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饿很久了

“那么,我出门啰,晓夜你帮我好好照顾小和~”

小和的妈妈说道。

小和是一位12岁的男孩子,脸蛋清秀可爱,也许打扮成女孩子会是一个可爱的小萝莉,晓夜则是附近的女大学生,长长的黑发配上漆黑的眼眸,微带粉色的朱唇配上成熟的五官,感觉像是名门大小姐,却又给人一种妖艳如魔女般的形象,将近170的修长身体,一双丰满肉感的美腿和傲人的胸部更加强了她的女性魅力。

晓夜的容貌就算在以出产美女出名的K大,也算是校花等级了,K大并不是一所野鸡大学,能够挤进去的学生无一是全国各地的菁英,晓夜自然不乏多金帅气的追求者,虽然晓夜的个性落落大方,但却从来没传出她和任何一位男性有过亲密的交集,有些人说晓夜其实并不喜欢男人,而且她和另外一位校花雪香的感情好到不可思议,有人推测晓夜其实是个蕾丝边,但那些追求晓夜的男人才不会相信。

而在小和的眼中,晓夜只是个常常和他玩游戏、教他功课、住在附近亲切漂亮的大姐姐而已。

今天一如往常的,小和的妈妈有事要出门一趟,因为不放心小孩子一个人在家,因此打了电话给住在附近、常来照顾小和的晓夜,请她来帮忙带孩子。

“抱歉啊~之后会请你吃蛋糕的”

小和的妈妈双手合十做了一个十分抱歉的手势,早婚的她现在才刚过30岁,做这样的手势也不失可爱。

“阿姨这是哪里的话,阿姨平常那么照顾我,我能帮忙一下阿姨高兴都来不及了呢”

晓夜笑道,看了小和一眼“而且,小和也是个乖孩子,我很喜欢和他玩呢。”

小和也偷偷瞄了晓夜一眼,小脸通红,晓夜的气质和美貌只要是男性就会为之倾倒,即使是12岁的小男生也不会有例外。

小和的妈妈出门了,小和和晓夜待在房间里,小和正写着学校老师派给他的数学作业,晓夜则坐在小和的床上,手上不是时下最流行的智慧型手机,而是一本黑色封皮、厚厚重重的精装原文书,上面写的也不知道是欧洲哪一国的语言。

“姐姐,这一题我不会算,可不可以教我?”

小和问,晓夜阖上手中的原文书,走到小和的身后,看了一眼小和的作业簿,是一道简单的鸡兔同笼问题,这点问题对于K大高材生的晓夜来说根本连算式都不需要写,晓夜耐心的把国小的凑数式算法和国中的联立方程式向小和解说一遍,小和倒也聪明,联立方程式只听了一次,后面的题目便用的驾轻就熟,很快的就把作业写完了。

“哇,小和很厉害呢”

晓夜笑道“你比当年的姊姊还聪明喔”

小和红着脸搔了搔头,十分害羞的样子,事实上小和的确是很聪明,而且成绩优秀、品学兼优,其实平常他是没有这么害羞的,只是他一向憧憬的晓夜姐姐夸奖他,害他一时之间高兴过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晓夜看着小和害羞的模样,忍不住春心大动,事实上晓夜的确不喜欢男人,严格来说,她喜欢的是“男生”

,像小和这种害羞可爱的小男生正好是晓夜最喜欢的类型。

“既然作业写完了,小和我们来玩游戏吧,”

晓夜温柔的笑着,心里打的却是另一个算盘。

“好啊,姐姐,那我们今天要玩什么呢?”

小和很期待,常主持大学团康活动的晓夜,脑子里新奇百怪的游戏不下千种,手上更是有许多魔术之类的精巧功夫,连大学生都对晓夜的表演目瞪口呆,更何况这个小学生,因此他自然是十分期待。

“嗯…之前的游戏小和都玩腻了吧?”

晓夜说道“我们今天来玩点特别的。”

“来,你先坐好。”

小和点头如捣蒜的坐在床上,晓夜的一只手却探进了小和的裤裆,小和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姐姐…那边是尿尿的地方…不要碰啊…”

晓夜自然不理小和的要求,只是迳自把玩套弄着小和裤裆里的玩意,不待小和抗议,朱唇贴上小和的嘴就是一阵狂吻。

“呵呵…小和的初吻…”

晓夜笑着,问小和“姐姐的嘴唇是不是很软啊?”

“姐姐的嘴唇…好软好香…不要再摸我的小鸡鸡了…他变得好奇怪…”

晓夜不断的套弄,小和的裤子已经隆起一个小包,晓夜迫不及待的把小和剥光,只留下一件内裤,上面的隆起更加明显了,晓夜见猎心喜,很快的把自己脱的只剩下性感蕾丝内裤,一对玉兔般丰满坚挺的乳房从胸罩中跳了出来,小和除了婴儿期吸允母亲的乳汁,这是第一次看到年轻女孩子的胸部,直盯得小和两眼发直。

晓夜见到他的反应,用手托起丰满的胸部,把一颗乳头放进小和的嘴里,另一只手牵着小和的手贴在另外一个乳房上,“喜欢姐姐的胸部吗?照小和喜欢的做吧”

浅笑着:“女生的胸部啊,是很迷人的呦。”

晓夜乳房的香味刺激着小和的鼻腔,晓夜混合香水和体香的独特气味不断的冲击着小和的神经,终于小和忘情的吸了起来。

几分钟后,晓夜将小和轻轻推开,她知道小和男人的欲望已经被她撩起,于是她命令小和躺下,转身一个跨坐,把小和的头跨在两腿之间,同时伸手就去脱掉小和身上最后一条防线。

“晓夜姐姐…不要啊…妈妈说那边不能随便给人看的!”

“这个游戏就是要脱光衣服才能玩喔,”

晓夜说道:“那你的小鸡鸡能不能给妈妈看呢?”

小和点点头,晓夜接着说“那姐姐这么照顾你,不就和你的妈妈一样吗,那姐姐也可以看喔。”

小和懵懵懂懂,心想这似乎不太对吧,但晓夜姐姐应该是不会说谎骗自己的,也只好任由她去。

晓夜一把小和的内裤拉下,便忍不住发出小声的惊呼,我的天啊!晓夜心想,一个12岁、萝莉脸孔、温顺可爱的小正太,居然拥有着连大人都不一定有、勃起长达25公分的大肉棒,两颗蛋的尺寸也不是盖的,晓夜的卵子一下子冲上脑袋,满脑子除了发情还是发情。

伸手握住小和的肉棒,晓夜首先闻到的是一阵包皮的臭味,仔细一看,原来小和即使天生资本如此雄厚,12岁的他却还是包茎,整个龟头包在长长的包皮里面,晓夜暗叫赚到了,随即张口含住小和的肉棒,小和的身驱猛颤了一下,只觉尿尿的地方似乎被某个温暖的东西包围。

晓夜用灵巧的舌头慢慢的撬开被包皮包着的龟头,从没受过刺激的小和就只是感到难以忍受的剧痛而已,同时晓夜尝到的是会令女人头晕的浓烈男性气味,看来小和的妈妈并不是个细心的母亲啊,包皮里面全是包皮垢,十二年份的厚重包皮垢让晓夜心花怒放,她一边用舌头拉开包皮,一边牙舌并用的清理刮除小和龟头上的异物,弄得小和是又痛又爽。

忍受不住这浓烈的气味了,晓夜褪下早已湿成一大片的蕾丝内裤,全K大男性梦寐以求的小穴就暴露在12岁男孩的眼前,外面两片阴唇粉红略带点黑色,穴肉肥美,穴口一开一阖不住滴出黏稠的透明爱液,全都洒在小和的脸上,这时小和已经渐渐习惯晓夜口舌的刺激,虽然还是会痛,但已经隐约有种麻痒的快感。

“姐姐弄得小和很舒服吧?姐姐前几天教过你一句话,滴水之恩当什么?”

小和答道:“当涌泉以报。”

这是他前天的国语作业,他当然记得很清楚。

“所以…哈啊,现在姐姐用嘴巴弄得你这么舒服,姐姐的这里又滴出好喝的泉水给弟弟,弟弟应该怎么回应姐姐呢?”

边说边把屁股摇晃了两下,淫水沟出的丝线在小和脸上绕了一圈,然后猛地下沉,小和犹豫了一下,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对对…乖孩子…”

晓夜一边口交,一边用手按压着小和的两颗蛋,“姐姐上面的那个小洞洞…小和可以把手指伸进去玩玩看哟”

小和照作了,晓夜下身传来的刺激其实并不是十分强烈,小和的舔法十分笨拙,手只也只会粗鲁的进出,但她却有一种教坏小孩子的快感,手上和嘴上更不饶人。

“啊…姐姐…我好像要…尿尿了…”

小和终究是个小处男,在晓夜的口舌功夫面前能够支撑得一两分钟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晓夜大力吸吮了几下,小和丢了精,全被晓夜一滴不剩的吞到嘴里。

小和还在恍神状态,晓夜已经将精液尽数吞下,这可是美味的童子精呐,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吃到的呢。

舔了舔嘴唇,晓夜看向小和的肉棒居然还朝天鼎立,忍不住芳心窃喜,拉过小和坐起身来,问道:“刚刚姐姐教你玩的游戏好玩吗?”

虽然感觉很奇怪,但小和不是个会说谎的孩子,尤其对自己最喜欢的晓夜姐姐,“嗯…姐姐亲我尿尿的地方…很舒服…”

反问道“那姐姐舒服吗?”

“当然舒服啰,小和最乖了”

晓夜笑道“那小和想不想再和姊姊玩一个更好玩的游戏呢?”

不等小和回答,晓夜双手已经勾住小和的脖子,两腿往自己肩膀直伸“来,你压住姊姊的脚喔,姐姐来帮你。”

此时两人的姿势,小和的身高虽矮,但到底晓夜没有出力,所以小和能够轻轻但稳稳的压住晓夜的膝盖窝,把膝盖窝压到肩头这种动作对于高中时期练过体操的晓夜根本就不算什么,晓夜的肉穴早已湿的一蹋糊涂,正泊泊的往外流出晓夜特别黏稠的淫水,简直就像是一口流出黏液的自流井。

晓夜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住小和粗大的肉茎,此时包皮已经完全退下,尚未使用过的肉棒如同一条雏龙,虽满布凶恶的纹路,龟头的凹槽也令女性心惊肉跳,但整体却是可爱的粉红色,晓夜连忙将这根她肖想已久的东西贴上自己的肉壶,穴口一用力自然而然将肉棒吸了进去。

在晓夜有意的牵引下,小和的一条肉茎虽天生粗长,一插入晓夜的蜜壶,却像泥牛入海般被连根吞入,小和毕竟未经人事,首战对手便遇到妖艳不可方物的晓夜,初经人事的粉红肉茎被蜜壶重门叠户的肉褶缠紧,如何能够招架?当下便大叫一声,噗噗得在晓夜的肉壶里射精了。

“啊…姐姐…我…这个….”

小和肉棒上传来一阵快感,只想着又是那白白的怪东西喷出来了,连忙想把肉棒从晓夜的蜜壶中拔出来,怎料小和用足了全身力道,双手双脚猛撑,肉茎却无法往外分毫,反而被晓夜大张的肉壶缓缓吸入,小穴肌肉像数百只小手般握着阿和的肉棒往内拉,小和感觉前端没入一团软肉中,软肉绞缠着小和的龟头,带给小和强烈的刺激。

晓夜嘴角勾起一抹妖艳的微笑,眼角含笑,一双修长肉感的美腿紧紧箍住小和的腰,感受到体内的肉茎蠢动着恢复了硬度,轻笑道:“小弟弟就是好,年轻的肉棒果然就是不一样~”

小和的肉茎深陷蜜穴,想拔出来却只像是在流沙中挣扎一般越陷越深,忍不住叫道:“姐姐…晓夜姐姐…小和的小鸡鸡拔不出来啊….”

晓夜见他泪眼汪汪向自己求饶的样子,向他道:“好啊,小和弟弟这样一辈子都拔不出来,就可以一直跟姊姊好了,不是很好吗?”

“姐姐…可是…可是…小和想尿尿…”

小和真的快哭了,他虽然尿意甚剧,但由于勃起以及龟头被晓夜的子宫颈紧紧缠住的关系,就是想尿也尿不出来…晓夜一听,不由得玩心大起,向小和说道:“那好,你听姊姊的话,姐姐就让你拔出来”

说完把肉壶的吸力一收,“要慢慢的。”

小和不敢违拗晓夜的命令,缓缓把粗长的肉茎一吋一吋的从晓夜的蜜壶里拔出,每拔出一公分就带出一点淫乱的汁水,有刚刚射入的第一炮精液,但最多的是晓夜淫乱蜜壶分泌出的浓稠透明黏液。

整个房间充满淫靡的空气,小和小心翼翼的把肉棒拔出,眼见龟头已经快逃出小夜的“魔爪”

了,仅剩的那一吋却被穴口咬住,任凭小和如何用力都拔不出来,不用说当然是晓夜的杰作。

“呵呵,小和果然是乖孩子,接下来姐姐要你自己放进来,记住,也要慢慢的。”

小和虽然不愿意,但也只得照晓夜所说的去做,又再一次把肉棒送入虎口。

就这样反覆了数次,小和敏感的肉棒受到晓夜的肉壁夹攻,尤其速度奇慢无比,受到的挤压力更是惊人,晓夜的穴肉虽然柔软,但天生淫乱的她,肉穴的榨汁能力不亚于挤奶器,几次这样缓慢的抽插之后,小和已经濒临了射精的边缘。

“姐姐…我快尿出来了…求求你让我尿吧…”

小和并不知道这并非想尿尿,而是快要射精的前兆,而且他更不会知道其实在勃起状态下是尿不出来的。

“那我们来最后一次,慢慢的把小鸡鸡放进来,姐姐舒服了就让你去尿尿,好不好?”

晓夜摸摸小和的头,小和用力的点了点头“嗯!”

小和又开始缓缓的把腰下沉,几次练习已经勾起小和的男性本能,动腰的动作看起来虽不是十分习惯,却也是有模有样,小和小心的将肉棒缓缓放入如同榨汁机一般的肉穴,同时忍耐着被他误认成“尿意”

的射精。

晓夜看到小和苦苦忍耐而扭曲的可爱脸庞,不禁春心荡漾,双手悄悄的绕过去环绕小和的腰,然后双手双脚猛一用力,狠狠的将小和的臀部压往自己胯部。

肉茎噗哧一声尽根没入,敏感的龟头重重的撞在最深处,卡在子宫颈的嘴上,小和哪里忍受的住这种刺激,发出一声可爱的叫声,肉棒噗噗噗的开始朝着晓夜的子宫壁猛烈射精。

晓夜一边享受着子宫被精液直击的快感,一边控制着肉穴灵活有力的穴壁,像挤奶器一样来回收缩不断榨取出更多的精液,子宫颈的一张小嘴也不马虎,不断张合着猛吸龟头,晓夜的双脚紧紧夹着小和的腰,两只手也没闲着,左手食指轻轻戳弄着小和的菊穴,右手则抓住小和正在一颤一颤提供前线“弹药”

的两颗卵蛋,随着颤动的节奏挤压。

小和在这样的攻势之下足足射了三分钟,好不容易晓夜放松了肉壶的禁锢,小和如获大赦的把肉棒啵的一声抽出,随着这个动作,晓夜的穴口也顺势喷出一条淫乱的水柱,小和处男生涯12年所累积的童子精几乎全被晓夜榨的一干二净,浊黄色的腥臭精液不断的从穴口喷出来,晓夜一头黑发洒得满床,正在享受着子宫的饱胀感,也就这样任它横流。

小和的身体无力的倒下,只余下一条粗长肉茎半垂非软的翘着,像一条喝醉酒的蟒蛇,这也怪不得他,到几小时前还是小处男的他,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射精了三次,最后一次还被晓夜穷凶恶极的狂榨,饶是大男人怕也早射出血来,小和这样已经是超乎寻常的表现了。

“姐姐…晓夜姐姐…我想尿尿…”

小和向晓夜哀求着,小和全身发软已经没有力气自己走到厕所了,但妈妈的叮咛又不允许他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尿在床上,晓夜此时似乎已经享受完高潮的余韵,四肢并用的爬到小和上方,即使肉穴还在往下滴着浊黄色的精液和透明的淫汁,也只是替这个如猫般诱人的动作增添撩人的魅力。

伸手握住小和垂垂软软的肉棒,龟头前端因为过度射精而马眼红肿,精液和自己淫水混合的气味窜入鼻腔,令原本已经稍稍满足的晓夜又起了淫心,右手忍不住在肉棒上套弄了几下。

感受到肉棒虽然疲软,却似乎微微的跳动着变硬,晓夜心里除了对小和的耐力感到惊奇以外,还有几分窃喜自己捡到了宝,又套弄了几下,肉棒已经变回半硬状态,小和哭求道:“姐姐…求你…别这样…我的小鸡鸡前面好痛喔…而且我好想尿尿…就快尿出来了…”

晓夜暗暗一惊,心想自己似乎玩得过火了,小小年纪肉棒就如此凶恶的可爱男孩子是可遇不可求,如果玩坏了他幼小的肉棒,以后谁来让自己吃饱?可是转念一想,又不肯随随便便就放过小和,晓夜心念一转,想到了一个坏主意,忍不住坏笑道:“底迪想尿尿嘛,来,姐姐让你尿…尿在…上厕所的地方”

小和看到晓夜身子一转背对着他,玉手抓住自己的肉茎,同时顶在晓夜的菊花蕾上,原本的安心转为惊疑,晓夜身子一沉,感受到挤开菊花蕾,填入直肠里微软但分量十足的棒子,只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尿出来…在姊姊上厕所的地方…把小和弟弟的尿尿给姊姊~”

晓夜春心荡漾,吐气如兰的说道:“放心吧,姐姐的屁屁每天都有清理,所以很干净呦~”

小和也知道自己的棒子现在在什么地方,但已经忍了一个多小时的尿意再也憋不住了,黄色的童子尿─现在已经不能这么说了,金黄的水柱沿着插入晓夜菊花的半软肉棒,冲刷晓夜的直肠,类似浣肠的快感刺激着晓夜贪淫的神经,她忍不住发出几声娇吟。

尿完之后,晓夜起身将肉棒拔出,直肠和子宫分别装着不同的液体,相同的是一样的满足感,小和这时已经沉沉睡去,晓夜把小和已然缩回原本尺寸、小小可爱的肉棒放到嘴边,狠狠吸了一下,吸净马眼里最后一滴液体后,晓夜抚摸着小和熟睡的脸庞,凑到小和耳边说:“谢谢弟弟招待啰,姐姐…吃得很饱呢。”

 

喜欢就顶一下!!!
32 5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