活?干,干,什么都干!”美芬像疯了一样冲进职介所,把小廖吓了一跳!

“李姐,今天有个老板来要保姆,要求必须是大学以上学历,30岁以下年龄,女性,相貌娇好。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病?现在哪还有年轻女大学生当保姆的。刚才你路过,我才猛然想起你条件正刮边,要不你去试试?”

“谢谢!”李美芬突然跪在小廖面前。

“哎!李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小廖,谢谢你给我找到工作,可是我没有钱付中介费呀!”

“嗨!李姐,看你说的,你这么困难,这点忙我还是能帮的。你先别谢我,快去试试罢,还不知那老板要不要你呢!对了,那老板今年36,私营企业家,独身,有车,有房,有企业,很有钱!工资给的也高。要不是一来他是个独身男人,二来他要求大学毕业,这么好的工作怕是早给别人抢走了。快去吧,这是他电话。”

“好,我这就去。”

美芬立即赶到那老板家。

“叮咚~”

“谁呀?”

“是我,李美芬,刚才跟您通过电话。”

“哦,等等。”

门开了,美芬面前出现一位中年男人,中等个,微胖,很有气质。

“请进。”

“谢谢。”

美芬忐忑地走进屋子,“天哪!”屋里装修豪华,令美芬目眩。

“小姐请坐,你愿意来我这做保姆?全天的?”男人审视着美芬,“这女人长得真有味道!”男人心里暗喜。

“我叫李美芬,长沙师范毕业,今年30岁,丈夫死了,我也下岗,家里有老有少,全指望我了。先生求求你留下我罢,工资多少都行,什么活我都会做,我还烧得一手好菜。”美芬说着,“扑通”一下跪在了男人面前。

“啊!这¨¨”男人尽管很有气派,但绝没想到眼前这漂亮少妇为了这保姆工作竟然如此,这倒很合他心意。“不过¨¨这里面恐怕有问题。”多年商场鏖战,使男人学会谨慎∶“你一个大学生,怎么愿意干保姆?”

“先生,我真是需要这份工作养家糊口,不瞒你说,我家老小已经两天没吃饭了。”美芬难过地低下头,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真的?这年代还有吃不上饭的?”男人无法相信,可看眼前这女人很是贤淑举止,不像奸猾之人。

“那好吧,我先说说我的规矩。其实我要求很少,一是听话,二是勤快、干净。工资嘛,每月1000元。你看行吗?”

“什么?1000元?保姆通常每月工资才400元呀?”美芬惊愕,以为听错了。

“对,1000元。因为你是大学生呀,另外我要求严格呀!”

“谢谢!谢谢先生!”美芬激动得直磕头。原先在单位,美芬工资也不过就是500元左右呀!

“那你明天来吧,以后不要叫我先生,要叫我主人。”男人的语调温和、亲切。

“啊?!哦¨¨嗯!”美芬内心咯登一下,一种怪怪的特殊感觉一闪而过,但立即消失了。

“要说‘是,主人’。”

“哦,是主人,奴婢记住了。”美芬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回答。

美芬曲意发挥的回答,“奴婢”二字着实令男人满意。

“好好,天不早了,快回去吧!哦,对了,我名字叫张峰,没结婚,父母都在国外。”

“主人,我¨¨”美芬欲言又止。

“哦?还有什么事?”

“主人,我能不能先预支一点工资?我家¨¨”美芬的眼圈又红了。

“该不会是骗钱的吧?”男人有些犹豫∶“好吧,这里是500元,你先拿着。”

“谢谢主人!”美芬又是磕头,然后拿着那500元悄然离开房间。

美芬来到大街上,高兴得一路跑跑跳跳,路过饮食店,一下子买了好多吃的东西。

“大家快来吃呀,好东西!”美芬回到家,高兴地招呼儿子、小姑来吃饭,又给公公拿到床前一些东西吃。

“嫂子,哪来这么多好吃的?”雅琦惊讶地问。

“好妹妹,你吃吧,嫂子找到工作了,以后天天都能吃上这些好东西。”

“是吗?那太好了!什么工作?”

“当保姆,那家人挺好的。不过小妹,以后我要住到那家,这家可就靠你照应啦!”

“行,放心吧!那你什么时候去?”

“我这就去,免得夜长梦多,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好工作。儿子,你要懂事呀!”美芬有些凄然地嘱咐儿子,然后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衣物就走了。

“叮咚~”

“嗯?谁呀?”这么晚了,会是谁?张峰有些纳闷。

“主人,是我,美芬。”美芬不知怎么竟然低声下气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啊?!”张峰倒是惊讶了∶“看来她真是很需要这份工作。”

“来,进来吧。”

“谢谢主人!”美芬好像已经工作很久了一样,很自然、很甜蜜地叫着“主人”。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张峰带着美芬熟悉一遍他这所近600坪的大房子。

“好了,主人,您休息吧,我明白了。”美芬落落大方地请张峰到客厅坐,然后就麻利地开始工作了。

“主人,给您咖啡。”美芬给张峰端来一杯浓香的咖啡。

“哦!好好!”张峰真是很满意地看看美芬∶“你很讨人喜欢!”

“谢谢主人夸奖!”美芬嫣然一笑,转身又去忙碌了。真是勤快麻利之人,不到两个小时,已经把独身男人的乱窝收拾得干净整齐了。

“来来,美芬呀,你也累了,来这里坐坐,看看电视吧!”

“嗯。”美芬大方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跟张峰聊天,一边看电视。

喜欢就顶一下!!!
37 23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