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AV

熟女厨师

8月份,我来到了新的工作地点。

由于离市区较远,所以单位配有一名女厨师,她的名字叫程娟。

今年不到50岁,身材中等,长相一般,算不上美丽。

程娟具有典型的上海女人的特征,善于打扮,且在家里具有权威的地位。

曾听说她有一个女儿,比较像她先生。

后来见过照片,属于那种青春靓丽型的。

由于要在单位过夜,所以到了晚上程娟常常洗澡。

洗好后换上睡衣睡裤,而且把原先穿戴的乳罩、内裤、袜子等等也洗好,晾在浴室中。

我曾经不只一次的欣赏过她贴身穿戴过的胸罩和短裤。

开始时对她也没有什么念头,只知道她的嘴很大。

据相书上讲,嘴大的女人都是性欲很强烈的,想必她也如此吧。

后来时间一长,工作倍感无聊,而且周边也没有什么可以玩耍的场所,这样,唯一的女性—程娟自然成为我眼中的焦点。

特别是有一次她给予了我强烈的刺激。

那一次,她在打牌,由于天热,她上班时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很紧身的那种,露出修长的大腿,再加上一双肉色的长筒袜,更加增添了她的性感度。

她在沙发上坐着。

由于沙发比较矮,这样她的短裙口就微微朝上了。

说来也巧,我正站在她的对面看他们打牌。

无意中,我发现在她双腿张开时可以看到她穿的内裤了。

霎时间,我的血液沸腾了。

跨部的肉棒开始抬头了。

那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薄内裤,中间像小山丘一样微微的隆起。

透过一层薄纱,一些黑色若隐若现。

我知道那小山丘就是一个女人最隐秘的部位—阴部,而那些黑色的无疑是她的阴毛。

在那时,我头脑中只想着多看一看这个地方,最好是能一把撕开那层薄纱,浩浩欣赏一下程娟的阴部,抚摸一下那黑黑的森林。

从那次起,我发现她在我心中的形像变了,变得十分的性感。

任何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是那样的诱人。

此后我更加留心她的内裤和乳罩了。

每次上班时假如四周无人,我都要走进浴室,好好的抚摸一下她的袜子、乳罩和内裤,特别是内裤,一边摸,一边想着她穿时的样子。

有时真想在上面能够发现她几根阴毛,或闻到一丝她的肉穴流出的淫水的味道。

可惜她洗得太干净了,我只能摸着意淫一下。

这种经历既让我很兴奋,又让我觉得苦痛。

真想能够插进她的肉洞中好好的和她干一干,但又感到这希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日常接触中,我发现她每次跟我聊天时,在眼神中常常流露出一种异样的色彩,似乎她是喜欢我的。

但我不能确定她是否希望和我性交。

有时听老同事开玩笑,说让我做她的女婿。

这时,她常常会看着我笑,仿佛也是这样想的。

我感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或许作了她的女婿以后就有很大的可能性能进入她的肉穴中。

此时我感到有了动力。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这一进程大大地推进了。

那是一天下午,我洗了衣服,没有了衣架,想到她那边可能会有,就来到了她的门前。

那时也没想到她就在里面,所以直接就推门而入。

但在门开的一霎那,我呆住了。

原来她在里面,而且正在换内裤。

旧内裤已经脱到她的脚跟了。

突然闯入的我也吓了她一跳,她本能的抬起头看到了我。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想解释,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在了她那片茂密的黑森林上。

她的阴毛很茂盛,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女人阴毛总是很稀疏的,并且呈倒三角状赛不在她的腹部及大腿边缘,透过这片黑森林可以明显看到那道诱人的缝隙,还有两片深黑色的花瓣—大阴唇。

我张着口,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也看出我注意的焦点了,用手轻轻的盖住了自己的阴部。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这时才感觉到很发窘。

但这是我觉得很诧异,因为她的脸上毫无怒色,相反用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看着我,这种眼神让人觉得很淫荡。

我明白了,她其实很喜欢我看她的肉体的,特别是看到她的肉体后的那种反应,难道她也想和我做爱么。

片刻,她说:等我换好衣服在进来,不要跟别人讲这件事。

我木讷的照着她的话去做了。

但是那一幕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徘徊,我细细品味着她的每一种表情,思索其中的含义。

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我一定可以肏到那个肉洞的。

那之后,再与她见面,我总会觉得有些别扭。

但她好像根本没有那件事情一样,只是看我的眼神更加得有味道了,常常主动地和我聊天。

终于那一天到来了。

下班之前,她对我讲要我到她家里去玩。

本来之前也有很多同事到她家去玩的,所以我也没想什么就同意了。

但是她还特意叮嘱我不要和别人讲。

我越想越觉得辞去一定不比寻常。

下车后,我照着她家的地址走去,由于很近,很快就到了。

我按了门铃,是她开的门。

进门后我换上了拖鞋,一边不住地打量她的家。

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加上厨卫,不是很大。

她笑着对我说:房子太小,正在买新房,随便坐。

我看看四周,发现没有别人。

她感觉到了:今天我先生出去了,下周才回来。

女儿跟同学到外地去玩了,要几天后才回来,这几天就我一个人。

我听后心中猛地一动。

她为什么讲这些,有什么意思么?这可是很好得机会亚!难道她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否则,这一切太难解释了。

我想还是静观其变,掌握主动比较好。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一边想着该怎么办。

她先开口了:今天真热,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走进了卧室。

但她并没有关上门,相反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注意到她家的窗帘都已经拉上了。

我更加自信我的判断了。

只是怎么样才能进一步呢?我正在考虑着,她已经换好了衣服。

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短袖紧身衬衫,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超短裙,又露出修长的大腿及肉色的丝袜。

她坐在了我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与她随便聊了几句。

焦躁的心情是我出了很多汗,我的衬衫都湿了。

她见了关切的说:太热了,空调已经开了,你还出这么多的汗,不如脱掉上衣吧,这样可以凉快一些。

我一听,心跳猛地加速了,真想脱去全部衣服,可又觉得不好意思。

我刚要开口推托。

她接着说:没关系,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好了,今天就我们两个,没有别人,没人打扰我们。

我一听这话,分明是另有深意亚,不如照着做吧。

于是我点了下头,缓慢的脱去了上衣,露出背心。

她一边看着一边说:哎呦,你的皮肤真白呀,比女孩子还要白。

我谦虚了几句,可能水喝多了,我有了尿意,问明位置后,就进了洗手间。

我掏出了已经涨大的阴茎哗哗的排着尿。

这是我才想起她换完衣服后将脏衣服放在了这里。

找一找原来她放进了浴缸中。

我一手拿起她穿的内裤,我的阴茎猛地一跳。

原来我在那上面分明的看到了几根阴毛,而且上面还有一圈尿迹。

这肯定是对着她的肉穴的那个部位。

我闻了闻:嗯,有些骚气。

我小心的取下阴毛放在口袋中,走了出来,还坐在了沙发上。

可能我不在时她挪动了位置。

这次我坐下后,和程娟已经肉挨肉了,好温暖,好光滑。

我回味着这种微妙的感觉,女人的身体总是有种香气,好像是天生的。

这一阵阵的香波向我袭来,我只觉得阴茎越涨越大了,真想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下。

突然她手臂伸过来,原来电视遥控器放在我左边,因为她坐在我右边,所以她的手臂要越过我才能拿到。

她的手臂侵犯了我的阴茎的领空。

她的手重重的撞到了我的阴茎上。

她猛地一下停住了,低头看是什么东西挡住了手。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她撩起我的背心边缘,亲切地问:这个地方怎么了,我帮你看看。

我听了,心中真是无比的兴奋,不要再矜持了,豁出去了。

看她怎么办。

我故意问:这样好么。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那分明是充满了欲望,充满了渴望的眼神。

没说什么,程娟拉下我前门上的锁链,嘴里还故意自言自语:什么东西呀碰了我的手。

我不加阻挡随她做着。

门拉开了,压抑许久的阴茎顶着内裤猛地跃出了大门。

我发现她的身体猛地一抖,她的手颤抖着取下罩在龟头上的内裤。

这一下子,高耸的阴茎有如一柱擎天,硕大的龟头有如婴儿的拳头,还一跳一跳的,阴茎柱的表面细血管就像一条条的蚯蚓一样盘曲着。

程娟的脸也有些红了:哦,原来是它亚。

她的目光贪婪的盯住那一动一动的肉棒,好像欣赏到奇珍异宝一样。

同时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

她的胸部高低起伏着,想必她的心中也十分的兴奋吧。

慢慢的程娟双手握住了我的阴茎,我也搂住了她的腰。

可能她认为这是对她的鼓励,所以把头也凑到阴茎旁边仔细的看着。

双手开始上下抚摸起我的阴茎来。

还把手伸到下面抚摸我的肉袋。

温软的双手传来的刺激让我感觉长久压抑在心中的激情今天可以释放了,长长的吸了口气,手也伸进她的短裤内,隔着那层薄纱抚摸着程娟起伏的山丘。

这是我才发现,那里已经有些湿润了。

真骚呀,我心中暗想。

我的举动也刺激了程娟。

突然,她含住了我的龟头。

啊!一阵温暖从龟头上传递下来。

随着她头的上下运动,有如性交一样。

我的阴茎在程娟口中做起了活塞运动。

好舒服呀!我长出了一口气,手也停止了抚摸,静静的坐在那,享受着程娟的口交。

片刻后,她停止了口交,抬起头,看着我。

程娟的眼中燃烧了两团火,近乎哀求地说:到床上去吧。

我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我点了一下头,站起身,抱起程娟,朝卧室走去。

她的手始终未曾离开我的肉棒。

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向商量好的一样。

她主动地脱去我的长裤、袜子、背心。

随着内裤的最后卸去,阴茎终于自由了。

我已经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程娟又开始了手的按摩,口里还讲着:没想到你的东西这么大,大得简直难以想像。

看得出她太喜欢我的肉棒了。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我决定要主动些了。

我开始脱她的衣服。

她顺从着。

最后那一直阻挡着我的内裤也脱掉了,这样她也一丝不挂了。

这是我们两个都一丝不挂,可以更好的欣赏彼此的肉体了。

虽然她已年近五十了,但是她的身体保养得很好,皮肤比较白,只是微微有些泛黄,摸起来很有弹性,两个乳房冲了血也开始膨胀了,胸部十分的饱满,很标准的成熟女人呀。

这时她翻转身趴在我的身上,让她的下体对着我的头,我的阴茎也朝着她的头。

原来她想先来玩一玩69式。

程娟很主动地为我再一次的口交起来,我不急,开始仔细的欣赏很久以前就想好好看看得程娟的骚屄。

程娟的阴毛很茂盛,触摸起来有些硬,有如男人的胡须一样,这也很正常的。

那道裂缝已经微微开启了。

我用舌头先舔起程娟的大阴唇来,随着裂缝越来越大,里面的风景也暴露出来。

两篇小阴唇紧紧地靠在大阴唇上,中间显现出两个小黑洞,我知道上面是尿道口,下面就是接下来我的肉棒即将插入的地方—程娟的阴道口。

我欣赏者程娟美丽的阴部,可能由于以前被她的男人干的次数太多了吧,她的大阴唇已经变成深黑色了,而她的小阴唇还带着一丝粉红色,还算保养得不错了。

将近五十岁的女人的屄也就是这样了。

我有些盲目的舔着程娟屄的最里面,感觉到咸滋滋的,女人在淫水流出来后就是这个味道的。

程娟一边为我做着口交,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

她特很喜欢为我口交的。

接着我用手轻轻的触碰她的阴道口,慢慢的将一根手指刺向里面,感觉里面温暖如春,而且滑滑的。

这样手指模仿阴茎在她体内抽插起来,随后是两根手指。

她在上面的动作也加快了。

这是我看见了程娟的后庭花—肛门。

只见她的肛门也呈深黑色,由肛门向外的肌肉呈放射状,深深的皱纹。

我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这美丽的花朵,感觉紧紧的。

想必这里还没有被开发过,这是待垦的处女地亚。

以后时机成熟了一定要好好的肏肏这里,肏程娟的肛门。

但现在还不行,我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程娟阴唇的交汇点处。

见那里有一豆状大小的肉球。

我知道这是程娟的阴蒂了,是最让她动情的部位。

我决定开始主攻她的阴蒂。

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臀部,这样使程娟的屄更加紧凑我的嘴。

我先用舌头轻轻的触碰那个小葡萄。

果然有效,程娟在我身上的蠕动增强了。

她感受到来自舌头的强烈刺激了,阴道肉分泌的淫水更多了,顺着阴道滴到了我的脸上。

我也加大了力度,猛烈的舔着阴蒂。

每舔一下,程娟的喉中都要发出一声“啊啊”,我的肉棒也加快了在她口中的运动。

就这样主动的攻击着程娟,刺激的程娟根本无暇运动,顺从地接受着我的攻击。

她的淫水泛滥起来,这是她实在忍不住了说:我们开始吧。

我明知道开始的意思,但却装胡涂的问:开始什么?她舔了一下我的龟头,娇声地说:就是那个嘛。

就是什么呀.哎呀你真坏,就是把这根肉棒插进我的肉穴中。

噢,你是说用肉棒肏进你的屄里么。

我故意直接的讲。

听我讲得这么直接。

她噗的一笑:对,就是用你的大鸡巴肏进我的屄中,重重的摩擦。

我松开双手,跟她换了位置,改为我上她下。

程娟主动的分开了她的双腿,露出湿淋淋的阴户迎接我肉棒的刺入。

我用手挺着肉棒,龟头抵住了程娟的阴道口,马上就可以插进我日思夜想的程娟的屄中了。

这时程娟用手握住了我的阴茎,轻声讲:虽然我的屄很宽松,但是你的鸡巴实在是太长太粗了,慢一点,不然可能我会受不了的。

我嗯了一声。

她松开了手,两手抵住床板。

我试探着慢慢的插了进去。

果然如她所说,虽然被肏了这么多年,但可能我的肉棒太粗太长了,插进去时感觉程娟的阴道内壁紧紧地咬住了插进来的肉棒,一丝缝隙都没有,甚至还为我的插入带来了阻力。

好紧凑亚,程娟,你的屄还真是紧亚。

我不由得赞叹道。

不是我的屄紧,是你的鸡巴太好了。

嗯真舒服,我的屄还没有进过这么好的鸡巴呀,嗯,嗯,再进去一些。

是,我应了一声,用力慢慢朝内开拓着。

接着淫水,阴茎慢慢的插到了程娟屄的尽头。

太爽了,肏屄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到头了,你的鸡巴全进去了么?程娟问。

说着还用手摸了一下。

哎呀,没全进去呀。

我低头一看,大概还有四分之一没进去。

要不要继续插,我问她。

不要了,一会再插吧。

嗯,接下来怎么办,我故意逗她。

难道你以前没做过么?没有呀,你是第一个被我肏的女人呀,我不知道怎样能肏得你舒服呀。

真的,程娟兴奋的喊着。

太好了,原来你还是个童男呀,让阿姨来教你怎样肏女人的屄吧,现在你可以慢慢的抽动你的鸡巴了,记住要慢啊。

我忍住内心的笑,照着她的话去做。

长矛在程娟的屄中开始抽插起来,一会将龟头抽到她的阴道口,一会又深深的插到屄的尽头。

她在我的身下不住的抛着臀部,迎接着肉棒。

看得出,她经验十分的丰富,很懂得怎样更好的交合。

啊,可以快一点了,但一定不要射精啊,要射精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并用双手抬起程娟的双腿。

我要让那剩下的四分之一也插进程娟的屄中。

程娟的骚屄越来越湿了。

随着速度的加快,程娟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两团乳峰来回的摆动着。

啊…快…快…用力肏我,啊…对,就这样…就这样…用力…用力啊。

在她口中含出这样淫荡的话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我决定要插入那四分之一的部分了,不管她疼还是不疼了。

下定决心,随着频率的加快,猛地一用力,“滋”的一声,那四分之一的部分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这一下插的程娟娇躯猛颤。

哎呀,真是要肏死我了,也不讲一声呀,让我准备好。

啊…啊…好舒服呀,啊…大鸡巴…大鸡巴猛力的肏我吧。

肏我的屄,快…快。

在她不断的鼓励下,肉棒越发用力了。

每次肉棒都整根而入,很明显感觉到龟头顶到了程娟的子宫口上。

啊…啊…用力肏……肏死我吧。

啊…快…快…我要高潮了。

听到这里,我不顾一切的死命的肏着程娟的屄。

在这重重重击下,突然,感觉程娟的屄开始猛烈的收缩起来,紧接着,一股热浪迎着龟头倾泻下来,她那紧绷的身体有些松懈下来。

啊…达到高潮了,好…好…舒服呀。

我知道女人的高潮的分泌物有助于男人提高性能力。

于是猛地抽出湿淋淋的阴茎,掉转身,又开始了69式活动。

她一下子用嘴含住了阴茎,上面充满了她的屄中的液体,认真的吮吸着,连下面两个睾丸也不放过。

而我则开始对准她的阴道口,用舌头迎接里面流出来的高潮液体,引导这股温泉进入自己的口中。

嗯,很多呀。

一回我的口腔就充满的程娟屄中流出来的高潮分泌物。

而且她的屄口还不断的向外涌着阴精,这让我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阴精呀,乃到她以前从来没有达到过性高潮么。

我把这些阴精一滴不剩的全部咽了下去,粘粘的,少了些咸味,多了些淳厚的香味,真好吃呀。

吃完后又上下舔着程娟仍在流水的老屄,直到舔到有些干涩为止。

既然已经有了肉体之欢了,我跟程娟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很亲密了,体现在称呼上。

屄,好好休息一下。

我问她。

屄?这个名字真好,好吧,那我就休息一下,你还真能肏,我都快被你肏死了,肏了这么久还没射精真厉害呀。

我掉转身躯,肉棒压在程娟的屄口,胸部紧紧贴在她耸起的双乳上,亲密的吻着她。

吻了一会后,慢慢的我用舌头逼开她的双唇,深入她的口腔中,两个人的舌头轻轻的触碰着,激起阵阵的激情。

好温馨亚。

程娟微闭着双眸享受着我的亲吻。

慢慢的我开始主攻起她的双乳来。

刚才情急,没有享受这两个馒头,现在好好的尝一下。

双手紧紧搂住程娟的肩膀,她被我死死的压住,丝毫不能动弹,只能任凭我为所欲为了。

程娟的两颗乳头呈现出红黑色,很饱满,两团乳峰又白又肥,令人赏心悦目,可以充分挑动起男人的欲望。

张口咋住一颗乳头,一只手抚摸起另一个,开始攻击了。

强大的冲击波使程娟的屄又开始湿润了,并且粘到了我的阴茎上。

阴茎开始上下运动起来,龟头正好摩擦在程娟的阴蒂上。

她又开始不住的呻吟起来。

我突然觉得两个人应该好好的沟通交流一下,为以后的持久战做好准备。

因为有了第一次,肯定会想第二次的,人情大抵如此呀。

所以我重新搂住她的双肩,眼睛看着她,她也张开一双媚眼,凝视着我。

我低下头又深深地吻了她一下,问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我和你做爱的?很久了,我第一次看到你,觉得你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那时我的小穴就有些异样的感觉了,我想它是想让你肏它了。

只是那时我们还不是很熟悉,这种事不好贸然开口的。

后来我发现你对我的内衣很感兴趣。

噢?你是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我在家里要穿时,我发现内衣上面有一种别的香味,而这种香味只有你一个人有,所以我就知道了你可能也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只是不知如何找到我们之间的突破口。

还有一次打牌,我知道你在看我的跨部,所以我就故意张开腿。

后来你闯进来那次,事后我一直在想你看到我的穴后,你的鸡巴会是什么反应。

呵呵,那一次我的鸡巴硬了很久亚,那时真想好好的肏肏你。

只是又不敢呀,怕你不同意。

那这次你为什么主动约我呢?也是那次后,我经常想被你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很痛苦。

这次别人都不在,不如试一下,要是你同意,我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那以后你还让不让我肏呢?你真坏,本来我只想有一次就算了,可是你的棍子太棒了,真是个好宝贝呀。

以后只要你想肏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感觉被你肏的真是太舒服了。

你的鸡巴比我那位的真是强多了。

他的鸡巴又短又细,跟他做了这么多年,我一次高潮都没有体验过。

跟你不一样第一次肏就肏的我高潮了,很舒服呀。

好的,以后我会经常插你的小屄的。

只是以后在别人面前我俩要多注意一点,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出来。

嗯,我知道,这种事情只能我们秘密的做呀。

我以前没有肏过你这个年纪的女人,你给了我很多的快乐,以后我会永远肏你的,肏你的屄,我的大鸡巴就是为你而长得。

好呀,大鸡巴,在用力的肏我一次吧,下面又开始痒了。

好,我的大鸡巴也快忍不住了。

嗯,来吧。

我们换个姿势吧,我想从后面插进你的屄中。

哼,没想到你的玩法还很多嘛。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好东西都有呀,现在我想好好地用你的肉体来实践一下。

好吧,我的大鸡巴,我满足你,就让你从后面肏我。

我伏起身,程娟也反过身来,双手支床,双腿打开跪在了床上,雪白的屁股对着我,从后面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那湿淋淋的阴道口。

这又将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阴茎猛地开始抬头了,我跪在程娟身后,双手扶住她的腰,龟头顶在了她的屄口上。

然后腰部猛地一用力,“滋”肉棒全部插入,可能太猛了,插的程娟的身体向前猛冲,要不是我搂住了她的腰,恐怕她的头就要撞到床头了。

哎呀,你轻一点嘛,又跑不掉的,大鸡巴也太长了。

她娇嗔了一句。

插好后便开始了摩擦运动。

两个人开始享受这种性交的快感。

程娟的屄中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只有性交过的人才会明白的味道。

阴茎越来越猛烈了,而且我发现这样插可以插得更深些,好像可以直接刺进程娟的子宫中。

我准备尝试了。

屄,我想插进你的子宫中。

程娟开始以为我在开玩笑,就笑着说:好呀,能插你就插吧,然后在我子宫中射精,我给你生儿育女呀。

我听了,越发觉得要好好的肏肏程娟了,让她彻底臣服在我的大鸡巴之下,让她知道我的利害。

等待时机,程娟的屄中的淫水越来越多了,差不多了。

我更加紧的搂住程娟的腰部,肉棒抽到只剩下龟头在她体内。

在她的屄中慢慢的摩擦了几下,然后“嘿”了一声,猛地一贯而入。

“滋”“啊”肉棒真的就刺进了她的子宫中。

硕大的龟头全都进去了。

程娟疼痛得叫了一声。

她现在才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哎呀,疼死我了。

你真是个坏鸡巴,也不温柔一点。

好的,我的好屄,我现在就温柔一些。

程娟的子宫口很紧,紧紧地咬住了我的龟头,抽动起来,真是快感异常亚。

她也不再感到疼痛了,开始迎合我的抽插,而且速度还越来越快了。

啊…啊…大鸡巴,快…快…快肏,我又要高潮了。

我也加大了力度,一下一下猛力的肏着程娟的屄。

最后时刻终于来临了,只见程娟猛地“啊”了一声,手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了,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

我知道她又高潮了,猛地抽出肉棒,含住程娟的屄口,把全部的阴精再一次的吃了下去。

啊,好香呀。

虽然我还没有达到高潮,但是看到程娟被我肏的如此爽,也是一种莫大的愉悦呀。

我放平程娟的身体,只见她双目紧闭,张着口。

原来她已经被我肏得昏了过去。

这也是正常现像。

我把她的头放在胸口,搂着她的胴体,趁机会也休息一下。

肉棒仍然巍然屹立着,我真为自己有这样一根勇猛的大鸡巴而感到自豪,低头看着程娟,觉得她现在有如仙女一般,光滑的肌肤,丰腴的胴体,仿佛上天为了我才制造出她的。

在性爱的滋润下,她的脸色不像以前那样呈现菜色了,代之的是红润、光泽,艳丽动人。

望着她的朱唇,又涌起一阵冲动要亲吻她。

于是缓缓放下她的娇躯,压在她的身上,一边抚摸着程娟的乳房,一边吻着她的小嘴。

嗯,好舒服呀。

程娟终于苏醒了。

见我正在吻她,马上双手搂住我的肩膀,双腿交叉缠在我的大腿上,热烈的回应着。

趁着间歇,嘴里还不住地讲着:好宝贝,肏死我了,真是肏死我了,好舒服呀,真喜欢被你肏,以后我要永远的被你肏。

听得我真是心花怒放亚,这是一个女人赤裸裸的心声呀。

这个骚屄终于被我征服了,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

还要我继续肏你么?不要了,好好休息一下吧,累死我了。

你也休息一下,别累坏了。

我们一起吃饭吧。

吃完饭休息一下后下午接着性交。

今天晚上不要走了,这几天就住在我这里,我们天天做爱,机会难得。

听着她的心里话,我十分地感动,紧紧地搂住她。

好的,这几天那我就卖卖力气,好好的肏肏你,让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达到过那种高潮的你多享受几次高潮,好了,准备饭吧。

我们两个站起身,看着床单上一片狼藉。

我俩相视一笑。

我搂住她的腰,轻声说:看你流得满床都是。

程娟依偎着我,摸着我的阴茎说:都是被你搞得,都是被你的大鸡巴肏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时间压抑的性欲使我从睡梦中醒来,感到身边有轻微的呼吸声。

一扭头看见了程娟,脸就贴在的脖子上。

她睡得好香呀,确实是太累了。

上午两次强烈的高潮满足了她期待许久的愿望,在高超的刺激下,她越发显得诱人了。

真想不到性交有这么大的魔力亚。

是我,是我的肉棒向程娟枯萎的心灵中注入了活力。

程娟用手勾着我的脖子,很紧,好像怕我消失一样。

我轻轻的爱抚着她一团秀发。

上午性交时,她的头结就打开了,现在散乱着,几缕黑丝遮盖住了她小半个乳房,小乳头若隐若现,真是好诱人呀。

把手从她头下抽出,身体与她保持一段距离,这样可以更好的欣赏程娟迷人的睡姿了。

程娟闭着眼睛,脸庞红润,洋溢着满足的微笑,两条秀臂,十根纤指,高耸的两团乳峰,葡萄般的两颗小乳头,再往下看是一段成熟的胴体,中间镶嵌着一棵小龙眼—程娟的肚脐,接下来就是一片高原了,高原的边沿长着茂盛的黑森林。

轻轻分开她的双腿,使她的阴部更加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一条深深的鸿沟将大阴唇一分为二,大阴唇外侧长满了茸茸小草,摸起来有些硬。

大阴唇内侧又有两片小花瓣,颜色比她的大阴唇要亮丽许多,而且已经慢慢的分开了,中间两个深深的洞穴展露出来,用手触摸上午猛插过的屄口,十分的柔软,又用手轻轻的点着她的尿道口,十分得紧凑,这里大概是不能开垦的吧。

再往下,一团黑色褶皱簇拥着一朵美丽的花朵—程娟的肛门。

她的肛门紧紧的闭合着,好像不准任何东西进入一样。

我知道,它早晚要被我的大鸡巴冲破门户的。

慢慢的我又将目光转移到那颗美丽的红葡萄上。

现在它只是微微有些涨起,幅度还不是很大。

但是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它又会展现出光彩亮泽的一面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跨过这一片高原地带,是程娟的两条修长晶莹的大腿,紧凑富有弹性的小腿,再下面两只小脚,晶莹剔透。

现在连程娟的小脚都能引起我强烈的要求。

我爱她的全部,我爱她的每一寸肌肤,我要完完整整的占有她—程娟,谁也不能和我分享程娟美妙的肉体。

看着看着跨部的阴茎有蓄势待发了,它那高耸的龟头不住的颤抖着,好像在努力找寻它的归宿。

真想肏她,可为了以后的幸福时光,我的大鸡巴再忍耐一下。

程娟给予我的刺激越来越强烈,我再也忍受不住了。

为了缓解欲火,我走下床坐在客厅沙发上,又喝起啤酒来。

我要为长远计划一下。

这是唐筱文—程娟的女儿那张清新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想像她应该还是个处女亚,小屄一定又嫩又紧凑。

想起来就让人很兴奋亚。

到了下午四点钟,我听到卧室中程娟在呼唤我的名字。

噢,她终于醒了。

我挺着已经充分勃起的大鸡巴走进卧室。

我始终还是弥漫着一种性交分泌物的味道。

看见程娟紧夹着双腿,侧着身子躺在床上。

一双媚眼早已经盯在了我的阴茎上,好淫荡的眼神呀,大概女人看到男人的棍子就会这样吧。

我走到床边,大龟头正好对着她的脸。

程娟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长矛来回的抚摸着:你干什么去了。

我醒得比较早呀,你还没醒,那是真想和你作战,可是又不忍心干扰你的美梦,所以到客厅去缓解了一下。

你真好,这么会疼人,我会好好的慰劳你的。

现在怎么样,可以战斗了么?呵呵,你说呢。

我把阴茎在程娟的手中又抽动了几下,她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爬上了床。

换个姿势吧,这一次你在上面,你主动一点。

我向她建议。

好的呀,我也想体验一下。

说完程娟坐了起来,我仰卧在床上。

一根大肉棒朝天刺着。

要爱抚么?我轻声问她。

不要了,我知道你已经等很久了,不能让你的小弟弟失望呀。

她扭动着肥臀,一只手握定阴茎是它不再抖动,硕大的龟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先将龟头前端刺了进去,然后程娟双手按住床,慢慢的往下坐。

哎呦,我感觉到龟头碰到了障碍。

你的东西真是太大了,我要先润滑一下,现在不能全部进去。

程娟说着身体开始上下起伏起来。

她的阴道中现在淫水还不是很多,所以很紧的。

两团乳峰上下抛动着,一头秀发随着身体来回飘摇着。

我躺在床上,任凭她摆弄,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她。

慢慢的小溪开始流淌出来了。

程娟的屄中淫水已经开始汇聚成河了,使得她的小穴变得很是湿润。

最后她猛地往下用力坐。

“滋”的一声,巨大的力量使龟头冲破了层层阻碍,深深的植入了她的子宫中。

“啊”程娟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全都进去了。

一股电流从龟头一直传送到我的大脑中。

狭窄的子宫口紧紧地咬住了我的龟头,使它一刻也不能脱离它的控制。

粗壮的阴茎柱摩擦着程娟肉穴的内壁,促使大量的淫水涌了出来,顺着鸡巴滴到了我的大腿上。

然后顺着我的大腿又流淌到床单上,又湿了一片。

我的心开始猛烈的震荡起来,望着自己的肉棒在那片黑森林中来回出没,随着带出大量的液体。

每当抽出时也带出程娟屄内鲜红的内壁肉,这鲜红色的嫩肉一进一出,好美的感官刺激亚。

我用手抓住她的双乳用力揉搓着。

手的刺激使程娟更加渔火高涨了。

“啊…啊…好舒服呀,…你的大鸡巴真是太好了,我爱死它了。

我要让它永远的肏着我的屄,啊…啊…一刻也不停的肏我,啊…好…好舒服呀,对…就这样…就这样…肏…肏死我吧。

她的肥臀一下一下猛烈的坐在我的大腿上,看得出来她十分的兴奋了,估计离最后的高潮不远了。

果然片刻后她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同时脑袋努力的向上仰,臀部用尽所有的气力往下坐。

这时就感觉一股猛烈的热浪由龟头直泻而下,伴有程娟阴道强烈的收缩,她又达到高潮了。

程娟伏在我的躯体上,一动也不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的屄还在微微的收缩着。

粘稠的液体将我们二人紧紧地粘和在一起。

我用手爱抚着她雪白的臀部,肉棒在她体内仍然深深的埋伏着。

休息了一会,程娟又开始上下运动起来,只不过这次是下身动,上半身仍然趴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已经没有力气像刚才那样双手支撑起身体了。

她紧紧搂住我的双肩,就像我在上面干她那样。

肉穴摩擦着我的阴茎。

由于淫水的原因,每次活动在二人交合部位都会听到“滋滋”的声音,房间中响起了美妙的乐章。

好优美的旋律亚,你听到了么?我问程娟。

嗯,我听到了,这是你的大鸡巴肏我的屄的声音呀,我爱这种声音,好动听呀。

程娟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了。

这次她哀求我帮一帮她。

也好,我正想活动一下。

于是我开始迎合着她的阴道开始逆方向运动起来。

刺激越来越强烈,两个人的腿紧紧的扭在了一起。

“滋滋”的声音越来越响,而且频率也越来越快。

每一次我的大鸡巴都能撞击到她的花心—子宫口。

“啊”随着一声长吟,程娟又投降了。

这次淫水来的气势更加汹涌。

霎时间,阴茎有如置身于一片热泉之中,温暖、舒适。

快感源源不断地向我袭来。

我不行了,没力气了,还是你在上面来肏我吧。

她哀求着。

久未射出的精液使我性欲大涨。

阴茎硬得有如一根铁棒一样,我要射出来,我不断的这样告诫自己。

因此我主动的抽插起程娟的屄来。

我抬起程娟的大腿,连她的肥臀都离开床面了,对准洞穴,一刺到底。

“啊,好充实,好粗壮亚”,程娟兴奋的高呼着。

摆好姿势后,大鸡巴猛力的抽插了起来。

这一回合我真地想射出憋了很久的精液了。

我就像打洞机一样猛烈的肏着程娟的屄。

她也知道了我的意思,死命的抛着肥臀迎合着我的动作。

频率简直可以用秒来计算了,而且越来越快。

在程娟的屄口聚集了大量白色的泡沫,像一条小溪一样缓缓的流淌出来。

“啊”,程娟又高吟了一声,她又高潮了。

但我已经不能停下了。

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我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屄中,灌满她的子宫。

我一如既往的猛力冲刺。

两个人的喘息声、交合部位的“滋滋”声,床板发出的“吱吱”声响成一片。

程娟虽然刚经历过一次高潮,但也丝毫不懈怠,也一心想释放出我的紧张。

几百下又过去了。

“啊,太爽了”,程娟再一次的达到了高潮。

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到流出的淫水少了,而且也感觉很稀薄的。

与此同时,这次高潮过后,程娟的动作也不像刚才那么有力了,估计是疲倦了。

“啊…你…你还没射出来么,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呀,啊…啊…我的大鸡巴,你真的要插死我么,我的屄都快被你肏烂了呀。

啊…啊…求求你,快一点射出来呀”。

别急我在努力,我在努力。

我低下头,望着进进出出的肉棒,上面全是白色的液体。

难道是我把程娟的白带也肏出来了。

“啊”程娟又高叫了一声,接着不动了。

阴道随之也失去了闭合力,原来程娟已经被我肏得昏死过去了。

看来只好停止了,不能再干了,否则程娟会受不了的。

我极不情愿的从程娟的小屄中抽出了鸡巴。

“噗”一团淫水顺势涌出了她的洞穴,床单又湿了一大片。

我摸了摸肉棒,感到无可奈何亚,只能暂时休息一下了。

我躺在程娟身边,抚摸着她的双乳,同时吻着她的双唇,期待着她快一点苏醒过来。

片刻之后,程娟睁开了眼睛,望了一下我的鸡巴,见它依然高高地耸立着,知道还没射精。

然后扭动娇躯说: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射,我都快被你肏死了。

唉,你只好再忍一下了,等晚上,等晚上我一定让你满足,让你在我的屄中射精。

她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爱抚着我的肉棒。

好可怜的鸡巴呀,都快憋坏了吧。

我笑着对她说:没关系的,不射不是更好么,可以玩得久一些,只要你满足了,我就满足了。

听我这样讲,程娟感激地用里捏了捏我的阴茎。

这一次我和程娟由下午四点一直肏到了晚上七点。

晚饭吃过后,我与程娟再一次回到了床上,再一次的猛力交合着,抽插着。

在我的重重攻击下,又让程娟达到了五次性高潮。

但是我依然还是没有射出精液来。

不过也没办法了,不能再肏程娟了,她实在是不行了。

阴茎插进她的屄中丝毫感受不到来自肉穴内壁的吸力了。

看来这一晚只好这样了。

 

喜欢就顶一下!!!
4 0

You may also like...